【一线采访】厦门疫情攀升 乱象多 物价涨

人气 4683

【大纪元2021年09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方晓采访报导)福建厦门的中共病毒(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持续攀升。疫情重灾地同安区管理混乱:市民频繁做核酸检测,现场拥挤无序,人们担忧相互感染。此外,村民打架,医护人员及物资极缺,且官媒未如实报导当地情况。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厦门封控升级 确诊病例仍暴增

9月21日,厦门市卫健委通报,9月20日的24时内,厦门市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6例。自9月12日以来,厦门市累计本土确诊病例183例,这些病例目前全部住院。因官方历来隐瞒真实疫情,外界对其通报数据持不信任态度。

36例确诊病例中的33例全居住在同安区新民镇,1例居住在同安区洪塘镇,1例居住在同安区祥平街道,1例居住于海沧区海沧街道。

9月21日,厦门同安区对全区实行道路管制。厦门官方通告,从9月21日起,将海沧区嵩屿街道水云湾小区列为中风险地区。即厦门增加一个中风险区。

9月12日,厦门同安区出现本轮疫情中首个本土确诊病例。从13日开始,厦门封控开始加码。到9月14日,同安区全域开始实行管控,该区域内公交、长途客运等全部停运。

9月17日,厦门高风险区域范围进一步扩大。包括同安区新民镇乌涂社区、同安区新民镇西塘社区被列为高风险区域。此外,厦门还划定了5个中风险地区,包括思明区2地、同安区3地。

核酸检测现场人群扎堆 管理混乱

9月20日,厦门同安区西柯镇潘涂村的村民潘先生(化姓)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同安区属于厦门的近郊地区,外来人口多,大多是工厂打工者。“当地是工业区,外来人口基本居住在此。疫情导致外来的工人、老板陷入困境。“都希望疫情尽快结束。很多外地人都想回老家了,不愿在这个地方待了。”

潘先生说,潘涂村第一天做核酸检测的时候,现场很拥挤。“本来按道理有一处排了三队,后来就乱了,成了十几行队。有人打起来了。那天,排队的人中有三人晕倒。厦门很多地方都是这种情况。”

潘先生表示,同安区的疫情很严重,“同安区整个被封了。”

潘先生表示,当地政府只强调民众要做核酸检测,没有消毒措施,村子里没有进行消毒。

他透露,官方管理的混乱,导致一些地方做核酸检测时,出现打架情况。他说,排队做核酸检测时,秩序混乱,有人插队,一般都是十几个人、二十几个人一起插队。上千厦门本地人在队伍中间位置插队进去,导致人们打架。

他表示,同安区西柯镇其它的几个村核酸检测时也很混乱。都出现厦门本地人跟外地人打起来的事件。从种种乱象可以看到厦门官员的懒政。

潘先生担忧:“做核酸检测时,人都是扎堆的。当地医疗条件很差。”“戴口罩有什么用,其中有一个人染病(还没有检测出来是阳性),排队做核酸检测时不传染一大堆人吗?我们感觉市民做核酸检测就像被政府当小白鼠。”

潘先生对中共病毒疫苗的作用也产生怀疑。

他说,全厦门人基本上都打过疫苗了,还打了第二剂疫苗,但是仍有那么多人被确诊,就说明疫苗压根儿没用。“但是媒体不会报导市民打过疫苗后被感染的情况。”

他认为,厦门市政府要求市民两天就做一次核酸检测,说明疫情已很严重。“两天要做一次核酸检测。有的人已经做过四次检测。”“但是一个村至少有一万多人,检测又慢,人们等待检测的时间很长。检测结果也是三天都出不来。”

工厂停工 老板和打工者损失惨重 物价上涨

潘先生是外地人,在厦门从事加工业。他说,疫情导致工厂停工,“我七八千的工资没了,再加上房租、水、电,吃的、喝的,一个月损失一万多。”“现在也不回家了。工人的生活只能靠自己的积蓄。有很多人已经扛不住了。”

他解释说,政府不停地哄抬物价,人民币在贬值。工资虽然涨到七八千,但其实还不如前些年二三千的工资的购买力。

潘先生认为,疫情持续的话,同安再扛两三个月,估计当地所有的民营企业会倒闭一大片。企业主损失惨重。

他说,现在超市里的青菜、猪肉都涨价了。鱼价翻了一倍。而且“好多超市前几天就被抢空了”。

潘先生表示,他买了一条鱼花了47元。猪肉价涨到15元/斤,前几天是10元/斤。蔬菜价也涨很多。

医护物资短缺 官方报导与事实不符

厦门同安区西柯镇官浔村的萧女士(化姓)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当地的医护人员很少,医用物资也缺少,连消毒的酒精都没有,消毒水也非常紧缺。“市民都在朋友圈转发所需要的物资,希望有医护人员来支援。维持秩序的人手也不够,需要支援。”

萧女士透露,西官浔村村民从19日下午2点开始做核酸检测,到晚上9点的时候,大家就被赶回去了。当时排队排到了三四公里以外。有的人已经排队三四个小时。为什么出现这种情况?她说,“原本是核酸检测做到晚上10点。但是医护人员说太累。每天都是那拨人值班,没有人来换班。”

萧女士说,所以到20日做核酸检测时,人们就怕了,所有人挤在一起,希望尽快轮到自己,现场又乱了。“我凌晨4点多就起床去排队,到早上9点才做上,因为9点才开始做。没办法。”

“官浔村住的人口非常密集,大概有五六万人口,但是检测的点只有一个。所有人都在这个点排队。很多人看到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很害怕,就不敢来做检测了。万一有一个染病的话,那一大片人都会被传染。”

萧女士还披露,同安区的埭头宿舍有个隔离点,是人家不住的房子,卫生很差,什么东西也没有,因为是免费隔离。“同安区新民镇确诊的病例大多是在村里租房子的外来工,他们再传染给家人,家人再出去就会传染给更多人。当地的疫情形势非常严峻,但官方不够重视。因为这里的外来务工人员居多。只能靠民间自救,所以很难。”

萧女士表示,在官方媒体上看不到真实情况。“在百度上也搜不到这边的真实信息。”

责任编辑:高静 #

相关新闻
厦门发“家庭物资储备清单” 引发民间猜想
【一线采访】厦门疫情比官方通报的严重
【一线采访】华侨回国集中隔离 步步惊心
广州市出现疫情 两家医院紧急停诊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恒大债务冲击 最大受害者是谁?
【十字路口】立陶宛率先抵制冬奥 中共3黑招反扑
【马克时空】7国助台潜舰国造 安倍晋三挺台抗中
【军事热点】韩国打造蓝水海军 朝鲜已非唯一防御目标
【车评】开拓者重生 2022 Chevrolet Trailblazer RS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