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论坛】江绵恒被爆卷入军方倒习

人气 8034

【大纪元2024年03月15日讯】今年北京的两会期间中国发生了很多事件,爆炸、火灾、恶性的社会治安案件等等,最新的事件是两会刚刚结束,北京边上的燕郊就发生了一起大型爆炸事故,官方报导说有7人死亡,二十多人受伤。此外,两会上中共提出了一个新概念“新质生产力”引发外界关注,这个“新质生产力”是中共的新经济政策,还是故弄玄虚?

燕郊大爆炸原因 官方讳莫如深

独立电视制片人李军在新唐人《菁英论坛》节目中表示,北京和燕郊是一河之遥,河这边是燕郊,河那边就是北京通州。燕郊这个地方离北京市中心大概只有三十几公里,比很多北京郊区都近,这次燕郊爆炸事件,网上有个视频,我看了非常吃惊,爆炸在一瞬间就把整个楼就炸掉了,给人感觉不像事故,像哈以战争中的那种导弹,弹头当量很大,一下子把楼给炸掉。中共说是一个炸鸡店的液化气爆炸,但是炸鸡店工作人员出来回应说,我这里根本就不用煤气,我是用电的。所以这起爆炸案的疑点很多,人们关注的是为什么有这么大威力的爆炸?

大纪元资深编辑与主笔石山在《菁英论坛》表示,我看网上说法特别多,有的人说是什么报复社会,有的人说是煤气管线泄漏了,但是煤气公司说,我们也没管线从那个地方经过,所以这个事情确实是引发了很多很多的猜测,尤其是爆炸地点距离北京这么近。

《大纪元时报》总编辑郭君在《菁英论坛》表示,北京的风水是西边、北边是山,东边和南边是平原,北京是坐北朝南的一个格局。燕郊这个地方,据说有30万在北京上班的人住在这里,北京周边这两年发生了很多事,去年夏天发大水,大西边山里发大水淹掉了西南边河北省的很多地方。今年一开春东边这个燕郊就是一个大爆炸,这个景象非常不吉利,感觉就是水深火热吧。我觉得好像有一股要颠覆北京的这种势力正在运作和运动。

江绵恒卷入军方倒习 三中全会不敢开

李军在《菁英论坛》表示,袁红冰最近有一个爆料,说三中全会不开看起来主要可能是政治原因。说秦刚和李尚福俩人被抓了以后交代出来,在外交系统、军队系统如火箭军系统有一批人,心里头并不是忠诚于习近平,这给习近平造成了很大困难。最近一个新情况更厉害,就是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巨干生和原来火箭军政委徐忠波被控制之后,这俩人交代的特别彻底,最后供出了江绵恒,说是很多官员和江绵恒形成了一个政治团伙,这些人不仅贪腐,还有一些非组织的政治活动,私下里对习近平的执政能力表示怀疑和不认可。这些人大部分都是习家军的,这让习近平很头疼,让他举棋不定。

郭君在《菁英论坛》表示,江绵恒曾经做过中科院副院长,还曾经主管火箭和卫星发射,他在美国拿了博士学位,专业是材料物理。2004年的江绵恒还曾经担任神舟五号的副总指挥,也曾经担任过创新一号小卫星的首席科学家,2007年担任过绕月探测工程小组的副组长,嫦娥工程的副总指挥也是他,2008年还出任神舟七号的副总指挥。也就是说江绵恒和火箭军和中央军委装备部的这些人确实有联系,比如李尚福原来是西昌火箭发射中心的总指挥,那他们都是火箭发射的总指挥,有必然的一些联系了。还有战略支援部队,现在战略支援部队的一个重点项目就是低轨道卫星,江绵恒原来就是所谓低轨道卫星的首席科学家,所以他们有很多的交叉。

现在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被全面调查,牵扯到江绵恒这里来,这个说法其实是合理的。另外我们也说过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总装备部这些都是专业人士集中的地方,大部分人都受过很好的专业教育,他们从心理上看不起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或者是比较轻视这些人吧,这都是非常正常的心理。就算他们表面上不说,但背后不一定不说,公开场合一定会有各种维护核心的讲话,但是在私下场合,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喝了点酒之后,难免会说一些不敬党魁的话。现在的问题是,北京市正是根据私下讲话来治理官员,各种私下场合的讲话、各种酒桌上的发言都会变成官员审核的重要依据。

我们现在经常看到中纪委通报中说的官员是两面人、政治品行败坏等等,这说明中共内部对最高层的政治决策和政治措施是不满意的,他们有很多心里的看法,而且很可能已经形成了大量的反对派集团,这凸显中共高层内部矛盾正在激化。

