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眼看名人

吴惠林:第二章 摇滚歌星博诺从不沉默

人气 155

【大纪元2024年02月02日讯】第三篇:

记一位关怀贫者的摇滚歌星—博诺

被称为本土天王的台湾艺人吴宗宪,2004年5月6日早上开车在台北市遇警察临检,拒绝下车一个小时之后测出酒精浓度虽未超过标准,但因无照及搭载辣妹且不太合作而被媒体大篇幅报导。这位本土天王的花边新闻非常多,可惜大多不是正面的,而其作风应在台湾演艺界有一定代表性。对照这位知名歌星、主持人的行径,我的脑中不禁浮出全球知名杂志《时代》(Time)在2004年4月20日公布的一项讯息,该杂志慎重选出当年全球一百位最具影响力的各界人物,演艺界和娱乐界的妮可‧基曼(Nicole Kidman)、魔戒导演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梅尔‧吉伯逊(Mel Gibson)、博诺(Bono)等人都入榜。不过,后两位却非归类在演艺界,而是在“英雄和圣者”(Heroes and icons)这一类。梅尔‧吉伯逊这位老帅哥赫赫有名,不需要再费唇舌介绍,而且也不是本文的对象,我要介绍的是博诺。

提到博诺这个名字,台湾人民很可能不熟悉,但一提U2这个摇滚乐团,应该不只不陌生,不少人还很迷恋吧?!而博诺就是该乐团的主唱歌手,当然就是灵魂人物啦。不过,U2虽然享誉全球、博诺也因该乐团而名噪天下,但《时代》杂志推崇博诺,却不是其本行,而是“英雄和圣者”行列的成就。《时代》的颂词是这样写的:“博诺是一位英雄…….,不是因为他是一位摇滚巨星,而是因为他虽身为一位摇滚巨星却愿意花时间在沈闷和枯燥事务上,诸如与参议员和行政官员的冗长会议,以及参与世界银行的无数次会议。”至此,读者们应会好奇博诺到底除了演唱之外,与这些政治人物和官僚体系官僚们开什么内容的会议呢?且让我细说从头!

博诺——摇滚歌星兼业余经济学家

其实,我也是2003年12月才得知博诺这个人以及他的独特之处,那是因为一家出版社当时正要出版全球知名经济学家罗伯‧贝罗(Robert J. Barro)的一本《挑战大师—一位经济学家的观点》(Economic Ideas for New Millennium)中译书,邀我写一篇推荐序。该书是贝罗在有名的报章杂志专栏写的通俗性作品之集结文集,第一篇“故旧闻人往事忆述”,贝罗写出其心中十二位值得记述的名人轶事,其中绝大多数是非常杰出且知名的经济学家,但有五位是经济圈外人物,五位中的三位是政客,一位是棒球明星,再一位就是博诺,贝罗以“摇滚歌星兼业余经济学家”称呼博诺。

经由贝罗的文章,我才知道博诺这号人物。贝罗是在1999年夏天经由萨克斯(Jeffrey D. Sachs,此君主张以“震荡疗法”从事体制转变,以俄罗斯作为实验场,初期一片惨像,并被嘲讽讥评为失败,可是2004年俄罗斯第三次公民直选总统,现任的蒲亭压倒式轻松连任,经济改革效果呈现被认为是主因,对照中共在21世纪初显露“后发劣势”并且泡沫经济崩盘疑虑、险像环生,似乎印证制度改革“长痛不如短痛”,急进的震荡疗法成本较低、效率较高。引介与博诺共进午餐,且是博诺主动邀请的。贝罗说他本想婉拒,但为讨好U2歌迷的女儿之欢心,才勉强赴约。原来博诺希望和两位经济学家讨论声援“2000大赦年”(Jubilee 2000)活动,该活动旨在取消世界最贫穷国家的外债。

贝罗在午餐时表明自己不是适当人选,而建议博诺找几个“左派经济学家”上阵更可助长声势。没想到博诺就是看上贝罗的实事求是、观念保守,以便了解这一边的经济学家们是否可接受该项义举,而且博诺特别强调其对其他全球性援助计划,例如1980年代的“慈善救助演唱会”,不感兴趣,想以加速解除贫穷国家债务的方式促使他们推动健全的经济政策。因此,博诺提出取消债务的先决条件是:贫穷国家必须承诺把不必偿还的外债用于生产性投资。

