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敌人不在外面 换届之年深陷内斗危机

人气 6297

【大纪元2022年02月09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张明健采访报导)尽管北大最近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揭示,美中持续对抗将导致中共陷入全面的孤立,并将遭受巨大的、远超过美国的损失,但这些都不是中共领导人习近平最担忧的事。习近平的敌人不在外面。

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院1月31日发布的报告《技术领域的中美战略竞争:分析与展望》,显然让中共难以接受,该文已遭到官方宣传部门的封杀,目前仅能在中国境外网站看到原文。

这份报告揭示了中共政权的外患还可能引发更严重的内部危机,但比起迫在眉睫的险恶情势,习近平可能更忧心后者,即他执政十年来始终未能摆脱的困境——深陷党内权力斗争的死局。

在中共的党内权力斗争史上,不乏落败的中共国家主席在监禁中悲惨而孤独地死去。可以肯定,习主席绝不想成为那个落败的国家主席。中共信奉暴力机器——军队与警察系统——是其政权稳固的根本,而不是它嘴上常说的“人民”。

习近平同样认为军队是他的权力基础。在今年的中国新年前夕(1月28日),习近平身着迷彩服以军队最高统帅的身份出现在中共中部战区的指挥中心。中部战区的军事力量覆盖中共首都,纵贯7个省级行政区,占据中国南北、东西的交通要道,而它最重要的任务是警戒中共的统治中枢——北京城。

在共产党的思维逻辑中,控制了中部战区就是控制了中共政权的核心,而掌握着军队的那个人才有实力和资格成为中共政权的实际统领者,有时候这个人表面上可能只是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存在,但显然习近平还没有这样的实力。

习近平以一身戎装亮相中部战区,正值中共领导层大换届之际。按照中共的惯例,习近平将在今年年底前交出党政军一切权力,而他却不打算这么做,他要打破惯例再次连任。只是习近平的党内敌人已迫不及待地要他交权让位。

几乎在习近平去中部战区宣示对军队控制力的时候,官方公布了10名已落马高官“腐败”案件的最新进展。在案情通报中,他们主要的罪名是“对党中央不忠诚、不老实”。在中共的话语系统中,这实际上意味着这些人是对中共党魁习近平不忠。今年中国新年期间,共产党内部却是肃杀之气浓重。

习近平的敌人在内部,他执政十年始终未能摆脱政变危机。

2013年习近平执政初期,中共领导人、政治局常委周永康被逮捕,他涉嫌发动政变企图推倒立足未稳的习近平,后计划败露。随后习近平开始了打击政敌、清除政变余党的“反腐败”运动,至今已历时十年,落马的官员如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而习近平在党内树敌也随之越来越多。然而周永康并不是政变计划背后最大的那个大人物——政变的策划者。

资深媒体人萧茗说,习近平反腐十年,旧敌人没肃清又制造出新敌人,新敌、旧敌再联手成为新的反习势力,习近平走入恶性循环。萧茗表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周永康政变集团背后还有更大的政治人物参与,而习近平的反腐并未动到这一层。

2015年6月,周永康被判处无期徒刑。几天后,中国大陆突然无预兆地爆发一场股灾,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股市市值蒸发约3万亿美元,股市反复出现急涨急跌的异常现象,这种异常现象持续时间超过半年,同时大盘呈长期下跌走势,后来中共官媒称其是“一场金融犯罪”。

中国问题专家、大纪元主笔石山表示,那个政变集团背后的大人物是曾庆红,股灾同样是曾庆红策划的。

曾庆红是前中共国家领导人,他曾在江泽民执政时期任中共国务院副总理,曾、江二人还构建了一个势力庞大的政治派系——江派,他是目前江派的实际控制者。曾庆红还有一个外界很少了解的秘密职务,他曾统管中共特务系统,其党内角色堪比大特务头子、前中共总理周恩来。曾庆红的势力渗透到党政军各个要害部门。

2015年6月中国股灾爆发后,习近平当局曾组织大型国企、央企注资救市,但当时被江派控制的官媒新华社,于救市次日就发表文章宣称“国家队救市无效”,一时间,股市继续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

而早在2015年初股灾爆发前,习近平当局已经开始做舆论铺垫,为公开查办曾庆红做准备,但股灾发生后局势急剧逆转。混乱的局面和几乎崩溃的金融系统,成功地迫使习近平停止了继续针对躲在背后的政变计划的策划者、政变集团的大靠山——曾庆红。

“习近平当时已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就大尺度地向曾庆红妥协。曾庆红成功利用股灾达到胁迫习近平的目的。”石山说,“习近平这些年经历了许多外界难以想像的危机,甚至是暗杀。”

今年1月,一名已被习近平当局逮捕的政变集团成员、前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又添了两个新罪名“操纵证券、非法持枪”。孙力军落马是一个标志性事件,他曾运用警察力量配合曾庆红制造那场股灾。

石山分析,孙力军的新罪名“操纵证券”指向2015年那场股灾,针对的是政变集团背后的大人物曾庆红。

孙力军是曾庆红安插在警察系统的亲信,2008年孙力军从上海市外事办副主任跃升至公安部办公厅副主任,到2013年3月升任公安部一局局长,并从2016年12月开始兼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直到2020年4月落马。期间,在2018年3月孙力军再升任公安部副部长,同时兼任前面两个职务。

2015年下半年,习近平当局曾命令警察系统调查股灾背后的元凶,但最后仅有一些小人物受到处罚,所涉及到的最高级别的政府官员,仅到证监会副主席这一层。政变威胁并未完全解除,危机时时都存在。

萧茗说,习近平打破了中共最高层权力交接的机制,反腐又断了许多人的财路,这些都使他与几乎整个中共官僚体系对立起来,“习近平给自己制造了一批又一批的敌人。‘反腐’永远也反不完”。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何清涟:外宣媒体发出清算“江泽民路线”信号
公安部称围剿孙力军政治团伙余孽 引关注
王友群:习近平“虎年”会打“老虎王”吗?
北大报告:美中科技脱钩 中方损失更大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军演低调结束 白皮书续打口炮
【微视频】网传大陆史上公募基金最大丑闻
【时事军事】美国迄今最大军援 战场上见分晓
【神韵早期节目】金猴除蟾妖(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