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生】古代一些被权贵家庭看不起的穷女婿

作者:泰源整理
生命截然不同的蜕变,来自于本质。古代有一些被权贵家庭看不起的穷女婿,终有一天得以发迹。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2810
【字号】    
   标签: tags: , ,

1. 被岳父看不起的韦皋

唐朝宰相张延赏,中书令张嘉贞之子,家中几代人都做大官,担当朝中重任。当初他为了挑选女婿,每次宴请宾客,都留心物色,但始终没有如意的人。他的妻子苗氏,是宰相苗晋卿的女儿,家世历代显赫。苗夫人自幼研读相人之书,有鉴人的本领,能够通过面相观察人的运程好坏。

苗夫人见到秀才韦皋(字城武,京兆万年人),便说:“这人的面相五岳相朝,四渎连接,眉有伏彩,眼有真光,鼻子直,耳朵厚实,口方,说话声音响亮,足短手长,这些都是富贵的征兆。此人将来有出息,没有人能够和他相比。”于是便把女儿嫁给了他。

但是没过二三年,由于韦皋性格气度宏远豁达,不拘小节,张延赏渐觉后悔,后来发展到不愿意理睬他的地步。全家女婢、奴仆也渐渐对他轻慢不尊,只有苗氏母女对待他一直很好。对于家中许多人轻视韦皋,苗氏虽然不高兴,但也没有办法扭转大家的看法。

韦皋于是告辞家人,东游谋生。妻子拿出全部陪嫁的钱财送给他,张延赏也喜欢他出门寻找出路,送给他七驮财物。韦皋出门后,每走到一个驿站,就托驿站把一驮财物送回去。这样韦皋经过了七个驿站,把张家所送的东西全部归还了,他留下的只有妻子所赠送的陪嫁钱和一布袋书籍罢了。张延赏弄不清韦皋的用意。

韦皋刚开始时当了殿中侍御史,全权管理陇州行营的后勤之事。当时泾原节度使姚令言哗变并拥立朱泚,韦皋由于连续拒绝朱泚的假命令,并且斩杀了朱的使者,后来被唐德宗封为奉义军节度使。贞元五年,韦皋取代他岳父张延赏的职务,为剑南西川节度使。这时韦皋改变自己的姓名,改韦作韩,改皋作翱,不愿暴露自己的身份。

韦皋走到天回驿,离府城只有三十里,这时有人特意报告张延赏说:“接替相公的人,不是韩翱,而是金吾卫韦皋将军。”苗夫人说:“若是韦皋,必定就是韦郎了。”张延赏笑着说:“天下同姓同名的人多了,那个韦郎恐怕早已死后被扔进山沟里了,怎能接替我的职位呢?女人的话不可相信。”

苗夫人又说:“韦郎从前虽然贫贱,但是气凌霄汉,每次与相公谈话,从来没有一句随和讨好的话,因此受到你的责怪。然而创功立业,必定是这类人。”

等第二天清早,韦皋进入州城,才知道苗夫人说的不错。张延赏非常难堪,不敢抬头见韦郎,说道:“我不会识人。”从西城门溜走了。

苗夫人无愧于韦皋,真是贤良的夫人。韦皋侍奉岳母,超过了没有当官的时候,此事传播开来,一时使得海内豪门之家,不敢再轻视那些处于贫贱的女婿。

韦皋在管理云南期间,蜀地少数民族纷纷被其震服,归附朝廷,朝廷封他为南康郡王,他成为了封疆大吏。后顺宗皇帝封他为检校太尉,死后赐太师称号,谥号忠武。(出《云溪友议》)

当初,韦皋出生刚满月时,家里人请僧人做斋事,给孩子祈求富贵长生。此时有一个相貌古怪的胡僧,不召而至,韦家的家童对此都很生气,将他安置在庭园中破旧的草席上。食完之后,韦氏父母命乳母抱出婴儿,请群僧祝寿。此时胡僧忽然从破草席中站起来,登上台阶,对婴儿说:“久别无恙乎?”襁褓中的婴儿竟然冲着胡僧咧嘴一笑,韦氏家人十分惊讶,追问胡僧道:“这孩子出生才满月,师父为何说与之久别呢?”

胡僧说:“这就不是施主所知道的事了。”韦家人更加奇怪,执意要问清楚。这时胡僧才说:“此子乃是诸葛武侯(诸葛亮的尊称)的后身,诸葛亮是东汉末年三国蜀汉的丞相,蜀人长久受到他的恩惠,如今降生在你家,将来还会做蜀地的统帅,受到蜀人的祝福。东汉末年我曾在剑南,与他交情很好,如今知道他降生在你家,所以远道而来就是为了见见他。”

韦氏家人对他说的话很感惊奇,于是便以“城武”做韦皋的字号。后来韦皋自金吾卫大将军升迁至剑南西川节度使,累迁太尉兼中书令,在蜀十八年,果然应验了胡僧之语。(出《宣室志》)

2. 被丈母娘看不起的张以诚

生命截然不同的蜕变,来自于本质。(台湾 故宫博物院提供)

明代时,松江府有一个姓徐的人,名继斋,靠祖先的荫庇,成了中书省的官员。他家里有一个女儿,是他夫妻二人特别钟爱的,不肯轻易许配别人。县中来说媒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徐继斋总是要仔细审查对方的家庭背景和品德,查来查去,竟没有一个中意的,姑娘一晃就17岁了,尚未找到好婆家。

