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三回 金吒智取游魂关

作者:石涛

【涛哥侃封神】 第九十三回 金吒智取游魂关。(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8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很多事都是前赶后凑地走到这儿。走到这儿,就说到这儿!

有人说《封神演义》是外家传,《西游记》叫内家传,我个人没太去研究过……我就走到哪儿,咱们说到哪儿。

《西游记》就我个人来讲,其实就是唐僧一个个体者修行的过程。他遇到的妖精都跟他个人修行有关,“九九八十一难”就是他个人的修行。他在取经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妖怪,是在一个外部和平的环境下。

我们做个比喻,有些人有修行的概念,他在那儿打坐,脑子里却胡思乱想。因为修行了,遇到一些难以启齿的阻碍,(如)自己做梦或者干些什么事……我觉得就是《西游记》——也只跟你个人有关。

封神演义》不太一样。作者简述了至高的境界(被人知道的神的境界),(如)元始天尊、鸿钧道人都出现了,从那个境界一直到鬼和妖。

《封神演义》故事的开启就是女娲啰,从她一直往下到了千里眼、顺风耳,那就是鬼(千里眼和顺风耳是在轩辕洞里的两个鬼使),而“梅山七怪”就是妖精。

所以在一个朝代更替的时候,从天上到地下都要改变。这是《封神演义》讲的,这和《西游记》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现在好像是新版的《封神演义》,最后只剩妖怪了。习近平身边只剩妖怪,真的有可能……而时间就这么赶上了(今天的时局)……

就像云中子跟杨戬说:“白猿就你能收!”但最后云中子怎么知道女娲会出手,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呢?云中子都没有那个图。

杨戬拿到了女娲的山河社稷图,那完完全全是给他的奖赏。因为整个这件事情是在女娲的影响下运作,因为狐狸是女娲派来的,现在女娲又出来了,送给杨戬这个图,这个事就完了,杨戬成了。一切都不是人可以算计的。

第九十三回 〈金吒智取游魂关〉。在我印象中,后面的故事就比较简单了。

诗曰:
斗柄看看又向东,窦荣枉自逞雄风。
金吒设智开周业,彻地多谋弄女红。
总为浮云遮晓日,故教杀气锁崆峒。
须知王霸终归主,枉使生灵泣路穷。

“斗柄看看又向东”,这是指天气(时令)的变化,是不是指春天来了?因为姜子牙他们是冬天过来的。

“斗柄”是指北斗七星那个杓柄。

后面相当一部分的故事没有太多的意思了……

女娲娘娘授杨戬秘法伏梅山七怪

话说袁洪上了“山河社稷图”,如四象变化有无穷之妙,思山即山,思水即水,想前即前,想后即后,袁洪不觉现了原身

其实是他(袁洪)完全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

忽然见一阵香风扑鼻,异样甜美,这猴儿窜上树去一望,见一株桃树,绿叶森森,两边摇荡,下坠一枝红滴滴的仙桃,颜色鲜润,娇嫩可爱。

猴一见桃,就完了。

白猿看见,不觉忻羡,遂攀枝穿叶,摘取仙桃下来,闻一闻,扑鼻馨香,心中大喜,一口吞而食之,方才倚松靠石而坐。

未及片时,忽然见杨戬仗剑而来,白猿欲待起身,竟不能起。不知食了此桃,将腰坠下,早被杨戬一把抓住头皮,用缚妖索捆住。

他是仙,就用捆仙绳。抓妖,就用缚妖索。所以一物、一物对应的,意思是:那神仙到了人间,也得按照人那样走;而妖精到人间,是要获取人的身体。这是对应的。

不能打破固有环境中已经定下来的一切规矩,这是天、地中已定下的规矩。就是这么个规矩,当你不去遵守这个规矩的时候,会遭到报应的。

杨戬收了“山河社稷图”,望正南谢了女娲娘娘,将白猿拎着,迳回周营而来。有诗单赞女娲娘娘授杨戬秘法伏梅山七怪。

女娲娘娘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让杨戬收白猿,这活是杨戬干的,立的这个功是杨戬的,女娲不去动手,因为上、下差很大。但是,女娲又动手,因为天下的妖精都归女娲管,玉鼎真人不能动手,云中子也不动手。

