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之城”罗马的宝藏:奥罗拉别墅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ELIZABETH LEV撰文/吴约翰编译)
意大利罗马卢多维西‧奥罗拉别墅(Villa Ludovisi Aurora)里的奥罗拉房间(The Aurora room)。(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宁静的天空和庄严的建筑抚慰着历史的创伤,层层堆叠的纪念碑和建筑废墟掩盖了几个世纪的争斗与胜利。“永恒之城”(the Eternal City)罗马历经多次重建,似乎在宣告“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罗马的卢多维西‧奥罗拉别墅(Villa Ludovisi Aurora)就是一个例证。这片小绿洲隐身在大饭店林立的威尼托街(Via Veneto)后方的蘋丘(the Pincian Hill)上,几乎看不出任何重大事件在此发生和有什么知名人物造访的足迹。

奥罗拉别墅(The Villa Aurora)。(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直到2021年,这座别墅公开拍卖的消息,跃然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其原因正落在这栋建筑由著名巴洛克艺术家卡拉瓦乔(Caravaggio)所创作的罕见壁画上。不动产继承之争、艺术品盗窃、家庭闹剧等通通搬上台面。这栋别墅开价4.71亿欧元(约5.21亿美元),传闻有众多潜在买家,包括比尔‧盖兹和汶莱苏丹(the Sultan of Brunei)。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曾在此建造神话般美丽的花园,但他在公元前44年惨遭谋杀后,花园落到历史学家萨卢斯特(Sallust)手上。当时这里是贵族诸多享乐宫殿中的一颗明珠,但却在公元410年,阿拉里克(Alaric)入侵罗马时遭到焚毁。沉寂了一千多年后,在新任罗马凯撒(罗马帝王的头衔之一)与教廷领导下,新式建筑浴火重生。

奥罗拉别墅经历纵火和谋杀事件后,就像宣告死亡般,拍卖时乏人问津。对丽塔‧邦康帕尼‧卢多维西王妃(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来说,别墅的拍卖如一记丧钟。自从2009年嫁给皮翁比诺(Piombino)的尼科洛‧邦康帕尼‧卢多维西王子(Prince Nicolò Boncompagni Ludovisi)后,她就把这座别墅当作她的家。

王妃原名丽塔‧詹雷特(Rita Jenrette),在遇到她的白马王子之前,是一名记者、演员,身兼房产经纪人,她年轻时的声望可与卡拉瓦乔媲美。丽塔在奥罗拉(以黎明女神命名)别墅展开她新的人生。12年来,丽塔致力维护别墅屋况,持续修缮,让奥罗拉别墅重拾“壮游时代”(the age of the Grand Tour)造访罗马必游的胜地。作家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说:“在罗马,没有比这儿更幸福的地方了,没有比这儿更气派的了。”丽塔也经常亲自导览,分享她热爱此处的历史和美丽的建筑。(译注:壮游指的是文艺复兴时期之后,欧洲贵族的传统旅行。)

奥罗拉别墅(The Villa Aurora)一间屋内的天花板上装饰着精致的壁画和浮雕。(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丽塔王妃在接受《大纪元时报》专访时表示:“卢多维西王子为奥罗拉别墅奉献一生……多年来,我也一直努力维持着。”丽塔王妃付出那么多心力,却眼见别墅出售,令她伤心欲绝。

然而,骤然出售奥罗拉别墅,其实早有先例。美第奇公爵(the Medici dukes)托斯卡纳的盟友、红衣主教弗朗切斯科‧玛丽亚‧德尔‧蒙特(Cardinal Francesco Maria del Monte)在1596年购入这处房产,但却被当时在位教宗的侄子征用。1599年归还别墅时,当时红衣主教雇用米开朗基罗‧梅里西(Michelangelo Merisi),别名卡拉瓦乔,在小阁楼的拱顶上绘制他唯一的一幅壁画。

