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州议会选举 预计会推动欧盟继续向右转

人气 432

【大纪元2024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在欧洲议会中建立一个更大的(右翼)团体,这可使我们有权改变所有这些(左派)欧洲法规,以便我们——在各自国家议会中——有更多权力掌管我们自己。”荷兰右翼政党自由党(PVV)的领导人基尔特‧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针对6月6日开始的欧洲议会选举这么说。

维尔德斯创建和领导的PVV在去年11月的荷兰国民议会选举中成为最大的政党,当时在欧洲引起了巨大震动,现在他希望这股浪潮在欧洲议会选举中继续推进,为欧盟的大部分议题定下新的基调——将权力从欧盟收回到各自国家,让各成员国有更多自主权,尤其是在针对非法移民、犯罪和经济问题方面。

这次欧洲议会选举似乎确实在朝着维尔德斯期望的方向发展,由于生活成本上升和农民的不满,再加上大量经济难民和非法移民涌入欧洲,以及俄乌战争和以哈战争的持续不断,预计右翼势力会在选举中获得更多席位,并可能进入新一届欧盟委员会的执政联盟,从而进一步推动欧盟政策继续向右转。

本文就来概括地看一下这场欧洲议会选举的方方面面。

何时、何地、谁来投票?

欧洲议会成立于1958年,从1979年开始首次投票选举,以后每五年举行一次全部洗牌的选举,今年是第10次欧洲议会选举,也是英国脱欧后的第一次选举。

今年的投票于6月6日至9日(周四到周日)在27个欧盟成员国举行,投票采取单票直接普选的方式进行,初步结果需要等到6月9日晚间所有成员国的投票站都关闭后才能揭晓。

有些国家进行了提前投票,如瑞典从5月22日开始即可提前投票,也有些国家缩短了投票日期,如爱尔兰和捷克共和国从6月7日(周五)开始投票,也有些国家只在周末两天投票。

从人口规模来说,欧洲议会选举是今年仅次于印度大选的世界第二大民主活动。

欧盟27个成员国的总人口约有4.5亿,其中约3.5亿欧洲公民具有投票资格。

多数国家规定18岁是可以进行投票的最小年龄。不过一些国家已经降低了投票年龄限制,例如希腊允许17岁投票,而德国、马耳他、奥地利和比利时则允许16岁投票。

多数国家也将18岁规定为可以参加选举的最低年龄,也有国家提高了这个年龄要求,如意大利和希腊要求年满25岁才能够参加选举。

有多少席位可供争夺?

每个成员国在欧洲议会的席位数量取决于各国人口规模。如人口小国马耳他、卢森堡和塞浦路斯各自只有6席,而欧洲人口第一大国德国则有96席。

上一次2019年的选举,欧洲议会选出了751名议员。2020年英国脱欧后,欧洲议会议员(MEP)人数降至705名,此前英国在欧洲议会持有的73个席位中的部分席位被重新分配给了其它成员国。

今年选举结束后,欧洲议会将增加15名议员,使议员总数达到720名。

欧洲公民今年投票兴趣激增

欧洲议会选举通常不会有很高的投票率,自1979年首次选举达到62%的投票率以来,这一数字就一直在稳步下降。

但是在2019年的欧洲议会选举中,公众兴趣开始明显上升,投票率为50.7%,比2014年高出8个百分点。

为欧盟机构定期进行跨国民意调查的“欧洲晴雨表”(Eurobarometer)在今年4月的最新民调显示,人们对今年的欧洲议会选举的兴趣激增,大约 71%的欧洲人表示他们会去投票。

已经持续了两年多的俄乌战争是欧洲公民关注的焦点,因此国防和国家安全被视为今年欧洲议会的关键竞选议题。在国家层面,欧盟的国防和安全问题在9个成员国中都排在公民关注议题的第一位。

其它的突出问题还包括经济、就业、贫穷、移民、公共卫生、气候变迁以及欧洲的未来。

欧洲议会能够做什么事?

欧洲议会是唯一由欧洲公民选举产生的欧盟机构,但是它没有立法提案的主动权,不过它对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具有真正的制衡力量。

欧洲议会可以对欧盟委员会就银行规则、农业、渔业、国防、安全、司法、移民和气候等广泛议题的有关法律进行投票,可以对欧盟预算(包括向乌克兰提供援助)进行投票,这些对欧洲政策的实施都是至关重要的。

欧盟委员会的所有提名都需要欧洲议会的批准。欧盟委员会相当于欧洲的政府,这些委员相当于政府部长。欧洲议会还可以透过三分之二多数票的决议迫使整个欧盟委员会下台。

欧洲议会中的政治频谱是什么样的?

欧盟各成员国的各自不同的政党成员都可以参加欧洲议会选举,不过一旦当选成为欧洲议员后,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加入欧洲议会中的跨国政治团体。

截至今年4月最后一次全体会议结束时,在欧洲议会的705个席位中,中偏右的欧洲人民党(EPP)拥有176席,是欧洲议会中最大的政治团体。

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即来自欧洲人民党,预计她在这次议会选举后仍有望继续执掌欧盟委员会。

欧洲议会中的第二大政治团体是中偏左的社会主义和民主党(S&D),目前有139个席次。支持商业自由的欧洲复兴党(RE)拥有102个席位,占据第三位。由绿党和地方主义政党组成的联盟拥有72席,占据第四位。

目前的欧洲议会由EPP、S&D和RE组成的广泛联盟作为执政联盟。

左翼政治团体呼吁欧洲在从气候变化到国防的任何事情上都采取更加统一的做法,他们认为单个国家在全球舞台上的声音太过微弱。右翼政治团体要求从欧盟收回权力,自己做主,或者要求像英国那样也完全退出欧盟。中偏左团体、中间团体和中偏右团体的立场基本上介于这个光谱的左右之间。

这次选举后会发生什么变化?