诗曰:
悟道投师在玉泉,秘传九转妙中玄。
离龙坎虎分南北,地户天门列后先。

讲述的是:女娲娘娘授杨戬“秘法”伏梅山七怪,杨戬懂得方位;他知道何为先、何为后。

当他收了白妖之后,他还知道跪着冲“正南”女娲娘娘的地方道谢,这就是悟性。

杨戬做什么,包括他的敬意,不是为了给别人看,是生命真正的敬意。敬意就是悟性的表达。

很多人根本没有敬意的概念,内心中也没有,可能还觉得:反正我干成了,谁都看到了!谁看到女娲了?没有吧!“我手里有这图,给你们显示显示。”肯定这样的人太多了。

变化无端还变化,乾坤颠倒合乾坤。
女娲秘授真奇异,任你精灵骨已穿。

“秘法”翻来覆去:正是反的,反是正的,空就是无,无就是空。也空也无,也无也有——相对应的。其实就是自己身不在其中。

话说杨戬擒白猿来至辕门,军政官报入中军:“启元帅:杨戬等令。”

子牙命:“令来。”

杨戬来至中军,见子牙,曰:“弟子追赶白猿至梅山,仰仗女娲娘娘秘授一术,已将白猿擒至辕门,请元帅发落。”

你看!杨戬说:“仰仗女娲娘娘‘秘授一术’……”他绝不跟姜子牙说:“我得到了山河社稷图!”现代的人很难理解——秘授给他的,不跟第二人说。

女娲等于是杨戬的师长,比他高很多,单独给他的,就是单独给他的,杨戬绝不到外头吹牛皮……但是现在的人都会这么干!所以现代人就难哪!遇见灾难也就正常。

子牙大喜,命:“将白猿拿来见我。”

少时,杨戬将白猿拥至中军帐。

子牙观之,见是一个白猿,乃曰:“似此恶怪,害人无厌,情殊痛恨!”令:“推出斩之!”

众将把白猿拥至辕门,杨戬将白猿一刀,只见猴头落下地来,颈上无血,有一道青气冲出,颈子里长出一朵白莲花来,只见花一放一收,又是一个猴头。

因为白猿会八九之功。

这里很有趣:所有正的、老子他们,同样以莲花出现,文殊菩萨也是以莲花出现。但是,颜色有差距。

莲花代表着修行的道行,要达到一定境界才有。这猿猴本身已经有一定境界,他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达到不生、不死。所以普通的人想战胜妖精,难上加难!只能与神同行。

杨戬连诛数刀,一样如此,忙来报与子牙。子牙急出营来看,果然如此。

子牙曰:“这猿猴既能采天地之灵气,便会炼日月之精华,故有此变化耳!这也无难。”

这些动物在炼日月精华的时候,用的都是火字旁的“炼”(我说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作者他用这个“炼”字?)但是在“十绝阵”,那些真正会道的人,他们说是“九龙岛的练气士”。用的是“练”,为什么?

这些动物“炼日月精华”,是真的炼了,真的吸收了日月精华。它们是动物,这是一种自然的属性,那不是掺假的。而九龙岛的那些练气士,很多是人,可是他们却没有练到正经的东西,所以用这个“练”字。

《封神演义》不得了!大家听懂我说的意思?

这些动物是自然“能采天地之灵气,炼日月之精华”,是生命自然的本能,炼的是真的;但是,九龙岛那些练气士、那些人甭管练丹、练这、练那,他练歪了,练的是邪门的,是假的。

正因为动物炼的是真的,所以白猿可以炼到那份上,不输给人,甚至比人的本事大。但只有这只白猿会八九之功,其他的都没有炼到这份上。

忙令左右排香案于中,子牙取出一个红葫芦,放在香几之上,方揭开葫芦盖。只见里面昇出一道白线光,高三丈有余。

子牙打一躬:“请宝贝现身!”

须臾间,有一物现于其上,长七寸五分,有眉、有眼。眼中射出两道白光,将白猿钉住身形。

子牙又打一躬:“请法宝转身!”

那宝物在空中,将身转有两三转,只见白猿头已落地,鲜血满流。众皆骇然。有诗赞之。

诗曰:
此宝昆仑陆压传,秘藏玄理合先天。
诛妖杀怪无穷妙,一助周朝八百年。

“合先天”,是指在开天辟地之前。

“一助周朝八百年”,这(法宝)成了镇邪的、镇妖怪的正气。

话说子牙斩了白猿,收了法宝,众门人问曰:“如何此宝能治此巨怪也?”

