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鹏直播】肯副总统威胁驱逐中国人 中共沉默

人气 4890

【大纪元2022年06月23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今天是美东时间6月22日,京港台时间6月23日。

今天焦点:肯尼亚副总统称如当选,将驱逐中国人;罕见:郑州通报储户被赋红码事件,政法委副书记被免!张文宏搧习近平耳光,为何会发生?

新一届总统候选人、现任肯尼亚副总统鲁托(WILLIAM RUTO),在周二(6月21日)的一个会议上称,要驱逐那些抢走了肯尼亚人工作的中国人,但是中共大使馆未做出回应。为什么会这样?

郑州市今天通告称,给村镇银行储户赋红码的责任官员,是郑州市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并给予其免职处分。近年来,公众事件中,较高级别官员都是党内警告,为何这次罕见免职?他替谁背了黑锅?

张文宏日前发布了一份报告,看似打了习近平清零的耳光,今天疑被删除。但为何其它地方都可以看到呢?

肯尼亚副总统威胁驱逐中国人 中共大使馆未做回应

今年八月九日,是东非国家肯尼亚的三合一大选(总统、立法和地方选举)的日子,现任副总统鲁托(WILLIAM RUTO),也是总统候选人之一。他在昨天的一个经济论坛上吐露了惊人之语:“无论是卖烤玉米或是卖手机的中国人……我们将把他们全部驱逐,赶回到他们自己的国家。”

鲁托表示,这些工作会留给肯尼亚人。“不用为做这些行业的外国人烦恼了。我们有足够的飞机座位来把他们赶出去。依照法律,有些程度的商业活动是不允许某些来自中国的人从事的。”

法新社报导说,中共驻内罗毕大使馆没有就此议题回应法新社做出置评的请求。

我们今天想讨论一下,为什么中共大使馆没做出回应,以及这个副总统一旦当选之后,会不会和中共交恶。

我查看了一下英文报导,和法新社的报导有一些区别,说的是鲁托承诺驱逐从事零售业的中国人。认为在当前肯尼亚人正在和失业做斗争的时候,中国人不可能从事零售业务、烤玉米、售货亭业务和其它小企业。

他说,“我们与不同国家就当地人从事何种业务或工作,以及允许外国人从事何种业务或工作,达成了协议,在哪里必须有工作许可证。而这个水平不是在售货亭、零售或烤玉米中销售的。”

从这个英文的说明来说,鲁托并不是要和中共彻底交恶,驱逐全部中国人,而只是要驱逐那些直接抢走当地人就业岗位的一部分中国人。

英文报导还说,鲁托的这个声明是在一个当地电子交易商伊鲁库(Nelson Iruku)提出担忧后做出的。伊鲁库抱怨说,中国人向贸易商出售商品,然后在当地贸易商为商品开拓了市场后,中国人来到肯尼亚从事同样的业务,廉价销售,并迫使当地人破产。

“他们把孩子送到这里是为了从我们那里接管市场,但我们不能在中国做同样的事情。如果有一项法律可以禁止中国人停止从事我可以做的同一业务,那么这将对我们有所帮助。我们与其它国家的国民不存在这种问题。”

其中很典型的一个工作,是烤玉米。2019年,中国人在肯尼亚大街上卖烤玉米的照片一度被疯传,而这样的事情,本来是肯尼亚当地人做的。

所以,中共大使馆的沉默意味着,他们会默认肯尼亚政府考虑到民族情绪,驱逐那些占有类似岗位的中国人。这一点,让我想起在俄罗斯驱逐中国商人甚至大量罚款的时候,中共也是沉默不语。

另外,鲁托还把自己描述成和统治肯尼亚的“王朝”作战的勇士,而他是普通小老百姓利益的“足智多谋”的捍卫者。他也特别批评了现任总统的经济政策,并许诺说,如果他当选总统,要取消700亿美元的肯尼亚对外债务。

中国是仅次于世界银行的肯尼亚第二大海外债权人。这意味着会有多少债务被中共当局豁免呢?不知道。不过我们知道,中共习惯在亚非拉贫穷国家面前装大爷、经常免除它们的债务。

当然,中共这样做,也不仅仅是为了表现社会主义优越性,还因为它在非洲有更大的野心,包括获取资源,换取非洲国家在联合国支持中共反人类行为,贸易,以及军事等目标。比如,中共在非洲吉布提设立了军港,在肯尼亚也通过贿赂当权者、黑箱作业的方式,试图攫取肯尼亚最大港口蒙巴萨。

