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城”罗马的宝藏:奥罗拉别墅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ELIZABETH LEV撰文/吴约翰编译)
意大利罗马卢多维西‧奥罗拉别墅(Villa Ludovisi Aurora)里的奥罗拉房间(The Aurora room)。(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宁静的天空和庄严的建筑抚慰着历史的创伤,层层堆叠的纪念碑和建筑废墟掩盖了几个世纪的争斗与胜利。“永恒之城”(the Eternal City)罗马历经多次重建,似乎在宣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罗马的卢多维西‧奥罗拉别墅(Villa Ludovisi Aurora)就是一个例证。这片小绿洲隐身在大饭店林立的威尼托街(Via Veneto)后方的蘋丘(the Pincian Hill)上,几乎看不出任何重大事件在此发生和有什么知名人物造访的足迹。

奥罗拉别墅(The Villa Aurora)。(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直到2021年,这座别墅公开拍卖的消息,跃然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其原因正落在这栋建筑由著名巴洛克艺术家卡拉瓦乔(Caravaggio)所创作的罕见壁画上。不动产继承之争、艺术品盗窃、家庭闹剧等通通搬上台面。这栋别墅开价4.71亿欧元(约5.21亿美元),传闻有众多潜在买家,包括比尔‧盖兹和汶莱苏丹(the Sultan of Brunei)。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曾在此建造神话般美丽的花园,但他在公元前44年惨遭谋杀后,花园落到历史学家萨卢斯特(Sallust)手上。当时这里是贵族诸多享乐宫殿中的一颗明珠,但却在公元410年,阿拉里克(Alaric)入侵罗马时遭到焚毁。沉寂了一千多年后,在新任罗马凯撒(罗马帝王的头衔之一)与教廷领导下,新式建筑浴火重生。

丽塔王妃(Princess Rita)和王子尼科洛‧邦康帕尼‧卢多维西(Prince Nicolò Boncompagni Ludovisi)在奥罗拉别墅合影。(Marco Mancini/Wikimedia Commons)

奥罗拉别墅经历纵火和谋杀事件后,就像宣告死亡般,拍卖时乏人问津。对丽塔‧邦康帕尼‧卢多维西王妃(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来说,别墅的拍卖如一记丧钟。自从2009年嫁给皮翁比诺(Piombino)的尼科洛‧邦康帕尼‧卢多维西王子(Prince Nicolò Boncompagni Ludovisi)后,她就把这座别墅当作她的家。

王妃原名丽塔‧詹雷特(Rita Jenrette),在遇到她的白马王子之前,是一名记者、演员,身兼房产经纪人,她年轻时的声望可与卡拉瓦乔媲美。丽塔在奥罗拉(以黎明女神命名)别墅展开她新的人生。12年来,丽塔致力维护别墅屋况,持续修缮,让奥罗拉别墅重拾“壮游时代”(the age of the Grand Tour)造访罗马必游的胜地。作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说:“在罗马,没有比这儿更幸福的地方了,没有比这儿更气派的了。”丽塔也经常亲自导览,分享她热爱此处的历史和美丽的建筑。(译注:壮游指的是文艺复兴时期之后,欧洲贵族的传统旅行。)

奥罗拉别墅(The Villa Aurora)一间屋内的天花板上装饰着精致的壁画和浮雕。(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丽塔王妃在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时表示:“卢多维西王子为奥罗拉别墅奉献一生……多年来,我也一直努力维持着。”丽塔王妃付出那么多心力,却眼见别墅出售,令她伤心欲绝。

然而,骤然出售奥罗拉别墅,其实早有先例。美第奇公爵(the Medici dukes)托斯卡纳的盟友、红衣主教弗朗切斯科‧玛丽亚‧德尔‧蒙特(Cardinal Francesco Maria del Monte)在1596年购入这处房产,但却被当时在位教宗的侄子征用。1599年归还别墅时,当时红衣主教雇用米开朗基罗‧梅里西(Michelangelo Merisi),别名卡拉瓦乔,在小阁楼的拱顶上绘制他唯一的一幅壁画。