子牙对众人曰:“此宝乃在破万仙阵时,蒙陆压老师传授与我,言后有用他处,今日果然。

姜子牙称陆压为“老师”的话,那陆压跟元始天尊是同一辈的!陆压又回到那一辈去了。陆压确实是来自西昆仑。

(编注:陆压道人是来自西昆仑山上的一名散仙,而元始天尊的道场在东昆仑山的玉虚宫。)

大抵此宝乃用宾铁修炼,采日月精华,夺天地秀气,颠倒五行,至工夫圆满,如黄芽白雪,结成此宝,名曰‘飞刀’。此物有眉、有眼,眼里有两道白光,能钉人、仙、妖、魅泥丸宫的元神,纵有变化,不能逃走。

“颠倒五行”,我以为就是“圆满”的意思。

这宝贝本身的境界可以跟人、仙、妖、魅的元神在同一空间里,钉住(摄住白猿)。

那白光顶上如风轮转一般,只一二转,其头自然落地。前次斩余元即此宝也!”

刀刃斩出来白猿修炼的根本。他的元神一完了,血就出来了。那余元是仙。

(编注:余元,乃蓬莱岛一气仙,截教门下,金灵圣母徒弟,余化师父。)

众人无不惊叹:“乃武王之洪福,故有此宝来克治之耳!”

不言子牙斩了白猿。

且说殷破败、雷开败回朝歌,面见纣王,备言:“梅山七怪化成人形,与周兵屡战,俱被陆续诛灭,复现原形,大失朝廷体面,全军覆没。臣等只得逃回。今天下诸侯齐集孟津,旌旗蔽日,杀气笼罩数百里。望陛下早安社稷为重,不可令诸侯一至城下,那时救解迟矣!”

纣王着忙,急急设朝,问两班文武,曰:“今周兵猖獗,如何救解?”

众官钳口不言。有中大夫飞廉出班奏曰:“今陛下速行旨意,张挂朝歌四门:‘如能破得周兵,能斩将夺旗者,官居一品。’古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话是这么说的,但是重赏之下的勇夫,仅仅是个勇夫,绝不是立国之将。立国之将如果是重财的,他怎么可能是立国之将呢?

所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而请来的人,无论多大本事,他的生命定位是贪财、是贪者。贪者必出卖,贪者必逆天意。顺天意乃道德之人,绝非贪者。

况鲁仁杰才兼文武,令彼调围营人马,训练精锐,以待敌军,严备守城之具,坚守勿战,以老其师。今诸侯远来,利在速战。一不与战,以待彼粮尽,彼不战自走,乘其乱以破之,天下诸侯虽众,未有不败者也!此为上策。”

纣王曰:“卿言甚善。”随传旨意,张挂各门,一面令鲁仁杰操练士卒,修理攻守之具。不表。

窦荣错认三山客 彻地多谋弄女红

且说金吒、木吒别了子牙,兄弟二人在路商议。

金吒曰:“我二人奉姜元帅将令来救东伯侯姜文焕进关,若与窦荣大战,恐不利也!我和你且假扮道者,诈进游魂关反去协助窦荣,于中用事,使彼不疑,然后里应外合,一阵成功,何为不美!”

木吒曰:“长兄言得甚善。”

二人吩咐使命:“领人马先去报知姜文焕,我弟兄二人随后就来。”

使命领人马去讫。金、木二吒随借土遁,落在关内,迳至帅府前。

金吒曰:“门上的,传与你元帅得知,海外有炼气士求见。”

这儿“炼气士”用火字旁的炼——《封神演义》这么写,非常严谨的。

门官不敢隐讳,急至殿前启曰:“府外有二道者,口称海外之士,要见老爷。”

窦荣听说,传令:“请来。”

二人迳至檐前,打稽首曰:“老将军,贫道稽首了。”

窦荣曰:“道者请了。今道者此来,有何见谕?”

