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柠:中国核潜“探头”日本领海背后

刘柠

标签:

【大纪元12月1日讯】11月11日,笔者在北京与一位在日本政府驻华贸易振兴机构中担任领导工作、颇关心国际政治的日本朋友共进晚餐。席间,谈到在中日两国各大新闻网上已经沸沸扬扬的“神秘潜艇”问题,朋友说,日方“已基本确定潜艇的国籍为中国”。笔者问何以见得,如何理解“基本确定”?他说,按照日本人不爱把话说“满”的惯例,特别是敏感时期怕得罪中国,使两国关系雪上加霜的慎重,“所谓基本确定,其实就是确定了的意思”。

果然,翌日,日本政府宣布,在冲绳县宫古列岛周边发现的潜艇,系中国海军所属的“汉”级核动力潜艇。同日,日外相町村信孝召见中国驻日公使程永华,对中国表示“强烈抗议”,要求中方道歉。13日,日本大报《读卖新闻》发表了题为《中国核潜侵犯──彻底追究“失态”的原因》的社评,文章开宗明义:“到底是中国海军的潜艇。”言外之意,判明中国的“真身”,怀疑得到明证,一块石头落了地──我说什么来着?

对此事件,国内把处理的温度始终控制在0度以下,防止其在中国社会呈液态蔓延。主流媒体在初期,试图将读者的注意引向第三国;随着日本方面逐步公开调查结果,开始对中方“兴师问罪”,并发表了中国政府人士对日方“道歉”的时候,便基本保持沉默了。只有17日前后出版的几家小报,刊登了相关报导,但也基本上是谴责日本“恶意炒作”,呼吁“冷静对待”的性质。倒是海外媒体,高度关注事态的发展,香港《信报》认为,“这是二战以来中日两国发生的最严重军事冲突,意义深刻。”

中国领导人,如论是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军委副主席曹刚川,还是“外交口”负责人,大体上持政府间协商解决、不扩大事态的低调应对。在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面对日本多家媒体的轮番提问,外交部新闻发言人章启月从头到尾只有一句话,“中方已经通过外交途径通报日本政府,事情已获得妥善解决。”而与此同时,此前一直悬而未决(日方认为中方在“拿架子”)的、甚至让人担心极有可能“变黄”的中日首脑智利APEC会晤一事,突然峰回路转:16日,武大伟副外长与阿南惟茂大使的会谈上,首脑会谈“正式进入调整”,3天后,日程即被敲定。中日峰会,在中断3年之后,以不无戏剧性的形式终于得以重开。

22日,在圣地亚哥,日本首相小泉就“中国核潜侵犯日本领海”事宜,对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说:“特别重要的是,今后要防止类似问题的再次发生。”而胡主席答道:“从大局出发谋求解决”,并端出了靖国神社问题,回避了对事件的正面表态。

中国核潜,偏偏在这个时候“探头”日本领海,并被日方抓了个现行,在“栽面”的同时,也让自己走下了首脑会谈的台阶;挑战了“第一岛链”上被认为是“针插不进”反潜网,却很可能换来日本与美、台共同协防的强化。是耶,非耶?得乎,失乎?

中国:一次扬眉吐气之旅?

迄今为止,对于此次事件,中国所做出的惟一说明,是潜艇在例行调动时,因“技术原因”而“误入”日本领海;所做的“道歉”,也仅限于“表示遗憾”而已。至少从表面上看,中方的态度可谓强硬。

这一方面是因为小泉执意参拜靖国神社,中日政治关系冷到彻骨,在中国社会中以对日民族主义为浓重底色的“民意”高烧不退的情况下,政府对日政策的回旋空间极其有限,面对日方的抗议和指责,不可能做出更高调、积极的回应;另一方面,此次事件给人的印象,带有明显的意图性、目的性,至少不像中方所解释的那么简单,其背后,似乎有相当的战略性背景。然而,这又不属于向日方“道歉”的内容。换句话说,有些问题,虽然双方都心知肚明,但却是打死都不能向对方“交底”的。

在网上,特别是一些民族主义倾向比较明显的论坛上,此次行动被描绘成是一次扬眉吐气之旅。一则题为《解放军核潜艇航迹恰如其分地“画出”领海──简评中国海军震撼之行》的帖子这样写道:“……从日本方面公布的核潜艇的行进轨迹来看……核潜艇的航迹刚好把中国的钓鱼群岛以及台湾岛和日本固有列岛划开。该核潜艇如此的航迹决不是“技术故障”,而是精心策划的震撼之行。此一充满自信和不露声色的行动是中国着眼于台海和东海的有所作为,是对台独势力以及日本右翼势力的又一次实力警告。”

对于此次中方核潜“探头”日本领海的根本目的,日本舆论普遍认为:探索、打通进出外洋的海上航道,以谋求在台海“有事”之际,牵制美国海军及可能的日美联合军事行动。不久前成立的、旨在解决中日间对立不断加深的、东海海洋资源开发等问题的“自民党海洋权益特别委员会”委员长、自民党参议员武见敬三,在接受共同社记者采访时,就中国核潜活动的目的、能力问题指出:“无疑是海军能力的强化。在东海,包括收集情报在内的训练一直在进行。过去,是在日中中间线(中国迄今不承认所谓‘日中中间线’,而坚持大陆架自然延伸论──笔者注)附近海域,现在则从东海全域扩大到了太平洋。”

