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个人债务激增 “老赖”是如何产生的

人气 8214

【大纪元2024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三年疫情的封控虽然已经成为过去式,但它所造成的影响却阴云不散,不论是心理上,还是经济上。很多大陆民众因此而负债破产,在过去五年里中国个人债务总规模激增了50%。俗称“老赖”的失信被执行者已达854万2322人,比2020年初的570万人增加近50%。

中国个人债务激增50%

今年41岁、广西南宁小企业主郑先生曾经以为,自己经营的一家电器厂,可以一直这样平平静静走下去。

但三年疫情封控让他的梦想破灭。有一段时间,他负债累累,每天为支付工厂必要开支而发愁,失眠了一个多月。现在他基本上全部结束了生意,工厂也给别人了。

疫情期间的严密封控政策几乎波及到中国大陆所有的城市。就在2022年中共二十大前夕,中国至少有74座城市的3.13亿人口被置于全城封控或部分封控之中,包括15个省会城市和直辖市天津。

封控期间工厂停业、居民被居家隔离,这种中共特有的文革手段,让中国小企业主和民众经济上濒临绝境。

“封控对我们的影响很大,整个城市都停摆了,国内有些地方马路上所有的红绿灯全部变成红灯,像我们这样的很多小企业主都破产了。”郑先生告诉大纪元。

2021年12月31日,陕西省西安市正处于“封城”状态。(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郑先生表示,那段时间感到心理压力特别大,半夜醒后就再也睡不着了,胸口痛,很担心自己会出问题,心里越想越离谱、越想越多。

郑先生说,“因为我们开支比较大,平均每月六万多块钱,每天在两千多块钱,包括厂租、门面房租金、工人工资、办公费用、差旅费,还有房贷等,如果一天没有两千块钱进账,就要自己去找两千块钱来平衡支出。”

郑先生一家六口,上有快70岁的父母,下有两个10岁不到的孩子。“我想我出问题以后,我这个家庭、老人孩子、我太太怎么办呀?持续了一个多月,然后给自己买了很多保险,觉得至少哪一天我出现什么不测以后,至少他们还能活下去。”

“我们这个圈子的大部分人基本上都是我这样的情况,不出问题可以平平静静地这样下去,一旦出问题以后,真的很困难,难以为继。”他说,“我们是在夹缝里生活,如果是按照那些条条框框要求,我们生存不了。比如说税务、环保要求,消防检查,这些费用和赋税,远远要大于我们的盈利甚至是营业额。”

中国中小企业在封控之下出现了倒闭潮。陆媒报导,2020年46万家企业倒闭,7.8亿人负债;2021年前11个月,约有437万家中小企业永久关闭。

中国经济的寒风也改变了过去各行业的生态。《经济观察报》2023年8月报导,北京一律师说,疫情三年,律所受的影响不是太大,虽然并购、上市的业务有所减少,但“破产清算的业务量和往年比起来,至少翻倍增长了”;上海一家本土律所的律师则称,“劳动纠纷从2022年下半年就开始增多,破产的案子则从今年开始增多。”

《华尔街日报》近日也报导,中国家庭债务总规模在过去五年里激增了50%,达到了11万亿美元左右。虽然这低于美国家庭17.5万亿美元的债务规模,但对于一个居民收入远低于美国的国家来说,这个数字还是很大的。

中华经济研究院助研究员王国臣对大纪元表示,最主要还是因为COVID-19病毒加上封城的关系;其次是因为房地产的关系,房地产和相关股市的资产价格都在下跌,造成民众的财富效果也下降。

造就“老赖”的中共法律

在中国大陆,无论是所谓公司法还是破产法,都优先保护债权人,而这些所谓债权人通常都是像银行等强大的国有机构,而企业家则深陷困境,造成了“老赖”激增的现象。

西方国家先有个人破产制度,后有企业破产制度。中国大陆则相反,1986年就出台了《企业破产法(试行)》,但至今仍未出台个人破产制度,认为允许个人破产会纵容“老赖”逃债。

大陆专家表示,有企业破产法但无个人破产制度,意味着可以通过企业破产法的重整挽救身处困境的企业,但却挽救不了企业家,企业家一旦陷于债务绝境,不得不跑路甚至跳楼。

大陆冤案受害者家属制作“官派律师名片”,曝光官派律师信息,呼吁他们停止跟随中共迫害人权,图为中国法院示意图。(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图为中共法院示意图。(Feng Li/Getty Images)

