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案】人生是无常的醒来

作者:温嫔容 中医师
莲花,荷花
莲花(王嘉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639
【字号】    
   标签: tags: , ,

人生什么时候会醒来?被伤害的时候吗?人最容易被谁伤害?陌生人?朋友?亲人?一般的伤害,多能让时间来治愈。被自己最在意的人伤害,往往伤害得最深、最痛,也最久。如果伤害来自亲人,无法逃脱,要如何解困?

一位51岁女性,未婚,在家排行老二,上有姊姊,下有妹妹。老二在一家贸易公司作内务员,因不善交际,老是受人欺负,常忍气吞声,这一吞,就是10多年。上班时,精神与工作压力交相煎。

老二下班后,也不怎么好过。完美主义的妈妈,操控欲很强,老是挑剔她的不是,唠叨,责骂,用词尖酸刻薄,这一骂,也骂了30多年。她一直都不敢回嘴,就这样独吞了,所有的怨气,都埋葬在自己的青春里。

青春飞逝,转眼老二熬到更年期,潮热,盗汗,心悸,失眠,眼睛干涩,腰酸背痛,乳房有硬块等症状,一起添火加油,烈火焚身,如何是好?

老二从北部来看诊,那双乌黑的眼睛,隐藏的情丝,如漫长飞砂的丝路,一路牵到嘴上,露出无限悲情,瘦弱的身子,好似承载着千古的忧愁。当我检查老二的乳房,左边有不规则的硬块,外表色青紫,皮肤温度有点热。

我问老二:“你知道你乳房得什么病吗?”她低沉的说:“应该是乳癌。”我再问:“你都没去看西医吗?家人知道吗?”她说不想让西医把乳房给切了。也没有让爸妈知道,甚至也没让姊妹知道。连同事好友都没人知道,这世界上只有我知道而已。

看她独自承担病情的悲苦,我轻握老二的手说:“你在家庭的压力,是不是很大?”老二低着头,不知要从哪里说起?话还没说,眼泪先诉说,那内心的辛酸和悲伤,一颗颗伤心泪珠子,如断了线的珠子,直落满襟,爬满地。

针灸处理

以前治乳癌,重点都从病理下手,专治肿瘤。但越多的经验累积后,观察到治乳癌,要从心理和情绪着手,于是花很多时间,试图将患者心灵的心结解放,针灸的重点,尤重在肝经的疏泄。

先来个快乐针,针神庭穴,向印堂穴方向透刺、印堂穴由上向下透刺,用以疏通任脉、胸中之气,兼治失眠、胸闷。疏肝理郁,针太冲、期门、三阴交穴。胸闷、心悸,针内关、膻中穴。乳癌,针肩井、中府、乳根、膻中、太渊穴。解血毒,针血海、曲池、三阴交穴。

老二食欲不佳,很瘦,针足三里、中脘穴,兼疏通乳房的胃经。乳癌亦属“冬伤于寒,春必病温。”为少阴伏邪,袪寒,针关元穴。补营养,针足三里、三阴交穴。每次随证加减,前3个月,每周针灸一次,另服水煎药。

老二的病情,经过半年针、药、心灵治疗,症状改善,因工作忙碌,路途远,转介其他医生治疗。老二临走时说,她正极力说服姊姊给我看诊,老大得乳癌一期,正在接受西医切除手术。

我听了很惊讶!姊妹俩都得乳癌,都在左边。多年经验观察,乳癌的家族性,不全然是基因问题,而是同处后天的环境,尤其是家庭环境。更观察到右边乳癌患者,多与感情有关,与男朋友、丈夫的关系紧张。尤其男方霸道,有第三者,又不敢吭声,或争吵也无助于事者,最易中标。

而左边乳癌者,多与家庭压力有关,先生虽然很好,而婆婆像地雷,一不小心就会踩到,日积怨气而无解。以前媳妇怕婆婆,现代婆婆怕媳妇,这种紧张家庭关系,由婆媳,变成母女关系,令人喘不过气来。所以,这对姊妹花的病根,很可能就出在老妈身上。

大姐在有名的外商公司工作,经常出差国外。因为精明能干,很得老板器重,大姐可以同时兼顾几项业务,一天工作十个小时也不累,精力过人,在很短时间内,晋升为主管,很拼呀!