事实上,中国试水突破日美“反潜网”,此番行动并非头一遭。去年11月,美募卫星发现一艘被认为是“很旧”的中国潜艇驶离基地。获此情报的日本海上自卫队出动两架P-3C反潜巡逻机,在多处海域“撒网”,投下声纳探测器,却不见中国潜艇的踪影。11月12日,中国潜艇突然在日本鹿儿岛以东40公里的大隅海峡浮出水面,并打出了五星红旗。日本舆论哗然,“海自”(海上自卫队,下同)连呼“上当”。但因潜艇是在外国军舰可自由航行的“国际海峡”上被发现,并按国际惯例升起了国旗,所以日方虽然搓火,却毫无办法。

大陆海军一方面为调查大陆架资源,一方面着眼于随时会恶化的台海局势,从90年代起,不懈地开拓着从日本冲绳和台湾岛之间出入太平洋的潜艇航道。能否突破台湾、日本、菲律宾一线的“第一岛链”,打通进出外洋的通道,对中国无疑具有战略上的重要性。

台海“有事”时,如能在此海域短时间内配备若干艘攻击型潜艇,并布置足够多的水雷,便可很大程度上遏止美国航母机动部队的介入。1996年台海危机时,美募卫星发现数艘中国核动力潜艇全部离港,却无法跟踪,美军不得不急令靠近台海的航母编队后撤200海里。同时,因东海海域水不深,受制于海底地形、海潮、水温的影响,音讯探知相当困难,也使美军对中国潜艇较为“过敏”。一位日本防卫厅官员说:“在哪怕只有一艘未探知的潜艇可能存在的海域,虽说是美国的航母,也会因危险而选择不进入。”潜艇的遏制力之大可想而知。

这大概是中国不惜冒“主权侵犯”之大不韪再次试水的主要原因。但凡事有“利”亦有弊。此次事件,使日本再次意识到其海上安保体制的漏洞,举国上下都在讨论危机管理、海上警备体制强化的问题,可以想像,“亡羊补牢”之策会很快出台。譬如,此次发现并锁定“汉”级核潜的P-3C反潜巡逻机,冷战时,出于防范苏联潜艇的需要,“海自”曾保有百余架。而据今年底出台的防卫大纲,已被削减为72架。但是,此次事件极有可能成为该计划被“重新调整”的契机。

据共同社披露,即将于年内出台的日本2004年版《防卫计划大纲》,把南沙群岛领土问题、中国两岸关系及朝鲜半岛统一等问题定位为“日本的安保环境”,首次提及在台湾海峡和南海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表明了对中国的警惕;11月19日,此次核潜事件中日方最高军事责任人、防卫厅长官大野功统在华府与美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举行了会谈,双方确认有必要在新的形势下对“日美安保”进行“重新定义”,并暗示有可能放宽日本《武器出口三原则》……这些动向令人担忧:核潜事件会不会成为新一轮“中国威胁论”的口实?

日本:手里多了一个砝码

尽管日本政府无论如何也难相信中国核潜“探头”日本领海,是出于一个“低级错误”,但基于某种战略考虑,还是暂时接受了中方的“遗憾”表示,并将其“扩大解释”(共同社语)为“道歉”。一方面,是维护自己在纳税人前的“面子”,同时,也是为在智利APEC上的首脑峰会创造条件而做出的一种息事宁人的姿态。因为此前,日本一直觉得被中国“拿”着一把。所以,在圣地亚哥让双方首脑握手,几乎成了日本最大的“政治正确”。用日本某官方人士的话说,“如果没有潜艇事件的话,实现首脑会谈相当困难。因为在事件中理亏的是中方,所以总不好一味地拒绝(日方的要求)下去吧”;加上小泉不失时机的“激将法”:“正因为有问题,所以才要谈……”就这样,球又被踢回到中方一边。至此,中方如果再执意不接球,继续“拿”下去的话,从国际舆论上来说,无疑会丢分。

坦率地说,此次事件,日方的应对基本上可以用“慎重”和“克制”来形容。首先,从启动海上警备行动,到公布潜艇身份,用了近3个小时的时间。而1999年3月,发生在能登半岛海面上的北朝鲜工作船事件,从启动海警行动,到公布“真身”,只用了短短30分钟;2001年底的北朝鲜“可疑船”事件,更是交火炮击,致使对方船沉人亡。

从日本国内舆论上看,也与2002年5月的沈阳日本领馆事件形成比较大的反差。从最初反应的11月11日到接受中方“道歉”后的17日,虽然主流媒体上不乏严厉的批判、谴责,但总的来说,比较理性、冷静,少有沈阳事件时的那种动辄扬言“制裁”、“战争”的无端谩骂和指责。

