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眼看名人

吴惠林:第四章 永远的“阿格西”

人气 141

【大纪元2024年02月06日讯】第三篇

《公开:阿格西自传》(Open:An Autobiography),是一代网球巨将安卓·阿格西(Andre Agassi)的亲笔自传,我答应出版社挂名推荐,并主动写序,因为我曾在二○○二年和二○○六年各写一篇颁扬阿格西的短文。虽然我不是真正了解阿格西,但仍希望经由这本自传印证我的观点。

漂亮的退场背影

这本自传厚达五百页,我几乎一口气看完,颇能感受到作者的真诚及其人生感悟。全书由退休赛事开场,进而回到孩提时代,循序描述其二十一年的网球人生。尽管阿格西没受过高等教育,但对文学有天赋和偏好,又是用“心”去撰写,读来颇引人入胜,让我回想起二○○六年的场景。

该年九月五日,媒体不约而同,大肆报导阿格西。那是当年最后一个大满贯赛-美国公开赛第三轮,阿格西不敌年纪比他小十一岁的德国小将。为何输了球还受到爆满的观众长长的起立鼓掌致敬,并且受到举世瞩目?只因为阿格西从那一刻正式“告别网坛”,他退休了!

阿格西纵横职网二十一年,创下十项纪录,是二○一○年以前,自有公开赛以来唯一在网球史上完成“金满贯”(四大满贯赛金杯加上奥运金牌)的男球员。即便加上女球员,迄二○一○年,全球仅区区两位而已。妙的是,这两个人自二○○一年起就同住一个屋檐下,他们是阿格西和有“玉罗刹”别号的葛拉芙,阿格西的太座。除了绝佳的网球成就,阿格西的行事风格和多彩多姿、起伏激烈的生涯,也被人津津乐道。不过,另一位网球天才,西班牙蛮牛纳达尔,二○一○年取得美网大满贯桂冠后,也加入金满贯行列,即使如此,迄今还只“唯二”男子。

从谷底翻身的雄姿

阿格西从叛逆、长(怪)发、被扁的坏孩子,蜕变为受人尊敬的永远的巨星之历程,自传里有令人心动的陈述。一九八六年,阿格西顶着怪异发型、奇特衣着踏上职网赛场,开启网球世界新纪元,彻底颠覆网球的优雅传统。除了造型花俏,阿格西以他的球技,很短时间内就获得好成绩。一九九二年温布顿草地球场大满贯赛,他魔术般的接发球,拿下生涯首座大满贯金杯,一九九四和一九九五这两年再分别得到美网、澳网两座大满贯冠军,更连续三十周排名世界第一。一九九六年获亚特兰大奥运网球金牌,达到颠峰。随后恶运来临,那是一九九七年四月,阿格西和影坛漂亮宝贝布鲁克雪德丝举行世纪婚礼,但短短两年就离婚,而阿格西的网球成绩且跌入谷底,排名下滑至一四一名。

正当被世人看衰,阿格西痛下决心彻底改造,放下身段由小赛场重新出发,并向年少轻狂告别,短短数月竟又登顶。一九九九年神奇的在法网决赛时,由输两盘绝地大反攻连赶三盘,获取法国红土公开赛大满贯冠军,年终排名第一,成为史上第五位囊括四大满贯赛冠军的男子球员。二○○一年阿格西与网球天后葛拉芙结婚,开启网球生涯第二春。当同期的山普拉斯等好手相继引退,年过三十的阿格西仍不服老,又在二○○一和二○○三年再获两次澳网大满贯冠军。二○○六年,阿格西已是三十六岁的“高龄”,纵使还有拼斗之心,然而难耐伤痛,只得黯然退休。

时代魅力概念符号

“阿格西”,代表一项运动、一个时代,一个具有无穷魅力的符号,既神秘又复杂,而且充满传奇。“他是这项运动中最具魅力的一员,他是一个不断超越自己的真正冠军,他是从各种方面重新改写‘网球’概念的传奇”,这或许是最为贴切的评论。

除了网球事业,阿格西也热衷慈善事业,以他为名的慈善基金会,一九九四年于赌城拉斯维加斯成立,旨在帮助那些“边缘少年”,次年举办首次“大满贯儿童慈善音乐会”,冠盖云集捐款踊跃。他用善款创建一间独特的“阿格西大学预备学院”,如同他所言:“我是一个九年级的辍学生,而我现在最骄傲的事物,是我自己创建的学校。”这也是他传达给学生们的讯息,他由衷体认到“教育对一个人的重要”。

阿格西的退休感言提到,“即使在输球的时候,未尝不是人生的胜利”,不但印证他的网球生涯,也给世人带来宝贵的启示。他对同侪的掌声备感光荣,因为在竞赛中,一个人的赢球,必然是另一人的输球换来的,你必须踩着别人的失败往成功迈进。不过,任何一个人不会一直是成功者,也不会一直是失败者。而居高思危、自失败中吸取教训迎接下一次的成功,乐观进取过一生,是阿格西给人们的示范。更重要的是,一个人的成功往往是一群人分工合作达成的,无论多有名的巨星,终究还是一个具七情六欲血肉之躯的“常人”,不必羡慕也无需妒嫉。这本自传所透露的讯息:“做为一个人,不论喜不喜欢,落在手边的事就尽量去做,而且尽力做好。”值得世人仔细咀嚼。

作者为中华经济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美网阿格西苦战  姜是老的辣  逆转过关
美网男单 费德瑞拍下阿格西连霸
阿格西:美国公开赛后退休
重温阿格西  温网最温馨的告别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