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六回 子牙发柬擒妲己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六回 子牙发柬擒妲己。(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8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

纣王跟诸侯们开了一仗,他把南伯侯给杀了,伤了二十六人。他依然表现出一个王者背后具有天意的那种跟别人不同的一点。但是,灭亡就是灭亡,那“时辰到了”之后,无论他多么的强悍,身边没有正经人了——最后剩两个人(飞廉这些)。

一开始描述飞廉的时候,那种说法,他就是恶的。到最后,所有人都出卖纣王,连恶人都出卖他。结果真正陪着纣王、信他的是妖精。

最后陪纣王身边的是妖精,连恶人都出卖他,这是一个很有趣、很有趣的一种概念。恶人,就是利益的。利益者一定是出卖者,这个无容置疑。好人就全走了,所以纣王身边自然只剩妖精,从而就回扣了当初。

对人而言,女娲是一个主导的神,祂可以决定一切,对吧!那妖精是从女娲这儿来的,最后祂把妖精收回去。而这其中麻烦的原因,却来自于人对神的污辱、对神的不敬。这种不敬跟侮辱却跟人的贪欲直接相关。我个人觉得《封神演义》是有这样的成分在里头。

后面大概到第九十七回,故事基本全都完了。后面封神的部分,很多是一些形容的词,我是觉得没啥——可能是我没理解到,我们就走哪儿说哪儿。

第九十六回〈子牙发柬擒妲己〉。

诗曰:
从来巧笑号倾城,狐媚君王浪用情。
袅娜腰肢催命剑,轻盈体态引魂兵。
雉鸡有意能歌月,玉石无心解鼓声。
断送殷汤成个事,依然都带血痕薨。

诗里面都是形容妖怪本身的。杀人不用刀,让人丢魂,就是一切都没了。

雉鸡,通常是讲野鸡。因为三个妖怪里头一只鸡嘛!玉石是琵琶。他们断送了殷汤,而他们作为个体本身来讲却是有血有肉的这么一个东西。

众诸侯各分方位 殷纣王渐渐摧残

话说武王是仁德之君,一时那里想起“鼓进金止”之意。只见众将听得鼓响,各要争先,枪刀剑戟,鞭锏抓锤,钩镰钺斧,拐子流星,一齐上前,将纣王裹在垓心。

鲁仁杰对雷鹍、雷鹏曰:“‘主忧臣辱’,吾等正于此时尽忠报国,舍一死以决雌雄,岂得令反臣扬威逞武哉!”

雷鹍曰:“兄言是也!吾等当舍死以报先帝。”

三将纵马杀进重围。怎见得纣王大战天下诸侯!有赞为证。

赞曰:
杀气迷空锁地,烟尘障岭漫山。
摆列诸侯八百,一时地覆天翻。
花腔鼓擂如雷震,御林军展动旗旛。
众门人犹如猛虎,殷纣王渐渐摧残。
这也是天下遭逢杀运,午门外撼动天关。
众诸侯各分方位,满空中剑戟如攒。
东伯侯姜文焕施威仗勇。
南伯侯鄂顺抖擞如彪。
北伯侯崇应鸾横拖雪刃。
武王下南宫适似猛虎争餐。
正东上青旛下,众诸侯犹如靛染。
正西上白旛下,骁勇将恍若冰岩。
正南上红旗下,众门徒浑如火块。
正北上皂旗下,牙门将恰似乌漫。
这纣王神威天纵,鲁仁杰一点心丹。
雷鹍右遮左架,雷鹏左护右拦。
众诸侯齐动手那分上下。
殷纣王共三员将前后胡戡。
顶上砍,这兵器似飕飕冰块。
胁下剌,那剑枪如蟒龙齐翻。
只听得叮叮当当响亮,乒乒乓乓循环。
鞭来打,锏来敲,斧来劈,剑来剁,
左左右右吸人魂。
勾开鞭,拨去锏,逼去斧,架开剑,
上上下下心惊颤。
正是那纣王力如三春茂草,越战越有精神,
众诸侯怒发,恍似轰雷,喊杀声闻斗柄。
纣王初时节精神足备,次后来气力难撑。
为社稷何必贪生?好功名焉能惜命!
存亡只在今朝,死生就此目下。
殷纣王毕竟勇猛,众诸侯终欠调停。
喝声:“着!”将官落马。
叫声:“中!”翻下鞍鞒。
纣王刀摆似飞龙,砍将伤军如雪片。

