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着,仍微笑-记大英博物馆里拉美西斯二世雕像

云霓皎洁
font print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4日讯】睡了很久。时间滴漏着流年偷偷替换的刻痕,他的岁月,排浪在四面喁喁私语的人潮里换季。

人群里,每每发出的惊叹,总能无障碍直直贯入他封尘的耳膜,如声呐发出规律频率般震幅着灵魂偷笑。因为他知道,就算经年了几个纪元,他依旧是最俊帅伟大的众王之王。

遇见他的那个午后,我是一名落单的旅者,独自背起对这座城市忐忑不安的行囊,期待旅程中能够遇见怎样的惊奇与风景?这样兀自揣想的时刻里,他便毫无预警地剌剌闯入我掌镜的风景格线中,以霸道的姿态锁定镜头里的正中红心,让人不得不被吸引所有目光。

他说:有两只断落的巨大石腿还站立在遥遥古国的沙漠中,如果肯用心找一找,或许还会在沙漠附近发现半埋着一块破碎石雕的脸;他微蹙着眉略撇着嘴,似在努力攀紧那一世恐被遗忘蛛丝的记忆,就算岩石冰冷无温,就算一双刻绘的手也已死亡,仍无法掩盖遗留在石座上的情欲愿望表情。

是的,我看见了。现在的他与过去的他正隔着历史相望,原型的心,铭记表音的圣书字,诉说着尼罗河流域沙沙流转的故事;他说: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循着时空轨迹回去,无论是孟菲斯的法老王国,或是亚历山大后的罗马帝国,只要能够,就算一次也好,请容光阴带回头,静静的走一遭底比斯拉米西陵,荒漠漫漫,寂寥的灵魂飘浮着等待回归拾凝的渴望,一如废墟外无边无际的平沙喃语:这就是一切了,再也没有其他。

这就是一切了,再也没有其他。

无关乎追悔抑或遗憾,只是想一圆昔日来不及面对的缺口,如果可以重新来过,一定可以更完满的。那时候的我一定好勇敢呢,坦荡无愧似的被爱也被仰望着,在一双双无比坚定的眼神注视下是如此信任,便突然生出好多好多的勇气,立意打造一座守护殿堂,决心辉创黄金时代,你对着浮光掠影里相遇的我这样说。

是美丽的使命吧?我想。要不然,你怎么能够在睡着时,脸上挂着满足的微笑?因为是甘愿的完成,所以可以没有缺憾的纯粹缅怀,就算不再见到躺在无尽光影幻变中的沙漠故乡,也丝毫无损你的容颜在矗立这座城市里勾带人们回味历史的尊贵与庄严。

于是,我像是认识了你好久一般地明白,传说里拥有九十个孩子的你的魅力何在;我想我是爱上了你,一场浪漫的邂逅尽管短暂,时间的长度与否吞噬不了镁光灯聚焦后显影透析你那可以勇敢也可以温柔的原生质素;你教了我,面对逐渐老去的年岁,只要全力以赴,就算愿望都成了未实现的曾经,在过程里努力并认真的学习经历,便是一种美好的成长。所以,为这样的长大,不仅醒着要微笑感恩,睡着,也要继续微笑。

vega’03/7/6

后记图片说明:

欲观赏完整图片与音乐欣赏请连结至:

http://www.maillist.com.tw/maillist/maillist_browse.cgi?show_old_epaper=vega&filename=20030706061909.html

Ramesses II (Ramses II) / 拉美西斯二世 (1290 – 1224 BC),又称拉美西斯大帝,是新王国时期第十九朝在位很长的君主,统治期间为埃及的黄金时代。法老拉美西斯二世巨大雕像的上半身,出自在底比斯纪念他的神殿,该雕像于1818年为大英博物馆收藏。

在埃及史上有11位名叫拉美西斯的统治者,但只有拉美西斯二世被称为大帝。传说中,他结过12次婚,有52个女儿、34个儿子,大约和三个女儿结婚。(在法老人里,爸爸可以跟女儿结婚,妈妈可以和儿子结婚,姐姐和弟弟也可以结婚。)

(转载优秀文学网:www.yoshow.com)(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十多年前,搬到东区办公室的时候,一位厂商送给我一尊弥勒佛的木雕像,我把祂放在办公桌的左侧。就这样这尊佛像每天陪伴我上班工作。
  • 高智晟
    上篇我们讲到,高智晟贫穷的家庭在母亲的坚持下,7个兄弟姐妹中,有5个孩子读完了初中,这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高智晟坚韧、善良的母亲。
  • 在一片绿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现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缘有干涸的苔藓,这景致让我冲动地将它拍摄了下来,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2017年8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失踪,至今已经三年多。五天前,2020年9月21日,高智晟的女儿耿格,获得邀请用视频的形式,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用英文发言。
  • 所谓说好话,还包括言之有物。到今天我写文章的时候,就会想起母亲的训诫,发现对语感的表现帮助很大。其中有很多绝对不容许的用法,当我写诗时即会无意识地受到影响。常常有些很想使用的词汇或表达方式,却不得不涂掉改写,都是因为母亲的教导变成我本能一部分之故。
  • 一个普通的香港青年,一个安静的街头歌手,在香港返送中运动中,他大概没有出现在游行队伍里,也没现身在集会中,他不是勇武派,大概也不是“合理非”。他只是在街头弹着吉他、唱着歌,他用他的方式表达着他心中的诉求……
  • 论起来,她们不过是各自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在一间和另一间出租屋里,各自过着独居的生活,然而,骨肉相聚和抱团取暖,于她们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不可企及。
  • “饮酒”一词,似乎有点书面语言腔。按江浙一带口语,不少人称“吃酒”,或称“吃老酒”。但酒是液体,到嘴后齿未动即流入腹中,“吃”字从何谈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