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例激增 病毒专家论封城、疫苗和自然免疫

人气 6513

【大纪元2022年0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期,奥密克戎(Omicaron)变种病毒导致美国、加拿大等地的病例激增,疫情也在欧洲快速蔓延。而在中国,中共不断宣传感染人数“清零”。中西方疫情数据的反差与两种抗疫模式的对比,引发外界的关注。几位专家就封城疫苗自然免疫发表了看法。

中共掩盖疫情 数据造假

根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地图,截至美东时间周五(1月14日)下午2:30,全球的中共病毒(Covid-19,新冠病毒)病例总数超过3.21亿(321,752,884)例,死亡人数超过552万(5,525,560)人。

截至美东时间1月14日晚8时,美国总确诊人数为64,670,188,死亡人数为848,812人。月初,美国单日感染人数甚至突破108万例(含假期较正人数)。

而中国陕西迄今只通报了三例与Covid-19相关的死亡病例。全国总病例数10.4万,死亡人数4,636,其中湖北4,512人。据西安市民近日披露,当局把人拉走隔离即实现了所谓“社会面清零”。

欧洲病毒学及传染病专家、瑞士生物技术公司创始人董宇红博士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几乎所有的国外媒体、国际专家,都非常一致地质疑中国疫情数字。若从死亡率来看,结果就更夸张。同一种病毒,不可能在不同的国家引起相差800倍的死亡率。

“中共政府报告的COVID-19死亡率为每10万人中平均0.321人死亡,美国的COVID-19死亡率为每10万人中平均有248人死亡,美国比中国的平均死亡人士高出800倍。” 她说。

董宇红指出,在各国死亡率上,个位数或两位数的差异可能存在,三位数甚至以上的差异非常小。除了中国之外,其他国家之间的死亡率数字差异在个位数的百分比范围之间波动。西方的疫情数据,相比中国数据而言,比较可信。

“中国人口占世界人口接近20%,所以中国的数字缺失,相当于世界的疫情数字至少减少了20%。”她说。

美国陆军研究所前病毒学研究员林晓旭博士认为,不管是Delta还是Omicaron变种的传播速度,在社区中传播一定会有一个高峰的,不会像中共官方每天有节奏性的推出两位数或三位数的感染人数。中国这个数据不是医院方面自主的对外公布的内容。

“官方在‘清零’政策的压力下,地方政府对于实际的确诊人数和住院率、死亡率等等,肯定有政治方面的压力,就像其他事故类死亡人数的报导。对于这么大的疫情,我觉得也会有类似做法。”他说。

中共极端封控  拿人当牲口

新年期间爆发疫情的西安,重现武汉的防疫模式,导致人道灾难,市民买菜难,全城闹饥荒,有人无法正常就医急诊致死,多名孕妇因被医院拒收流产。

1月9日,西安市民杨海录视频表示,当地政府将西安大寨路恒大城上万市民居住的单元楼的门用铁丝封起,每家每户门上贴上磁条封锁。杨海怒斥这种防疫“把人民当牲口对待!”

林晓旭博士研究发现,大陆媒体宣称隔离的做法自古有之,但古代医学意义上的隔离法是为医为药,不是把未出现症状者全都集中隔离起来。如,在《汉书・平帝纪》里记载,元始二年,“民疾疫者,舍空邸舍,为置医药。”

他说,西安的做法是,出现几个病例,马上就把几千人几万人隔离到一个地方去,至于这个地方能不能够有效地支持这些人群的正常生活,以及基本的医疗,都不考虑。“这种做法相当于把人当作动物进行防疫的一种做法。”

“当然对它(中共)来说,从防疫上一定程度上会有一定的效果,就像你把有可能感染的猪啊、羊啊,都把它拉到一个地方隔离起来,当然会有一定的作用,使得更多的猪只不可能被感染。但是这样的做法是非常残忍的、不人道的做法。

“老百姓在政府的眼里基本就是一个数字,那么基本上决定这个数字是牺牲百分之几的问题,它不考虑老百姓个人、家庭的灾难,它不考虑这个。”