当时是卡拉瓦乔凭借(罗马市中心的)圣王路易堂(San Luigi dei Francesi)的作品《圣马太蒙召》(Calling of St. Matthew)享誉盛名的前夕。接下奥罗拉别墅拱顶的壁画工作,他选择了大胆的构图,画面出现三位身材高耸入云的天神,分别是(罗马神话中的)众神之王朱比特、海神涅普顿和冥王普鲁托(Jupiter, Neptune, and Pluto),以裸体形象和清晰垂直“前缩法”(foreshortening)呈现。红衣主教德尔‧蒙特在这里进行他的实验,不知是冶炼黄金,还是观察天体。卡拉瓦乔将水、空气和火三元素拟人化,各自以一种动物代表,分别是鹰、鹰马(hippogriff,也叫骏鹰)和三头地狱犬(the three-headed dog Cerberus)。它们围绕在一个半透明的天体周围,地球位于其中心。有一个奇妙的命运安排,观测天文学之父伽利略(Galileo)在几年后曾来到这座别墅,那是他为说服罗马教廷接受他的“日心说”理论(heliocentric theory,译注:太阳是宇宙的中心)的多次旅行中的一次。(译注:前缩法,是为了描写人体或物体的特定角度,如仰角、俯角或正对观众的角度,必需将人体或物体前后缩短,使其符合自然视觉效果的手法。)

卡拉瓦乔在小阁楼拱顶上的壁画(局部)。(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小小的阁楼里挤着三位巨人,都有着与卡拉瓦乔自画像相同的愁眉苦脸的阴暗特征,这可能让很多人望而生畏。但是,对丽塔王妃来说,这是“她练习瑜伽的地方”。

当红衣主教德尔‧蒙特将奥罗拉别墅卖给新任教宗家族(波隆那的卢多维西‧邦康帕尼家族)时,别墅再次易主。从1621年至今,奥罗拉别墅就一直由卢多维西家族持有,世代相传。

卢多维西家族的庄园,曾一度扩大到74英亩的惊人腹地,延伸至蘋丘。别墅里保存许多巴洛克画家的精华作品,而雕塑收藏甚至连罗马都钦羡。

弗朗切斯科‧巴贝里(Francesco Barbieri),绰号格尔奇诺(Guercino)作品《奥罗拉房间入口处拱顶壁画》。(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弗朗切斯科‧巴贝里,绰号格尔奇诺的作品《奥罗拉房间入口处拱顶壁画》(局部放大)。(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卢多维西家族为了在入口拱顶处画上壁画,特别聘请著名的卡拉奇学院(Carracci academy)弟子弗朗切斯科‧巴贝里(Francesco Barbieri),绰号格尔奇诺(Guercino)前来。这是他第一件在罗马的作品。天花板上描绘黎明女神奥罗拉(Aurora)驰骋天际,撒下鲜花,驱散黑暗。就像卡拉瓦乔一样,格尔奇诺从下往上使用戏剧性的视角,展示他非凡的绘画技巧。卢多维西家族非常欣赏他的作品,他们甚至再次聘请这位来自波隆那的画家在楼上绘制希腊菲墨(Fama,注:她是名誉和名声的化身,她为成名而喜悦,她为可耻的谣言愤怒)女神的形象。

丽塔王妃对这些作品了若指掌。她发现雕塑家贝尼尼(Bernini)“有好几个晚上在奥罗拉别墅内玩纸牌”。此外,她对意大利海景画家阿戈斯蒂诺‧塔西(Agostino Tassi)参与拱顶画感到愤怒,那是在塔西玷污巴洛克画家阿特蜜希雅‧真蒂莱希(Artemisia Gentileschi)臭名昭彰的事件之后。随后,王妃语气转为柔软:“我喜欢格尔奇诺。相较屋内其它艺术品,我最喜欢他的作品。”

弗朗切斯科‧巴贝里(Francesco Barbieri),绰号格尔奇诺(Guercino)创作的天花板壁画作品《菲墨女神》(Fama)。(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丽塔王妃还发现别墅另一项无价资产:家族档案文件。她花了10年时间,整理、保存和数位化这些海量文件。丽塔与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和意大利艺术警察队(the Italian Art Police)合作,成功找回2016年被“亲戚”偷走的信。它是1867年圣若望‧鲍思高(St. John Bosco)写给艾格尼丝‧卢多维西公主(Princess Agnese Ludovisi)的一封手写信。15万页文件分门别类,从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ionette)的信件,到教宗额我略十三世(Pope Gregory XIII)亲笔签署的文件,承认亲生儿子贾科莫(Giacomo)的合法性等等。这些都是前几位别墅主人留给世界的遗产。

失去奥罗拉别墅令人心碎。尼科洛王子于2018年去世后,丽塔王妃无法和尼科洛王子第一段婚姻的儿子达成协议,解决遗产债务。于是,地方法官介入,下令出售。2022年1月18日是别墅第一次拍卖,但没有竞标者出现,而4月7日的第二次拍卖,也遭遇同样命运。第三轮拍卖,称为“世纪拍卖”(Sale of the Century)于6月30日展开,起标价再次调降。(译注:第三次拍卖一样流标,第四次拍卖在10月18日,结果尚未公布)

