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冰:华尔街与中共的关系和走向

人气 1883

【大纪元2021年09月09日讯】1988年年初,春寒料峭时节,已经搞了9年经济改革开放的北京,迎来了纽约股票交易所董事长带领的四十人华尔街代表团,接待单位是人民银行(后来改制为中央银行)。那时还囊中羞涩的人民银行没有安排经费为代表团聘请专业翻译,于是已经成立了七年的人民银行总行研究生部的学生们就成为免费的人力资源。华尔街大佬们接触到这批金融专业研究生,虽然都还没有见过世面,但是已经学习过关于股票的知识,令他们惊喜:在这块物资匮乏、封闭落后的土地上已经开始滋生他们可以来开发的土壤了!

发生于1989年的六四天安门惨案之后西方对中共的制裁,几乎没有拖延华尔街进入中国的步伐。早在1992年美国友邦保险公司就获准在上海开设分公司,成为华尔街第一家进入中国市场的金融机构。同年,沈阳金杯汽车公司组建了华晨汽车在美国上市,开始了众多中国企业到美国上市的过程。至今年五月份已有248家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市值大约2.1万亿美元。

华尔街与中共各取所需

据一些早年进入摩根斯坦利工作的国人介绍,华尔街对中国充满强烈的兴趣,原因是世界上的新兴市场(这个概念几乎等同于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市场)只有中国才有足够大数量和体量的公司与资产满足华尔街的胃口。这是一个深刻的洞察。华尔街的这一需求支持着直到现在对中国市场的投资意志。

华尔街是美国社会在一整个世纪积累起来的巨大财富的管理人,也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起来之后现代金融体系的核心圈子。世界财富日益积累到高端人群手上,也就日益需要一个庞大的资产市场可供华尔街使用这些财富牟利。而最具开拓性或者说最贪婪的华尔街投资银行也对于把大型中国企业推荐到美国上市这样的利润丰厚的大规模业务垂涎欲滴。

中共出于寻求政权合法性的需要,以及中共领导人寻求满足私欲的需要,在摆脱了财政困境之后,也急需与国际高端圈子联姻,因此中共规定进入中国经营的外资金融机构的资产规模必须足够大。尤其是在1989年因为镇压学生运动受到国际制裁之后,更加需要华尔街来站台。

因此,华尔街与中共可谓一拍即合,各取所需。因此,华尔街的投资唯利益是瞻,把对中共的政权正义性的考量排除在外,也就丝毫不奇怪了。

一个向左转的中共还是华尔街的伙伴吗?

过去三十年来华尔街与中共可谓相得益彰,前者获得巨大的利益与市场拓展利益,后者因金钱帝国的加盟而获得经济膨胀所需的资金,因此发展成为世界上体量第二的超级经济体。

与之相伴的,是美国的制造业迅速衰落、中共治下人权灾难不断、社会贫富差距急剧增大、社会风气大幅度堕落。只不过,这些极端的现象和事件都没有阻止与狼共舞的华尔街。

直到川普入主白宫,开始振兴美国的制造业,并把中共与华尔街交易中对美国的不公平、不对等展示天下,一切开始发生变化。

华尔街并没有能阻止川普为了争取与中共的条件对等的经贸合作关系而发动的贸易战。但是在贸易战期间习近平与川普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争取到了进一步开放金融的条件,而三年下来,中共的确对华尔街开了大门:他们终于可以在中共成立自己全资拥有的证券公司与资产管理公司了。

但是中共却因为内部斗争、因为最高当局的选择而日益向左转,不但从去年年末开始对一批上市公司展开行政性打击,而且在舆论上攻击国际资本。

尤其是7月份的一系列行政行动,导致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大跌,据统计仅仅四家最大的独角兽上市公司的市值就跌去了1万亿美元。不仅这些上市公司遭受巨大损失,而且华尔街和美国公众投资者也都遭受损失。

问题是这些事情的发生至今并没有透明的、令公众信任的理由,更谈不上可以预见的前景。

在这样的形势下,华尔街许多公司减持甚至清空中概股,视之为畏途。

当然也有一些公司目前似乎获得一定的好处。去年年底高盛已经获准在中国全资拥有其子公司,今年8月摩根大通获准拥有全资的证券公司,贝莱德(Blackrock)已经开始运作全资的基金管理公司。

