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西方对中共科技教育“脱钩”的新进展

人气 3803

【大纪元2023年05月20日讯】瑞典开始大范围地拒绝中国公派留学生后,荷兰也在跟进。这表明,自2020年美国发布10043号总统令以来,西方与中共的科技教育脱钩,在持续推进。

瑞典之所以拒收中国公派留学生,是由于一个戏剧性事件。这里先介绍一下CSC。CSC即“中国国家留学基金管理委员会”(Chinese Scholarship Council),中共官方机构。“CSC奖学金”又称“中国政府奖学金”,CSC学生也即是广泛意义上的中国公派留学生。一旦留学生获得了这个奖学金,所有的留学费用都包括在其中,留学国的大学不必提供任何奖学金或补助。

2020年疫情初期,隆德大学(Lund University)一名中国女博士生因疫情被迫推迟了部分工作,她的一次期中考试的成绩也不好,这让她很可能无法按时完成学业。那位中国女博士生当时的导师大卫‧布莱德(David Bryder)教授回忆说:“突然间,她变得非常不安。我们试图理解为什么,就在那时她告诉了我们这些事:她有一份(CSC)英文协议,这份协议看起来很合理;但是她还有一份中文协议。她告诉我们,如果她不能按时完成学业,(根据该中文协议)她的家人就可能要被迫还钱(给中共政府),甚至会面临罚款。”

这在隆德大学和瑞典高校圈里投下了一颗震撼弹。瑞典人认为,CSC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要求“学生的担保人——通常是一位近亲,只要学生在国外(留学期间),这位担保人就不能出境离开中国。这正是独裁统治的运作方式,即家人在本国被扣为人质。这令人非常不安。”这让中国留学生承受如此大的压力,也不符合瑞典《高校条例》,该条例规定学生的奖学金条件必须公平。

此外,CSC协议还特别要求他们必须忠于中共的领导,“为(中共)政权的利益服务”,绝不能在海外参与违背中共当局意志的“活动”。这也让瑞典人难以接受:“这里存在不确定性,例如,‘违背中国国家利益’的意思是什么?因此我们暂时决定不再通过CSC招收更多(中国)研究生。”

于是,隆德大学和乌普萨拉大学成为了第一批正式拒绝CSC学生的瑞典高校。之后,瑞典农业大学(SLU)、卡罗林斯卡医学院(Karolinska Institutet, KI)等等享有国际声誉的瑞典名校也加入了这个行列。这在欧洲开创了先河。

近期,荷兰也跟进了。荷兰约有2000名留学博士接受CSC奖学金,他们分布在各个大学中。荷兰媒体Trouw调查了12所大学后得出结论:出于知识保护的原因,荷兰大学越来越不愿意接受大陆公派博士生,荷兰教育部正在调查接收这类博士生的风险。

例如,代尔夫特理工大学(拥有242名CSC奖学金获得者)表示,越来越不愿意录取此类博士生。在敏感研究领域(如可民用可军用的双重用途技术),不接受CSC博士;不再招收来自国防七校的学生,以及来自国防科技大学的研究员。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瓦赫宁根大学、乌得勒支大学等等也类似。此外,还有一个原因使荷兰大学不想招收新的获取CSC奖学金的博士:“这也是由于这些博士生收入(CSC奖学金)过低,他们每月只能得到€1,350,比荷兰的最低工资还低逾400欧元。”

从瑞典开始拒绝接受中国公派留学生的情形来看,其促发因素并不是政治。例如,瑞典国家安全机构长期以来一直警告说,中共政权利用其公民从瑞典高校获取技术,这些技术后被用来加强中共的军队,“我们在用瑞典的税收资金为中国(中共)提高作战军事能力做出贡献。”但这无法阻止王家理工大学和查默斯理工大学(CTH)在过去五年中接收了30名与中共军队有联系的中国研究生。

侵犯留学生人权的CSC协议,才让西方大学对中共的流氓本性有了真切的认知。“与中国合作时提及‘科研自由’也是荒谬的”,如瑞典《快报》社论所说,“通过利用学生组织、吊销签证、进行威胁和许诺金钱,共产党试图诱使西方高校进行自我审查。”“这说明了为什么你不能像对待任何其它国家那样对待中(共)国——当你与共产主义独裁政权打交道时,‘开放对双方都有利’的论点是站不住脚的。”

大家知道,2020年5月29日,时任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公告,禁止来自中国的持有F类和J类签证的、与中共“军民融合战略”(Military-Civil Fusion Strategy)有关的中国高等院校相关的留学生、研究人员、访问学者进入美国。这是美国对中共科技教育脱钩的标志性行动,主要出于政治军事考量。

拜登政府继续保留执行这一政策。2021财年,据美国国务院称,美国领事官员因总统令拒绝了1,964 份中国公民签证。2022年前六个月,美国向中国公民签发了31,055份F-1签证,与疫情前的水平相比,美国发给中国公民的学生签证数量下降了50%以上,远低于2019年同期的64,261份。科技教育脱钩扎实推进。

在美国的影响下,西方国家也开始致力打击与中共在敏感项目上的合作。例如,2021年英国因为国家安全理由,拒绝超过1,100宗科学家及研究生在英国的敏感项目上工作的申请,几乎是2020年同类数字的九倍。虽然英国外交部拒绝交代被拒绝的申请人的国籍,但牛津大学、剑桥大学以及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提供的数字都显示,被拒的学者申请大部分是来自中国。

今年3月,英国保安国务大臣Tom Tugendhat(董勤达)指,科学、科技、学术都是英国国家安全的前线,英国知道敌人尝试偷取英国的知识产权来伤害英国,新成立的“国家保卫安全局”(National Protective Security Authority)会致力帮助商界及大学保障他们的竞争力。

现在,瑞典、荷兰的大学主要不是应政府要求,而是自己主动开始拒绝中共留学生,表明中西方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对抗性,在社会认知层面广泛化了,这将大大深化西方对中共的科技教育“脱钩”。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瑞典媒体曝光中共逼公费留学生签效忠协议
王赫:中共“科技自立自强”一场梦
欧洲第一国 瑞典开始拒收中国公派留学生
荷兰大学拒绝接收中共公派博士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