金吒曰:“贫道二人乃东海蓬莱岛炼气散人孙德、徐仁是也!方才我兄弟偶尔闲游湖海,从此经过,因见姜文焕欲进此关,往孟津会合天下诸侯,以伐当今天子,此是姜尚大逆不道,以惶惑之言挑衅天下诸侯,致生民涂炭,海宇腾沸。此天下之叛臣,人人得而诛之者也!我弟兄昨观乾象,汤气正旺,姜尚等徒苦生灵耳!吾弟兄愿出一臂之力,助将军先擒姜文焕,解往朝歌,然后以得胜之兵,掩诸侯之后,出其不意,彼前后受敌,一战乃成擒耳!正所谓‘迅雷不及掩耳’,此诚不世之功也!但贫道出家之人,本不当以兵戈为事,因偶然不平,故向将军道之,幸毋以方外术士之言见诮可也!乞将军思之。”

窦荣听罢,沉吟不语。旁有副将姚忠厉声大呼,曰:“主将切不可信此术士之言!姜尚门下方士甚多,是非何足以辨?前日闻报,孟津有六百诸侯协助姬发。今见主将阻住来兵,不能会合孟津,姜尚故将此二人假作云游之士,诈投麾下,为里应外合之计。主将不可不察,毋得轻信,以堕其计。”

往往是这样,当你诈降的时候,一定有人怀疑你,故事也都是这么编的。民间有句话:怕鬼招鬼。其实就是类似啰!

金吒听罢,大笑不止,回首谓木吒曰:“道友,不出你之所料。”

金吒复向窦荣曰:“此位将军之言甚是。此时龙蛇混杂,是非莫辨,安知我辈不是姜尚之所使耳?在将军不得不疑。但不知贫道此来,虽是云游,其中尚有原故。吾师叔在万仙阵死于姜尚之手,屡欲思报此恨,为独木难支,不能向前,今此来特假将军之兵,上为朝廷立功,下以报天伦私怨,中为将军效一臂之劳,岂有他心。既将军有猜疑之念,贫道又何必在此琐琐也!但剖明我等一点血诚,自当告退。”道罢,抽身就走,抚掌大笑而出。

窦荣听罢金吒之言,见如此光景,乃沉思曰:“天下该多少道者伐西岐,姜尚门下虽多,海外高人不少,岂得恰好这两个就是姜尚门人?况我关内之兵将甚多,若只是这两个,也做不得什么事,如何反疑惑他?据吾看他意思,是个有道之士,况且来意至诚,不可错过。”忙令军政官赶去速请道者回来!

正是:武王洪福摧无道,故令金吒建大功。

话说军政官赶上金、木二吒,大呼曰:“二位师父,我老爷有请!”

金吒回头,看见有人来请,对使者正色言曰:“皇天后土,实鉴我心。我将天下诸侯之首送与你家老爷,你老爷反辞而不受,却信偏将之疑,使我蒙不智之耻,如今我断不回去!”

金吒还卖乖呢!

军政官苦苦坚执不放,言曰:“师父若不回去,我也不敢去见老爷。”

木吒曰:“道兄,窦将军既来请俺回去,看他怎样待我们。若重我等,我们就替他行事,如不重我等,我们再来不迟。”

金吒方勉强应允。二人回至府前,军政官先进府通报。窦荣命:“快请来!”

二人进府,复见窦荣,窦荣忙降阶迎接,慰之曰:“不才与师父素无一面,况兵戈在境,关防难稽,不才副将不得不疑。只不才见识浅薄,不能立决,多有得罪于长者,幸毋过责,不胜顶戴!今姜尚聚兵孟津,人心摇撼;姜文焕在城下,日夜攻打,不识将何计可解天下之倒悬,擒其渠魁,殄其党羽,令万姓安堵,望老师明以教我,不才无不听命。”

窦荣改成这么说话了。

金吒曰:“据贫道愚见:今姜尚拒敌孟津,虽有诸候数百,不过乌合之众,人各一心,久自离散,只姜文焕兵临城下,不可以力战,当以计擒之,其协从诸侯不战而自走也!然后以得胜之师,掩孟津之后,姜尚虽能,安得豫(预)为之计哉!彼所恃者天下诸侯,而众诸侯一闻姜文焕东路被擒,挫其锋锐,彼众人自然解体,乘其离而战之,此万全之功也!”

窦荣闻言大喜,慌忙请坐,命左右排酒上来。金、木二吒曰:“贫道持斋,并不用酒食。”随在殿前蒲团而坐。窦荣亦不敢强。

这是金咤、木咤——请他(酒食)也不吃。他不会以任何理由破规矩,这第一。第二个,人家问你有什么办法,他就得说出道道来。他要说不出道道来就白费劲。

说道道,凭借水平啰!窦荣得听他水平如何!窦荣是镇关大元帅,他懂得用兵,只不过他目前的处境给他顶在这儿了。

金咤、木咤不以任何理由破修行人的规矩。当初黄天化一下山就完了(开了荤,又脱去道服改穿武将之服)。这就是一个相互的对应。

一夕晚景已过。次日,窦荣升殿,聚众将议事,忽报:“东伯侯遣将搦战。”

窦荣对金、木二吒曰:“今日东伯侯在城下搦战,不识二位师父作何计以破之?”