有一天,徐家的仆人因为讨债不成,就抓回一个青年人来抵押。徐继斋见他相貌清奇,内心暗自高兴,便询问他的姓名家世。青年说是姓张,名以诚。祖上也做过官,后来家道中落,渐至穷困。问他会不会写文章,张以诚回答说会。于是徐继斋就出了一道题,让他坐下来写写看。张以诚拿起笔很快就写成了,而且文理通畅,才气不凡,书法也颇见功底。徐继斋越看越来劲,不再提债务的事,却留他喝酒。后来并当面把爱女许配给他。

张以诚自然喜出望外,谢过徐继斋,立即回家告诉父母,选好日子举行了定婚仪式。后来,张以诚连考几次秀才都未中,丈母娘就后悔了,时时口出怨言,认为他没有前途。徐继斋却说:“夫人放心!这孩子难道是久居人下之人吗?如果我真的没有看准,将来当我儿子一样分给他田产就是了。”但丈母娘总不免心怀忧虑。

结果,不出徐继斋所料,张以诚下一科便考上了秀才,万历庚子(1600年)考中举人,次年辛丑(1601年)竟大魁天下(中状元)。(出《泾林续记》)

3. 被岳父母和家里的人都看不起的赵悰

赵悰的岳父为钟陵(今江西南昌县)的大将,赵悰因为多次进京应试不第,越来越穷困窘迫,妻子的族人越发轻视他,即使岳父母也免不了这样看待。

有一天,军中举行盛会,这在地方上叫作春设,大将家里的人都搭起棚子观看。赵悰的妻子虽然贫穷,却不能不去。但她穿的衣服又旧又破,大家就用帐幕和她分隔开。盛会正热闹时,观察使忽然派小吏骑马来喊大将,大将有些害怕,到观察使那里时,观察使站在门前,手里拿着一封信,笑着说:“赵悰莫不是你的女婿吗!”大将说:“是。”于是观察使告诉他说:“刚才有通知送来,赵悰已经中第了。”就把手中的信交给他,原来是中榜名单。大将急忙拿著名单跑回去,喊着:“赵郎已经中第了!”妻子的族人立刻撤掉帐幕,拉着她坐在一起,争着送给她首饰和衣服表示庆贺。(出《玉泉子》)

资料来源:《云溪友议》《宣室志》《玉泉子》@*#

─点阅【古道人生】系列─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器”字大抵是指器量、器具、才德。孔子赞美子贡为“瑚琏之器”,以宗庙里用来盛黍稷的贵重礼器为喻,称许其堪为大用之才。那么“君子不器”又是何等高远境界?
  • 话说,曹寅履职的南京,那是十三朝古都,汇聚天下人文精华的故地金陵,更是前朝大明的留都,是前朝风流客、东林党人的云集之地。而读书人读圣贤书,所持有的固执观念,自然是汉人天下,汉家血脉主宰神州。
  • 天下之义理无穷,而人之闻见有限。若专靠记问,则胸中所得,能有几何?若能于旧日所闻的时时温习,如读过的《诗》《书》,听过的讲论,都要反复玩味,而不使遗忘,又能触类旁通,每有新得,就是未曾知道的,也都渐渐理会过来。将见义理日益贯通,学问日益充足。
  • 古中国有个敬老孝亲的传统习俗,就是子女给年迈的父母做寿。即使平民百姓也会吃长寿面、蒸寿桃(面点),贴个窗花什么的。富贵人家就讲究了,《红楼梦》里贾母的80岁大寿,张灯结彩,大摆酒席,还有戏班子唱戏呢!
  • 分析这个人做这个事情的方法和过程、心理和动机。即使为恶的人,也要看他是迫于无奈还是心存恶念,抑或好心干了坏事?至于行善的人,也要看他是真心为善还是沽名钓誉。
  • 颜回十三岁即拜孔子为师,学习、修身十分用功,二十九岁就头发全都白了。孔子曾称赞颜回“不迁怒,不贰过”、“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不幸短命死矣”。 他去世的时候,孔子痛呼“天丧予,天丧予”。
  • 陈宣帝陈顼像,出自唐阎立本《历代帝王图》。(公有领域)
    《历代名画记》是唐代张彦远撰写的中国第一部绘画通史,为后世研究中国美术史和传统文化留下了宝贵的史料。
  • 康熙第三次下江南南巡时,经过南京,下榻在曹寅的江宁织造府。曹寅的嫡母孙氏,当年小玄烨的奶娘,出来给康熙磕头。康熙当时拉着她的手,对周围的臣工感慨道:此乃吾家老人也!当时正是春天,厅堂前有萱草盛开,康熙手书“萱瑞堂”,赐给他的孙氏奶娘。
  • 冥冥中有定数!唐代书生灵魂离体入了冥府,预知三年前程,还阳后果然灵验!书生灵魂离体所见,只预见他此生未来生命之果而未得其因;触发我们深入追索:命运安排的根据为何呢?那么命运不好的,又怎样能改命呢?
  • 有意思的是,子游问孝,孔子强调孝以恭敬为本(孝在于内心的敬爱);子夏问孝,孔子强调的则是外形(容色)的和悦。孔子的这些说法,不是相互矛盾,而是侧重点不同,相互补充的,要贯通理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