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科斯成菲律宾新总统 为何触发美中角力

人气 4041

【大纪元2022年05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综合报导)5月12日,“美国-东盟峰会”在华盛顿举行,东盟领导人首次聚首白宫。与此同时,前总统马科斯之子小斐迪南・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在总统选举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如果选举结果有效,他将于6月底出任,任期6年。

小马科斯当选,触发了美中争取菲律宾的角力。菲律宾是四面临海的岛国,位于第一岛链的南端,北临台湾,西临世界最繁忙的商业运输线南海;东部的菲律宾海位于第一岛链与第二岛链之间,是中共舰艇进出太平洋的必经之路,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美中元首在小马科斯胜选之后,均向他祝贺,并表达加强双边关系的愿景。

东南亚是美中角力主要战场

过去几十年来,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存在,维持着东南亚的稳定与和平发展。随着中共在海外渗透,其经济触角渐渐伸到到东南亚各国。美国推出“亚太经济框架”,但“亚太经济框架”不是贸易协定,可能只提供一个对话渠道。

为了弥补这一缺憾,美国总统拜登将在周末访问韩国和日本。日本驻美大使5月9日表示,在拜登访问期间,美国新的印太地区经济战略预计将同时正式启动。

东南亚是美中角力主要战场之一,该地区各国都面临着中共经济渗透,同时,各国在安全方面都依赖美国,菲律宾也不例外。

2021年7月28日,美军独立级滨海战斗舰土尔沙号(USS Tulsa)在菲律宾海航行。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Richard Cho)

不过,鉴于菲律宾与美国是传统盟友,语言、宗教相似,菲律宾民间与美国交流频繁,军方是美国的坚定盟友,菲律宾更加信任美国。因此,尽管菲律宾在经济上对北京有所依赖,在南海问题上不愿与中共发生正面冲突。但菲律宾民众对中国作为经济伙伴有异常的政治敏感度,抵制“一带一路”给菲律宾带来的安全威胁,撤销了很多“一带一路”大型项目。

以总统杜特尔特为例,虽然前期抨击美国,废除《访问部队协议》,发出亲北京言论,力推“一带一路”,但在后期又重新拾回《访问部队协议》,“一带一路”因国内压力,很多项目也无法实施。

菲律宾新总统将会对北京持何种立场?

外界担心的是,小马科斯的个人经历,他可能有亲北京的倾向。18岁时,小马科斯陪同他母亲伊梅尔达访问过北京,解密文件显示,小马科斯“为了拉生意,在2005年和2006年频繁前往中国”。而在1986年,美国支持推翻小马科斯父亲的专制统治,2011年,美国夏威夷地方法院裁定小马科斯及其母亲藐视法庭罪成立,处以3.53亿美元的罚款,为此,小马科斯已经15年没敢去美国。

2022年5月9日,菲律宾总统候选人小马科斯在投票后经过媒体。(JAM STA ROSA / AFP)

不过,咨询公司鲍尔亚洲集团(BowerGroupAsia)负责人维克多・曼希特(Victor Manhit)认为,小马科斯与杜特尔特大为不同,“杜特尔特是一个小城市的市长,一个当上总统的市长。小马科斯的成长经历更具有世界性,他对世界各地正在发生的事情,有更好的理解。”

曼希特告诉CNBC,“当他开始竞选时,小马科斯一开始对北京采取了安抚的立场。但随着他进入竞选阶段,他能够听取菲律宾人民的呼声,菲律宾人民担心中国(中共)侵犯菲律宾的行为。”

曼希特认为,小马科斯对菲律宾在世界上的地位的认识,可以推动政策朝着与杜特尔特完全相反的方向发展。

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高级研究员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撰文说,“菲律宾试图伸出友好之手,而中国(中共)却反咬了一口。这就是为什么在过去两年里,杜特尔特政府重新拥抱盟友美国并对北京更加强硬的原因。菲律宾民众和政府机构,对中国(中共)的不信任程度,甚至超过了6年前在南海仲裁胜利之后。”

波林认为,“小马科斯可能会试图恢复杜特尔特早期与北京的联系,但他不太可能抛弃美国这个盟友。”

菲律宾美国商会主席弗兰克・泰尔(Frank Thiel)认为,在贸易方面,小马科斯担任总统可能意味着美国和菲律宾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被提上日程。

菲律宾在经济上和中国接触 但对中共保持警惕

菲律宾与中国接触,主要出于经济目的。根据菲贸工部统计数据,2021年中菲贸易总额达383.4亿美元,中国仍为菲最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第二大出口市场。

杜特尔特政府上台后,为了创造就业机会和减少贫困,提出了“建建建计划”(Build BuildBuild),力推“一带一路”项目。但菲律宾民众对中国作为经济伙伴很敏感,撤销了很多“一带一路”大型项目。

与杜特尔特一样,小马科斯在寻求中国投资方面也面临经济学家的警告:中共会在贷款利率、劳动力、技术和原材料方面提出苛刻条件,而且中国的项目也会涉及到国家安全,在国内外政治的压力下,面临停滞或交易无法实现的风险。

比如,2018年菲律宾最大船厂“韩进苏比克船厂”,因为拖欠约4亿美元贷款,申请破产。中国企业有意收购该船厂,但民间出现担忧及反对声音,原因是该船厂所在的苏比克湾是地缘政治上的重要枢纽。