博诺的这一席话让贝罗颇为震惊,老实说我也对这一位摇滚歌星竟能说这种有见地的话语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博诺提出的这个前提虽然正确,但实现的可能性却微乎其微,正如贝罗所言,贫穷国家必须建立完善的法律制度、实行支持自由市场的经济政策,还要拥有健全的教育及医疗投资计划,再加上稳定的总体经济,才是消除贫穷的正道,凭白获得资源,包括外援、免除外债等等不劳而获的金钱,太多的经验显示,这些只会对经济有害,还是“维持良好债信,能够履行债务和其他约定”才能刺激一国的经济成长。

带动了美国政治阶层的文化觉醒

虽然贫穷国家债台高筑是老掉牙的问题,以取消外债作为解决之道也非新招,而且成效不彰,但博诺等人的热忱却无可置疑,连贝罗也被他们的精神感动,不过他并未动摇其观点,毕竟历史经验充分显示:许多债务国在外债解除后都再举新债,而这些新债大都被贪污腐败的政府拿去支应非生产性计划。所以,事实证明解除债务的作法对国家没有帮助。然而博诺还是为“2000大赦年”活动奔波游说各界领袖,包括前美国总统柯林顿和罗马教宗,连诸多经济学者也响应,而前美国财长、哈佛大学校长桑莫斯(L. H. Summers)也在列。让贝罗讶异的是,博诺竟能成功的周旋于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间,其努力游说的成果是:美国国会在2000年11月通过美国一笔勾消对第三世界四亿三千五百万美元债款的提案。更令人佩服的是,尽管博诺花费心力时间四处奔波向政界游说,还能带领在1990年代销声匿迹的U2合唱团,在2000年卷土重来推出一张精彩的专辑唱片“难以忘怀”(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

由于博诺的努力获得各界的认同,也许就是在萨克斯和桑莫斯的推荐下,在2001年6月获哈佛大学颁发荣誉硕士学位,并在甘迺迪学院国际发展中心第一届毕业生庆祝晚会上发表演说。柯林顿曾在庆祝债务解除提案通过的演讲会中称赞博诺是位头脑绝顶聪明,且带动了美国政治阶层的文化觉醒。

在结束穷国债务任务后,博诺立即展开新任务,要为非洲爱滋病奉献心力,他想敦促富裕国家以扩大国际贸易的方式对非洲提供医疗援助。为此,博诺再度请教贝罗这位保守人士的看法。虽然贝罗敬重博诺的为人,也很愿意相信博诺所提办法能收效,但以经济研究专业角度看却不能相信,贝罗倒希望博诺将其游说长才用到鼓吹自由思想上,因为自由思想才是创造经济成果的要因。我不禁好奇想问贝罗,为何不当面说服博诺这样去做,或许贝罗已经提了,但博诺没反应,或许根本没机会说,或者在一段时间之后贝罗才想到此妙方。到底如何,很可惜的是,贝罗对此都没有交代。

2004年5月,博诺又在美国费城大学接受荣誉法学博士颁赠,并当场发表一篇感人演说,内容主要仍在为第三世界争取福利,继续为非洲的人权、贫穷等问题发声,认为西方社会对改善第三世界经济状况责无旁贷。由此可见博诺的善心和善举并非一时心血来潮,也非三分钟热度的作秀,的确是长期间持续热心奔走。单看博诺的此种耐心和坚持,就已够让人感佩的啦!

一位摇滚歌星能一往直前持续投入如此艰钜任务,无怪乎会被列为全球百大影响人物之一。虽然能有博诺如此作为的外国艺人也不多,但我们却时常看到不少外国影歌星做大善事,甚至于为人权、公理、正义挺身而出,如李察基尔为西藏多方奔走,而从事慈善事业者更比比皆是。相较之下,台湾艺人虽也不乏从事大小善事者,但像吴宗宪时常闹花边的却更多呢!何不多多向博诺看齐呢?

作者为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十八铜人摇滚英雄会”开锣了
伊能静首执导筒 不介意秦昊宋慧乔吻戏
支持原创精神  摇滚绕境到大溪
流笼到基隆音乐会 独特魅力再掀西岸浪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