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饱受堕胎药之苦 讲述自己悲惨经历

人气 116

【大纪元2024年04月1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Michael Wing报导/赵孜济编译)在一个平凡的星期一,伊丽莎白‧吉列(Elizabeth Gillette)走进她在俄勒冈州塞勒姆的律师事务所,没有告诉任何人她上周五做了什么,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未发生过一样。这是她的秘密。

吉列女士的同事们可能注意到,也可能没有注意到,她持续出现的症状:恶心、发冷和阴道大量出血。她告诉《大纪元时报》,虽然她本可以请病假,但这会引起怀疑,所以她在身心痛苦中挣扎了一整天。

24岁时,和数百万其他美国女性一样,吉列女士服用过堕胎药。她就医的诊所是塞勒姆的一个深灰色的美国计划生育联盟(Planned Parenthood)机构,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她形容那个诊所“非常肮脏”、“不专业”,“不是一个快乐、健康、安全的地方”。她说,那里的工作人员误导她,说这些避孕药物不会伤害她,而事实上这些药确实伤害了她。她称,医护人员没有适当地告诉她这种药物的副作用,而她也没有时间考虑药物可能对她身心健康产生的影响。

她经受了任何泰诺(Tylenol,一种止痛药)或家庭疗法都无法缓解的,难以忍受的腹痛,她像胎儿一样蜷缩在浴室地板上,最后她躺在自己的血泊中小产。除了身体上的痛苦,还有精神和情感上的折磨。这给她留下了持久的伤痛。她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抱着透明羊膜囊(羊水袋)中成型完美的小宝宝,这一幕永远烙印在她脑海中。

现年36岁、四个孩子的母亲吉列说,时至今日,她仍能感受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影响。当她经过垃圾箱时,她被幻想中婴儿的哀嚎所困扰,就像在恐怖幻想中,她把自己的胚胎冲进了马桶一样。她的孩子现在“在一个化粪池里”,她说,“里面装满了人类排泄物,那是他被埋葬的地方”。她还描述说,当她听到年幼的孩子在餐馆里哭泣时,她会立刻感觉回到了那间浴室,浑身是血。她说,还有噩梦,这些噩梦同样带给她强烈的不安。

伊丽莎白‧吉列。(由捍卫自由联盟提供)

据吉列女士说,对她的治疗可能已经上升到医疗事故的程度。她称,为她做超声波检查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婴儿的心脏没有跳动,这意味着他已经死了,这意味着服用药物不会杀死婴儿。但这是一个“赤裸裸的谎言”,吉列告诉《大纪元时报》,“因为我后来发现,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她给我开第一种药就是渎职,因为我不需要它。第一种药丸使胚胎挨饿,而第二种药丸则诱导分娩以排出婴儿。如果她说的是实话,那么我就不需要服用第一种药物。”她说。

她说,计划生育诊所让她很容易地进入流产的程序,并且不允许她拒绝。从她打电话预约流产开始到离开诊所期间,他们一直对她施压。他们说,如果她不吃下流产药,她就需要手术,并坚持要看到她吞下第一片堕胎药,才让她离开。

据这位妈妈说:24小时后,她服用了第二片药。其作用是引产。但“非常痛苦”。“不到20分钟,我就分娩了……我经历过四次分娩。(所以我知道)那一次确实是分娩”,她说,“我浑身发抖,出汗,恶心呕吐,腹泻。这是非常可怕的、难以忍受的痛苦。没有什么可以缓解疼痛——热敷、(吃止痛药)泰诺或安疼诺(Advil)、热水袋都无法缓解。”

这些副作用突然袭来,而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些副作用。“没有警告,也没有咨询”,她说,“没有人告诉我这会很危险。他们告诉我,这就像是两次月经一样,我会感到一些痉挛,多流一些血,一些血块。然后我第二天就可以回去工作了。”

如果说吉列女士在2011年进行人工流产时,她所描述的医疗渎职事故是大规模发生的,那么在2016年3月,当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放弃了其最初的多项安全标准时,女性获得堕胎药物就变得更加容易了。为了获得堕胎药,必须亲自去诊所的次数从三次减少到一次,有资格实行堕胎的人员范围扩大到医生之外,药物堕胎的期限从妊娠7周延长到10周,而且诊所不再需要报告非致命性并发症。

最高法院大楼。(Shutterstock)

2021年4月,在COVID疫情期间,FDA取消了面对面配药的措施,这种取消本来仅是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期间所实施的暂时措施。但在2021年12月,政府宣布,取消面对面配药是永久性的。捍卫自由联盟(ADF)的律师称这一行为“鲁莽”,并表示“危及到妇女和女孩的健康和安全”。

ADF代表受堕胎药物伤害的病人的医生、协会和个人。他们于2022年对FDA提起诉讼,联邦地区法院于次年停止了诉讼。2023年,美国上诉法院接到联邦地区法院的命令,要求部分恢复FDA对堕胎药物的关键安全标准。

3月25日星期一,我们等待最高法院再次开始对最后一个案件进行听证,此前最高法院已经暂停了在2023年4月恢复安全标准的决定。这就是为什么吉列女士最近一直在大声疾呼,讲述她的故事。今年2月,ADF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吉列女士的一篇感言文章,标题为:“我被告知堕胎药不会伤害我。但这是个谎言。”

吉列女士的目标是什么?近日,她告诉《大纪元时报》:“如果最高法院不强迫FDA恢复(他们的安全标准),这些女性将经历我所经历的一切。这是一场悲剧。所以,说出真相,人们需要知道真相。人们需要知道,无论你把饼做得多么扁,它都有两个面。而我们这一面也是有道理的。我的故事也很重要。而且,我并不是在孤身作战。”

原文“‘I Was Told Abortion Drugs Wouldn’t Hurt Me’: Woman Tells Tragic Story Ahead of Crucial SC Hearing”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网站。

责任编辑:姚清心#

相关新闻
女子因信神拒堕胎 生下女儿成就了家庭事业
少女被迫堕胎 内心煎熬 在神那里获得治愈
观生物课纪录片后 女子放弃堕胎选择保护生命
胎儿患残疾 墨尔本女子拒堕胎获幸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