此外,美国前总统川普与中共的贸易战,迫使菲律宾主要电信巨头环球电信避免使用华为设备,以减少供应链风险。

2016年10月20日,习近平在北京与来访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握手。(THOMAS PETER/AFP/Getty Images)

习近平2018年访问菲律宾期间,签署了名为“安全菲律宾”的项目协议,为菲律宾安装1.2万套闭路电视监控摄像机,但该项目可能让中共得以对菲律宾实施间谍活动,在国会受阻。

再比如,“一带一路”菲律宾基础设施项目桑利角国际机场(Sangley Point International Airport),因参与建设的是受美国制裁的、南海造岛的中交建公司,2021年初当地省政府宣布取消项目合约。

另一方面,中国的很多“一带一路”项目,都存在着违规行为,包括经济上的债务陷阱、不可持续的债务、不使用当地劳动力,而且中国(中共)只注意与政府间的上层官员打交道,无视民众的反应,与受影响利益相关者缺乏协商。

例如,中国承建的菲律宾卡利瓦大坝,大坝建成后会“永久地、不可逆转地改变该地区的生态环境”,也未能与涉及到的6个原住民村落达成一致意见而受阻。

随着地缘政治竞争迫在眉睫,特别是菲律宾的立法机构,对中国(中共)更加挑剔。例如,在《公共服务法》的拟议修正案中,外国国有企业将被禁止在菲律宾的关键基础设施中拥有资本。

菲律宾民众和军方更信任美国

与被受中共影响最深的的老挝、柬埔寨不同,也与其它东南亚国家不同的是,菲律宾长期受到西方的影响,西班牙与美国分别留下来天主教信仰、英语,菲律宾约90%的居民是基督徒,也是亚洲讲英语人数最多的国家。

美国与菲律宾有着强大的历史和文化联系、价值观一致,民间交往频繁,美国和菲律宾之间的人员交流项目,包括世界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富布赖特项目”、“国际访问者领导力项目”(the International Visitor Leadership Program)以及“肯尼-卢格青年交流和学习项目”(Kenney-Lugar Youth Exchange and Study program)。

根据美国国务院网页介绍:有超过400万菲律宾裔美国人居住在美国,近30万美国公民居住在菲律宾,包括大量的美国退伍军人。在COVID爆发之前,每年有超过100万美国公民访问菲律宾。美国和菲律宾有着牢固的贸易和投资关系,2020年期间的货物和服务贸易额超过189亿美元。美国也是菲律宾的第三大贸易伙伴、最大的外国投资国之一。

2020年,菲律宾民调机构“社会气象台”(SWS)发布了一项调研结果表明,尽管杜特尔特总统有亲北京言论,菲律宾人对中国(中共)的信任指数还是从“差”(poor)降至“坏”(bad),净信任指数为负36,比2019年12月的净信任指数负27下降了9个点。

自1994年8月以来,在53次调查中,对中国(中共)的净信任指数只有9次为正。2015年9月,其净信任指数最糟糕的记录是负46。

与中国(中共)相反,自1994年12月首次调查以来,在68次调查中,美国的净信任指数一直表现为正:最低2005年5月的“中”(moderate)+18、最高2013年12月的“优秀”(excellent)+82。美国从2019年12月的“非常好”(very good) +67,下降到2020年7月的“好”(good)+42。

特别是美国和菲律宾是长期的军事安全战略盟友,两国早在1951年就签署了《共同防御条约》,《访问部队协议》是美菲之间又一项重要的军事合作协议。作为美国的盟友,菲律宾政府每年至少能够获得1亿美元的军事援助。2016年至2019年,美国至少为菲律宾提供了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2021年11月美菲发布的《21世纪美国-菲律宾伙伴关系的共同愿景》重申:“我们仍然打算加强菲律宾武装部队的防御能力,尤其是在当前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下,特别是在菲律宾的海洋地区,……并向对方保证,联盟是强大的,并将在未来几十年内保持。”

去年7月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访问菲律宾期间,杜特尔特永久性地撤回了对美菲《访问部队协议》的终止决定,恢复了该协议。

2021年7月30日,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与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宣布恢复“美菲军队互访协议”。(ROLEX DELA PENA/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今年3月和4月,超过5000名美菲进行了“肩并肩”(Balikatan)联合军演的两栖登陆演习,是7年来最大的一次,而且今年首度将爱国者飞弹系统纳入演习中,部署在距台湾仅300多公里的卡加延省。台海紧张情势升高之际,该部署行动引发了关注。

马尼拉德拉萨尔大学的(De la Salle university)的雷纳托・克鲁兹・德卡斯特罗(Renato Cruz De Castro)对路透社表示,“杜特尔特意识到,无论你是安抚还是挑战中国(中共),这都不重要。他们(中共)仍然会试图夺取你的领海。”

“小马科斯可能与美国有一些问题,但他将受到他的政府机构和军方的制约,后两者真正重视美菲联盟”,德卡斯特罗说。◇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威力堪比鱼雷 美新型炸弹瞄准中共低技术舰艇
东盟峰会 拜登:标志双方关系进入新时代
美国与东盟会谈有成 东南亚国家选边站?
美国与全球多项经济指数下滑 或陷经济衰退潮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新风暴来了 不准星星点灯香港加油
【新闻看点】河北公安厅长猝死 带走多少黑幕?
【财商天下】武汉开发商跑光 南京银行窟窿大?
【横河观点】上海公安局数据泄漏 史上最严重
【秦鹏直播】广西孩子被调剂 香港新特首是法盲
【神韵早期节目】大清格格(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