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威胁退出国际空间站 NASA有腹案

人气 4917

【大纪元2022年04月14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温妮、梁欣采访报导)俄乌战争不仅在改变世界格局,同时也在影响太空。因入侵乌克兰被西方制裁俄罗斯航天局威胁称,如不解除制裁,俄将停止国际空间站的合作,并可能和中共合作建立新模块。美国太空总署(NASA)前高级工程师表示,NASA对此早有准备。

俄罗斯航天局局长罗戈津(Dmitry Rogozin)近日在推特上宣称,只有完全无条件解除制裁,才能恢复国际空间站合作。尽管他已收到美国、加拿大和欧洲太空负责人的回信,向他保证制裁不会影响国际空间站合作,并且他还在推特上发表了这些信件。

事实上,早在2月底,罗戈津就做出上述威胁,原因是美国及其盟友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当天即开始实施严厉制裁,甚至包括航太领域。拜登2月24日发声明表示,制裁措施“将削弱俄罗斯航空航天业,包括太空计划”。

作为回应,俄航天局2月26日通过推特宣布,将停止从位于法属圭亚那的欧洲太空中心发射联盟号火箭,并撤出工作人员。罗戈津还威胁称,如果俄罗斯停止国际空间站的合作,420公吨重的空间站将从低地轨道砸向美国或欧洲。

进入3月情况更加恶化,俄航天局宣布停止与德国在国际空间站的科学实验合作,并威胁美国,将停止出售NASA所依赖的火箭发动机,而且可能停止向国际空间站运送宇航员。

罗戈津将3月31日定为最后期限,称如不解除制裁,他将采取行动。后来他将最后期限推迟到4月2日,并在当日宣称,他将很快就国际空间站的未来向俄罗斯政府提出建议。

原NASA喷射推进实验室(JPL)高级工程师、现飞天大学数据科学系教授曲铮对大纪元表示,罗戈津已不是第一次发出类似威胁,早在2014年俄罗斯因入侵克里米亚受到西方制裁后,他就曾发表类似言论,所以西方国家并不十分在意,但NASA也提前做了准备。

截至目前,美国一直回避对俄罗斯科学领域实施制裁,但加拿大和欧洲大多数国家已暂停与俄罗斯在科学领域的合作,包括一些太空合作,而欧洲航天局则停止了在ExoMars火星任务上的合作。

俄罗斯在国际空间站中的作用

国际空间站是美国、俄罗斯、日本、欧盟和加拿大等16国联合建立的近地轨道空间站,中共因美国2011年通过的反间谍《沃尔夫条款》被排除在外。该空间站于1998年发射,第一批长驻人员在2000年抵达。各国合作计划预计2024年结束,但美国希望延长到2030年。

受大气阻力影响,国际空间站必须定期重新提升以稳定其轨道,否则空间站将经过漫长的轨道衰减并最终坠落大气层烧毁,其碎片可能落在地球上北纬51.6°和南纬51.6°之间的任何地方。轨道提升任务目前主要由俄罗斯的进步号(Progress)货运飞船来完成。

4月4日,罗戈津在接受中共官媒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采访时称,俄罗斯对国际空间站的作用不可或缺。俄罗斯负责轨道提升、规避空间碎片、输送燃料及运送各国宇航员等重要任务。

“从国际空间站构成上讲,俄罗斯撤出的确会对空间站造成一定威胁。”曲铮说,“这并不意味着美国没有能力取代俄罗斯技术,早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NASA就已经开始测试替代方案。”

国际空间站共有17个太空舱,美国建了8个,俄罗斯建了6个,日本建了2个,欧洲建了1个。其中俄罗斯星辰号(Soyuz)服务舱负责空间站姿态控制,而俄罗斯进步号货运飞船则负责轨道提升和货物运输。

此外,俄罗斯联盟号(Soyuz)飞船负责运送各国宇航员。美国最后一架航天飞机亚特兰蒂斯号(Atlantis)2011年退役后,美国也依赖俄罗斯运送宇航员至太空。例如,3月30日,NASA宇航员马克‧范德‧黑(Mark Vande Hei)乘坐联盟号飞船返回地球。

NASA对俄罗斯早有防备

尽管美国希望俄罗斯继续保持国际空间站的合作,但曲铮表示,实际上NASA对俄罗斯也早有防备。一方面,马斯克的Space X可代替联盟号飞船运送宇航员;另一方面,美国军工企业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Northrop Grumman)的天鹅座(Cygnus)货运飞船可代替进步号货运飞船运送物资和提升轨道。

多年来,天鹅座飞船一直在为NASA向国际空间站运送物资。今年2月21日,天鹅座飞船第17次为国际空间站提供商业补给后,一直停在那里,计划今年5月进行首次推进试验。

4月8日,Space X搭载龙飞船的“猎鹰9”火箭成功发射,将美国商业航天公司Axiom Space组织的4名平民乘客送往国际空间站。这是NASA首次参与太空旅游合作项目,对NASA来说具有里程碑意义。

曲铮表示:“这意味着,从技术上讲,美国有能力及时取代俄罗斯在国际空间站的作用。”

专业人士:中俄太空合作可能性不大

罗戈津接受CGTN采访时称,俄中两国在卫星导航系统和国际月球科研站等方面已有合作,未来双方可以在太空领域开展更多合作,包括在中国的空间站建立新模块。

对此,曲铮分析:“俄罗斯在全球制裁背景下,可能会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依赖中共。但中共会考虑自保,相信它不敢公开合作。且即使私下里合作,考虑到太空技术涉及到许多方面,很难规避国际制裁,所以相信中共即使凯觑俄罗斯技术,也不大可能轻易做此决定。”

从俄罗斯角度讲,曲铮认为,罗戈津只是航天局局长,俄罗斯政府最终会权衡利弊,毕竟俄罗斯此前与中共合作,其技术优势被中共窃取后,结果得不偿失。

从技术上讲,俄罗斯在太空领域处于领先地位,有能力独立发展太空事业。据美国新闻评论网站Vox报导,俄罗斯航天局有计划在2025年前建造自己的国家空间站,目前已开始建造第一个核心舱。

不过,曲铮分析认为,航空事业是非常“烧钱”的领域,俄罗斯本来就不富裕,加上战争和制裁,经济实力已经相当薄弱,可能没有能力再自行发展航天事业。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王赫:中共为何炒作空间站险遭美卫星碰撞?
国际空间站8年后退役 将在哪里坠毁
马斯克助乌军:中俄企图摧毁星链卫星非易事
俄乌局势 俄航天局长:或终止空间站合作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军演克制有原因 习交底无意开战
【探索时分】导弹越过台湾 中共军演透露何信息
【菁英论坛】中共围台军演 模拟锁岛打援
【马克时空】海马斯助乌反攻 美军精准打击导弹更牛?
【舞蹈】美国飞天大学舞蹈系中国古典舞基本功考试:高班男生(2022年7月)
【舞蹈】美国飞天大学舞蹈系中国古典舞基本功考试:高班女生(2022年7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