纣王非常厉害!结果(元始天尊)门人都没上,都是将(凡人)在打。这里面很多情况都是这样。

劈诸侯如同儿戏,斩大将鬼哭神惊。
当此时恼了哪吒殿下,那杨戬怒气冲冲,
大喝道:“殷纣王不要逃走!等我来与你见个雌雄!”

你看!这时候,他们(元始天尊门人)才上。

可怜见:
惊天动地哭声悲,嚎山泣岭三军泪。
英雄为国尽亡躯,血水滔滔红满地。
马撞人死口难开,将劈三军无躲避。
只杀的:
哀声小校乱奔驰,破鼓折枪都抛弃。
多少良才带血回,无数军兵拖伤去。
纣王胆颤将心惊。雷鹍、雷鹏无主意。
这是:
君王无道丧家邦,谋臣枉用千条计。
这一阵只杀得:
雪消春水世无双,风卷残红铺满地。

话说纣王被众诸侯围在垓心,全然不惧,使发了手中刀,一声响,将南伯侯一刀挥于马下。

纣王把南伯侯鄂顺杀了。

鲁仁杰枪挑林善,恼了哪吒,登开风火轮,大喝曰:“不得猖獗!吾来也!”

旁有杨戬、雷震子、韦护;金、木二吒一齐大叫曰:“今日大会天下诸侯,难道我等不如他们!”齐杀至重围。

杨戬刀劈了雷鹍。哪吒祭起乾坤圈,把鲁仁杰打下鞍鞒,丧了性命。雷震子一棍结果雷鹏。东伯侯姜文焕见哪吒众人立功,将刀放下,取鞭在手,照纣王打来。

纣王及至看时,鞭已来得太急,闪不及,早已打中后背,几乎落马,逃回午门。众诸侯呐一声喊,齐追至午门。只见午门紧闭,众诸侯方回。

子牙鸣金收兵,升帐坐下。众诸侯来见子牙。子牙查点大小将官,损了二十六员。又见南伯侯鄂顺被纣王所害,姜文焕等着实伤悼。

武王对众诸侯曰:“今日这场恶战,大失君臣名分,姜君侯又伤主上一鞭,使孤心下甚是不忍。”

姜文焕曰:“大王言之差矣!纣王残虐,人神共怒,便杀之于市曹,犹不足尽其辜!大王又何必为彼惜哉!”

话说纣王被姜文焕一鞭打伤后背,败回午门,至九间殿坐下,低首不言,自己沉吟叹曰:“悔不听忠谏之言,果有今日之辱!可惜鲁仁杰、雷鹍兄弟皆遭此难!”

旁有中大夫飞廉、恶来奏曰:“今陛下神威天纵,虽于千万人之中,犹能刀劈数名反臣。只是误被姜文焕鞭伤陛下龙体,只须保养数日,再来会战,必定胜其反叛也!古云:吉人天相。胜负乃兵家之常。陛下又何须过虑?”

飞廉、恶来是奸臣。他们还用这些片儿汤话去糊弄纣王!恶臣都是用嘴玩人的——人嘴两张皮,除了骗人还是骗人。

纣王曰:“忠良已尽,文武萧条。朕已着伤,何能再举?又有何颜与彼争衡哉!”随卸甲胄入内宫。不表。

且说飞廉谓恶来曰:“兵困午门,内无应兵,外无救援,眼见旦夕必休!吾辈何以居之?倘或兵进皇城:荆山失火,玉石俱焚。可惜百万家资,竟被他人所有!”

