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迫害后认清中共邪恶 民营企业家流亡欧洲

人气 1827

【大纪元2024年03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仓松,网名“Mask Brother口罩兄弟”,是一名被中共迫害的大陆民营企业家。他热爱他的祖国,却又因痛恨中共的邪恶统治而选择流亡欧洲。

2023年9月,仓松来到了爱尔兰。近日,已升级为人父的他,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他在中国的一段悲惨遭遇从而觉醒的经历。

被索贿不成 遭扯后腿

大学毕业那年,他进入了一家和央视相关的业务企业工作。他说,“当时我很热爱祖国,我认为很多事情只是因为人们不努力,只不过是下面的官员虽腐败,(自己)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

一年后,他自行创业经营工艺礼品,几经波折奋斗后经营也渐入佳境,于是他把公司搬到了杭州。经过一番打拼,公司的线上业务正好站在了时代的风口,业务快速发展。“在大伙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在浙江省同行业中排在前茅。因此拿下一家国企的浙江省相关业务的全部供货权限。”他说。

这看似美好的前景,却暗潮汹涌。在与国企打交道的过程当中,他没想到国企内部关系错综复杂,自从他拿下该项业务后,就不断地有来自国企内部人员的各种阻挠。

仓松说,“有业务经理公开向我索要回扣,当然鉴于中国的实际国情,我们在这方面肯定有预算的,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给。因此,不知不觉中就得罪了人。”

2012年时,国企一名台州市的市场部经理,觉得自己受到了怠慢,直接公开向他索贿30万人民币,那时候对于台州市的业务来说,这个价格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他表示,“当时我的合伙人向我汇报这个事情以后,我坚决反对,但是做生意和气生财,我的意思给她5万元就差不多了,结果她不同意。在我们态度很坚决后,她表面上表示同意,背地里联合我们的竞争对手,向他们公司污蔑我们,并且不断地打小报告,要求他们老板终止和我们的合作。”

公安介入 企业27人被抓

“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们分公司的老板,站在老板的立场上,他是很生气的,于是就跟这个业务经理讲,要么拿出他所有打小报告的证据,要么就主动离职。”

“这名业务经理的一个亲戚是台州椒江区公安分局的一个小领导,主动帮她出面,要求杭州市公安机关对我公司进行调查和抓捕公司相关人员,妄图来威胁我们。

“但是因为我们是合法经营,实在没什么漏洞,杭州市安机关调查后并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去做。”

随后,台州椒江区公安分局派民警跨市到杭州对其公司27人进行了抓捕,其中还包括他的前妻。理由是涉嫌诈骗。

办案的民警公开跟仓松讲,那些人打小报告都是真的,但是也可以不追究。“警察要我公开向那个人(业务经理)道歉,并且按照那个人的要求支付所谓的30万元赔偿金。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放我出去,并且不予追究。”

但是,为了保证仓松能按照他们所说的去做,要求他先支付100万元,说是取保候审的金额,如果以后不起诉,就是能按照他们说的去做了就不起诉,钱再退给他。当然,仓松是不相信的。

遭刑讯逼供 获刑10年

因为没接受他们的条件,警方便对他采取了严酷的刑讯逼供。“他们把空调调到16度,我只穿了看守所的一件麻布背心,空调正对着我吹,对我使用飞机铐,还带我参观了其它的酷刑审讯现场,对我进行恐吓和殴打。我左侧的一根肋骨,在当时被殴打受伤,现在还是变形的。”

“在我坚持不肯认罪的情况下,他们威胁我说,如果认罪,只要我一个人担着,如果不认罪,我所受到的一切酷刑都会施加在我前妻身上,同时还要抓捕我的父母和其他家人。”

因害怕家人被牵连,他只好妥协认罪。“在我认错之前我向律师,看守所和检察院都表达了我受到酷刑被刑讯逼供的情况。”