美联社分析,预计这次欧洲议会选举后,EPP和S&D将保持稳定,RE和绿党联盟可能会受到打击,失去席位。

欧洲议会中的两个右翼政治团体——欧洲保守派与改革派(ECR)和认同与民主派(ID)——会赢得更多席位,有可能在选举后共同占据欧洲议会总席位的四分之一,并挤下RE和绿党联盟,跃升成为欧洲议会中的第三大和第四大政治团体。

不过,ECR和ID这两个右翼团体也存在许多分歧,不清楚他们胜选后能在多大程度上联手影响欧盟的议程。

民调显示,右翼民粹主义者在欧盟范围内总共可能会获得三分之一的选票。

选举后一旦确定了各个政治团体的力量权重后,欧洲议会议员(MEP)们将在7月16日至19日举行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选出议会主席。然后,再经过几周的谈判,他们可能会在9月根据各成员国的提议而提名新一任的欧盟委员会主席人选。

2019年时,冯德莱恩以微弱多数(383票赞成,327票反对,22票弃权)成为欧盟委员会的首位女性领导者。欧洲议会议员们也将听取欧盟委员人选的意见,然后再进行投票批准。

据信,冯德莱恩有很好的机会连任,但她仍然需要获得足够多领导人的支持。她暗示可以根据选举结果与右翼政治团体合作,这已激怒了一些左派议员。

这次选举结果预计将对欧盟从全球气候政策到国防,从移民到经济,以及与中国和美国的地缘政治关系等问题上都产生巨大影响。

右翼政党已在欧盟成员国中不断崛起

自五年前的上次欧洲议会选举以来,欧盟中已有三个国家的政府是由右翼政党领导:奥地利、意大利和荷兰。右翼政党在德国、法国、比利时、瑞典等国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甚至在整个欧洲大陆似乎都获得了飙升的公众支持。

荷兰从6月6日(周四)开始为欧洲议会选举投票,PVV领袖维尔德斯是第一批前去投票的荷兰高阶政治家之一。

他在海牙投票后透过媒体对支持者们说:“你们还需要在欧洲议会中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并确保在必要时我们能够改变欧洲的指导方针,这样让我们可以掌管我们自己的移民政策和庇护政策。”

维尔德斯呼吁在欧洲议会中建立广泛的右翼政党联盟,以打破传统的中左联盟。

他说:“在欧洲议会中建立一个更大的(右翼)团体,这可使我们有权改变所有这些(左派)欧洲法规,以便我们——在各自国家议会中——有更多权力掌管我们自己。”

荷兰作为欧盟创始成员国,长期以来一直坚定不移地支持欧盟。不过,近年来,荷兰民众开始对欧盟表示不满,虽然多数人仍然认为荷兰应该留在欧盟里,但是越来越多的人也认为荷兰应该有更多的自主权。

维尔德斯过去曾呼吁荷兰像英国那样离开欧盟,但他和他的政党在这次欧洲议会选举竞选期间并未提及“脱欧”,相反,他们敦促选民支持PVV进入欧洲议会,以便他们能够从内部改变欧盟。欧盟其它许多国家的右翼政党也有类似的计划。

右翼势力崛起 背后有何原因?

美国《政客》(Politico)杂志报导表示,追踪欧洲议会选举的民调显示,欧洲议会正在急剧右转,选举后的右翼MEP的人数可能会超过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领导的中右翼欧洲人民党的人数,不知道未来的执政联盟会变成什么样。

福克斯新闻报导表示,欧盟27个国家的选民可能会为未来五年选出一个历史上第一次由右翼占多数席位的欧洲议会,这表明选民对传统政党未能解决经济问题和猖獗的非法移民问题感到不满。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执行董事艾伦‧门多萨(Alan Mendoza)对福克斯新闻数字频道说:“这是一种反思,是对欧洲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失望。人们在转向那些在此基础上有答案的政党,在一些选民看来,这些(右翼)政党站出来要解决这些问题,他们表示要投票给这样的政党。”

欧美的政治观察家都表示,包括欧洲和美国在内的选民都要求对非法移民危机采取“强有力的行动”。

欧洲持续多年的非法移民危机以及社会和经济问题,让选民们感到欧洲在衰落,这推动了右翼政党的受欢迎程度不断飙升。

门多萨说:“欧洲边境完全可渗透的感觉以及欧洲精英希望(非法)移民进入欧洲的理念正在产生影响。就普通欧洲人而言,这给住房、医疗服务、就业机会等公共服务带来了压力。这反映了一种更广泛的认识,即欧洲最好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了,这导致选民们拥抱他们在10到20年前可能不会考虑投票支持的政党。”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欧洲议会通过紧急决议 谴责香港23条立法
欧洲外交政策负责人谈美中欧关系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预计6月首次降息
欧洲央行:4月份欧元区消费者下调通胀预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