贪官,想的是钱。

恶来笑曰:“长兄此语竟不知时务!凡为丈夫者,当见机而作。眼见纣王做不得事业,退不得天下诸侯,亡在旦夕,我和你乘机弃纣归周,原不失了自己富贵。况武王仁德,姜子牙英明,他见我等归周,必不加罪。如此方是上着。”

飞廉曰:“贤弟此言使我如梦中唤醒。只是还有一件:以我愚意,俟他攻破皇城之日,我和你入内庭,将传国符玺盗出,藏隐于家,待诸侯议定,吾想继汤者必周,等武王入内庭,吾等方去朝见,献此国玺玉符。武王必定以我们系忠心为国,欣然不疑,必加以爵禄。此不是一举两得?”

恶来又曰:“即后世必以我等为知机,而不失‘良禽择木,贤臣择主’之智。”

二人言罢大笑,自谓得计。

正是:痴心妄想居周室,斩首西岐谢将台。

话说飞廉与恶来共议弃纣归周,不表。

且说纣王入内宫,有妲己、胡喜妹、王贵人三个前来接驾。纣王一见三人,不觉心头酸楚,语言悲咽,对妲己曰:“朕每以姬发、姜尚小视,不曾着心料理,岂知彼纠合天下诸侯,会兵于此。今日朕亲与姜尚会兵,势孤莫敌。虽然斩了他数员反臣,到被姜文焕这厮鞭伤后背,致鲁仁杰阵亡、雷鹍兄弟死节。朕静坐自思,料此不能久守,亡在旦夕。想成汤传位二十八世,今一旦有失,朕将何面目见先帝于在天也!

我觉得满有趣的:“成汤传位二十八世”,《封神演义》这么写,是应对着天象,应对了二十八星宿,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四个七”。

其实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二十八”同样讲一个全方位,一个“时空”的概念。因为“七曜日”是指时间,东、西、南、北是四方位,所以就可以感悟到天地间那一份玄妙!都找不着别个词去形容。

一般世俗的人他觉得这东西根本没有用,他也无暇体会这些东西。有些朋友可能也听不懂这东西干嘛使?对不对!我听个故事就听故事,讲那么多?

其实这份玄妙……如果你能够感悟到自己的生命跟这上、下(天上、地下)之间的关联,而那一份感悟只有自己能体会,语言不好描绘。

这里讲“成汤传位二十八世”,而当时女娲想去教训纣王的时候,纣王还有二十八年。所以,对应了从成汤最一开始,延续了二十八世,一直到纣王最后二十八年走向衰败。实际就是作者用这样的概念在强调“时间是绝对的”。对生命、对人、对朝代都是如此。一代一代,传到这儿。

朕已追悔无及,只三位美人与朕久处,一旦分离,朕心不忍,为之奈何?

到这份儿上,纣王还这样。而这三个妖精却明白它们就是来毁他的。

倘武王兵入内庭,朕岂肯为彼所掳!朕当先期自尽。但朕绝之后,卿等必归姬发。只朕与卿等一番恩爱,竟如此结局,言之痛心!”道罢,泪如雨下。

纣王想的是:这三个女人会归了姬发武王。我觉得荒唐、荒谬就在这儿。

人与人之间想法差距太大,出麻烦的人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的。武王肯定不会要纣王女人的。但是,纣王却认为武王会要他的女人,因为他眼睛里只有女人。所以这就是悲剧,对吧!

无论他的官位多高,无论他爵位多高,无论一个人如何如何,在生命背景之下,你就能看见生命之间的差距。所以可怜的是这个。

三妖闻纣王之言,齐齐跪下,泣对纣王曰:“妾等蒙陛下眷爱,镂心刻骨,没世难忘。今不幸遭此离乱,陛下欲舍妾身何往?”

