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马来华女被杀案 凶手被判终身监禁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22年11月03日讯】(大纪元英国记者站报导)近日,英国中央刑事法庭审理了马来西亚华人老太张美琨(音译,Mee Kuen Chong)被杀害并被斩首的案件。凶手米切尔(Jemma Mitchell)被判终身监禁,需要最少服刑34年,成为英国第一个电视直播案件审理过程中被判终身监禁的妇女。

朋友变凶手

2021年6月27日,一名度假者在德文郡乡下的一处僻静的小路上发现了一具无头的尸体。警方赶到现场后,在附近发现了尸体的头颅。随后伦敦警方确定,死者是两个星期前被报告失踪的67岁的张美琨。

警方检查了张老太家附近的监控录像,发现她最后一次出现是在6月9日。6月11日早晨8时,米切尔拉着一个很大的蓝色的行李箱出现在老太太的家门前。

同一天下午1时13分,米切尔再次拖着那个行李箱出现,这时她已经换了一身衣服,行李箱显得非常沉重。

警方分析认为,这时米切尔已经杀死了老太太,然后把她的尸体塞入行李箱,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她自己的家。

她手中还拖着另外一个比较小的属于张老太的行李箱。警方认为,那里装的可能是米切尔从张老太家中找出来的她的个人资料。

出租车司机表示,米切尔从张老太家附近上车。他当时看到米切尔的手上缠了绷带,托行李箱很吃力,就提出要帮她,对方有些迟疑。但是出于职业习惯,他帮助把行李箱放进车里。行李箱非常重,米切尔告诉他里面都是书,所以才会很重。

到了米切尔的家,车费是12.50镑,但是米切尔只给了司机十镑钱,并且说她只有这些,司机请示过公司后,同意了。然后,米切尔自己把行李箱拿出来,司机看到行李箱的轮子似乎已经因为承重太大而有些弯曲。

出租车司机表示,没有血液从行李箱里面流出,当他后来得知行李箱里面装的是尸体之后,晚上几乎无法入睡,但是他回忆当时米切尔的表情时,他说她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而是非常镇静。

米切尔的一个朋友说,米切尔在当天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说:“我刚刚度过了非常好的一天”。

房子惹祸 为钱杀人

警方认为,米切尔把张老太太的尸体拖回家之后,放在家中的花园里,两个多星期后,米切尔租了一辆车,把蓝色的行李箱放进车里,一路开车200多英里,从伦敦开到德文郡的海滨度假地点Salcombe,然后把尸体丢弃在僻静的地方。

警方表示,张老太太近些年一直寡居,住在伦敦温布利的一栋价值70万镑的房子里。她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而她跟米切尔是在2020年8月在教堂结识的。

38岁的米切尔出生在澳大利亚,当时她的妈妈是英国政府外交部的工作人员,后来他们回到英国。

她曾经是一名整骨医生,但是失业多年,跟妈妈住在位于伦敦西北一条房价昂贵的街道上,但是她们家的房子有些年久失修。

她的妈妈想要给房子加盖一层并且进行修缮,但是他们找来的工人拿走了13.5万镑的工程款之后宣告破产,而房子的屋顶一直都没有完工,始终都是蒙着一块防雨的塑料布。

于是,米切尔想到找人投资这个项目,她把目标瞄准了张老太太。跟老太太认识不久后,她就开始介绍这个项目。

2020年年底,张老太跟米切尔的妈妈见面,同意自己的遗嘱中会留出20万镑用于米切尔的妈妈家房子的修缮工作,条件是需要把房子用于“基督教礼拜”。

但是不久后张老太改变主意了。被杀当天,她同意米切尔来自己的家的时候要求她不要再提房子的事。

法庭还得知张老太生前患有轻度的精神分裂症,有时容易喜怒无常。

警方对米切尔的家进行搜查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份以张老太的名义立的遗嘱,日期是2020年10月27日,把她的大部分遗产交给米切尔管理。

但是警方在张老太的家中发现了另外一份遗嘱,上面说把房子留给教会,而且有证人表示,这份遗嘱是在几年以前就写好的。

“蛇蝎心肠”

米切尔一直不承认杀害了张老太,也没有在案件审理期间出庭作证。她的律师表示,警方无法证明她杀了张老太,或者张老太是被谋杀的,因为她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

但是法医发现张老太的右眼眼眶部位有一处骨折,认为这是她死亡前不久有人用钝器打击造成的。警方还没有找到凶器。

警方还在蓝色行李箱的一个口袋里发现了一块擦拭杯盘的抹布,上面沾有张老太的血渍。

警方还发现,米切尔从伦敦的国王大学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获得人类科学一等荣誉学位。她学习的科目包括人体解剖学和解剖学,学习成绩优秀,甚至曾经获奖。

审理这起案件的法官表示,米切尔杀害张老太并且将她的尸体斩首的行为让人不寒而栗。他说:“你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后悔,你在压倒性的证据面前,却根本不承认自己做了这些事。”

法官还说,米切尔表面上看是一个虔诚的教徒,但是却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因此形容她是一个“蛇蝎心肠”的人。

但是米切尔的妈妈坚持认为,女儿是被冤枉的,她会进行上诉。◇

责任编辑:陈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