金吒曰:“贫道既来,今日先出去见一阵,看其何如。然后以计擒之。”道罢,忙起身提剑在手,对窦荣曰:“借老将军捆绑手随吾压阵,好去拿人。”

“借老将军捆绑手”,就是跟窦荣借兵。

窦荣听罢大喜,忙传令:“摆队伍,吾自去压阵。”

关内炮声响亮,三军呐喊,开放关门,一对旗摇,金吒提剑而来。怎见得?

正是:窦荣错认三山客,咫尺游魂关属周。

话说金吒出关,见东伯侯旗门脚下一员大将,金甲、红袍,走马军前,大呼曰:“来此道者,先试吾利刃也!”

金吒曰:“尔是何人?早通名来。”

来将答曰:“吾乃东伯侯麾下总兵官马兆是也!道者何人?”

金吒曰:“贫道是东海散人孙德。因见成汤旺气正盛,天下诸侯无故造反,吾偶闲游东土,见姜文焕屡战多年,众生涂炭,吾心不忍,特发慈悲,擒拿渠魁,殄灭群虏,以救众生。汝等知命,可倒戈纳降,尚能待尔等以不死,如若半字含糊,叫你立成虀粉!”言罢,纵步绰剑来取马兆。

马兆手中刀急架来迎。怎见金吒与马兆一场大战?有诗为证。

诗曰:
纷纷戈甲向金城,文焕专征正未平。
不是金吒施妙策,游魂安得渡东兵。

窦荣应该是很厉害!所以姜文焕没办法。

话说金吒大战马兆,步马相交,有三二十合,金吒祭起遁龙桩,一声响,将马兆遁住。窦荣挥动戈,一齐冲杀。东兵力战不住,大败而走。

金吒命左右将马兆拿下,与窦荣掌得胜鼓进关。窦荣升殿坐下,金吒坐在一旁。

窦荣令左右:“将马兆推来。”

众军士把马兆拥至殿前,马兆立而不跪。

窦荣喝曰:“匹夫!既被吾擒,如何尚自抗礼?”

马兆大怒,骂曰:“吾被妖道邪术遭擒,岂肯屈膝于你无名鼠辈耶!一死何足惜,当速正典刑,不必多说。”

窦荣喝令:“推出斩之!”

金吒曰:“不可!待吾擒了姜文焕,一齐解送朝歌,以法归朝廷,足见老将军不世之功,非虚冒之绩,岂不美哉!又何必责此偏将耳!”

窦荣见金吒如此手段,说话有理,便倚为心腹,随传令:“将马兆囚在府内。”不表。

凡是这些守官的将军,他都要“求得荣耀”,对吧!要是扭脸(对手)给杀了,人证没了,怎么去领荣耀?所以,都是从这个角度上说……一般人就中计了。

且说东伯侯姜文焕闻报,金吒将马兆拿去,姜文焕大喜:“进关只在咫尺耳!”

次日,姜文焕布开大队,摆列三军,鼓声大振,杀气迷空,来关下搦战。哨马报入关中,窦荣忙问金、本二吒曰:“二位老师,姜文焕亲自临阵,将何计以擒之,则功劳不小。”

金、木二吒慨然应曰:“贫道此来,单为将军早定东兵,不负俺弟兄下山一场。”随即提剑在手,出关来迎敌。

只见东伯侯姜文焕一马当先,左右分大小众将。怎生打扮?有赞为证。

赞曰:
顶上盔,攒六瓣。黄金甲,锁子绊。大红袍,团龙贯。护心镜,精光焕。白玉带,玲花献。勒甲绦,飘红焰。虎眼鞭,龙尾半。方楞锏,宾铁煅。胭脂马,毛如彪。斩将刀,如飞电。千战千蠃东伯侯,文焕姓姜千古赞。

话说金、木二吒大呼曰:“反臣慢来!”

姜文焕曰:“妖道通名?”