纣王泣曰:“朕恐被姜尚所掳,有辱我万乘之尊。朕今别你三人,自有去向。”

妲己俯伏纣王膝上,泣曰:“妾听陛下之言,心如刀割。陛下何遽忍舍妾等而他往耶?”随扯住纣王袍服,泪流满面,柔声娇语,哭在一处,甚难割舍。

纣王亦无可奈何,遂命左右治酒,与三美人共饮作别。纣王把盏,作诗一首,歌之以劝酒。

诗曰:
忆昔歌舞在鹿台,孰知姜尚会兵来。
分飞鸾凤唯今日,再会鸳鸯已隔垓。
烈士尽随烟焰灭,贤臣方际运弘开。
一杯别酒心如醉,醒后沧桑变几回。

所以这个淫荡、淫秽、贪婪,障住了人一切。

三妖劫营无功返 殷纣犹向诉别情

话说纣王作诗毕,遂连饮数杯。妲己又奉一盏为寿。

纣王曰:“此酒甚是难饮,真所谓不能下咽者也!”

妲己曰:“陛下且省愁烦。妾身生长将门,昔日曾学刀马,颇能厮杀。况妹妹喜妹与王贵人善知道术,皆通战法。陛下放心,今晚看妾等三人一阵成功,解陛下之忧闷耳!”

纣王闻言大悦:“若是御妻果能破贼,真百世之功,朕又何忧也!”

人被妖怪所迷惑,之后就完全不会说人话,他已经没有人的思维,完全没有人的思维了。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笑话!但是呢,从另外一点上说,这个妖怪都比奸人强。

你看那个飞廉把纣王的玉玺都给偷跑了!所以有时候这事不好办!恶人要恶,他即使是个人,比妖还坏。其实纣王在这里也表现出这个。

那个鹿台是纣王执意要修的,不是妲己,对吧!主意是妲己出的,是为了害姜子牙,结果最后真正修的可是纣王!所以人呢,这事不好办!

妲己又奉纣王数杯,乃与喜妹、王贵人结束停当,议定今晚去劫周营。纣王见三人甲胄整齐,心中大喜,只看今晚成功。不表。

且说子牙在营中筹算:“甲子届期,纣王当灭。”心中大喜,不曾着意,就未曾提防三妖来劫营,故此几乎失利。

只见将至二更,只听得半空中风响。怎见得?有赋为证。

赋曰:
冷冷飕飕,惊人清况。
飒飒萧萧,沙扬尘障。
透壁穿窗,寻波逐浪。
聚怪藏妖,兴魔伏魉。
也会去助虎张威,会去从龙俯仰。
起初时,都是些悠悠荡荡淅零声,
次后来,却尽是滂滂湃湃呼吼响。
且休言摧残月里婆罗,尽道是刮倒人间丛莽。
推开了积雾重云,吹折了兰桡画浆。
苍松翠竹尽遭殃,朱阁丹楼俱扫荡。
这一阵风只吹得鬼哭与神惊,八百诸侯俱胆丧。

话说妲己与胡喜妹等三人俱全装甲胄,甚是停当。妲己用双刀,胡喜妹用两口宝剑,王贵人用一口绣鸾刀,俱乘桃花马,发一声响,杀入周营。各驾妖风,播土扬尘,飞砂走石,冲进周营内来。

三个妖怪打人是有本事,趁夜而来。我以为从另一个角度讲,是因为多年在宫里吃人所造成的能量。

其实作者一再描绘“人战胜不了这些妖精”。妖精想弄人是很容易的,他的力量不是人能揣摩的。但是反过来,如果人背后有神的话,妖怪根本无可奈何。

只见周营中军士,咫尺间不分南北,那辨东西,守营小校尽奔驰,巡逻将士皆束手。真个是:层围木栅撞得东倒西歪,铁骑连车冲得七横八竖。惊动了大小众将,急报子牙。

子牙忙起身出帐观看,只见一派妖风怪雾,滚将进来。子牙忙传令命众门人齐去,将妖怪获来!

