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水库清淤耗32亿 中共为改造自然付代价

人气 10535

【大纪元2021年09月2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思齐采访报导)中国人仍在为中共“大跃进”时期不遵从自然规律、拍脑袋蛮干遗留的诸多水利工程问题付代价,总投资31.59亿元(约合4.9亿美元)的宿鸭湖水库清淤扩容工程(简称宿鸭湖清淤工程)就是其一。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表示,宿鸭湖水库无法解决泥沙淤积问题,将来清淤还会需要大笔的费用。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宿鸭湖水库位于中国河南省驻马店市汝南县罗店镇东2公里处,是上世纪50年代中共的“三边工程”,即是靠“边勘探、边设计、边施工”建起来的水库。宿鸭湖水库东岸南北土坝全长35.29公里,土坝最高18米,坝顶宽4至7米,蓄水面积239平方公里,拦蓄板桥水库、薄山水库等上游来水。

清淤工作开始前,实测宿鸭湖水库的平均水深不足两米,淤泥深度平均有一米左右,泄洪闸前的库区淤泥的深度在2007年时已深达近3米。

具体宿鸭湖水库中淤泥的淤积总量有多少,中共官方的说法并没有统一。2018年12月,宿鸭湖管理局副局长董长兴称:水库的淤积量达到7,710万立方米;2020年5月,驻马店市副市长刘晓文告诉《河南日报》:“淤积量近1亿立方米,接近一座大型水库的库容量。”

宿鸭湖水库在上世纪90年代及本世纪初还是远近闻名的“污水湖”,流经驻马店市区和周边几个县区的河流把沿途的污水带入宿鸭湖水库,使“水体发黑发臭”,“很远都能闻到刺鼻的气味”。除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外,因为宿鸭湖水库地处平原,无山区林木呵护,周围农作物为主,流域面积又达4,498平方公里,因此农村面源污染(Rural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也是重要的污染源。

所谓农村面源污染指农村生活和生产活动中产生的污染物,如氮素、磷素、农药重金属、禽畜粪便等有机或无机物,通过雨水冲刷、农田排水、地表径流以及地下渗漏,进入受纳水体(河流、湖泊、水库、海湾)所引起的污染。污染物易吸附在淤泥的泥沙颗粒上,影响水环境和水生态,导致宿鸭湖水库库区的生态环境持续恶化。

宿鸭湖清淤工程是中国首个大型水库清淤试点工程,计划工期是36个月,计划清淤3,775万立方米,约为淤积量的49%,扩容5,327立方米。

大纪元就该工程采访了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9月16日,王维洛向大纪元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宿鸭湖水库无法解决泥沙淤积问题。因为上游治理和上游水库拦截泥沙,可减轻一些泥沙淤积问题,但只是空间的转换。”

由于宿鸭湖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难解决,王维洛表示将来清淤还会需要大笔的费用。他说:“如果每隔二十年花巨额资金把泥沙挖出来,当然可以解决水库的泥沙淤积问题。但这里有经济效益的问题。挖出来的泥沙如何处理将是更大的问题,如果封闭不严,还是要回到水库。”“水库中泥沙污染严重,必须进行去除污染物质处理,这些措施和费用没有考虑。”

中国有泥沙问题的水库远不止宿鸭湖水库。王维洛说:“中国许多水库都有严重的泥沙淤积问题,这也是水库大坝不安全的一个主要原因。三峡工程并没有解决泥沙淤积问题,只是通过上游大量水库的拦截,使得问题出现的时间向后推迟了。”

他还点明宿鸭湖工程是中共蛮干水利工程的例子之一。他说:“宿鸭湖工程、治理淮河工程、三峡工程、南水北调工程,都是中共蛮干的例子。现在宿鸭湖的扩容工程,是用大量投资去修正过去的错误,但这不是正确的措施。”

宿鸭湖水库“先天不足”

1957年10月,河南水利厅提出“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队自办为主”(简称“三主”方针),即以修建蓄水的、小型水库为主,并且主要依靠民众自己来建。同年11月13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正式提出“大跃进”口号;1958年,中共发起“大跃进”运动。“大跃进”运动专指1958年至1960年上半年,中共试图利用人海战术快速发展,以达到“跃进”目的的社会运动。

宿鸭湖水库应运而生,从1958年2月底陆续开始,边勘探、边设计、边施工;3月1日全面开工,整个工程6月底基本完工,即主体工程从勘探到完成仅用了100天左右的时间。1958年8月20日,宿鸭湖水库全面竣工。除政府的施工队外,驻马店汝南、平舆、正阳、上蔡、西平等周边县区的十多万民众被动员来参加了劳动,以便能看到“跃进”的效果。

