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出尘(一二三)

扬帆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纪元2月14日讯】宿舍楼下传来小孩子的笑声,同事们互相打招呼的声音,和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下班的时间到了。虽然我知道父母此去凶多吉少,但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有一个意外的惊喜,然而电话振铃了许久,一直无人接听。
我挂了电话,走到阳台上,看着下面进进出出的人流,忽然觉得自己成了这个社会的边缘人,抑或世人皆醉惟我独醒。

“如果这场镇压从一开始就没有发生过该多好,”我一边想一边苦笑了一下。忽然间,一个月前我对赵总说过的话映入脑海:“我如果不知道这些事情也就罢了,但是既然我知道了,我就不能假装我不知道。”

外面有钥匙开门的声音,璐璐下班回来了。她把手包随手挂在墙上,走进屋笑着对我说:“今天下班这么早。”我答应了一声“嗯。”看着她灿如朝霞的笑容,我真不忍心看到她脸上再蒙上阴影。我说,“我还没做饭呢,要不咱们晚上出去吃吧。”

“不用了,”璐璐说,“冰箱里青菜是现成的,肉我今天早上化了一块儿搁在冷藏室里。”

我打开冰箱,把化好的肉拿出来搁在厨房的案板上,抬头看着干净整洁的厨房,似乎在脑海中妈妈几天前打扫厨房的样子纤毫毕现。

璐璐看我站在那里发愣,就默默地走到煤气灶前点着了火。

“爸妈去天安门了是吗?”璐璐问我。

“你怎么知道的?”我说。

“看你表情呗,”璐璐说,“下午我给你们家打过一个电话,没有人接,我就觉得他们可能已经去了。”

“嗯,”我说。“我早上在培训,后来中午的时候听到了他们的留言。”

璐璐把油倒入锅里,然后从冰箱里拿出根葱剥了皮,默默地切成几段。

“后来我也去了天安门那儿,”我接着说。

“看到他们了吗?”

“没有。”我说,“不过我算是亲眼看到了警察是怎么打那些举横幅的人了。”

璐璐走过来拿起菜刀开始切肉。

“他们没消息吧?” 璐璐说。

“唉,”我叹了口气,“等等吧。如果抓起来不过夜就放回来,那就是关在了派出所,如果过了夜还没回来,那肯定就是拘留了。按规定我们应该在24小时内接到通知的。”

“姐姐知道了吗?”璐璐问。

“我没和她联系,不过我觉得她应该知道了。”我说。

“今天我在公司看报纸上说,这次日内瓦人权会,美国要求调查中国人权迫害情况的动议又被中国用技术手段躲过去了。”

“形势不容乐观呐,”我说。“我在家想了一下午,一点儿主意也没有。”

“一会儿我托朋友打听打听吧,看看爸妈现在怎么样了。”

“等两天吧,我估计是拘留15天。如果明天还没有什么消息,我们就
去一趟拘留所,至少也得给他们送几件换洗衣服啊。”

※※※
(待续)
【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吉普车奔行在狭窄而颠簸的公路上。这是我们到达尼泊尔后的第一个周末,当地代理说他要尽一尽地主之谊,把我们拉到了附近喜马拉雅山的一个山峰上。
  • “其实并不少。你知道吗?现在天安门那儿每天都有几百上千的人通过炼功或者举起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抗议。只是他们一般只能坚持几分钟或者几秒钟,就会被警察抓走。”我说。
  • 我四面看了一下,从陈薇办公桌上抓起一把瓜子,撒在我自己的办公桌上,然后说:“当我手里的这把瓜子落在桌子上的时候,我们可以肯定它会在桌子上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形状。”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把瓜子堆成一个正方形,“如果在桌子上的一堆瓜子呈现正方形,那么我们几乎百分之百地肯定,是有人把它整理成这个形状的。上个世纪中叶,德国有一个物理学家提出了热力学第二定律……”
  • 几天以后,我从那个气候宜人的国家回到寒冷萧杀的北京。飞机一落地,我就打开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希望能够听到妈妈的声音,但是电话铃了许久,无人应答。
  • “按你这么说,宇宙的大爆炸也是象进化论一样的假说了?”曹宁问道,“我看现在科学好像证实了宇宙的大爆炸理论。”
  • 我想了一下,接着说,“刘颖的问题很好,在我们师父讲的法中提到过生命的来源,大概有两种。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比较大。”我沉吟了一会儿,“嗯,我说说我的理解啊,也不一定对了
  • 桑塔纳出租车停在了公司的宿舍楼下,我和同事们下了车,然后从后备箱中拿出了我出差用的箱子
  • 周末回家的时候,我听妈妈讲到了许多牢房中的感人故事。和妈妈关在一起的有一位老奶奶,已经70多岁了,原来多种疾病缠身,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切除了五分之四,甲状腺也几乎全切除。
  • 法律本来的目的是为人服务的,必须体现人道和人性。不能惩恶扬善的恶法只会滋生更多的罪恶和暴行,最后导致整个社会动荡不安。所以那些法西斯战犯一个也没有逃脱惩罚。俗话说,邪不压正,等到法轮功的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那个下令可以打死人不偿命的人自己都难逃公道,他还怎么保证这些警察不被追究责任呢?”
  • 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下班时间已经过了。陈薇、曹宁、张剑和刘颖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看见我回来,陈薇问我:“刚才是总裁找你是吗?”“对,”我说,“怎么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