当时是卡拉瓦乔凭借(罗马市中心的)圣王路易堂(San Luigi dei Francesi)的作品《圣马太蒙召》(Calling of St. Matthew)享誉盛名的前夕。接下奥罗拉别墅拱顶的壁画工作,他选择了大胆的构图,画面出现三位身材高耸入云的天神,分别是(罗马神话中的)众神之王朱比特、海神涅普顿和冥王普鲁托(Jupiter, Neptune, and Pluto),以裸体形象和清晰垂直“前缩法”(foreshortening)呈现。红衣主教德尔‧蒙特在这里进行他的实验,不知是冶炼黄金,还是观察天体。卡拉瓦乔将水、空气和火三元素拟人化,各自以一种动物代表,分别是鹰、鹰马(hippogriff,也叫骏鹰)和三头地狱犬(the three-headed dog Cerberus)。它们围绕在一个半透明的天体周围,地球位于其中心。有一个奇妙的命运安排,观测天文学之父伽利略(Galileo)在几年后曾来到这座别墅,那是他为说服罗马教廷接受他的“日心说”理论(heliocentric theory,译注:太阳是宇宙的中心)的多次旅行中的一次。(译注:前缩法,是为了描写人体或物体的特定角度,如仰角、俯角或正对观众的角度,必需将人体或物体前后缩短,使其符合自然视觉效果的手法。)

卡拉瓦乔在小阁楼拱顶上的壁画(局部)。(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小小的阁楼里挤着三位巨人,都有着与卡拉瓦乔自画像相同的愁眉苦脸的阴暗特征,这可能让很多人望而生畏。但是,对丽塔王妃来说,这是“她练习瑜伽的地方”。

当红衣主教德尔‧蒙特将奥罗拉别墅卖给新任教宗家族(波隆那的卢多维西‧邦康帕尼家族)时,别墅再次易主。从1621年至今,奥罗拉别墅就一直由卢多维西家族持有,世代相传。

卢多维西家族的庄园,曾一度扩大到74英亩的惊人腹地,延伸至蘋丘。别墅里保存许多巴洛克画家的精华作品,而雕塑收藏甚至连罗马都钦羡。

弗朗切斯科‧巴贝里(Francesco Barbieri),绰号格尔奇诺(Guercino)作品《奥罗拉房间入口处拱顶壁画》。(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弗朗切斯科‧巴贝里,绰号格尔奇诺的作品《奥罗拉房间入口处拱顶壁画》(局部放大)。(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卢多维西家族为了在入口拱顶处画上壁画,特别聘请著名的卡拉奇学院(Carracci academy)弟子弗朗切斯科‧巴贝里(Francesco Barbieri),绰号格尔奇诺(Guercino)前来。这是他第一件在罗马的作品。天花板上描绘黎明女神奥罗拉(Aurora)驰骋天际,撒下鲜花,驱散黑暗。就像卡拉瓦乔一样,格尔奇诺从下往上使用戏剧性的视角,展示他非凡的绘画技巧。卢多维西家族非常欣赏他的作品,他们甚至再次聘请这位来自波隆那的画家在楼上绘制希腊菲墨(Fama,注:她是名誉和名声的化身,她为成名而喜悦,她为可耻的谣言愤怒)女神的形象。

丽塔王妃对这些作品了若指掌。她发现雕塑家贝尼尼(Bernini)“有好几个晚上在奥罗拉别墅内玩纸牌”。此外,她对意大利海景画家阿戈斯蒂诺‧塔西(Agostino Tassi)参与拱顶画感到愤怒,那是在塔西玷污巴洛克画家阿特蜜希雅‧真蒂莱希(Artemisia Gentileschi)臭名昭彰的事件之后。随后,王妃语气转为柔软:“我喜欢格尔奇诺。相较屋内其它艺术品,我最喜欢他的作品。”

弗朗切斯科‧巴贝里(Francesco Barbieri),绰号格尔奇诺(Guercino)创作的天花板壁画作品《菲墨女神》(Fama)。(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奥罗拉别墅从17世纪的辉煌时期以来,持续饱受时间和贪婪的摧残。到了19世纪,投资失败使得庄园腹地缩小到今天的半英亩。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虑为美国人文与科学院(American Academy)买下庄园。卢多维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于1901年卖给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乔和格尔奇诺的钜作依然在别墅中屹立不摇。

