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毕业生最强失业风暴 中共遭三大冲击

人气 11021

【大纪元2022年05月23日讯】“稳就业”是中共“六稳”“六保”之首,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以来,至少四次在公开讲话中强调要稳就业,包括为高校毕业生在内的重点群体强化就业促进和服务,5月李克强去云南调查还专门参加了2022年云南大学毕业生招聘会。

5月11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免除今年及以前年度毕业生今年应偿还的国家助学贷款利息,本金可申请延期1年偿还,不计复利。人社部3月到6月组织开展“公共就业服务进校园”活动,5月9日至15日,教育部在全国范围内举办“就业促进周”,全国各地高校举办超过1.5万场招聘会等。

《瞭望》新闻周刊5月10日文章称,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成为稳就业的重中之重。中共今年为什么如此重视高校毕业生的就业状况?其实,随着多年高校扩招,毕业生就业难早就不是今年一年的事了,只不过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疫情冲击、俄乌战争等内外部环境加上中共长年教育政策和产业政策错配等因素,叠加积累爆发,让中共一下子喘不过气来。今年中共自称史上最难毕业生就业季,将对其有三大冲击。

一、稳就业稳增长临巨大困境

李克强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预期城镇新增就业岗位为1,100万,但2022年城镇新增劳动力为1,600万人,其中高校毕业生将达创纪录的1,076万人,较去年增加167万,增幅18.37%。

充分就业和经济增长之间有着密切关联,不能充分就业,说明经济增长缓慢,供给收窄,同时居民收入降低,导致内需进一步萎缩,阻碍经济发展。

中共将2022年目标设定为5.5%,因受清零政策影响,惠誉评级将对中国2022年GDP的增长预测从之前的4.8%下调至4.3%。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表示,没有5.5%左右的增速,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会很难。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刘元春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也曾表示,现在GDP每新增一个百分点,带来的新增就业是180万左右。衡量经济增长和失业率关系的奥肯系数表明,在新兴经济体国家,经济增长一个百分点,失业率下降0.25%。经济下滑,劳动力就业岗位肯定会收缩,失业率相应增加。

高校毕业生失业率对应在16—24岁之间的青年调查失业率,一季度,中国青年调查失业率为16.0%。而根据智联招聘5月17日发布的应届大学毕业生就业报告,截止5月,男性毕业生签约率约22%,女性毕业生仅有10%,因为目前应届毕业生还未进入劳动力供给市场,不计入调查失业率,但这个数据对调查失业率达标构成极大的压力。

中共要求2022年城镇调查失业率目标在5.5%。尽管这1,076万应届毕业生中有一定比例退出劳动力市场的,比如选择升学的或慢就业的,中共《瞭望》杂志估计退出劳动力市场的大学毕业生将在四百多万,这样看起来城镇调查失业率目标在5.5%似乎能够实现,但这并不能说明中共的经济运行处于合理区域,因为低失业率是靠低劳动参与率来实现的,而不是靠经济增长。这部分潜在劳动力一旦释放到就业市场,仍然会造成很大冲击。

另外一个方面,中共独创的灵活就业概念,这并非一个统计概念,但中共将其算在就业率中。灵活就业不是正规就业,无劳动合同、社保和法律保障,不受《劳动法》的保护。根据哔哩哔哩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2022青年求职行为洞察报告》的数据,88.1%的“00后”愿意或正在从事视频up主、电商博主、菜品体验官等新兴职业。但中国传媒大学发布的《2021中国大学生创业报告》显示,所有被调研的毕业生创业者中,仅有2.12%人符合“做好准备的创业者”的标准。麦可思2019年发布的《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数据显示,毕业半年后自主创业的应届本科毕业生,3年后有超过半数的人退出创业。

二、教育扩招政策失败导致结构性矛盾凸显

中共在上个世纪90年代前期,国企改制,造成2,000万工人失业,中共美其名曰下岗。同时采取软着陆应对经济过热,经济增速放缓,为了刺激需求,1999年中共启动高校扩招计划,当年招生人数增加51.32万人,增长速度达到史无前例的47.4%,2003年,中国普通高校本专科生在校人数超过1,000万,经过二十多年的扩招,目前在校生达4,000万。同时,江泽民执政时贪腐治国,其姘头陈至立主管教育时,实施教育产业化政策。