美国杨氏整合医学中心主任杨景端医师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关于防疫的基本办法,一个是减少人和病毒的接触,第二个是抗病毒,第三个就是提高群体的抗感染能力、免疫能力。

杨景端说,“但是它们现在集中注意力是放在隔离,减少病毒和人的接触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这个人就不要活了,无法正常生活,这是个很愚蠢的办法,也不解决问题。疫情到现在,不会因为你隔离不隔离,它就少了或者多了,不受这个影响。

“它带来的附带性的损害,可能就会超过疫情本身的损害,病毒的损害是暂时的,那个(附带性)损害的影响是长期的。即便是这波疫情扛过去了,但是损失是很大的,也死了很多人,如果不接受教训的话,将来再来一个什么病毒,我们还要再吃一遍苦头。”

隔离与暴政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武汉封城之初,新华出版社曾紧急出版了《中国抗疫简史》并开放免费阅读,但这本官方一度推荐的书,后来从很多平台上被撤下,网页也无法访问。

记者查阅书中内容发现,隔离常常与暴政相关。如,睡虎地秦简记载的疠迁所,秦朝筑城墙的劳役和为宗庙打柴的人,如果患麻风病,就送到疠迁所(“城旦、鬼薪疠,可论?当疠所。”  )。 这些麻风病人如果犯罪还要被处死(“或曰当迁所定杀 ”);侯景之乱时,将染疫重病人和尸体堆积在一起,放火焚烧。尚书外兵郎鲍正“宛转火中,久而方绝”。

《晋书》记载:“朝臣家有时疾,染有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意思是说,永和末年,疫情多发。按旧例,朝中大臣家中染疫三人以上的,即使自身无病,百日内也不得进宫。此时,文武百官多称家有时疾而不入朝理事。

文中还记载,当时有人反对,王彪之对穆帝说:“疾疫之年,家无不染。若以之不复入宫,则直侍顿阙,王者宫省空矣。”就是说,“瘟疫之年,没有哪一家不传染。如果因此就不入宫,那恐怕连近侍也无人充当,皇宫将会空无一人了。”朝廷听从了他的进谏。

此外,大疫出良医。自汉代起,官方就有派遣医官巡诊,为疫区免费施药。皇帝会减免赋税,或录囚大赦天下,或祷告斋戒祈福等等。

对中共官方宣传断章取义,称隔离法自古就有。林晓旭指出,中共不考虑中医、人们自主的互助和早期治疗的方案等,因为对中共来说,其他的方法对它来说都太慢,它是政治挂帅的做法,就是动物性的防疫,把有可能被感染的传染源全部隔离起来。

“我觉得正常的社会,首先基本的一点就是人们的自由是不能够随便剥夺的,政府的权利是有限制的。用这么极端的这种做法去应对这个疫情,但是整个社会崩溃的状态也可能会更快的到来。”他说。

而董宇红认为,病毒是封不住的。“人们用来应对疫情的措施,封城、封国,但还是一波比一波高,死亡率没有明显下降。以色列在Omicron初起的时候,封锁了边境,但后来没管用,Omicron 照样在以色列引起了一个超过之前所有峰值的新高峰。”

“因为我们这儿的物理学概念,在病毒那个维度不算数。就像牛顿力学定律,到量子力学的维度就不管用了。病毒走的是纳米空间, 不走我们这个肉眼能看见的空间。贴封条隔离的极端措施,非常残酷,没有人性。”

疫苗免疫和自然免疫

美国似乎认识到了封城的弊端。总统拜登去年12月宣布,他的抗疫计划不包括“关闭和封锁”,而是依赖大范围的接种疫苗和加强针以及加大检测的力度。

不过林晓旭认为,过去一年多疫苗大面积施打,但并没有能够阻挡Delta、Omicaron的传播,就说明其实这个策略整体上不见得是非常有效的。即使很早推出了疫苗,在一定程度上也在引导病毒形成能够有更强免疫逃疫的突变,这个利弊都需要综合考虑。