丽塔王妃还发现别墅另一项无价资产:家族档案文件。她花了10年时间,整理、保存和数位化这些海量文件。丽塔与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和意大利艺术警察队(the Italian Art Police)合作,成功找回2016年被“亲戚”偷走的信。它是1867年圣若望‧鲍思高(St. John Bosco)写给艾格尼丝‧卢多维西公主(Princess Agnese Ludovisi)的一封手写信。15万页文件分门别类,从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Marie Antionette)的信件,到教宗额我略十三世(Pope Gregory XIII)亲笔签署的文件,承认亲生儿子贾科莫(Giacomo)的合法性等等。这些都是前几位别墅主人留给世界的遗产。

失去奥罗拉别墅令人心碎。尼科洛王子于2018年去世后,丽塔王妃无法和尼科洛王子第一段婚姻的儿子达成协议,解决遗产债务。于是,地方法官介入,下令出售。2022年1月18日是别墅第一次拍卖,但没有竞标者出现,而4月7日的第二次拍卖,也遭遇同样命运。第三轮拍卖,称为“世纪拍卖”(Sale of the Century)于6月30日展开,起标价再次调降。(译注:第三次拍卖一样流标,第四次拍卖在10月18日,结果尚未公布)

客厅和天花板一角。(HSH Princess Rita Boncompagni Ludovisi提供)

丽塔王妃并不后悔投入在别墅的时间、精力和个人资金。她说:“世上只有艺术和建筑能留存下来,……只有我们的绘画和文学能代代相传下去”。

拱顶上驰骋天际的黎明女神奥罗拉知道,无论此刻多么黑暗,最终,太阳必然升起。

原文:Roman Treasures: ‘The Eternal City,’ the Villa Aurora, and Princess Ludovisi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伊丽莎白‧列夫(Elizabeth Lev)出生美国,是位艺术史学家,目前在罗马任教、演讲和指导。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奥斯陆大教堂(Oslo Cathedral)原名“救世主教堂”(Our Savior’s Church),这座于市中心、弧形一层楼高的荷兰巴洛克风格建筑,以石材与红砖混合而成。大教堂东边是教堂前侧圣坛或称礼拜堂(chancel),钟楼有铜制的圆屋顶,搭配文艺复兴风格的尖塔。大教堂几世纪以来不断在整修与翻新。
  • 雕塑通常用来纪念重要人物或是故事。古往今来,雕塑流行的题材包括神话场景、政治领袖或宗教人物。然而,古典雕塑中有个最特别的主题并不在上述类别里。人物雕塑《斯皮纳里奥》(Spinario)或称《拔刺的少年》(Thorn-Puller)呈现的是一位坐着的裸体男孩,全神贯注地在拔他脚上的一根刺。几千年来,这座雕像给艺术家带来非常深刻的启发。
  • 英国威尔顿庄园(Wilton House)完美融合古典主义与英国美学,堪称独树一格。外墙采用当地石材建造,与英格兰威尔特郡(Wiltshire)乡村融为一体。古典比例、强调对称、矩形特征等设计,符合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Vitruvius)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师安德里亚‧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的美学原则。外墙没有石柱,最初的构想是为了让人们可以待在户外,同时还能屏蔽来自地中海炙热的阳光,这样的设计适合北方的地理与气候。
  • 大理石屋(Marble House)静谧地坐落在纳拉甘西特湾(Narraganset Bay)沿岸,它是美国罗德岛纽波特(Newport)第一座大理石豪宅,将原本幽静的木屋改建成富裕的堡垒。取名“小屋”(cottage)是为了对早期木瓦风格(shingle style)避暑别馆的尊重。但事实上,这是一栋“适合王后”居住的顶级豪宅。
  • 哥特式雕塑家在创作每一件作品时心怀上帝。他们精心雕塑的作品描绘了圣经与圣徒们的生活,成为教堂建筑中重要的一部分──将上帝的讯息铭刻在人们的心中。
  • 俄西俄斯罗卡斯修道院(Hosios Loukas Monastery)位在赫利孔山(Mount Helicon)西坡,靠近希腊中部古城斯泰里斯卫城(Acropolis of Steiris)。这座历史悠久的建筑群可说是十一世纪拜占庭建筑的瑰宝,公认是希腊拜占庭艺术第二个黄金时代(或称中世纪拜占庭建筑风格)最引人注目的典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