哪吒听得,急登风火轮,摇火尖枪;杨戬纵马,使三尖刀;雷震子使黄金棍;韦护用降魔杵;李靖摇方天戟;金、木二吒用四口宝剑,齐杀出中军帐来,迎敌三妖。

只见三妖全身甲胄,横冲直撞,左右厮杀。

所以姜子牙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是修行的人……修行的人具有降妖的概念,一般妖怪遇到修行的人同样是没有办法。

杨戬大呼曰:“好业障!不要猖獗,敢来此自送死也!”

哪吒登轮,夺勇当先,七位门人将三妖围在垓心。子牙在中军用五雷正法镇压邪氛,把手一放,半空中一声霹雳,只震得三妖胆颤心寒。

三妖见来的势头不好,俱是道术之士,料难取胜,不敢恋战,借一阵怪风,连人带马冲出周营,往午门逃回。

妖术碰上修行人基本上一点办法都没有。姜子牙是半人半仙,他自然懂得这些除妖精之道术,这就对映着一物降一物。一层的生命本身在这一层面中的相互克应。

三妖自二更入周营,只至四更方才逃回,也伤了些士卒。不表。

且说纣王在午门外看三妃今夜劫营成功,洗目以待。忽见三妃来至,纣王问曰:“三卿劫营,胜负如何?”

妲己曰:“姜子牙俱有准备,故此不能成功,几乎被他众门人困于垓心,险不能见陛下也!”

纣王闻言大惊,低首不言,进了午门,上了大殿,纣王不觉泪下曰:“不期天意丧吾,莫可救解。”

妲已亦泣曰:“妾身指望今日成功,平定反臣而安社稷,不料天心不顺,力不能支,如之奈何!”

纣王曰:“朕已知天意难回,非人力可解,从今与你三人一别,各自投生,免使彼此牵绊。”把袍袖一摆,径往摘星楼去了。三妖也慰留不住。后人有诗叹之。

诗曰:
大厦将倾止一茎,尚思劫寨破周兵。
孰知天意归真主,犹向三妖诉别情。

驱龙伏虎生来妙 今日三妖怎脱神

话说三妖见纣王自往摘星楼去了,妲己谓二妖曰:“今日纣王此去,必寻自尽,只我等数年来把成汤一个天下送得干干净净,如今我们却往那里去好?”

九头雉鸡精曰:“我等只好迷惑纣王,其他皆不听也!此时无处可栖,不若还往轩辕坟去,依然自家巢穴,尚可安身,再为之计。”

玉石琵琶精曰:“姐姐之言甚善。”

三妖共议还往旧巢。不表。

且说子牙被三妖劫营,杀至天明,三妖逃遁。子牙收军,升帐坐下。众诸侯上帐参谒。

子牙曰:“一时未曾防此妖孽,被他劫寨,幸得众门人俱是道术之士,不然几为所算,失了锐气。今若不早除,后必为患。”

子牙言罢,命排香案。左右闻命,即将香案施设停当。子牙祷毕,将金钱排下,乃大惊曰:“原来如此!若再迟延,几被三妖逃去。”

姜子牙算出三个妖精要回到它们的巢穴。如果三个妖精回到它们的巢穴的话,等于回到它们的世界,一旦回去的话,现在的门人根本拿它无可奈何。“各自有归处”,我以为这里面是讲述这个。

为什么它跑那儿,就不能除了呢?一定是有另外空间的概念——它进入到轩辕坟的话,人这儿就无法找着它了。

忙传令,命杨戬领柬帖:“你去把九头雉鸡精拿来。如走了,定按军法!”

杨戬领令去了。子牙又令雷震子领柬帖:“你去把九尾狐狸精拿来。如若所失,定依军法!”又令韦护领柬帖:“你去将玉石琵琶精拿来。如违令,定按军法!”

三个门人领令,出了辕门,议曰:“我三人去拿此三妖,不知从何处下手?那里去寻他?”