关于蒙巴萨港口,这几年一直风波不断,很多传闻说肯尼亚现任总统把它秘密抵押给了中共,但是中共和肯尼亚总统本人多次辟谣。然而,当地人却坚持认为中共有这个野心。

也许是巧合,今天,我看到和北京关系密切的香港英文《南华早报》,有一篇报导再次提到,肯尼亚的总审计长,三年前就警告说,如果肯尼亚不能偿付迄今最为昂贵的基础建设项目,由蒙巴萨港口经由首都内罗毕(Nairobi),连接到大裂谷地带奈瓦沙镇(Naivasha)的铁路,那么肯尼亚会被迫把蒙巴萨港口交给中共运营。肯尼亚政府为了这条路线向中共贷款了50亿美元。

这种项目,也使中国向非洲输入了大量中国工人,这让当地人很不安,很多人抱怨说,这群外来者抢走了当地人的工作。

储户赋红码被免职 冯书记替中南海背黑锅?

这段时间,河南给村镇银行赋红码事件,在网上引发了轩然大波,很多党媒也对河南政府进行了严厉批评。郑州当局在甩锅不成之后,承诺进行调查和严肃处理。

今天(6月22日),最新进展来了。郑州市委宣传部的官方账号@郑州发布,通告了调查和处理结果,称:经查,郑州市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部长冯献彬,团市委书记、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副部长张琳琳,擅自决定对部分村镇银行储户来郑赋红码,安排市委政法委维稳指导处处长赵勇,市大数据局科员、市疫情防控指挥部社会管控指导部健康码管理组组长陈冲,郑州大数据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耀环,对储户在郑扫码人员赋红码。

调查说,据统计,共有1,317名村镇银行的储户被赋红码,其中446人是在进入郑州扫场所码之后被赋红码,871人虽然没有进入郑州,但是通过扫其他人发送的郑州场所码之后,被赋了红码。

通告还说,冯献彬、张琳琳、陈冲、杨耀环、赵勇等同志法治意识、规矩意识淡薄,违反《河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健康码管理办法》及健康码赋码转码规则,擅自对不符合赋码条件的人员赋红码,严重损害健康码管理使用规定的严肃性,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是典型的乱作为,冯献彬、张琳琳同志对此分别负主要领导责任、重要领导责任,陈冲、杨耀环、赵勇同志对此负直接责任,应予从严从重问责追责。

通告最后决定,“给予冯献彬同志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给予张琳琳同志党内严重警告、政务降级处分;给予陈冲同志政务记大过处分;给予杨耀环、赵勇同志政务记过处分。”

这个处理结果我想很多人会很高兴,因为之前,我们也说过,赋红码事件极其恶劣,储户的钱拿不到不说,居然还被赋红码,导致在本地都无法行动,跟上了电子镣铐一样。简直是无法无天的做法。

而且,事件发酵之后,民间官方都是一片谴责之声,河南当地政府吓坏了,郑州市长热线12345、疫情防控指挥部、大数据局等,忙着相互甩锅,装无辜。现在,毕竟有了结果了,还处理了一个政法委副书记,应该是厅级或副厅级官员。郑州团委书记,应该也是厅级干部。

从官方公布的简历看,这个政法委常任副书记冯献彬,曾经担任过郑州公安局副局长,长期负责维稳工作,现在被中共当局为了维稳而抛出来,也算是求仁得仁。不过,从通告措辞来看,言必称“同志”,我估计,他有可能像打地鼠游戏那样,等事件平息之后,再换一个地方复出。

对于郑州市委的这个处分,我认为冯书记只是中南海的一个替罪羊,为什么呢?因为:第一,过去中共当局对于P2P受害者,都是这种维稳模式处理的,维权律师等人也有过赋红码的遭遇,冯书记也不过是想党所想,急党所急,为了维稳,照着葫芦画瓢而已。

第二,通告没有提到郑州部分楼盘业主被赋红码的事件,证明官方对那个事件的处理方式是默认的,储户被赋红码是闹大了才处理的,如果没有这么大的民愤,也不会被处理。

第三,党媒《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在评论储户被赋红码的时候,实际上承认责任在中央,给地方上的维稳压力太大,所以才逼着地方上有了“维稳焦虑”,把地方干部逼得“走投无路”。当然,胡编没有否定中央的维稳,只是建议适当给地方松绑。

不过,一般来说,这种事情不至于达到副厅级官员免职的程度,一般也就是像被降级的美女团书记张琳琳行政降级之类的处分,为什么这一次冯书记这么倒楣到免职呢?