对于“以蓄为主”修建水库的做法,时任河南省水利厅总工程师陈惺提出了反对意见,理由是平原地区以蓄为主,重蓄轻排,将会导致涝、渍、碱三灾——地表积水过多,会造成涝灾;地下积水过多,易成渍灾;地下水位被人为地维持过高,易导致盐分向地表聚积,形成碱灾。陈惺因此被中共打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被发配干体力活去了。

1958年3月21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宣扬所谓“三主”方针。同年8月29日,中共正式确立“三主”为水利建设的方针。50年代初“蓄泄兼筹”地治理淮河的方针被抛掷脑后,取而代之为“以蓄为主”。

汝河是淮河的主要干流之一,宿鸭湖水库的控制流域面积约占汝河全流域面积的61%。由于宿鸭湖水库是平原水库,地面坡度约为1/8,000,非常平缓,上游的水进入库区后,流速递减导致泥沙大量淤积。并且,为最大化“以蓄为主”,宿鸭湖水库的选址为低洼地,库区西部大面积坡地在汛期有大量地表水夹杂泥土进入库区。目前耗资三十多亿的清淤工程无法解决库区地形和选址问题,因此宿鸭湖水库是“先天不足”,一开始就难逃泥沙淤积的问题。

驻马店地区在1957年至1959年期间修建了水库一百多座,宿鸭湖水库只是其一而已。那么这么多水利工程对该地区的实际影响如何呢?

“肠梗阻”和“癌细胞”

对于“蓄水为主”指导下的水利工程在黄淮平原造成的问题,陈惺在回忆“大跃进”时期的水利建设时,形象地比喻,河道患上了严重的“肠梗阻”。

因宿鸭湖水库不能按设计正常运行,自然就归属于病险水库。病险水库的官方定义是指实际抗御洪水标准低于国家标准,或者工程存在较严重安全隐患,不能按设计正常运行。《中国国土资源报》曾刊登的文章,把这些病险水库标识为“具有中国(中共)特色的”,并把它们所潜在的巨大风险比喻为“与人体内的癌细胞无异”。

该文章表示:“在‘人定胜天’口号的指引下,病险水库以平均每年千座的速度增长,到20世纪70年代初期,终于完成了‘癌细胞’从一个个点扩散到全身(全国)的转变。”

1949年中共夺取政权时,中国有大型水库6座,中型水库17座;50年后,中国的水库总数“跃进”至84,083座,其中病险水库达30,413座。75%的大型水库、近67%的中型水库,以及80%的小型水库都修建在中共“大跃进”和“文革”期间,其中大多是些“三边工程”,质量难以保障。其中小型水库中病险水库的比例最高。

据中共水利部公布的统计数据,可以看到中共“大跃进”蛮干水利工程对当下的影响。水利部2021年4月称:1998年洪灾之后,累积为病险水库安排资金高达一千五百多亿元(约合232.5亿美元),并且仍有三万多座安全鉴定到期水库没有按时开展鉴定。

“大跃进”仍在继续

中共在上世纪50年代末开始搞“大跃进”是因为相信“人定胜天”,这一点至今丝毫没有改变。2021年7月,中共喉舌媒体央视拍摄了24集的专题片《敢教日月换新天》。此专题片的题目来自当年“大跃进”的发起人,中共独裁者毛泽东在1959年写的诗,简而言之就是教天地如何换个样子,把自己摆在自然规律之上。

目前中共高调称赞的南水北调工程,如宿鸭湖最初的修建以及目前的清淤都是中共蛮干工程、实践“人定胜天”的一部分。王维洛在十年前已专门写文章,评论过南水北调的危害,认为南水北调工程跨大河流区域的调水距离长,调水量大,“对调出区和调入区的生态环境影响都将十分严重”,并且违反了“可持续发展理论”的最基本原则。

虽然上世纪的“大跃进”已经过去六十多年了,但中共的“人定胜天”仍在继续,中国人也在继续为此付出代价。就7月的河南郑州洪水,王维洛于7月24日接受《萧茗看世界》采访时表示:河南洪灾的主因就是南水北调。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水利专家王维洛:河南洪灾主因是“南水北调”
王维洛:谈谈河南洪水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大坝在战争中安全?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三峡大坝四命门藏风险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抛“李云迪嫖娼”中共一箭双雕?
【秦鹏直播】谁是朝阳群众?起底中共情报网
【拍案惊奇】从北京到沈阳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新闻看点】拜登再承诺保护台湾 白宫如何说?
【财商天下】财新被打入冷宫 胡舒立惹祸
【马克时空】路透社披露共机发动机短命 无高强度作战能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