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媒体揭中共秘密渗透 已持续几十年

人气 3371

【大纪元2024年06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皓月综合报导)中共总理李强周四(6月13日)至周六(6月15日)在新西兰进行访问期间,一部关于中共在新西兰进行统战渗透和间谍活动的新纪录片重磅推出,揭露了中共对该国的侵蚀和干涉已经持续了几十年,打击其民主的核心。

新西兰知名媒体Stuff的调查团队Stuff Circuit拍摄的新纪录片《漫长游戏》(The Long Game,又译为持久战)指控中共当局利用其秘密警察、特工等人员在新西兰对异议人士进行长期的监视、操控、骚扰、恐吓、诱捕和绑架等跨国打压;利用金钱、以文化交流的名义等对当地政坛进行渗透;甚至试图将中共的媒体言论审查引入新西兰。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SIS)局长安德鲁‧汉普顿(Andrew Hampton)对Stuff Circuit说,“在新西兰,最持久的外国干涉活动是由中国(中共)进行的。”

两位Stuff资深调查记者宝拉‧彭福(Paula Penfold)和路易莎‧克利夫(Louisa Cleave)花了两年多时间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和采访了数十人,并在该纪录片中出镜。记者们表示,被采访者“一个接一个地向我们讲述了‘温水煮青蛙’的故事”,“一旦你意识到水正在沸腾,你其实就已经死了”。这正是中共正在对新西兰做的事情。

对异见人士和法轮功学员的海外迫害

流亡海外的前中共外交官陈用林2023年在美国国会作证时表示,中共在世界各地的领事馆和使馆每天的首要任务就是系统地向法轮功发动战争。对法轮功的镇压的独特之处在于,每个中共驻外使团内都设有专门机构,在所在国开展反法轮功活动。

另一个中共跨国镇压的典型例子是它在世界各地设立的许多秘密警察站。2023年4月,美国司法部逮捕和指控两名涉嫌在纽约市经营中共海外110的美籍华人。这两人与中共公安部有联系。

新西兰法轮功学员Wendy Cao在纪录片中回忆,她2008年在和平抗议中共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期间,遭到来自中方人员的死亡威胁,随后在驾驶中发现车胎遭人蓄意破坏。当时为她修车的机械师表示,“这种事情很少发生”,两个前轮胎的内侧有类似刀割的痕迹,它们是新的轮胎,不是车胎老化,也不太可能是其它原因的损坏,“如果高速上发生爆胎,你会失去控制,非常危险”。

2020年7月21日,三位民运人士在托克罗瓦(Tokoroa)附近高速公路上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他们原计划参加22日在惠灵顿国会大厦前举行的反中共渗透示威抗议活动,并递交相关抗议书。

民主中国阵线新西兰分会主席习卫国,48岁;另一位是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王乐成,47岁,在车祸中身亡,另一名民运人士受重伤。

当时大纪元对此进行了报导。这三人计划递交请愿书呼吁议会“制定法律,规范外国代理人的活动,捍卫新西兰的民主,捍卫我们自由的生活方式”。请愿书中详细说明了他们对中共政府干预新西兰选举、媒体、教会和教育机构的担忧。

很多人是为了逃离中共的极权统治和迫害才离开故土,来到自由、民主的国家生活的。可是到头来才发现,即使逃离了中国,也没有逃脱中共的非法长臂管辖。

中共对海外异议人士的迫害愈演愈烈,时事评论员唐靖远今年5月向大纪元说,中共以这种方式营造一种恐怖效应:不要以为你离开中国就自由了,就可以乱说话了,这么多人跑到国外去依然会被抓回来。

“(这种做法)对海外异议人士,也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看到很多海外的人被抓回去,有些人就会自我审查,不敢发表批评中共的言论。这就达到了中共在海外对中国人进行洗脑、实行精神控制的目的。”他认为,中共是在向全世界展示其邪恶,并将这种恐怖统治模式向全世界扩散。

一名最近叛逃的中共间谍埃里克(Eric)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透露,15年来,他不断接受中共秘密警察的命令,针对柬埔寨、印度和澳大利亚等国的持不同政见者,迫使这些人从海外返回中国。