然而,律师表示:“没有办法说,因为没有办法取证。”检察院告诉他,要自己提供被刑讯逼供的音频录音或者视频证据。“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我作为被关押在看守所的犯罪嫌疑人,要如何取得这些证据?他们面对我受伤的肋骨和送到医院救治的医疗记录,却当成没看见。”

“看守所就直接对我进行威吓,说我如果坚持要告他们,那么就会对我施加变相体罚,比如增加劳动任务,增加值夜班的次数等等。

“后来,我家人向办案人员行贿了20万元,对我的前妻进行了取保候审。而我,因为他们坚持要100万元,所以没能取保,因为家里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现金。”

在后来的判决中,即便他已经被迫认罪了,还多次被检察院退回补充材料。仓松说,“公安和检察院提交的证据根本不足以对我定罪,在两次更换法官后,椒江区的法院副院长亲自担任审判长,但是他也不敢公开开庭,而是通过律师和我协商,表示放我出去是不可能的,只能想办法从轻判决,要求我不要上诉,不要申诉。”

“他还说,如果我不同意,他们可以不开庭,可以用随便解释的《刑事诉讼法》,来无限期的延长我的关押时间,至少关我个五六年。”

出于现实利益的考虑,仓松妥协了。检察院修改了对他起诉的罪名,从“诈骗罪”变更为量刑较轻的“合同诈骗罪”,并且判了10年有期徒刑。

他说,“我的妥协,只是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我无能为力,你也可以认为是我怂。当然了,在这中间的过程中,我还遇到了各种各样的警察,通过各种办法索要贿赂,有看守所的也有监狱的。我也见识到了很多被莫名其妙关进来的人,有关系的,有钱的,很快就出去了;没关系的,没钱的,牢底就坐穿了。”

他表示,“这一经历让我十分痛恨共产党。我亲眼看到,亲身经历,它们已经腐败到骨子里了,不可能再有任何办法去拯救了,谁也办不到!”

因曝光黑幕被盯上 被迫流亡海外

刑满出狱后,因为以前经商的经验,他重新开了公司,经营服装和日用品产品。而当时抖音已经相当发达,他也注册了一个账号,很快就积累了20万的粉丝。

因为痛恨共产党,看不惯共产党官员各种腐败的行为,他经常会在抖音上评论一些时事,结果又惹到了他老家的公安。

2023年他在抖音曝光一件黑社会到当地个体户店里闹事堵门砸店的事,个体户报警4次公安都不理,最后个体户开始反抗黑社会,当地公安局把特警都派去维稳。他对发生的这一切发表了评论,并且直播了他们派出特警执法的全过程,被当地公安要求删除视频,他拒绝后,抖音便对他的视频进行了强制下架。并且封了他的抖音账号30天。

他说,“解封后,他们联系市场监督管理局,动不动就到我的公司找麻烦。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获取了我的客户资料,又一个一个打电话骚扰我的客户,告诉他们我是诈骗犯坐牢出来的,不要跟我做生意,还妄图要求我的客户作伪证来陷害我。

“当地公安局里有个认识我的警察提醒我,公安局正准备捏造伪证陷害我,让我尽量避避风头,于是我在核实这件事情之后,为了避免像上次被刑讯逼供坐牢的情况再次发生,我远走海外。”

在海外,仓松仍坚持在TikTok上继续讲述他所了解的事情和评论一些社会真相。“最近,我接到家里人的电话,说公安机关要求他们劝说我立刻停止这样的行为,并且回国,否则可能会捏造刑事罪名来通缉我。我亲戚转述他们的原话是这样的:‘说你有罪就有罪,你总不能一辈子不回国。’”

曾经的爱国青年,因为遭受中共的迫害而认清中共的邪恶。仓松表示,“如果能够揭露它们的恶行,我愿意做我能够做到的。”◇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疫情中反封控遭判刑 网红天哥走线逃亡美国
梁颂基走线逃亡 墨国遇险 紧急呼吁国际救援
【翻墙必看】习要割太子党韭菜 邓朴方成头羊?
【更新】川普:子弹离我的生命只有1/4英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