有一次,大姐自己检查察到乳房有肿块,刚好有同学在肿瘤科服务,拉她去检查,肿瘤2.5公分,切片结果,是恶性的。所以就放弃美好的前途,与外国男朋友分手,专心治疗乳癌。大姐手术做完,并做4次化疗,用最好的化疗药,每次自费花3万元,化疗第3次,就接受妹妹建议,兼用中医调理。

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老二打电话给我,说她终于敢和老妈回嘴、顶嘴、对骂,火药库经宣泄后,竟感到从没有过的一身舒坦,胸口也不闷不紧了。但是,老妈的性格依旧,家中的火花,依旧时时闪烁在天花板上。

大姐经过2个月的调理,平安度过化疗,没有任何不舒服,感觉一切状况良好。就载爸妈一起来调理身体,终于见到传说中的关键人物。

80岁的老妈,仍眼神锐利,时不时就发号施令。82岁老爸的安平之道,就是:随她去,无可奈何,全盘接受,以免发生纷争。二老保养的是老人症,失眠,头晕,腰酸背痛,腰脚无力,眼睛模糊酸涩。老妈要我特别治疗,老爸的耳鸣,重听,几乎耳聋,健忘,和老人痴呆现象。

二老保养2个月后,老妈很满意,她俩老的身体状况,都有很大的改善。但老爸始终都是面具脸,无论我怎么逗他,老爸都面无表情,只要太座在旁,老爸就不敢放肆,不敢造次,以免遭到无妄之灾。

大姐的心结,经过多次心灵对话,反而在疾病中,生命逆转,检视自己的人生后,一切释怀,豁然开朗,没有乳癌的苦恼与恐惧,反而因祸得福,感到自己从未有过的轻松、幸福,找到了自己的灵魂。相由心生,大姐的脸看起来很光鲜亮丽,年轻许多,更添女人的魅力。

另一边,二姐已半年多未来诊,打电话来,诉说她自己的近况,她因为腰闪到,医生帮她放血,放血对体弱的她来说,好像在泄气,她几乎崩盘,全身无力,吸不到气,不得不请假休养。

二姐如果是闪腰,放血效果应该很好,怎么会反差?会不会是癌症移转到骨头了?她的声音会喘,说话常停顿,真担心是不是癌症移转到肺?我意识到老二的状况不妙。

我问大姐:“你知道妹妹得什么病吗?”大姐摇头。同样的问题再问老妈,老妈还是摇头。我很惊讶!怎么都没人关心老二?她的状况已经很差了,怎么都没人察觉到老二的病状?我觉得应该让家人帮助她,要给老二和妈妈一个解怨气的机会。

于是,我告诉她们家老二的实情之后,母女俩都很惊讶!我很沉重的跟老妈说:“你可知道女儿的病,很大的原因,是因你而起的吗?解铃还须系铃人,请老妈口下多留情,您的金口,是把利剑,一直在杀伤女儿。女儿都那么大了,您也都那么老了,还那么会管。家是需要爱的地方,不是讲权威的官场。”

老妈听了,气得怒不可抑,怒目圆睁的,眼神有杀气,好像在说:“我家的事,要你管。”大姐却在老妈背后,伸出大拇指,向我比赞。

等老妈到针灸房,大姐才说,她的乳癌也是被老妈骂出来的,老妈从不讲理,只要没有照老妈说的去做,老妈就生气,大发雷霆,家里就上演白蛇传的水漫金山戏码,掀起波涛汹涌,搞得全家鸡犬不宁,最后大家都放弃了挣扎。现在大姐已学会放下,任由老妈咆哮也不再激起一丝波浪,可老二还在煎熬中,摇摇欲坠。

老妈一气之下,不再来看诊,大姐仍载老爸来针灸。没有老妈在旁,老爸一进门就笑容灿烂,还主动谈天说笑,前后判若二人。大谈他的股票经,他很会看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说到打高尔夫球,更是乐不可支。原来老爸是那么可爱,听力竟然是正常,只是在老妈面前装聋,还装傻,真有智慧啊!