“大多数情况下疫苗有一个比较长的、慢的一个开发的过程,所以大多数疫苗过去开发的时候,疫情其实都已经在衰减的时期,就是整个疫情一波一波的也是有它自身的规律,那么人们会觉得疫苗起一定的作用,但其实这本身很大程度归功于病毒自身的衰退。它传播的过程中,它有自己的规律,一波一波的浪潮总有它退潮的时候。这里面有综合的效应,我觉得不能完全归功于疫苗的作用。”他说。

针对近期确诊人数暴增,作为一名医学科学家,杨景端表示并不感到吃惊,“因为这个Omicaron病毒是一个新的,直接从早期武汉病毒变异过来的,跟其它的病毒都不一样,它传染性虽然很强,也很快,但是它基本上不会侵犯到肺脏,是在上呼吸道,大部分人症状都是比较轻的。”

杨景端医生疫情期间设立Youtube频道,为大众教授防疫知识。他提倡提高自身免疫功能,自然免疫力强是战胜病毒的法宝。

他表示,疫苗的作用也是针对特殊的病毒当时的那个毒株,所以病毒变异的话它就不行了,另外抗体存在的时间有限,所以它也会减弱。最关键的就是人体,整个人体是一个强大的免疫系统。人不应该怕病毒,病毒应该怕人。如果人怕病毒,不是病毒厉害,而是人有了问题。

他解释说,“自然免疫是身体里面通过和病毒、细菌的接触,然后产生的自我保护反应。那么整个身体会对病毒不仅产生抗体方面的记忆,更产生细胞上的记忆,而且细胞基因会存在骨髓里面,甚至会永久存在,一旦需要的时候它很快就会释放出来,就会产生新的抗体和免疫因子。

“这当然是指一个人他身体健康,有一个正常的免疫系统,如果一个人他身体有代谢性疾病,或者是其他慢性感染性疾病的话,这些人就需要疫苗保护的。”

客观冷静对待疫情

林晓旭表示,每个正常的社会也有正常的死亡率,关键要看超出常规的死亡范围量,社会调动资源方面能不能支持这种比较紧急的情况。目前的住院率、死亡率仍然是整个社会的体制和医疗机制能承受的范围。

他说,“美国的地方病理确诊的病例比较多,看起来死亡数的数据也比较多,但是这里牵扯到一个是美国人口的基数比较大。另外客观地看,比如说从2017年2020年这段时间里面,每一年美国死于流感的人数差不多在14万到80多万,因为每一年流感的病株不一样。

“现在两年多了美国的死亡人数是80多万,是比其他国家多一些,”他强调,“但是整个社会的运作基本是正常的,也不会出现医院里面拒绝救治一些基础病复发的人,或者怀孕的妇女不能够正常生产。基本的人道主义的概念,仍然是这个社会基本的准则。”

Omicron变种病毒被发现传播速度很快,但死亡率很低(约为Delta的10 %)。据香港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Omicron在人类支气管中的感染和增殖速度,比Delta和原始SARS-CoV-2快70倍,而肺部的Omicron感染是原始的SARS-CoV-2的10%。

林晓旭认为,不见得一定是这个病毒的致病性差一些,还要更进一步的数据。因为这个感染人群年龄段偏低,整体数据上来看,重症率跟死亡率会差一些。而过去几波疫情,相当大的比例都是高风险的人群,包括那些有基础病的人。

“就看下一步Omicron变种在更大范围传播会不会有其它的新的变种出现,那时候Omicron病毒感染所带来的免疫对病毒的抵御,我觉得一定程度上应该会比疫苗带来的免疫力会好一些。综合抗体整体的防疫力会比较强,这个方面会稍微乐观一些。”他说。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美染疫死亡率是中国八百倍?专家揭中共造假
量化分析专家:中国疫情死亡数据最不可信
【名家专栏】中共操纵数据 造下弥天大谎
【一线采访】上海多地封控 市民质疑官方数据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赵紫阳去世日 与里根总统合影热传
【新闻看点】天津传20日清零 北京承认共存?
【方菲访谈】专访李云翔:冲破沉默的呼声
【探索时分】中日最新护卫舰 谁更强?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阶下囚 王洪文的官场浮沉
【拍案惊奇】“护航20大”直指江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