中共还强化了所谓的失信黑名单,一旦上了黑名单就成为“失信人”,俗称“老赖”,他们无法买机票、坐高铁、通过支付宝和微信购物等。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去年12月公布的数据,中国失信被执行者达854万2322人,比2020年初的570万人增加近50%。这些未能按时偿还房屋贷款、商业贷款的失信被执行者,多数年龄在18岁至59岁,占中国劳动人口的1%。

中华经济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国臣。(王国臣授权)

王国臣表示,北京当局的制度应该是一体化的,对于所有信用有瑕疵的人,都要一视同仁的。可是在执法上面,一般民众只要稍微没还款,可能就会被拉入黑名单。而国有企业或是高官比较不容易被拉入黑名单,可能要等他们的判决确定或确定双开了,才会进行处理,就会造成一个实践上面和实际效果上面或观感上面的差别。

他认为,大陆现在个人债务问题,正本清源的方法仍然要先解决掉房地产债务的问题。

“因为房地产会牵动百业,房地产不去解决,相关上下游的制造业,包含钢筋、水泥到下游的装潢、铝门窗、家具业等百业都不会好。横向来看像金融业也不会好,地方政府土地财政也因为房地产不好之后,土地出让金也大幅的锐减。房地产不解决,中国大陆事实上是只会越来越困顿,包含民众的就业。”

王国臣说,可是现在看到的是,北京当局把大量的钱都挪到未来产业或战略产业上面,包括半导体和新三样,而这些产业是属于资本密集产业,而不是劳力密集产业,能够提供的就业人数有限。所以如果中国大陆不去扭转这种战略,民众只会越来越困顿。

中共步入流动性陷阱

个人债务的激增往往不会短期解决,而且会产生连环效应,进一步导致经济恶化。(先前报导:中共加速印钞难救经济 专家:陷流动性陷阱

王国臣解释说,如果个人债务持续增加,首先房地产会持续地颓废和崩坏。去年8、9月的房地产新政之后开放了很多,四线都解禁掉,可是房地产依旧颓废,因为大家没有钱买房;其次居民负债增加,消费也会持续地紧缩。即使现在中国大陆在推家电或汽车以旧换新,效果也不会好,因为民众根本拿不出钱。

“不管房地产的紧缩或消费的紧缩,最终都会反映到企业身上,企业的营收就会下降。整个恶性循环下去,中国大陆的经济当然就不会太乐观。另外如果内需不好就转向出口扩张,所以跟国际上面的关系也不会太好。”

2023年9月28日,中国中部湖北省武汉市,一名建筑工人走过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恒大(Evergrande)公司在建的住宅小区。(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王国臣表示,现在已经到了所谓“流动性陷阱”,就是大家没有钱消费、也不愿意消费,当局印再多的钞票,也没办法刺激消费。由流动性陷阱又会衍生的资产负债表衰退,到了这个时候,就变成民众根本不愿意借钱去投资或消费,整个银行的营收就会出问题。

他说,现在不断在探讨银行危机,因为银行的钱根本就贷不出去。它能够贷出去的都是政策要求,流向有毒的资产,比如地方政府债券或房地产的债券等。真正品质好的贷款越来越稀少,在这种情况下,银行的经营就会出现问题。

王国臣表示,总结来讲就是相关金融恶化不断升级,只要不切断凯因斯说的“节俭的矛盾”,中国大陆的经济只会陷入无止境的恶性循环。

他解释说,所谓凯因斯“节俭的矛盾”,就是当民众预期到经济不好的时候,就缩衣节食。可是缩衣节食的结果,就会导致企业的营收下降,企业就会进一步地裁员,造成下一波的民众或就业者的缩衣节食。

“这个恶性循环不把它给在中间切断的话,这个东西就会变成无止境的螺旋上升了,恶性循环会不断地加剧。”他说。

责任编辑:林妍#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碧桂园被曝聘请Kroll进行清算分析 股价下跌
房地产危机波及中国大型银行 不良贷款攀升
一周三会难奏效 外企对中共产生“承诺疲劳”
中国3月新房价格同比降2.2% 跌幅创新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