杨戬曰:“三妖此时料纣王已不济事了,必迳从宫中逃出。吾等借土遁,站在空中等候,看他从何处逃走。吾等务要小心擒获,不得卤莽,恐有疏虞不便。”

雷震子曰:“杨师兄言之有理。”

道罢,各架土遁,往空中等候三妖来至。有诗赞之。

诗曰:
一道光华隐法身,修成幻化合天真。
驱龙伏虎生来妙,今日三妖怎脱神。

经历这样的过程,杨戬他们也就修成了。

话说妲己与胡喜妹、王贵人在宫中还吃了几个宫人,方才起身。一阵风响,三妖起在空中,往前要走,只见杨戬看见风响,随与雷震子、韦护曰:“孽怪来也!各要小心!”

杨戬拎宝剑大呼曰:“怪物休走!吾来也!”

九头雉鸡精见杨戬仗剑赶来,举手中剑骂道:“我们姊妹断送了成汤天下,与你们做功名,你反来害我等?何无天理也!”

杨戬大怒曰:“业畜休得多言,早早受缚!吾奉姜元帅将令,特来擒你!不要走,吃吾一剑!”

雉鸡精举剑来迎。雷震子黄金棍打来,早有九尾狐狸精双刀架住。韦护降魔杵打来,玉石琵琶精用绣鸾刀敌住。三妖与杨戬等三人战,未及三五回合,三妖架妖光逃走。杨戬与雷震子、韦护恐有失,紧紧赶来。怎见得?有赞为证。

赞曰:
妖光荡荡,冷气飕飕。
妖光荡荡,旭日无光。
冷气飕飕,乾坤黑暗。
黄河漠漠怪尘飞,黑雾漫漫妖气惨。
雉鸡精、狐狸精、琵琶精往前逃,似电光飞闪。
雷震子与杨戬并韦护紧追随,如骤雨狂风。
三妖要命,恍如弩箭离弦,那顾东西南北。
三圣争功,恰似叶落随风,岂知流行坎止。
雷震性起,追得狐狸有穴难寻。
杨戬心忙,赶得雉鸡上天无路。
琵琶性巧欲腾挪,韦护英明驱压定。
这也是三妖作过罪业多,故遇着三圣玄功能取命。

话说那杨戬追赶九头雉鸡精,往前多时,看看赶上,杨戬取出哮天犬祭在空中,那犬乃仙犬修成灵性,见妖精舞爪张牙,赶上前一口,将雉鸡头咬掉了一个。那妖精也顾不得疼痛,带血逃灾。

