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吸毒少年到西餐厨师 一张传单带来的奇迹

波格丹(Bogdan Diordiev)修炼法轮功已经16个月了。(大纪元)
人气: 494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5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采枫加拿大卡尔加里报导)冬日的市中心,皑皑白雪堆积在街道的两旁,尘土给它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昔日繁华人来人往的闹市,在疫情的笼罩下冷冷清清。

一个瘦小的西人青年孤独地走在街上,面色苍白,眼神淡漠,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提不起他的兴趣。想起家中自己背着父母藏在房间里的一大袋白色晶体,他的嘴角扯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哈喽!”一声带着明显口音的招呼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抬头,侧前方站着一位亚洲女士,短发灰白,笑容洋溢,手里递过一张薄薄的传单。“应该是个中国人。”他想着,下意识接过传单。封面上是一位在海边打坐的白人男子,双目轻阖,神态安详。阳光透过高楼大厦间的缝隙撒落其上,如碎金闪动。

“酷!我喜欢打坐。”他不自禁地说了一句,尽管迄今为止,他从没有那样盘腿坐过。

他把传单放进口袋装好,看着进站的轻轨列车,戴好口罩,踏入了车厢。

彼时,这位23岁的年轻人完全没有预料到,他的生活将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他的人生轨迹从此永远地改变。而所有这一切,皆起自那张不过4克重的三折纸。

16个月后,波格丹(Bogdan Diordiev)回想起那一天,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吸毒

今年24岁的波格丹来自欧洲小国摩尔多瓦,父母为追求更好的生活举家移民加拿大,定居在西部石油城卡尔加里。那年,波格丹8岁。

“我是个非常糟糕的年轻人,吸毒、抽烟、无业,我完全迷失了人生的方向。”他说。

15岁时,波格丹开始吸毒,还是那种很容易让人成瘾的烈性毒品,每天都吸。毒品价格不菲,为了筹集金钱,他打碎别人的车窗,偷盗财物,也因此被捕入狱两次。第二次出狱后,他跟父母和警察保证,一定痛改前非,他被判在家里软禁。

“回家后,我把毒品藏起来,不让父母看见,背着他们我仍然吸。因为我根本就不在乎,世上的一切事情我都不在乎。我认为毒品是个好东西。父母知道我食言,但他们拿我毫无办法。”

看到儿子如此不成器,父母开始的时候还悲伤落泪,后来就死心了,“他们说,让他自己去弄清楚到底想过什么样的人生吧。”

有一天,波格丹有事情要办,必须去一趟市中心。“就在那天,我接到了一张法轮大法的传单,我的人生从此改变。”

戒毒

从市中心回家后,波格丹在网路上找到教授法轮大法的录像,自学了炼功动作,并阅读法轮功的主要书籍《转法轮》。7个月后,他找到当地炼功点,开始跟大家一起修炼

“刚开始修炼的时候,我仍然吸毒,我从来就不想远离毒品。我跟自己说,没关系。但当我继续阅读《转法轮》的时候,我渐渐意识到自己道德的堕落,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必须停止吸毒。”

之前,他也曾试过戒毒,去过戒毒中心,“不过那只是为了让父母开心,我并没有从内心深处作如此想。而且,收效甚微。清醒一阵子后,又重回老路。”

虽然这次出自本愿,但他认为能够完全戒毒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在修炼后的几个星期里,我开始一天不吸,然后两天不吸,三天不吸,接着,我只在周末吸。再之后,我的手里剩余了大量的毒品,我一股脑把它们全冲进了下水道。这时,我感到浑身充满了能量,轻盈如羽,舒服得不得了。”

在阅读《转法轮》四个月后,波格丹彻彻底底地戒掉了伴随了他8年的毒瘾。

“戒毒后,我从没想过重蹈覆辙,即使毒品就在眼前,我也不会起念去动它。甚至在睡梦中,有人引诱我吸毒,我同样会毫不犹豫地回绝。 这跟之前完全不同,以往我在梦中也要吸毒。”

戒毒的同时,他轻轻松松地改掉了抽烟的习惯。

变化

修炼后,波格丹活力倍增。“我以前睡眠时间很长,每天10~14小时,但仍然感觉疲倦。日子基本就是毒品,睡眠,毒品,睡眠,不想做任何事情,浑浑噩噩。修炼后,我的睡眠大大减少,有时只睡4个钟头就够了,而且精神饱满,记忆力明显改善。”

像很多青少年一样,波格丹亦有长痤疮的困扰,脸上痘痘此起彼伏,遍地开花。“修炼后一个星期内,我的痘痘就全部消失了。家里人都说,你肌肤明亮,变得好看多了!我说,是,我感觉非常好。”

波格丹之前还有个特殊的癖好──囤积杂物。他在街道上和后巷里游逛,在人们丢弃的垃圾中翻检物品,拿回家来,屋子里堆满了一摞摞无用的东西。“修炼后,我说,够了,必须把这些垃圾清理出去。我生活的环境一下子变得干净整洁了许多。”

他的家族中有几名儿童,在学校和家庭中,人们都像对待小孩一样跟他们说话,波格丹是唯一与他们平等相处的亲戚。“他们很尊敬我,见到我总是非常高兴。修炼后,我经常告诉他们做好人,教他们善有善报的道理,引导他们不断学习新知识。我总能举出一些非常棒的例子,我发现自己具有了以前没有的智慧。”