客厅和天花板一角。(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丽塔王妃并不后悔投入在别墅的时间、精力和个人资金。她说:“世上只有艺术和建筑能留存下来,……只有我们的绘画和文学能代代相传下去”。

拱顶上驰骋天际的黎明女神奥罗拉知道,无论此刻多么黑暗,最终,太阳必然升起。

原文:Roman Treasures: ‘The Eternal City,’ the Villa Aurora, and Princess Ludovisi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伊丽莎白‧列夫(Elizabeth Lev)出生美国,是位艺术史学家,目前在罗马任教、演讲和指导。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位处西欧的阿尔罕布拉宫,有着各式拱门、柱子、壁画、几何图形、迷人的花园、彩绘磁砖、拱形天花板、水景和装饰精美的墙壁。这座宫殿优雅而有活力,有着美丽的色调、装饰复杂的墙面以及不同的装饰元素层层交叠。
  • 音乐没有文字,却能传达情感与真理。乐曲《喜剧演员之舞》(Dance of the Comedians)正好是个绝佳例子。它是捷克作曲家贝德里赫‧史麦塔纳(Bedrich Smetana)在1870年创作的歌剧《交易新娘》(或译《被出卖的新嫁娘》,The Bartered Bride)第三幕中的演出曲目。
  • 《园中苦祷》是普桑刚到罗马时所绘,那是在他作为古典主义画家声名鹊起之前。他受到了最出色的前辈艺术家──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拉斐尔、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等的影响,也从古希腊和罗马艺术中汲取了营养。普桑在画中创造的场景是如此宏伟高眇,观看这幅画时,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痛苦”,而是信仰、希望,还有谦卑。
  • 西蒙‧彼得扎诺不但是艺术史学家,更是著名的巴洛克绘画大师卡拉瓦乔(Caravaggio)的老师。然而,他却只被认定是一位有能力但不出色的艺术家。仔细检视可知,历史上有许多艺术家的贡献着重在奠定基础,而让杰出的后辈得以在日后崭露头角成为大师。彼得扎诺可说是个绝佳例子,他迈出的第一步成就卡拉瓦乔日后的完美。
  • 圣但尼修道院位于巴黎近郊,是法国最早、最古老、也最重要的修道院。圣但尼(St. Denis)是位早期的基督教殉道者,他在修道院附近遇害,于是成为法国的守护圣徒(patron saint of France)。圣但尼修道院与法国王室之间关系紧密。殉道者圣但尼和历届法国国王都安葬于此。
  • 先看伦勃朗的画,从他成名作《解剖课》到最后的《自画像》,从辉煌到没落,四十年来,尽显他一生起伏开阁的苍凉。作为一个生命的记录和观察者,伦勃朗最终了解,艺术家最大的幸福是“体验人生”。再看维米尔,从《代尔夫特小镇》平静的水天之光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唇、眸、耳环上的高度亮点,擅于捕捉光的颜色的光学大师维米尔创造了和伦勃朗迥然不同的光世界,两人相映成趣,留给世人无限美好的忆想。
  • 我们都听过这样一句话:“美与不美,全在观者。”(Beauty is in the eye of the beholder. )不过,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否有道理?千百年来,关于美是什么、为何重要,以及美的起源,先人圣哲们一直争论不休。
  • 1820年,意大利杰出的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完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塑作品《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但观者评价两极。雕像采坐姿,尺寸比真人高大,打扮像罗马君主,年约中年;华盛顿态度轻松、充满自信地看着手握牌匾上亲笔写的内容。
  • 瓦津基宫位在占地约180英亩的庄园里,庄园内还有几座新古典主义建筑和广阔的英式花园。来自意大利科莫湖(Lake Como, Italy)的宫廷建筑师多米尼克‧梅里尼(Domenico Merlini)和德国萨克森州德累斯顿(Dresden, Saxony)的约翰‧克里斯蒂安‧卡姆赛泽(Johann Christian Kammsetzer)在兴建宫殿时,参考意大利各时代建筑,灵感包括美第奇别墅(the Villa Medici)的风格主义(或称矫饰主义,Mannerist style) 、卢多维西别墅(the Villa Ludovisi)的巴洛克风格(Baroque style),以及阿尔巴尼别墅(the Villa Albani)的新古典主义风格(Neoclassical style)。
  • 弗立克美术馆起居室的三幅古典人物画作总令我流连忘返,不仅是画的技巧,更因为历史人物的内涵与张力——弗立克将两位英国历史上著名的政治公案人物,挂在起居室一左一右彼此互望,摩尔线条坚毅严正,克威尔表情隐晦没有生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