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紧张局势冲击工厂 中国最富裕县遭打击

人气 13476

【大纪元2023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江苏昆山不仅是中国最富裕县,也是中国最繁忙的出口中心之一。得益于在昆山组装关键部件的合同制造商,这里的薪水曾比内陆省份高出30%。但现在,昆山已出现另一番景象,企业裁减员工,大砍工资和福利;工人则面临就业难的困境。

昆山企业遭打击的原因之一是,全球经济前景疲软,对中国需求变少;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中美紧张关系促使制造商将工厂迁往中国境外。

昆山是江苏省的一个直管县级市,距离上海50公里。昆山有近100万人口,在这里设厂从事出口贸易的台湾企业多达1529家。昆山被评为中国最富有的县。

企业削减开支 招聘员工更加挑剔

据《金融时报》报导,昆山工厂主和物流集团表示,其公司正在削减开支,以应对出口下降。自去年10月以来,由于西方买家在高通胀和经济前景黯淡的情况下减少订单,中国的出口(以美元计算)已经连续5个月下降。

昆山的萎靡不振反映了中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所面临的挑战。中国经济遭到了“清零政策”的冲击,去年增长仅为3%。政策制定者目前正在试图寻找另一个增长途径来抵消外贸的下降。

多名招聘人员告诉《金融时报》,工厂员工人数已经减少,公司将时薪减少多达三分之一,而丰厚的签约奖金也被取消。因为订单减少造成劳动力供应过剩,许多工厂已经开始拒绝年龄较大的求职者,改变了疫情大流行管控结束初期工厂增加招聘以满足强劲需求的趋势。

一名招工中介告诉经济观察网,苏州和昆山的许多工厂,用工都已经饱和,一些前两年每天招200~300人的厂,现在每天只招20~50人。

报导说,在昆山富士康员工招募中心门口,因为没有通过面试,小齐正扛着从中介购买的棉被准备去火车站。去年,他刚从富士康出来,今年再想进厂时,却因为手臂上的纹身被拒。“我也不想进去了,现在工价太低”。去年他进厂时,每小时工价是32元,现在已降到了20元。

2004年10月8日,一名中国工人在昆山的一家涂料厂调配涂料颜色。(LIU JIN / AFP)

台湾制造商将生产线迁往别国 昆山就业困境加剧

《金融时报》说,劳动力市场的疲软因台湾制造商将生产线转移到其它国家而加剧。这些制造商是昆山最大的雇主,为了减少自己受到美中紧张局势的冲击,他们将生产线转移出去。拜登政府基于国家安全,试图确保关键电子产品(如在昆山组装的电子产品)供应链的安全,令美国公司及其盟友国家的公司不得不转移业务并限制与中国的贸易。

“昆山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台湾制造商的涌入。”恒生银行中国区首席中国经济学家王丹(Dan Wang)说,“这些公司现在已经成为(经济)增长的拖累。”

昆山台湾制造商给出的时薪已经从一年前的25元人民币下降到不到19元人民币(2.75美元)。许多工厂不再支付高达10,000元人民币(1,450美元)的签约奖金,而是开始收取费用来筛选求职者。

由于职位空缺有所减少,许多雇主收紧了非技术工人的年龄限制。富士康昆山公司现在要求申请初级职位的人必须在40岁以下,而一年前是45岁。

帮昆山一家合同制造商招工的招聘人员陈建(Chen Jian,音译)告诉《金融时报》:“我们没有足够的职位来满足这么多求职者的需求。”

与富士康及另一家台湾企业“和硕联合科技”合作的昆山一家物流集团老板詹姆斯‧高(James Gao)说,2023年第一季度的出货量比去年同期至少下降了三分之一。

“我们的司机曾经很难在上海港找到停车位。”高说,“现在停车场有一半是空的。”

高补充说,他的一些主要为西方消费电子品牌服务的台湾工厂客户,已经将一些订单分配给越南和印度的工厂,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促使他们实施多元化模式。

他说:“如果一家昆山工厂过去能从苹果或戴尔那里获得100亿美元的订单,那么现在它能获得80亿美元,剩下的就交给越南的工厂。”

去年10月,美国宣布了史上最严厉的对华出口管制措施,以阻止中共利用美国的尖端技术升级军事力量和监控能力。上个月,日本和荷兰也同意加入美国的打击行动,限制向中国出口芯片制造工具。

日本京瓷(Kyocera)是全球最大半导体零件制造商之一,社长谷本秀夫去年宣布在日本本土新建工厂,这是近20年来首次。上个月,谷本秀夫告诉《金融时报》,在中国生产并出口到国外的商业模式不再可行。谷本说,如果不能获得受出口监管影响的芯片技术,现在几乎不可能在中国生产硬件。

昆山官员:快速增长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随着低利润制造业需求减少,昆山已经开始寻求技术要求更高的外国投资者,并专注于本地销售以刺激增长。这一战略吸引了一些公司,因为昆山有成熟的供应链,而且靠近中国最大的高端城市——上海。

然而,流入的资金可能不足以抵消昆山合同制造商的短缺。今年1月,中共昆山市长陈丽艳说,该县今年预计将有11亿美元的外国投资,比2022年的17亿美元有所下降。继去年外贸增长收缩3%之后,陈丽艳还将2023年增长目标设定为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官员告诉《金融时报》,鉴于经济环境的变化,“我们需要对外国投资和贸易预测更加现实”, “快速增长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对于求职者来说,情况也很暗淡。来自河南省中部的40岁农民工王立明(Wang Liming,音译)本月抵达昆山。他在昆山市中心的一家劳务交易所外说:“我以为‘清零’的结束会让我的生活更容易些。事实并非如此。我不得不接受大幅的减薪以获得工作机会。”

责任编辑:李穹 #

相关新闻
中共财政吃紧 多地机关事业单位清理编外人员
一带一路在非洲降温 欧美资金增加对抗中共
【秦鹏观察】中共对美监听?或酿新古巴危机
中国六大国有银行再降息 中长期存款利率跌破3%
最热视频
【新唐人大视野】习考察必下田?泄露心头患
【菁英论坛】习陷信息孤岛 中美开战只差150码?
【中国禁闻】地方财困波及教育 大学学费高涨
【新闻看点】央企高管遭街拍 牵手女被起底炫富
【全球新闻】彭斯正式挑战川普 参选人扎堆
【环球直击】中国北方小麦发芽 加剧粮食危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