摩根大通显然受到7月份中概股灾难的影响,其全球研究主管在接受CNBC的采访时表示中国股票现在太危险,应该投资中国债券,似乎对中共依然有一定信心。

高盛在7月末下调中概股的投资评级,但是依然看好A股,令人推测高盛认为中共将继续打击海外的中概股,但是认为中共的经济和政策将继续有利于中国国内的A股市场,而且这样的A股市场依然值得投资。

最乐观的是贝莱德。8月中旬贝莱德向客户建议对中国资产仓位提高两至三倍。

基金管理人凯尔‧巴斯表示不能理解这样的乐观看法。

这三家机构都是华尔街头部的头部。高盛是全球最大的投资银行,摩根大通是全球最大的金融综合服务寡头,贝莱德是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他们所代表的资本规模需要中国这样规模的市场,这是他们倾向于乐观看待中国市场的主要原因。如果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市场供他们施展,这些寡头的业务规模要么受局限,要么其利润空间十分狭小。

同样重要的是,他们一定认为他们能搞定中共,即便中共政治发生动荡,他们也能够跟中共勾兑以自保。

华尔街真的能够自保吗?

外界难以知道华尔街与中共勾兑的详情。2013年媒体披露的华尔街投行雇用中共高层官员的子女以获得重要业务是普遍的行业潜规则。这些做法有可能被美国司法机构调查并且确认这些投行违反了《反海外腐败法》(Foreign Corrupt Practice Act)。

法律约束着华尔街投行不能过分用贿赂搞定中共领导人或有关高层官员。看一看落马的腐败分子的胃口,就知道华尔街投行一定会因为满足中共官员的私欲而面临美国法律的制裁。

但是,华尔街跟中共可能有一项对中共极有价值的交换:这就是助推人民币国际化。中共要摆脱对美国和美元的依赖,真正成为世界霸权,一定要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同时,华尔街在中国赚取的巨额利润很难换成美元汇出中国。而人民币国际化至少将部分解决这个难题。人民币国际化以后,许多利润将不再需要转换成美元,可以长期保存为人民币资产。因为假如真能实现国际化,人民币就是硬通货了。实际上国际资本已经在为中共做这件事了,在所有中央银行还只有1个多百分点保存在人民币资产的同时,这些国际金融机构在大幅增持人民币资产。

助推人民币国际化必然削弱美元地位,损害美国利益。

其结果,华尔街最终必将臣服于中共,然后,必将亡于中共。因为共产党不会跟任何人平起平坐。这个问题我们在后面将再次讨论

索罗斯能代表华尔街吗?

索罗斯早已是习近平多年来的批评者,最近更屡次大骂习近平是“开放社会的敌人”。

据彭博社报导,索罗斯旗下投资公司在3月份买入Archegos因为崩盘抛售的中概股,在第二个季度接着大跌,导致索罗斯亏损,并且全部出清了抢进的股票。其实投资金额对索罗斯来说并不算大,从报导中索罗斯第二季度抛售的中概股(在Archegos崩盘之前他并不拥有这些股票)估计也就不到两亿美元的损失。但是本以为捡到出血货却变成被出血,这样的体验也许令曾经四处狙击主权货币的金融巨鳄难以忍受,所以本来的习近平批评者陡然将抨击的声音提升了八度。

不过,当索罗斯于2019年在达沃斯论坛表示“川普和习近平下台能让中美建立起更大的合作关系”的时候,人们已经了解到他的本意了。现在他的目的是要习近平下台。只要习近平下台,华尔街可以与中共继续过去的蜜月,而中国人民是否享有人权与自由,不是索罗斯考虑的,这一点他与其他华尔街大佬没有两样,不同的是,后者并没有借用“开放社会”这样的政治词汇。

还不能不提到的是,2010年索罗斯曾经大赞中共是比美国运转更加高效的政府,也对邓小平屡屡赞美。

由此人们也了解了索罗斯的“开放社会”的定义:拥抱全球化,不一定非得是民主自由的社会,共产专制也是可以的,就像索罗斯赞许的习近平之前的中共社会。现在反对习近平,却不提中共意识形态,只针对习近平个人的权力,这一点其实索罗斯前后一致,并没有改变。

几天前,8月30日贝莱德在中国发行第一只总额为66亿人民币的投资基金,被华尔街视为投资中国的里程碑。据《华尔街日报》报导,虽然贝莱德至今仍然是第一个有此金融牌照的美国公司,但是,其它几家应该会跟进。

9月8日,索罗斯公开批评贝莱德的行为,认为其将会给客户带来损失。他也认为贝莱德现在这样做是不正当的,因为“美国和中国正处于专制和民主这两种治理制度之间的生死之争中”。

华尔街其他大佬们当然看得清楚索罗斯反对的是什么,他们也不会喜欢中共现在如此收紧企业经商和个人言论的自由度,但是他们更愿意抓住中共抛出的机会,这是华尔街求了三十年才得到的东西。

我估计索罗斯并非真正反对贝莱德们的做法,他怎么能不理解华尔街呢?但是目前他的首要的任务可能是要打倒习近平,即便波及到华尔街同行,也并不会真正影响什么。大佬们应该会颇有默契的。

华尔街能与中共白头到老吗?