中共在海外搞统战的秘密网络 新西兰议员吁调查

2023年8月,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发布了第一份安全威胁环境报告,其中点名指控三个国家对外干涉新西兰事务,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进了一步。这三个国家分别是:中国、俄罗斯和伊朗。

中共驻新西兰大使馆对该报告的回应措辞强硬,“我们……强烈谴责并坚决反对报告中涉及中国的内容”。

新西兰安全情报局前局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2017年至2023年在任)在纪录片中被问到关于中共对新西兰国家干涉的方面时表示,“这是真实的,这是一个真正的威胁。这是一个普遍的风险,而且可能在不断增长。”

异议人士在纪录片中指认的中共在新西兰进行渗透的头号秘密人员包括:前国家党国会议员杨建、中国富商张乙坤和新西兰华星艺术团团长李芬(Fiona Li)。

杨建于2011年进入新西兰国会,6年后,被媒体曝光曾在中共的军事机构工作了十年,并且曾在中共间谍学校教授英语,但他否认自己是中共间谍。杨建回应Stuff Circuit称,“他们很可能会把任何促进新西兰和中国关系的工作都定义为‘统战工作’,因为他们不愿意看到良好的双边关系。”

中国问题学者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在纪录片中表示,时至今日,杨建仍然活跃在新西兰,使用其影响力进行统战。

2000年移居新西兰的中国富翁张乙坤,在纪录片中被新西兰的华人民主人士指认为中共的统战人员。

大纪元在2020年报导了三名华人和前国家党人杰米-李‧罗斯(Jami-Lee Ross)被新西兰严重欺诈办公室(SFO)起诉的消息,其中一名华人就是新西兰潮属总会的创始人和主席张乙坤。这三名华人在两年中向国家党捐赠了两笔共20万新西兰元的捐款,罗斯将两笔大额捐款处理成每笔少于1.5万新西兰元的多笔小额捐款,以逃避申报。三名华人被判有罪,罗斯被判无罪释放。但在2023年11月,上诉庭撤销了有关定罪的判决。

罗斯在纪录片中接受了采访,他表示,大笔捐款让捐款人可以直接接触党魁或有权力的人物。张乙坤与这些人的接触中对杨建一直没有获得部长职位表示很“失望”。罗斯说,“政客想要钱,出钱的人要影响力,结果他们渗透进了政党,渗透进了候选人计划,甚至渗透进了党魁的思维。”

新西兰华星艺术团团长李芬,在纪录片中被称为中共在新西兰统战活动的二号人物。

大纪元记者向张乙坤创办的新西兰潮属总会、李芬和杨建发出置评请求,发稿前尚未得到回复。

中共统战人员在新西兰以华人社区的名义,打着“传统中国”音乐会的旗号邀请人们参加,被认为是在新西兰搞统战,庆祝例如中共建党、建军等活动,任何参加此类音乐会的政客或者知名人士,会在知情或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加入中共政党的活动。

该纪录片向观众传递了一些重要的信息,西方政党、政客由于要获取选民支持,几乎不会拒绝合影要求、参加社区活动等在民主国家正常的亲民互动,中共的统战人员混迹其中,通过向政党捐款、打着华人社区或者文化交流的名义大行其道。民主国家似乎对中共的这种渗透毫无抵抗能力,而对中共有清晰认识的政客和高层人士则能够分辨其伪善与险恶用心,从而避免做出有损国家、国民和自身的选择。

新西兰议员们呼吁成立专门委员会对外国干涉进行调查。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联席主席Ingrid Leary和Joseph Mooney周五致信外交和贸易特别委员会主席Tim van de Molen,概述了他们的担忧,并表示他们“有理由理解”还有更多的例子尚未被发现。

近年来,美国政府对参与中共镇压政策的某些个人实施了制裁。上个月,美国国会议员敦促司法部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打击中共在中国和海外的系统性迫害活动,包括逮捕和起诉参与迫害政治和宗教异见人士的中共官员,最高可达中共党魁。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美国在瓦努阿图开设大使馆 对抗中共渗透
因应中国消费降级 Uniqlo进军西方市场
美国在世贸审查会中谴责中共“掠夺性”行为
日本加强与太平洋岛国合作以应对中共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