更令人惊讶的是,波格丹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学会了中文,现在,他可以很流利地读完整本正体字的《转法轮》。“我觉得中文比英文要容易学,因为它更有逻辑,单个字组合起来,马上就能让人明白新词的意思。”

波格丹修炼后,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波格丹提供)

厨师

修炼四个月彻底戒毒后,波格丹跟自己说,“我需要找个工作,我要在社会中生活。我不能总是依靠父母,我必须自食其力。”

他在一家西餐厅应聘做了一名厨师。

厨房工作环境相当艰苦,顾客点餐多,厨师工作量大,经理还经常当面大吼大叫:“你怎么干的!”不时催促着:“快点,快点!”可谓压力山大。不少厨师受不了,干了一两个礼拜就再也不来,不辞而别了。

在病毒大流行期间,厨师们陆陆续续,一个接一个地感染了。即使疫情缓和后,也隔三差五地有厨师生病,一病就是几天。

因此,厨房里永远人手短缺。

但,波格丹不同。“我修炼后非常健康,从来没有缺过勤。所以我经常替同事代班,这使得我和他们的关系极好。”

“我身体和心理的忍耐能力都大大加强了。10~12小时,我一直站在厨房里工作,几乎没有机会坐下来。但神奇的是,即使站了一整天,工作了一整天,我仍然神采奕奕,一点也不累。”

有个这样随叫随到、任劳任怨、坚持不懈的员工,餐厅老板把波格丹当作宝,“老板非常喜欢我,看见我就高兴,拍着我的背说,‘嗨,你做得很好,你拯救了我的厨房!’”

波格丹在一家西餐厅担任厨师。(波格丹提供)

内修

波格丹的父亲时常为一点小事发很大的脾气,整个家也会因此剑拔弩张,气氛紧张。在装修房屋的时候,波格丹犯了芝麻大的错误,父亲立刻火力全开,冲他来了。当然波格丹也不示弱,毫不犹豫地回怼,“你干么发那么大的火?根本毫无意义。”

修炼后,他变得宽容,“碰到这种时刻,我会想,我是个修炼人,我不应该生气。我很平静,不再像以前那样和他争吵。而是说,好吧,我按照你说的做。结果,5~10分钟后,父亲向我道歉了!要知道,他以前可是从来不道歉的。”

过去,和别人发生口角,波格丹会理直气壮地认为,别人有问题。“现在,我会想,我哪里做得不对。如果没有做错,我会站在他的角度考虑,为什么他觉得我不对。这样一换位思考,就一目了然,噢,原来我是这样烦人哪。我试着改变自己对别人说话的方式,对方也就不那么生气了。”

家人对波格丹修炼法轮功十分感激,“‘他完全变了一个人!’看到了我的改变,他们觉得这功法太好了,对法轮大法感激非常。”

波格丹与家人。(波格丹提供)

震惊

在接过法轮功传单的那天,波格丹仔仔细细地阅读了全部的内容,看到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罪恶,他震惊了,“天啊,还会有这种事情!”

随着深入的了解,他见识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诬蔑与迫害,感到无法理解,“为什么要痛恨这样好的功法?为什么要无中生有地造谣?”

“我在加拿大因为偷盗进过监狱,但不超过一个月就被放出来了,而在中国,法轮功学员只想做好人,却因此入狱10年。而且这样的事情如今还在发生着。实在令人咋舌,无法相信。”

他继而追问,“我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场迫害?在学校,老师教授过希特勒和墨索里尼的恶行,但为什么没有告诉过我们中共的罪恶?学生们都应该知道这些,这是种族灭绝!这是在摧毁我们的星球!我不理解,为什么西方对此漠然视之?”

波格丹觉得,自己有责任让人们知道真相,他因此逢人就讲,而听过的人也都像他当初一样震惊。“如果我不告诉人们,谁会?”

感恩

年纪轻轻的波格丹,莫名地总是感觉孤独,即使家人环绕,那种深入骨髓的孤独感也是挥之不去,但修炼后,“我从内心里生出喜悦来,孤独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舒适惬意。那种喜悦不是靠着外在的东西得来的,外在的喜悦总是短暂的,比如看网飞,看电视,看的时候很高兴,结束后就会满心惆怅,问自己,‘我刚刚做了什么?’这样的情绪起伏,在我的生命中持续了很长时间。但现在,我的喜悦是来自内心的,而且,长长久久。”

为什么活在世上?怎样过人生?人生的意义在哪里?这样大的问题,过去波格丹是不知道怎样回答的,现在么,答案非常清晰,“做一个好人,为他人着想,你就会有一个美好的人生。现在的我很快乐,能够明辨是非。知道是正确的,就去做,明白是错误的,就不去做。人生的意义就是找到真正的自己,做正确的事情。”

在法轮大法洪传30周年之际,他表达了对法轮大法创始人的感恩,“非常感谢师父!成为一名法轮大法学员,是我的荣幸。我的修炼之路是个奇迹 ,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看到大法的美好!”

修炼后,波格丹的内心充满快乐。(大纪元)

责任编辑﹕齐守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