表面上,是因为冯书记触动了只允许用于疫情防控的健康码,剥夺了民众权利触动众怒,让党媒也群起攻之,但是,我认为,郑州严重处理,还有两个深层原因:

第一,这个事件,被体制内认为干扰了习近平的清零路线,所以,这是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必须被严惩;

第二,中共体制内还认为,防控那些上访者,还有很多其它办法,健康码是只有中央才有权力使用的终极大杀器,冯书记的这个做法属于僭越了,提前暴露了当局的全民维稳的意图,而且还给其它省市带来了麻烦,让他们当地的健康码也跟着被动赋红码,所以也必须严惩。

就凭这两个深层原因,我说,这个政法委副书记,不过是代人受过,替中南海背了黑锅,大家认为有道理吗?

当然,我其实还认为,河南此次事件的最高责任官员,并不是冯书记,还有大老虎在背后,冯书记只是前台替罪羊。还有,被赋红码的人数恐怕也不是官方通告的仅仅1,300多人,官方应该是缩小了实际规模,以减少民愤。

张文宏报告打脸习清零政策 为何可发表广传播?

我们今天我们再来讨论一下上海医生张文宏的一个最新报告,报告发表在上周六的《中国疾控中心周报》之后,受到国内外关注,也引起了争议和讨论。而目前,中国疾控中心的网页上已经找不到相关文章,怀疑是被删除了。

这份报告,最受关注的地方有两个,第一,这是一个大样本的实际统计结果,研究纳入了33,816名非重症奥密克戎感染者,也就是说所有感染者无基础疾病、或者虽然有基础疾病但处于稳定期。第二,从统计结果看,症状轻微恢复很快,在轻症患者中,最常见的临床表现是咳嗽咳痰、乏力以及发热,症状持续的中位时间为7天;平均核酸转阴为6天。而非高危险群,结果也令人惊讶:感染奥密克戎重症率为0。

这个结果是怎么来的呢?他们把这3万多名患者,划分为高危组和非高危组。其中,9,260人属于高危组,24,556人为非高危组。对于高危组的定义是:年龄大于60岁,有心脑血管疾病(含高血压)、肺部慢性疾病、糖尿病、慢性肝病、肾脏疾病、肿瘤等基础疾病者,免疫功能缺陷(如爱滋病患者、长期使用皮质类固醇或其它免疫抑制药物导致免疫功能减退状态)。

这个报告结果,在网上引发了热烈讨论和传播,也被《纽约时报》等海外媒体对相关报告进行了报导。很多人认为,报告相当于打脸了习近平的“清零政策”,也很契合张文宏在停止更新微博之前的最后一条长文:题为“新冠没有那么吓人,但是仗很难打”,其中提到了“今后抗疫,维持生活正常化应该放到跟动态清零同样重要的位置”。

不过,我相信很多人可能更关注,为什么这样一份报告能发出来呢?为什么发出来之后,即使中共疾控中心网站删除了,类似搜狐医药等网站上,还是可以查到这个报告,以及相关报导呢?

我认为其中非常重要的原因,是当前的“清零政策”不得人心,即使在中共体制内,包括疾控防治的医药领域,在上海、北京封城之后,也深受其苦,不希望这种极端防控模式继续。也就是说,科学防控、与病毒适度共存的理念,现在是得到中国大部分人支持的。

另外,疫情持续这么久了,人们也希望能够看到科学的统计数据,而不仅是简单的政治要求。何况,这3万多人的大样本统计,有很强说服力。

好了,今天我们跟大家分享了三个话题,第一是正在竞选总统的肯尼亚现任副总统,承诺要驱逐当地的中国人,我们分析了背景和原因,也讨论了为何中共大使馆没有反应;第二是河南省给村镇银行受害储户赋红码的事件,有了一个最新的处理结果,我们讨论了为什么刚刚上任半年的郑州政法委副书记被免职,原来是替中南海背了黑锅;第三,我们讨论了张文宏的一个最新报告,之所以能被中国CDC发表、被媒体广传,原因是反映了民意,大家普遍对习近平的清零政策不满。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5月出口涨4因素 习再喊动态清零
【秦鹏直播】唐山殴打女子事件 当局应负何责任
【秦鹏直播】发钱太多不行?华尔街巨头遭警告
【秦鹏直播】暗批李克强 中纪委文章刷屏被删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迅猛龙 让中共海军寿命按小时计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