郭君说,由于这类事情非常普遍,据说北京最高层正在考虑全面批判邓小平、江泽民时代,从理论到各种政策措施等等,他们都要进行批判。一方面这会凸显习近平所谓力挽狂澜的这个成绩,另一方面,也是要再一次从根本上在党内进行彻底的清理和整肃。

旅居美国前中国资深媒体人蔡慎坤在《菁英论坛》表示,如果习近平要全面批判邓小平、江泽民时代,就是属于歇斯底里的一种做法了。因为共产党不管怎么样,还是有些传承的,像邓小平当年对毛泽东肯定有深仇大恨,但是后来还是对毛泽东的事情高高举起,后来又悄悄地放下。我觉得习近平走到今天,他也是有这种传承的,他过去十年之所以能够在这个位置上坐得这么稳,也是因为有江泽民和胡锦涛在前面给他积了家底,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家底,我觉得他今天这个位置根本是坐不下去的。

像邓小平接手毛泽东的时候,那是一个烂摊子,谁搞都很难搞,你再按照毛泽东那条路子走是走不下去的。我相信习近平这几年已经尝试过,他一会儿想回毛的时代,但是他每每在往回走的时候,实际上都走得非常艰难。尽管我们看到他现在权力高度集中,一言九鼎,他现在的权力已经超过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时代周恩来还分了很大一部分权力,但是现在几乎所有的,包括人大常委会、政协、国务院都已经没有权力了,基本上就是他一人说了算,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制约的情况下,但是很多他想干的事情,现在依然还是干不了。如果他全面的去否定邓小平、江泽民,否定胡锦涛的话,我觉得可能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不一定转过这个弯来。他后面的路实际上更难走,他否定他们后,他走什么样的路呢?他难道真的是完全走毛泽东当年闭关锁国的这样一条路子吗?那个是走不通的,这几年他也想走的,但是你看这个封城清零搞得红红火火的时候,几张白纸就把他打趴下去了。所以我就觉得不要把集权看得太厉害,有时候集权脆断了,实际上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新质生产力”故弄玄虚 全国专家云里雾里

蔡慎坤在《菁英论坛》表示,这几天我对“新质生产力”一直比较关注,从《人民日报》或者新华社的一些报导来看,从两会代表或者委员们的谈话来看,实际上大家都没有搞清楚,到底这个“新质生产力”是个什么东西,没有人把它搞清楚。我认为去年习近平去黑龙江当时谈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很有可能是一个口误。因为最初的时候,我看到福建省委党校在《人民日报》发了一篇文章,他在解读这个新质生产力的时候,按照他的理解,他说是新知新觉的意思,就是说我们对新东西要非常敏感。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这个宣传部门也好,这个党中央也好,最后把它搞成一个质量的质,就不是知识的知了,这是一种口误。现在很搞笑的是,全民都在表达或者是在宣誓如何要发展“新质生产力”。我这几天特别调侃了一下,总体的来看,实际上中国不需要什么“新质生产力”,一个党你现在高度集权之后,你主要是要放权,你只有放权,所有的生产力都会得到极大的发挥。

中国过去几十年,我们讲的经济发展,经济腾飞,或者是改革出现了一些良性的变化,主要就在于过去的党它放权,你一旦放权,所有的生产力都会得到极大的释放。而且对老百姓来说,你只有放权,人们对未来才会有预期,各种各样的生产要素都会得到一个积极的良性的发展。你现在光谈这个所谓的“新质生产力”,而又没有真正的去放权,没有真正的去松绑。现在这些企业也好,包括一些官员也好,都是无所适从,在谈“新质生产力”完全是高谈阔论,而且是云里雾里,我相信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新质生产力”。你看《人民日报》解读的文章,包括那些理论专家解读的文章,都是各有各的说法,没有一个真正把“新质生产力”能够表述清楚的,一会儿说是人工智能,一会儿说是科技创新。到底什么是“新质生产力”,我相信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完整的说法。

新唐人、大纪元推出的新档电视节目《菁英论坛》,是立足于华人世界的高端电视论坛,该节目将汇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热点议题,剖析天下大势,为观众提供有关社会时事和历史真相的深度观察。

本期《菁英论坛》全部内容,敬请线上收看。

——《菁英论坛》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菁英论坛】逃亡民企抱团 揭竿而起声讨中共
【菁英论坛】美国共产党改名 红色恐怖逼近?
【菁英论坛】两会气氛诡异 赵家人怒冲中南海
【菁英论坛】农夫山泉涉权贵内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