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击“影子教育”行业 让父母陷困境

人气 6438

【大纪元2022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中共自去年7月起实施“双减”政策,打击被称为“影子教育”的私人课外辅导行业,到目前已有近半年时间。这一政策是否真的减轻了家长负担,引发关注。

《华尔街日报》1月14日发表文章说,中共的“影子教育”战让中国父母陷入焦虑之中。

听新闻: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报导说,南南(Nannan,音译)在中国成都长大,在学校表现出色。尽管只有7岁,但已经开始做比他高两年级的数学题。他的外语技能也非常好,可以参加完全用英语授课的西班牙语学习。

他的母亲李女士将南南的成功主要归功于课外辅导。像数以百万计的中国父母一样,李女士怀疑学校能为儿子提供在竞争异常激烈的中国社会中取得成功所需的技能。但在北京实施“双减”政策、对课外辅导行业进行全面改革后,南南不得不停止原来的补习。

家长焦虑 想办法让孩子继续补习且价格更贵

尽管中共当局推出“双减”,旨在减轻学生的学习负担以及家长的经济负担,但由于中共尚未解决中国教育体制的根本问题,促使一些家长开始寻找规避政府审查的办法让孩子参加补习,结果开销更大,而另一些家长则陷入更多的困境中。

《华尔街日报》说,对于许多中国父母来说,新规定只是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焦虑。无论是否找辅导老师补习,孩子们仍然必须通过严格的考试才能进入顶尖的中学和大学,这让许多父母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来帮助孩子取得成功。

报导说,较富裕的家庭正在寻找新规则的应对办法,包括聘请教师作为全职保姆,但这对于那些无法承受得起这种奢侈花费的中产阶级家庭来说,他们的孩子可能面临落后于补课生的风险。

“我感到焦虑。”作为大学教师的李女士说,“我仍然相信他(李女士的儿子)能达到大学水平,但我曾希望他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许多家长承认中国的补习行业确实存在问题,但又找不到其它好办法来应对竞争激烈的高考。

华东师范大学研究员刘俊彦(Liu Junyan,音译)最近对约3600名家长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许多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在学校不能得到他们需要的东西,在失去了课外辅导后,如果父母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来承担起辅导任务应该怎么办。

随着辅导课程的消失,家长们开始寻找解决方案。一些较富裕的家庭邀请之前的辅导老师与他们同住,其他家庭则联合起来秘密聘请私人家庭教师。

一些家长安排了非正式的地下网络,让他们的孩子参加一次只有一个家庭知道会面地点的补习班,以降低补习班的风险。

“我周围的人还在上补习班。”维姬‧苍(Vicky Cang)说,“他们只是在偷偷摸摸地做这件事,当然面临更多的不便。”

家长们说,那些愿意继续秘密进行补习的辅导老师正在提高他们的学费。

一些找不到家教或负担不起高费用的家长表示,他们正试图自己承担额外补习的负担,但这并不容易。有人说他们正在很吃力地解释数学概念。其他人则依赖可以扫描问题并给出答案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但政府最近也禁止了这些。

双减政策治标不治本

有家长们和教育专家认为,高考是目前竞争失控的根本原因。不改革当前教育体制,政府的政策只是治标不治本,不健康的竞争环境将持续。

《日经亚洲评论》曾援引广州妈妈金妮‧冯(Ginny Feng)的话说,双减政策是不现实的。除非高考制度本身发生变化,否则她看不到这个政策会带来任何变化。

“有多少家长真的愿意袖手旁观?我认为政府的政策无法根除这种现象,只能让它变得更加谨慎,或者迫使其转变为不同的运作方式。”冯女士说,“有需求就有供应,就有市场。满足家长的需求是最容易的赚钱方式;(政府)政策不能阻止这个市场。”

在宁波任教三十多年的52岁的罗伯特‧严(Robert Yan)也认同高考是竞争失控的根本原因。但他说学校的体制也应该改变,教师和家长需要改变他们对教育的看法。

中共控制的宣传称,考试和升学等教育体制是需要慢慢改进的深层次问题,培训机构和背后的资本才是罪魁祸首。

在中国任教逾30年的高级教师艾米‧马(Amy Ma)不太相信这种宣传。她告诉大纪元说:“培训机构和资本为了赚钱可能会乱来、会贩售焦虑,但家长们的培训需求是怎么来的呢?是被考试升学这种教育机制逼出来的。而在如今的中国,考试升学有可能被取消吗?不太可能。”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北大两教授发声 谈国安问题及反对攻台
浙江系三高官出事 中共二十大前内斗升级
【翻墙必看】惊传中共导弹专家出逃美国
罕见会面 贺锦丽和赖清德在洪都拉斯简短交谈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飞弹专家出逃 美F35战机坠海
神韵歌唱家分享失传的传统美声唱法(3)
【有冇搞错】假如你是普京
【微视频】病毒进京 西安和天津如何解封的?
【马克时空】幽灵舰队逐步成型 美4艘霸王测试舰移交海军
【秦鹏直播】美中科技战升级 晶元巨头撤离上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