杨戬见犬伤了他一头,依旧走了,心下着忙,急驾土遁紧追。雷震子赶狐狸,韦护追琵琶精,紧紧不舍。只见前面两首黄旛,空中飘荡,香烟霭霭,遍地氤氲。不知是谁来了,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六回 子牙发柬擒妲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老话讲“妖不胜德”,在《西游记》中,作者对一些小妖出场的描述也很真实生动且耐人思量。
  • 不一时,将出酒肴,无非鱼肉之类。二人对酌。朱恩问道:“大哥有几位令郎?”施复答道:“只有一个,刚才二岁,不知贤弟有几个?”朱恩道:“止有一个女儿,也才二岁。”便教浑家抱出来,与施复观看。朱恩又道:“大哥,我与你兄弟之间,再结个儿女亲家何如?”施复道:“如此最好,但恐家寒攀陪不起。”朱恩道:“大哥何出此言!”两下联了姻事,愈加亲热。杯来盏去,直饮至更余方止。
  • 这首诗引着两个古人阴骘的故事。第一句说:“还带曾消纵理纹。”乃唐朝晋公裴度之事。那裴度未遇时,一贫如洗,功名蹭蹬,就一风鉴,以决行藏。那相士说:“足下功名事,且不必问。更有句话,如不见怪,方敢直言。”裴度道:“小生因在迷途,故求指示,岂敢见怪!”相士道:“足下螣蛇纵理纹入口,数年之间,必致饿死沟渠。”连相钱俱不肯受。裴度是个知命君子,也不在其意。
  • 话休烦絮。一日张孝基有事来到陈留郡中,借个寓所住下。偶同家人到各处游玩。末后来至市上,只见个有病乞丐,坐在一人家檐下。那人家驱逐他起身。张孝基心中不忍,教家人朱信舍与他几个钱钞。那朱信原是过家老仆,极会鉴貌辨色,随机应变,是个伶俐人儿。当下取钱递与这乞丐,把眼观看,吃了一惊,急忙赶来,对张孝基说道:“官人向来寻访小官人下落。适来丐者,面貌好生厮像。”张孝基便定了脚,分付道:“你再去细看。若果是他,必然认得你。且莫说我是你家女婿,太公产业都归于我。只说家已破散,我乃是你新主人,看他如何对答,然后你便引他来相见,我自有处。”
  • 说这汉末时,许昌有一巨富之家,其人姓过名善,真个田连阡陌、牛马成群,庄房屋舍,几十余处,童仆厮养,不计其数。他虽然是个富翁,一生省俭做家,从没有穿一件新鲜衣服、吃一味可口东西;也不晓得花朝月夕,同个朋友到胜景处游玩一番;也不曾四时八节,备个筵席,会一会亲族,请一请乡党。终日缩在家中,皱着两个眉头,吃这碗枯茶淡饭。一把匙钥,紧紧挂在身边,丝毫东西,都要亲手出放。房中桌上,更无别物,单单一个算盘、几本账簿。身子恰像生铁铸就、熟铜打成,长生不死一般,日夜思算,得一望十,得十望百,堆积上去,分文不舍得妄费。正是:世无百岁人,枉作千年调。
  • 这八句诗,奉劝世人公道存心,天理用事,莫要贪图利己,谋害他人。常言道:“使心用心,反害其身。”你不存天理,皇天自然不佑。昔有一人,姓韦名德,乃福建泉州人氏,自幼随着大亲,在绍兴府开个倾银铺儿。那老儿做人公道,利心颇轻,为此主顾甚多,生意尽好。不几年,攒上好些家私。韦德年长,娶了邻近单裁缝的女儿为媳。那单氏到有八九分颜色,本地大户,情愿出百十贯钱讨他做偏房,单裁缝不肯,因见韦家父子本分,手头活动,况又邻居,一夫一妇,遂就了这头亲事。
  • 话说宋朝汴梁有个王从事,同了夫人到临安调官,赁一民房。居住数日,嫌他窄小不便。王公自到大街坊上寻得一所宅子,宽敞洁净,甚是像意。当把房钱赁下了。归来与夫人说:“房子甚是好住,我明日先搬了东西去,临完,我雇轿来接你。”
  • 话说浙江嘉兴府长水塘地方有一富翁,姓金,名钟,家财万贯,世代都称员外。性至悭吝,平生常有五恨,那五恨:一恨天,二恨地,三恨自家,四恨爹娘,五恨皇帝。
  • 话说杀人偿命,是人世间最大的事,非同小可。所以是真难假,是假难真。真的时节,纵然有钱可以通神,目下脱逃宪网,到底天理不容,无心之中自然败露;假的时节,纵然严刑拷掠,诬伏莫伸,到底有个辩白的日子。假饶误出误入,那有罪的老死牖下,无罪的却命绝于囹圄、刀锯之间,难道头顶上这个老翁是没有眼睛的么?
  • 且说徐言弟兄等阿寄转身后,都笑道:“可笑那三娘子好没见识,有银子做生意,却不与你我商量,倒听阿寄这老奴才的说话。我想他生长已来,何曾做惯生意?哄骗孤孀妇人的东西,自去快活。这本钱可不白白送落。”徐召道:“便是当初阖家时,却不把出来营运,如今才分得,即教阿寄做客经商。我想三娘子又没甚妆奁,这银两定然是老官儿存日,三兄弟克剥下的,今日方才出豁。总之,三娘子瞒着你我做事,若说他不该如此,反道我们妒忌了。且待阿寄折本回来,那时去笑他!”正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