华尔街和中共都不会永存,前苏联的坍塌已经预言了后者的命运。他们怎么可能白头到老呢?

向极左转向是习近平和中共为了自保采取的策略,除非习近平完全抛弃中共,目前的进程还会持续。但是这一条路上没有新鲜事,经历过文革的人们都能透视不久的未来会发生什么。

随着大中小民营企业逐渐失去其赖以生存的自由经营空间,民资最终会让位于国资。现在习近平已经宣布成立北京股票交易所,专门为中小企业服务。但是,中共最近的一系列措施对中小企业的经营都是致命的。中国的小企业一向打法律的擦边球、其盈利一般都得建筑在职工超时劳动的基础上。我这么说并没有鄙薄中国的企业家们的意思,只是想说明一个众所周知的现象。在激烈的竞争与高额的税收压力下,小企业如果给职工做足福利、开一份让职工能够过好生活的工资,并且不搞996(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几乎是自毁。“宽松的环境”意味着不要太管企业的这些擦边球行为,鼓励其发展。但是随着私营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一批互联网企业做大了,中共为了平息贫富差距带来的社会矛盾,收紧了环境。例如强制企业为员工缴纳社会保险金,宣布996违法,是几乎所有小企业不能承受之重。大的民营企业则面临政策转向的问题以及次国民待遇的问题、社会交易成本的问题,例如房地产企业遇到的房价被限死、既不能涨、也不能跌的政策,基本上不存在自由买卖房子的市场了(本文不探讨此项政策的正当性)。没有市场,等于回到计划经济的框架里,可以预见民营企业可能会一批一批死掉。民资大企业最新面临的是“共同富裕”的口号下“强制性”自愿捐赠公益的问题。

并非只有房地产失去了自由市场空间,更多的行业已经或者即将受到行政管控,例如医疗行业和教育产业。中共搞的集中采购大大地压缩了价格,看起来是因为药品和医疗器械价格过高,要解决百姓看病难的问题,其实是中共把医保应该负担的成本推给了企业,极大地压缩了医药企业的盈利空间,其结果将是导致这些企业无力研发新药,挣扎在生存线上。

教育去产业化本身没有错,但是搞垮一系列教培机构的做法和结果,昭示着所有民营企业都将为中共自身的决策和管理问题买单。教育产业化本身是中共造成的大问题,解决问题的方式和过程,却百分之百都是民资买单,极其不公平。

民营企业在这样的威压下将难以为继,势必一个接一个倒下。剩下的国有企业必然回到过去全面亏损的局面,这是所有失败的社会主义范例已经屡次证明了的。

中共的治理模式特点是大量的耗费资财,除了要投入更多来创作一个单位的GDP之外,为维持政权运转、并且为政权获取一点合法化的光环,都是巨大的成本才可以获取。但是中共为了生存毫不吝惜中国的任何资源,无论民资、国资还是外资。

当财源耗尽之际,就轮到华尔街为这段关系牺牲自我、成全中共的苟延残喘了。所以华尔街在中共国的好运不会长久。我不排除现在贝莱德在中国获利丰厚的可能性,但是这样的利益是危险的,其使命只是为了网罗更多的资本进去。

历史是轮回的。中共在1949年没收了一切私人和外国资财,拒绝支付所有历史外债。一切都会重演的。这应该值得华尔街警醒。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专家自爆:如何利用华尔街搞定美国
美媒:中共给华尔街上了一课 党的控制高于一切
继续投资中国科技股?华尔街面临哪些风险
索罗斯称投资中国是悲剧性错误 贝莱德回应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拜登再承诺保护台湾 白宫如何说?
【马克时空】路透社披露共机发动机短命 无高强度作战能力
【军事热点】北约积极应对俄罗斯核威胁
【车评】顶级豪华 2021 Lexus LS 500 F Sport AWD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