金吒答曰:“吾乃东海散人孙德、徐仁是也!尔等不守臣节,妄生事端,欺君反叛,戕害生灵,是自取覆宗灭嗣之祸。可速倒戈,免使后悔。”

那个时候,祖宗祠的祖宗牌位被毁掉都是大事。所以你看纣王的叔叔跟他两个哥哥当时就把商朝的祖宗牌位给收走了。

而文王算出太庙着火,那时候纣王不听,所以火把整个太庙牌位一烧,这元始天尊就说了,立刻让灵珠子哪吒投胎,所以,太庙那火一烧,这个朝廷就完了。

现在的人肯定都不讲这些了,但是不讲,没有用的,同样是对应天数。你不讲是你的事,但对应不对应天数,那是天意的事。

姜文焕大骂曰:“泼道无知,仗妖术擒吾大将,今又巧言惑众,这番拿你,定碎尸以泄马兆之恨!”催开马,使手中刀,飞来直取。

金吒手中剑赴面交还。步马相交,有七八回合,姜文焕拨马便走。金、木二吒随后赶来。约有一射之地,金吒对东伯侯曰:“今夜二更,贤侯可引兵杀至关下,吾等乘机献关便了。”

姜文焕谢毕,挂下钢刀,回马一箭射来。金、木二吒把手中剑望上一挑,将箭拨落在地。

金吒大骂曰:“奸贼!敢暗射吾一箭也!吾且暂回,明日定拿你以报一箭之恨!”

金、木二吒回关,来见窦荣。窦荣问曰:“老师为何不用宝贝伏之?”

金吒答曰:“贫道方欲祭此宝,不意那匹夫拨马就走,贫道赶去擒之,反被他射了一箭。待贫道明日以法擒之。”

三人正在殿上讲议,忽后边报:“夫人上殿。”

金、木二吒见一女将上殿,忙向前打稽首。夫人问窦荣曰:“此二位道者何来?”

窦荣曰:“此二位道长乃东海散人孙德、徐仁是也!今特来助吾共破姜文焕。前日临阵,擒获马兆,待明日用法宝擒获姜文焕等,以得胜之师,掩袭姜尚之后,此长驱莫御之策,成不世之功也!”

夫人笑曰:“老将军,事不可不虑,谋不可不周,不可以一朝之言倾心相信。倘事生不测,急切难防,其祸不小。望将军当慎重其事。古云:‘将欲取之,必固与之。’愿将军详察。”

所以就是这样的诈降!总是有这种事。

金、木二吒曰:“窦将军在上:夫人之疑,大似有理。我二人又何必在此多生此一番枝节耶!即此告辞。”

金、木二吒言毕,转身就走。窦荣扯住金、木二吒,曰:“老师休怪。我夫人虽系女流,亦善能用兵,颇知兵法。他不知老师实心为纣,乃以方士目之,恐其中有诈耳!老师幸毋嗔怪,容不才陪罪。俟破敌之日,不才自有重报。”

金吒正色言曰:“贫道一点为纣真心,惟天地可表。今夫人相疑,吾弟兄若飘然而去,又难禁老将军一段热心相待,只等明日擒了姜文焕,方知吾等一段血诚。只恐夫人难与贫道相见耳!”

夫人不觉惭谢而退。

文焕归周扶帝业 金吒智取窦荣

窦荣与金吒议曰:“不知明日老师将何法擒此反臣,以释群疑,以畅众怀?”

金吒曰:“明日会兵,当祭吾法宝,自然立擒姜文焕耳!文焕被擒,余党必然瓦解。然后往孟津会兵,以擒姜子牙,可解诸侯之兵也!”

窦荣听说大喜,回内室安息。

满有趣的!窦荣为什么去找金吒、木吒他们俩帮忙?他是个老将军。“我不出战,我就死守城关。”姜文焕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也打不下来。也就是命里注定的这么一件事儿吧!

中间插这么一段,到底在讲什么样的故事?只能说:窦荣的偏将和他夫人的质疑,以及,金吒本身的成熟,使得计谋成功。听起来也就这么多。

金、木二吒静坐殿上。将至二更,只听得关外炮声大振,喊杀连天,金鼓大作,杀至关下,架炮攻打。有中军官入府,击云板,急报窦荣。

窦荣忙出殿,聚众将上关,有夫人彻地娘子披挂提刀而出。

金吒对窦荣曰:“今姜文焕恃勇,乘夜提兵攻城,出我等之不意。我等不若将计就计,齐出掩杀,待贫道用法宝擒之,可以一阵成功,早早奏捷。夫人可与吾道弟谨守城池,毋使他虞。”

夫人听罢,满口应允:“道者之言,甚是有理。我与此位守关;你与此位出敌。我自料理城上,乘此夤夜,可以成功也!”