高校扩招和教育产业化给社会带来严重恶果。1999年我国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为5,854元,农村居民人均收入仅为2,210元,那时高校最低一年学费5,000元,占城镇居民一年收入的91%,是农村居民的226%。一个家庭为培养一个大学生几乎就会耗尽整个家庭财富。教育体制内出现严重的金钱化,教育乱收费、招生腐败、学术腐败、行政干部权力寻租,以及高校基建腐败,有的高校出现严重债务问题,象牙塔内开始铜臭化,教育质量和信用评级显着下降。

扩招的另一个巨大恶果就是毕业生的就业率和薪水直接下滑以及出现高校人才培养和就业市场的结构性失调。2006年,西安大学毕业月薪只有1,500元,而在深圳打工仔一月3,000元。2009年金融危机,700万毕业生就业给中共造成了很大压力,群体性事件频发。高校为了赚钱盲目扩招,上项目,导致高等教育与整体产业耦合与就业结构协调度较低。而这一矛盾至今仍未解决。扩招相应带来就业门槛提高和专业不对口,这都成了常态,县级单位九成要研究生,城管招清华大学毕业生已经不足为奇了。

较为关键的是,中国高校属于公办学校,政治挂帅,学生课时与学分中几乎1/6是政治课,高校是严进宽出,上大学就为混个文凭,眼高手低。毕业生缺失责任感、思维能力、团队精神。2004年麦肯锡就曾针对上海75家跨国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访谈发表过一个报告认为,中国每年培养160万名年轻工程师,是美国的9倍,但只有10%可以满足跨国公司的语言要求和能力要求,而印度是25%。

中共产业政策政治化随意化,也是造成毕业生就业难的体制性弊病。2021年,中共对房地产、教培、科技企业打压,同时近年来中共突发奇想将芯片产业树立为科技新兴产业,而高校的专业设置却远远跟不上,这些行业性经济景气突变都是导致2022年毕业生出现结构性失业的主要原因。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表示,中国的高等教育发展及其讨论某种程度上还停留在计划经济思维阶段。

三、高校学生意识形态洗脑临崩溃

自89“六四”前后,高校成为中共严控的意识形态重要阵地,高校行政化、官僚化态势越来越严重,特别是中共党当局近年来全力左转以来,中共对高校的师生的洗脑尤为密集。老师根本无言论自由,教育部颁布红七条,学校鼓励学生信息员勇当红卫兵监控老师,举报老师,文革之风大行。另一方面,导师剥削学生、教授性侵女生比比皆是,中共压根不管。整个高校形成了人人自危、师生互害的黑化模式。

但今年中共的清零政策让中共在高校的意识形态洗脑面临崩溃。日前,上海某高校学生个个觉醒,九成成反贼。一位来自上海高校的大学生在给大纪元的爆料中提到了学生们的“觉醒心路历程”。

2019年:路线问题看破不说破;2020年:大国战疫,都非常狂热地爱党爱国,都变粉红了;
然后2021年,就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察觉不对劲了,风气不太对,言论管控严得过头了,房地产暴雷,铁链女事件,有小一成的大学生感觉到倒退,民愤得不到释放;2022年,不用说了,群里面都吵翻天了,九成的上海大学生都成反贼。

5月15日晚,北京大学万柳公寓300名学生聚集在万柳校区的宿舍楼外抗议校方建立隔离墙。一名学生表示:“看到校区夜间立起隔离墙,每个人都相当生气并出门抗议。”北京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陈宝剑到现场被学生怒怼,学生对校方表示强烈的不信任,最后校方被迫拆除隔离墙。

正值“六四”前,北大学生勇敢抗议的举动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反响。网民在社媒上赞赏北大学生:“北大不愧是五四运动的发源地”“‘五四’精神在北大”“‘五四’精神来了,‘六四’就不远了”“北大本身就是‘六四’运动起源之一,北大牛逼!”“这是‘六四’的前夜”。

2022年高校毕业生遭遇最大失业潮,其中一个最为直接的原因就是中共坚持清零政策导致的经济下滑,从而就业出现困境。这将直接引发学生对中共体制的不满,是否会成为中共在高校意识形态全面崩溃的开始,外界将持续观察。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中共疯狂扩招生恶果 上大学或改不了命运
【独家】习思想进课堂 大学生首当其冲
失业潮恐冲击政权 李克强半个月内3度喊话
大陆高校毕业生破千万 面临就业困境
最热视频
【菁英论坛】经济衰退将至?一战前乱局再现
【探索时分】003福建号常规动力能电磁弹射吗
【马克时空】俄乌战争战损高 卡-52前景如何?
【十字路口】美国向右走?最高院两大判决瞩目
【舞蹈三剑客】大惊喜!三剑客2022巡演最终场VLOG
【车评】2022 Kia K5 GT-Line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