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改掉沉迷社交媒体的恶习

人气 872

【大纪元2024年03月03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hristian Milord撰文/信宇编译)近年来,大脑发育专家对民众过度使用社交媒体的警告越来越多,然而又有多少人听进去了呢?

尽管存在这些危险,但仍有太多的人每天至少花几个小时通过电脑和移动设备等进行网上冲浪、休闲娱乐。大约一年前,我曾在《大纪元时报》上发表题为“橙县律师、TikTok明星希望与众议员米歇尔斯蒂尔一较高下”(Orange County Lawyer, TikTok Star Wants to Take on Rep. Michelle Steel)的文章中,特别提到许多人沉迷于TikTok等社交媒体平台。

为什么过度使用电子设备有害无益?

电脑、电话和电子游戏机发出的超负荷刺激对眼睛、大脑的正常发育和常规功能都会造成明显损害。这些设备还会夺走我们与亲朋好友真正交流的时间,分散我们对日常生活自然节奏的注意力。

人们经常使用的平台包括谷歌(Google)、IG(Instagram)、Meta(前身为Facebook)、Snapchat、TikTok(中国大陆称为抖音)、油管(YouTube)和WhatsApp等。

与酗酒、吸毒或赌博等恶习类似,迷恋社交媒体也会上瘾,需要外力干预或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彻底戒掉这种习惯,或者一步步脱瘾。联邦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威斯康星州共和党)称TikTok为“数字芬太尼”。

有些人对TikTok大加赞誉,但如果它真的如此神奇,为什么中国大陆版的抖音与美国版的TikTok相比却相当温和呢?作为总部位于北京的字节跳动(ByteDance)公司的子公司,TikTok必须向中共负责,而且它是全球通用的,而抖音只在中国大陆提供服务。在中国,人们每天使用抖音的时间是有限的,它主要用于推广教育内容。

相比之下,TikTok会让人高度上瘾,会侵蚀一个人的职业道德,还会让人产生抑郁和自杀等消极念头,因为无休止的视频剪辑都是为了吸引人们使用这款程序。此外,许多关于跨性别欺诈和觉醒意识形态的信息都是为了混淆和分裂年轻一代。

作为国家机关的军队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意识到在社交媒体上花费过多时间带来的有害影响。在虚拟世界里花费大量时间的军事人员很可能在生命危在旦夕的危机时刻因准备不足而陷入绝境。

希望五角大楼能充分认识到,中共可以通过这个程序获取用户的个人数据,并利用这些信息达到邪恶的目的,比如破坏西方社会自由和法治。这应该成为国家安全的顶级警报。

在某种程度上,社交媒体平台会导致反社会行为,因为它们会使人的注意力产生短路,从而阻碍正常的互动。众所周知,美国国内的这些平台还常被指控删减新闻故事中的关键内容,使公众无法获得有关新闻的关键信息。隐瞒重要事实也会助长片面的偏好叙事。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23年10月7日巴勒斯坦恐怖组织哈马斯(Hamas)入侵以色列后,数万名以色列人流离失所,从加沙地带边境迁居到以色列内陆,并有5000人受伤,然而大多数传统媒体都没有报导这个事实。

另一个危险存在于政府雇员当中,联邦、州级和地方的政府官员禁止政府雇员使用TikTok,然后转过身来却在竞选活动中带头使用。联邦工作人员被禁止使用TikTok平台,然而乔拜登总统却在竞选连任时频繁使用。这种虚伪的行为为任何在私营和公共部门工作的人树立了一个可悲的榜样。

虽然禁止政府工作人员使用TikTok并不能保证令后者破产,然而全国各地的一些企业和政府机构已经禁用了该应用,这个禁令应该得到严格执行。除此之外,政府应该帮助人们了解TikTok的恶意,家长应该监督孩子避免使用,投资方从该平台撤资等。相比之下,推动使用TikTok平台的成人影响者正在助长社会的愚昧化,他们被中共政权恶意利用而不自知。

过度使用社交媒体的替代方案

认识到社交媒体的有害影响是限制其使用并选择更有意义的活动的第一步。期待那些经常使用社交媒体的人会完全放弃它,这是不现实的。诚然,社交媒体可以为人们带来很多方便,也有一些可取之处。然而,生活中还有许多其它选择,比疯狂使用社交媒体更加健康。

与其把大把时间花在社交平台上,不如从《大纪元时报》和其它知名报刊等平面媒体上广泛阅读收集资讯,这样做会令人受益匪浅。收听广播电台、观看电视节目也提供娱乐和新闻资讯,方便我们努力将信息形象化,并对所接收的内容进行思考。阅读小说和纪实书籍、有声或无声书籍也为我们提供了增强听觉、触觉和视觉的机会。

减少屏幕时间的另一个有效方法是每天进行剧烈户外运动,然后静下心来阅读和思考。保持身体运动对于培养对大自然的欣赏和更强的情景意识非常重要。

让自己远离屏幕可能具有挑战性,然而如果我们开始探究知识和精神追求,限制屏幕时间就会变得更加容易。每小时起身一到两次,走动或伸展一下身体,也有助于促进血液循环。

社交媒体的另一种替代方式是实际社交。没有什么比更好地了解他人,学习如何心无旁骛地倾听、思考和正常交流更有意义了。

探索新的兴趣爱好,在社区做志愿者,可以帮助我们体验真正的现实。改掉沉迷社交媒体的恶习,回归自然健康的生活状态,这是我的人生体悟和自我要求,也与读者诸君共勉。我必须提醒自己始终保持个人修为和社会交往的健康平衡,不要让虚拟世界占据了太多的个人空间。

作者简介:

克里斯蒂安‧米洛德(Christian Milord)是加利福尼亚州橙县(Orange County)的一名教育工作者、美国海岸警卫队退伍军人和作家。他于1977年毕业于加拿大的温尼伯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innipeg),1988年在加州州立大学富勒顿分校(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Fullerton,简称CSUF)获得教育管理硕士学位。他目前在CSUF任学生顾问,并参与图书馆的文化素养培养计划。

原文: Kicking the Social Media Fixation Habi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少年沉迷于网络 摆脱社交媒体后分享好处
过度使用社交媒体 会破坏你的记忆力
沉迷社交媒体15年 美国女子谈如何戒瘾
青少年沉迷社交媒体 影响健康和学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