有一天,82岁的老爸,不知哪根筋被撩动,竟对正在发号司令的老妈,大声咆哮:“你不要再把我当布偶耍,你再这样,我要和你离婚。”老爸杠上开花,也把老妈震摄住了,女儿们大吃一惊!家要变天了吗?

有一次,老二吸不到气,急送医院,检查结果,老二的乳癌,已移转到肺、肝、骨头。怎么那么严重?老妈这时才慌了,对女儿悉心照顾,落得白发人照顾黑发人!尽管新冠肺炎恐怖肆虐,却没有比看到女儿乳癌爆破,所流出的恶臭味,还令老妈感到恐怖。屋漏又逢连夜雨,老三女儿,随后也证实得了乳癌。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虎毒不食子,尽管老妈尽心照料老二,但,一切都太晚了!最终,还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选自《八面当风──绝处逢生》/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八面当风,明慧诊间,温嫔容,医案
八面当风 封面。(博大出版社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温嫔容医案专栏】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太阳每天东升西下,千古以来,从未停止,从未休假。太阳神每天看着,阳光底下,上演着苍生百态,熙熙攘攘为谁忙?
  • 睡莲,莲花
    针灸3个月了,睡莲脸上表情多了许多,有时候会噘嘴,有时候像在吃美味般的咀嚼动作,还会傻笑,皮笑肉不笑,皱一皱眉头,眼睛张开一两秒后又合上,头不自主的摆动,手还会乱动,这些应该都是无意识的。至少睡莲的脸,红润了许多。
  • 睡莲,莲花
    小娃天真活泼,聪明伶俐,像古灵精怪的小精灵,平安快乐的成长。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小娃就9岁了。一向手脚俐落的小女生,动作渐变慢半拍,课堂上老是打瞌睡,学习力和理解力,都节节后退,成绩随着溜滑梯,下滑中。
  • 莲花,睡莲
    疫情期间,每天关在家里,看电视看到腻,玩手机玩到手软。即使爸妈还是疼爱有加,赤焰的生命力,青春的活力,澎湃无处挥洒,小男孩变成小暴君,稍微不顺他的意,就暴跳如雷,无法控制。最后演成一生气,不是自残,自己打自己,就是打别人,自残情况最近4个月,越演越烈,怎么会这样?
  • 老板的眼皮,在很忙、很累的时候,就来凑热闹,如锣鼓喧天,搞得老板心神不宁。眼皮的抽动,由间歇性抽动,到分分秒秒的抽动,连睡觉也不放过。于是老板开启了漫长寻医之路,从西医到中医,从专科医生到名医,已3年多了,似乎没多大改善,这时他才慌了。
  • 莲花
    小伙子觉得不对劲,就到大医院去检查。结果,赫然发现,听力障碍100分贝,属极重度听力受损。医生说是耳朵中风了,即突发性耳聋,并说要立刻住院治疗。
  • 二十几年来,董娘的干癣,都在西医皮肤科打转。有一次跟着朋友,从北部来看诊。董娘的整只手,整条腿,和颈部,像鳄鱼皮一样粗糙,部分皮肤呈一块块鱼鳞状红斑,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皮屑纷飞。还有鼻子过敏,膝盖痛,飞蚊症,眼睛干涩,左眼比右眼小,左眼眼皮有点下垂,常呃逆。
  • 一对小俩口,夫29岁,妻27岁,刚结婚不久,就被急着抱孙的父母,耳提面命,要尽早传香火。老实的先生,贤慧温柔的妻子,同舟共命,都对父母的指令,拱手听命。小俩口都还那么年轻,生小孩应该很容易吧!
  • 荷花, 莲花,花卉,植物
    妇人年轻时,曾患多囊性卵巢,经过手术后,开始心悸,胸闷,很容易疲倦,全身无力,晚上失眠,白天也睡不着,怎么会这样?
  • 睡莲,莲花,植物
    一位66岁女士,因为睡眠与耳鸣的问题,随着她佛教的朋友一起来调理身体。经过两个月的针灸,虽未痊愈,却觉得人很轻快,于是决定带先生一同来治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