正是:文焕攻关归吕望,金吒设计灭成汤。

如果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姜文焕不拿下此关,八百诸侯会不齐。”八百诸侯会不齐,这事儿就做不成。

话说窦荣听金吒之言,整点众将士,方欲出关,有夫人又言曰:“夤夜交兵,须要谨慎,毋得贪战,务要见机,不得落他圈套。将军谨记、谨记!”

看官:这是彻地夫人留心防护,恐二位道者有变,故此叮咛嘱咐耳!

金吒见夫人言语真切,乃以目送情与木吒。木吒已解其意,只在临机应变而已,亦以目两相关会,随同彻地夫人在关上驻札防卫。

只见窦荣开关,把人马冲出,窦荣在旗门脚下见姜文焕滚至军前,窦荣大喝曰:“反臣!今日合该休矣!”

姜文焕也不答话,仗手中刀直取窦荣。窦荣以手中刀赴面交还。二马相交,双刀并举。怎见得?有诗赞之。

诗曰:
杀气腾腾烛九天,将军血战苦相煎。
扶王碧血垂千古,为国丹心勒万年。
文焕归周扶帝业,窦荣尽节丧黄泉。
谁知运际风云会,八百昌期兆已先。

窦荣跟他的夫人相当智勇双全,但是,错了天意,就命该如此!所以不是取决于个人如何。

话说窦荣挥动众将,两军混战,只杀得天愁地暗,鬼哭神嚎,刀枪响亮,斧剑齐鸣,喊杀之声振地,灯笼火把如同白昼,人马凶勇似海沸江翻。

且言金吒纵步,在军中混战,观见东伯侯带领二百镇诸侯围将上来,金吒急祭起遁龙桩,一声响,先将窦荣遁住。不知老将军性命若何?且听下回分解。

◇(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时女娲给了杨戬“山河社稷图”,而“山河社稷图”跟“太极图”有点类似,当时跟大家解释了。但是,山河社稷图收的是妖。因为山河社稷图是对人而言。皇帝才讲社稷,王朝才讲社稷,山河是指国土,所以谁拿了山河社稷图,谁就得天下。这个图可以收妖精,其实,里面还有一个暗语:当女娲给杨戬山河社稷图之后,杨戬把白猿收了,白猿坠入到山河社稷图之后,就“返本归元”,成为猴了。
  • 所有妖怪都说姜子牙他们“妖言惑众”,其实他们自己“是妖怪”。所以,到这关键的时候,凡事都是“反”的!反过来,一切出现“反”的时候,那天下就得变了。
  • 黄山
    “邬文化”出来了,有朋友说是不是巨人族?应该是巨人族。其实在《封神演义》中谈到这种异形怪状的;让人感觉比较吃惊的或者怎么样的,其实是揭示了远古时期是有这样的人的。包括杨任,杨任的眼睛里长了两只手,手里长了两只眼睛,在远古的时候,现在的云贵地区,就有这样的人。
  • 《封神演义》里面三次出现“轩辕”。第一次是轩辕洞,妲己(那只狐狸)在里头。第二次是轩辕庙,里头什么都没有,是殷洪藏身的地方。第三次是这次棋盘山上的轩辕庙。
  • 张奎死了之后,在纣王那儿,就没有人了,剩下妖怪、妖孽。为什么张奎能够杀了土行孙?很多人解释过,但都是猜测。今天,我多少理解到:张奎他虽然是纣王的将、臣,但是作为人而言,他跟土行孙正好形成对比。
  • 神仙们的故事都已经结束了,后面就是妖怪的故事,等于走入人的最后一个层面。在人中,需要净化的就是妖怪、鬼、动物。这跟神仙的概念是反的。
  • 我们上回已经说到八十六回,其实这几回呢,我以为都是过程,因为大的戏其实都结束了。那中间哪,就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张奎。这里面埋了一些伏笔、隐喻。
  • 第八十五回,神仙们都归位了,只剩下不同的动物种类在人间祸乱。过了五关之后,都是动物、妖、兽这些乱七八糟的出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