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强访澳 反共网红与其同住一酒店 中使馆紧张

人气 7461

【大纪元2024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采访报导)中共总理李强到访澳洲,在堪培垃下榻凯悦酒店,但不是全包。曾是浙江银行干部的旅澳反共网红尹科,与墨尔本的资深民运人士高建入住该酒店,引发中共大使馆异常紧张。自曝在中国时与李强有过接触的尹科对大纪元表示,中国国内也有电话打来,要他放过李强,不要去抗议李强。

李强与澳总理会谈 场外多团体抗议

6月17日,李强在堪培拉与澳洲总理阿尔巴尼斯举行会谈。遭中共迫害的多个社区华人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前举行抗议活动。

在堪培拉国会前的草坪,抗议队伍与欢迎队伍分别在面对国会左、右两边,警方在中间用鞍马留出一米距离。现场配备大量警力,警方隔开两人距离站成直线组成人墙,防止抗议队伍冲出草坪。

2024年6月17日,中共总理李强与澳洲总理阿尔巴尼斯举行会谈,抗议中共迫害的多个社区华人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前举行抗议活动。(骆亚/大纪元)

另外警方部署了第二排的警力,在草坪与国会的车道中间站着。还有一批警察站在国会前靠马路处,作为额外的警戒。警方还禁止外部车辆接近国会正门附近,而且国会一度不对外公开,需要特别通行证。

亲共人员组成的欢迎队伍的高音喇叭,还故意盖过抗议集会队伍的发言者声音,双方人马不时叫阵。警方一度逮捕了一名藏人抗议者,引起骚动。

2024年6月17日,抗议中共迫害的多个社区华人在堪培拉国会大厦前举行抗议活动。法轮功队伍除第一排横幅外,后面是和平炼功,展示诉求。(骆亚/大纪元)

反共网红尹科与李强住同一酒店 中使馆紧张

从墨尔本赶来堪培拉参加抗议的反共网红尹科(网名:蒋罔正),6月17日在国会大厦前接受了大纪元记者采访。

“我们墨尔本来了四、五个人。主要诉求是让李强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不想只让他听到小粉红的声音。让他多听一些西藏社区的声音,法轮功社区的声音,新疆社区的声音,民运社区的声音。”他说。

尹科谈到他和李强的交往:“2008年到2009年我跟李强就有很正面的接触。2010年我还跟他有一次接触,因为原来浙江的一位领导老干部余纪一过世,我是跟鲁松庭副省长去的。我跟李强有握手。”

尹科表示,在他心目中李强是一个比较开明的人。但公民记者张展之前在上海被判刑,尹科表示对李强很失望。他认为李强现在越来越像中共党魁习近平的风格了。

李强这次下榻的是凯悦酒店。而尹科和墨尔本民运领袖高建也住在该酒店,中共大使馆显得非常紧张。

尹科对大纪元说,“这趟来,我和高建先生住了和他(李强)同一个酒店,搞得(中共)大使馆非常紧张。其实我们并没有想要过去跟他聊什么,更没有想过去伤害他,或怎么样。更多的是平静地跟他在一个酒店里,但是搞得大使馆非常地紧张,好像是副大使吧,上窜下跳。后来AFP(澳大利亚联邦警察)也来了。李强没有离开酒店,我都不能去吃早饭,所以还蛮好玩的。”

尹科说,他们入住才半个小时,警察就上门了,酒店里全都是他们的安保人员。他还看到原来浙江省委省政府的一些老面孔,个别的人还跟他简单地说了话。

“AFP说你不能做任何事情,如果你做任何事情,可能第一,可以拘捕你;第二,可以驱逐你出去。”

李强下榻的凯悦酒店,前门后门周边全部安装铁丝网。(骆亚/大纪元)

尹科说,他到国会大厦抗议,也引发国内浙江一些亲李强的熟人的紧张。

“浙江的一些干部给我打电话,包括找他(李强)的秘书,以及原来跟我有交集的人,给我打电话:习近平来了,你去抗议,我们支持你。李强来了,你不要去抗议,因为到时候真的太难看了。因为浙江人,都比较在意个脸面的问题。但是最终我决定还是来,还是来坚持自己的这种民主自由人权法制的追求。”

前特工曾曝中共交任务欲诱捕尹科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四角方圆》(Four Corners)5月13日发布的调查报导,去年逃离中国到了澳大利亚的中共前公安部政治保卫局(公安部一局)警察,化名为埃里克(Eric)接受访问。他揭露中共这个臭名昭著的安全部门的内部运作方式,以及如何追捕在海外的异见者。

据埃里克披露,他在2018年曾被要求诱导在澳大利亚的尹科(Edwin Yin)到东南亚,以便抓捕。

尹科的一些视频节目内容矛头直指习近平和他的女儿。

尹科曾是浙江省平安银行杭州分行零售业务副行长助理,目前定居澳大利亚。尹科此前透露,他的舅舅姚作汀(已去世)曾是浙江省发改委第一副主任,他与很多习近平的“之江新军”的高干秘书有联系。

尹科6月17日对大纪元表示,在前中共特工对媒体爆料后,中共仍没有放松对他的打压。

“我在做的一些事,可能会真正触及到中国共产党的底线,比如说现在的这种架构,这种用人的策略,包括‘之江新军’、闽江旧部的这种行贿、升官的路线,包括(说)我们民主新青年也有成员在中国共产党内部,这是真正触动中国共产党根基的。所以他们对我的打压绝对不会放弃。第一个,我父母的那边可能压力会更大一些,还有一个,他们在我身上花的经费可能会更充足一些,可能对我的这种行为会更猛烈一些。我来了澳大利亚六年,他们对我的投诉就有3800起。”◇

责任编辑:高静#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李强喊守住大规模返贫底线 脱贫造假引关注
李强访新西兰 法轮功学员抗议中共迫害
李强访澳 澳龙虾养殖者望北京解除进口禁令
李强抵澳前 前美国安全顾问促澳总理擦亮眼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