而且,虽然中方只是对因“技术原因”而“误入”日本海域表示“遗憾”,日本方面还是迅速接受了“道歉”,表现出息事宁人的“向前看”姿态。对日本而言,核潜事件不但使“前途未卜”的首脑峰会突然变得“柳暗花明”,而且给因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已陷入“死结”(DeadLock)的对华关系凭添了一个砝码,死棋变成了活棋。所以,给人的感觉,日方的心态反而比较放松,即使是对华批判,也显得比较有理、有节,有张、有弛,并不像一些中国媒体所说的那样漫无节制地“恶意炒作”。

与以主流媒体为代表的“主流舆论”相比,倒是一些网上论坛的声音颇耐人寻味。有人注意到在事件的初期,章启月在回答外国记者的提问时,虽不正面承认,却也不敢否定记者的问题,说话的底气明显不足,“相信有关方面在看到相关事态之后,也在进行调查”云云,显然不是与军方充分沟通之后的很有把握的口吻,甚至连自己都被蒙在鼓里也未可知。

这就容易给外界造成“军方行动游离于外交之外”的“错觉”:外交部并没有直接对军方的沟通管道,更无法限制军方的行动。事件凸显出军委在中国权力结构中的显赫地位和特殊性,这不利于中国在当今复杂的国际政治的折冲尊俎中,在战略层面保持步调一致。

对此,日本某“知中派”人士联系日本二战前的历史,表达了其不希望中国“重蹈日本过去覆辙”的担心:“与战前的日本不同,虽说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在切实有效地掌控着解放军,但有时却给人以外交与军事没有在一贯的统一对外政策指导下推进的印象。否则的话,诸如此次领海侵犯事件这样,即使在军事上有某种程度的意义,但就对日外交而言只能‘丢分’的事件,何以会被付诸实施呢?”

几乎可以肯定,此事件的发生,不仅使中国在对日关系中失去了一个不小的砝码,更为重要的是,近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打造的“和平崛起”的“负责任大国”的形象难免会因此受损。

日美台联防:水有多深?

据日本政府人士于11月16日发表的证言,美募卫星在早些时候便确认有一艘与此次事件一模一样的“汉”级核动力潜艇出港。出港后,该潜艇并没有直接驶向位于“第一岛链”的日本领海,而是到了位于“第二岛链”延长线上的关岛附近的海域(“但却没有进一步向“第二岛链”以东,即美国本土一侧行进”)。在冲绳的宫古、石垣岛附近海域被日本“海自”的反潜巡逻机捕捉之前,一直被美国海军的P-3C反潜巡逻机尾随“护送”。

而与此同时,台湾军方的反潜机早在11月3日即发现一艘潜艇经台湾东部海域驶向日本,并立即通过其与日本“海自”的计算机联机系统知会了日本军方。“海自”方面得到资讯后,于5日展开了海上搜索。在鹿儿岛东南300公里处发现了两艘大陆潜艇救援船之后,更加确信情报的真实,遂加大搜索半径,于8日发现了“问题核潜”。就这样,中国核潜“栽”在了日美台联防的手中。

从90年代后期到21世纪初,日本利用中日两国都在重新对中日关系进行定位和调整的时机,大力推动“普通国家”化进程,并完成了从《周边事态法》到“有事法制”的“法整备”。其实质,无非是在“台湾有事”时,借助美国的协防,对中国形成军事牵制,在助台湾一臂之力的同时,消除日本西南的安保隐患。

为此,从假定“中国进攻日本的三种可能”,把中国正式锁定为日本的假想敌,到配合美国的“战略南移”计划,到打出“强化西南方态势”的方针,把位于日本西南端、距台北仅460公里的下地岛机场贡献出来,与美军共用……日本对美国的配合越来越主动、殷勤、周到。可以设想,在小布希连任期间,日美同盟关系将更加“牢不可破”。而以此为轴心,台湾就像一个水蛭,紧紧吸附于其上。三者之间相互利用,藕断丝连:美台之间有《与台湾关系法》;日台之间有难以了断的历史情结和越来越热的“民间交往”;而将这两条线串在一起的,则是被一再“重新定义”和强化,借助日本的“有事法制”,其“防卫半径”一扩再扩的“日美安保”。

中国核潜的此番试水,“成功”与否另当别论。但撞到了日美台联访的网上,使后者从种种传说和猜测中凸现真身,当是一个不意的“收获”。

————————————
作者来稿时附言:

《新世纪》:您好!

该文,原系《凤凰周刊》约稿,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在进印刷厂前最后一刻被撤下。后又辗转《南方周末》、《外滩画报》,难逃同样结局。

谨祝编安!

刘柠,特记。

--转载自《新世纪》网站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国港口货柜拥堵 影响全球供应链
【名家专栏】对人类冷冻胚胎的省思
【名家专栏】美国应向韩国重新部署战术核武
【名家专栏】中国债务问题持续恶化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南海内斗激烈 习近平连让三步
【拍案惊奇】习拼连任 一天换下5省“一把手”
【新闻大家谈】全球食品价格大涨 北京遇挑战
【新闻看点】财新被踢出白名单 胡舒立麻烦了?
【财商天下】全球物价大涨 中国面临滞胀危机
【秦鹏直播】中共演绎真实“鱿鱼游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