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田联禁跨性别选手参加女性赛事

人气 541

【大纪元2023年03月27日讯】(大纪元资深记者Tom Ozimek报导/大纪元记者秋生编译)世界田联理事会(World Athletics Council)3月23日表示,已经禁止生理男性参加女性精英比赛,并收紧了对其他运动员的睾丸激素限制,并表示目前其首要任务是维护田径运动中女性类别的公正性。

理事会在一份声明中说,它已经同意把经历过男性青春期的男变女的变性运动员排除在女性世界排名比赛之外,从2023年3月31日起生效。

世界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伊(Sebastian Coe)在一份声明中说,“当涉及到不同群体之间的需求和权利冲突时,做出决策总是很困难,但是我们仍然认为,我们必须将确保女性运动员得到公平对待,置于所有其它考量之上。”

科伊说,随着有关身体功能和男性优势的科学的发展,未来将对该决定进行复核。

他说,“随着更多证据的出现,我们将重新审视我们的立场,但是我们相信,维护田径运动中女性类别的公正性至关重要。”

2016年6月17日,世界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伊(Sebastian Coe)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Ronald Zak/AP Photo)

跨性别运动员

新的规定要求,有“性发育差异”(Differences of Sexual Development, DSD)的运动员必须在至少24个月内将睾丸激素水平降至2.5纳摩尔/升(2.5nmol/L) ,才能参加女子组的比赛,包括所有项目。该新规定不再对具体项目进行限制。

已经参加先前规定的非限制性项目(400米以下和1英里以上距离的项目,以及田赛项目)的相关运动员,将受到临时规定的约束。这些规定包括要求他们将睾丸激素水平抑制在2.5纳摩尔/升以下,持续至少6个月后才有资格再次参赛。

DSD是一组罕见的疾病,指一个人的荷尔蒙、基因和/或生殖器官可能男性特征不清,有时被称为“双性人”(intersex)。

更严格的睾丸激素规定将影响DSD运动员,如两届奥运会800米冠军卡斯特‧塞门亚(Caster Semenya),还有2020年奥运会200米项目银牌得主克里斯蒂娜‧姆博马(Christine Mboma)。

2021年9月9日,在瑞士苏黎世,纳米比亚的克里斯蒂娜‧姆博马(Christine Mboma)在赢得女子200米比赛后亮相。(Ennio Leanza/Keystone via AP)

理事会表示,DSD法规基于超过十年的研究和证据,可以证明跨性别女运动员在女性项目中占有身体优势。

然而,目前还没有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国际田径比赛,因此,理事会没有具体的田径证据证明这类运动员会对田径女性比赛中的公平性造成影响。

鉴于此,理事会决定优先考虑女性比赛的公平性和公正性。此外,理事会还同意成立一个工作组,为期12个月,以进一步审议跨性别包容问题。

该工作组的部分职责将是审查目前已有的新的研究,并提出建议供理事会审议。

世界田联针对这个体育界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所采取的这些更严格的措施,是继世界泳联(World Aquatics)在2022年采取类似举措之后采取的。

理事会此前曾考虑允许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女子组别的比赛,前提是他/她们和DSD运动员一样,在24个月内将睾酮水平维持在2.5纳摩尔/升以下。但该管理机构周四表示,很明显,这样的建议几乎没有人支持。

科伊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不会永远说不。”

去年6月,世界泳联,即管理水上运动的机构,通过了一项投票,71%的国家联合会赞成禁止跨性别女性参加精英比赛,如果她们经历过男性青春期的任何阶段。

这一决定的依据是,有科学证据表明,跨性别女性即使通过药物治疗降低了睾丸激素水平,仍然具有显著优势。

各方反应

田径界的一些精英女性对这一决定表示欢迎,而一些变性运动员则谴责这一决定。

英国长跑运动员和奥运选手艾米莉‧戴蒙德(Emily Diamond)在一条推文中说,“感谢你遵循科学!”

戴蒙德曾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赢得400米接力铜牌,她写道,“这是迈向公平和保护女子组别的一大步,期待这将成为现在所有级别的规则,而不仅仅是精英排名赛。”

奥运会选手和马拉松选手马拉‧山内(Mara Yamauchi,日裔英国女选手)在推特上写道,“好消息!未免令人不解的是,要庆贺一些常识性的东西。”

“拯救澳大利亚女性体育”(Save Women’s Sports Australasia)是一个反对跨性别运动员参加女性体育的组织,它对这一决定表示赞赏。

其发言人罗‧艾治(Ro Edge)说,“嗯,这不是一个禁令,它实际上只是为了保护女子项目和女性参赛者,这是一个很棒的决定,因此,听到主席塞巴斯蒂安‧科伊站出来说,他们必须将女性参与的公平性置于所有其它考量之上,这真的让人感到安心。”

加拿大自行车运动员克里斯汀‧沃利(Kristen Worley)作为一名变性运动员,曾对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的性别政策提出过质疑,他说这一决定“令人沮丧、失望”。

瑞奇‧考兰(Ricki Coughlan)是澳大利亚首批从事职业跑步的跨性别运动员之一,他说,这一裁决将助长针对跨性别者的“仇恨力量”。

(路透社对这一报导有贡献。)

原文:World Athletics Bans Transgender Biological Males From Competing in Female Elite Event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18岁少女变性后痛悔莫及 起诉凯撒医疗集团
温哥华父亲变身真人广告牌 抗议儿童变性疗法
阿肯色州州长签法案 限制变性学生使用厕所
控诉医疗机构蒙骗 加州女孩以变性经历示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