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评徴文】

大纪元原驻大陆记者:红色炼狱(7)

昔日同修
王斌
font print 人气: 20
【字号】    
   标签: tags: ,

坐牢时,不管是在长期坐板体罚也好,还是在手工劳动,我怀念最多的就是一起修炼法轮大法的同学、朋友,以及和他们相互勉励、共同精进的那几年美好时光。可常常一想到他们的处境,我又多一份伤心。他们是心无旁骛一心真修向善的人,平时在各种社会环境中口碑都很好。可能有人说他们傻、有人说他们脑袋不开窍,但从来没有人说他们坏,连迫害他们的警察都说他们是真正的好人。1999年7.20之前谁能想到他们会遭受那些待遇呢!那么,他们现在的处境怎样呢?

时绍平,原中科院感光所硕士。平时话语不多,做事踏实。因负责创办“大纪元”突破中共的新闻闻封锁向世人讲清真相,于是2001年3月和我一同被北京市国保大队秘密绑架。在北京的看守所中他至始至终没有向邪恶屈服。在那么艰难、那么邪恶的环境下,他还写出长达数十页的控诉状,向朱镕基控诉北京市国保大队对他的邪恶迫害。后来他被判十年重刑,现在仍被关押在天津的监狱中服刑。

洪伟,北京大学98届毕业生,中科院微生物所硕士研究生,于2003年夏天被秘密判处十年重刑,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重庆监狱。洪伟,1994年学法,平时在学校里乐于助人,被同学们公认为好人,大家都视他为朋友。1998年洪伟自北大毕业后,被保送至中科院微生物所。1999年4月25日,他前往中南海请愿,当时和我们一起站在府右街新华西门对面的人行道上,洪伟站在前排亲眼看见朱镕基出来接见了学员。1999年9月初的一天早晨,与中科院软件所的研究生李晓东、陈开渠来到宿舍附近的中关村操场炼功。当时早上有许多晨炼的人,然而,他们却被以“非法集会”之名被送至清河拘留所拘押了三十多天,直至国庆后才将他们放出。洪伟从拘留所里出来后,便受到中科院微生物所及派出所的监视,每当节假日及敏感日子,便将其关押起来。后来洪伟曾被多次洗脑迫害,因其坚修大法,后因多次因上访被抓。2000年1月被遣送至老家休学。复学后,中科院微生物所又先后两次将其父从四川叫到北京,对洪伟施加压力。洪伟幼年丧母,其父亲多次积虑病倒。2000年10月洪伟又再次被勒令休学,之后,洪伟为摆脱派出所警察的无理纠缠,只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由于没有经济来源,生活很是艰辛。后来再次遭到绑架,关押1年多后, 2003年夏被秘密判了十年,现关押在重庆监狱。

李小东,原中科院软件所硕士,1999年9月因在北京中关村操场炼功被非法拘留一个月。2000年春节前夕,去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在天安门派出所由于出言制止恶警打人而遭到毒打,其家人也被勒索万元人民币,后被科院强令休学。其母亲因其遭遇而倍受打击,几近精神崩溃。2000年6月,其所书记亲自去其家中要求其做出保证才能复学,但该李小东向所里表明自己要坚修大法,所里没办法,只好让其复学。2000年国庆前夕,被中关村派出所非法扣押一天,11月,中科院将其非法绑架至洗脑班,关押几天后他成功逃离。之后所里又利用其家人诱捕该弟子,被抓后,该大法弟子以死相抗,派出所怕出人命,和其所里领导在其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没有救人,而是为避免责任,强迫其写了一份退学报告。后该李小东一直流离失所,2001年2月被北京公安绑架,和我一起被关押在七处、海淀区看守所一年多。被判刑五年。后来他被转到山东老家的监狱中 “服刑”。

绍明学,原中科院理论物理所博士,因在北京申奥、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访问期间和同修一起请愿,被判刑五年。至今仍在北京服刑,留下妻子和幼儿孤苦伶仃无人照料,老丈人也郁闷生病而死心。

曹凯,原中科院发育生物学所博士生,1999年9月,曹凯因公开炼功被非法拘留15天,和其妻张文芳多次莫名其妙被抓,第一小孩不到半岁因无人看管而病死。后曹凯又被勒令长期休学。2000年6月,曹凯在海南被非法抓捕,分别在北京七处看守所、海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近一百天。期间,曹凯一直绝食抗议,遭到长期强行灌食, 看守为避免麻烦,将灌食的管子长期插入其胃中。由于长期折磨,曹凯的身体极其虚弱,瘦骨嶙峋,许多器官已萎缩,眼底出血,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生命危在旦夕。2000年9月底,海淀看守所释放。2001年2月,他又再次被非法抓捕,和我一同被关押在北京的看守所中一年多,被判刑三年,后来他被转到河北老家的监狱中“服刑”。

郁思夏,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博士后,郁思夏13岁入读武汉科技大学少年班,17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1994年他21岁时,赴奥地利攻读博士学位,留学期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在奥地利获物理学博士学位后回国,在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工作,科研工作非常出色。却因炼功被非法劳教三年。

龚坤,中国科学院数学所博士生,多次被中关村派出所扣押,并被中科院勒令长期休学,并一再延长休学期限。单位不断给其年事已高的父母施加压力, 几次要两位老人来京带他回家,令其父母身心倍受折磨。2000年11月,诱骗龚坤回所图谋送其去洗脑班未逞。2001年6月龚坤被绑架至北京市看守所(七处),那时我们也被关押再七处,听说他后来被送去劳教了。

张勇,原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博士后。1999年7月21日,张勇和我一起上访被中关村派出所强行关押48小时,要求张勇保证以后不再为法轮功上访,被拒绝之后。中科院原团委书记(现任京区党委副书记)周德进等人又多次对张勇进行强制进行洗脑。2000年7 月19日半夜,张勇和我被公安非法抓到中关村派出所关押两天。2000年8月1日,被非法劳教,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关押半年,期间多次遭到围攻、强制洗脑、熬 夜、体罚,并强迫制作各种非法劳教产品。2001年5月,科学院又强迫单位送张勇去洗脑班洗脑。张勇为抵制迫害出走,一直流离失所。

阎晓华,张勇的未婚妻, 原中国科学院动物所博士生。1999年10月闫晓华因上访被非法拘留。出来后,被中科院强制退学。一直流离失所。2003年12月30日在北京复兴门附近被警察绑架,关押在丰台看守所。2004年1月份因外出和朋友吃饭,在餐馆被安全局非法绑架,后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洗脑班(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地点在大兴县。

莫海涛,原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在职硕士生,多次被拘留,后送强制劳教,多次遭毒打。孟军,中国科学院生态中心的博士生, 被开除学籍。杨杰,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研究生,被迫休学。马成功,中国科学院心理所研究生,被迫休学。周丽,原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研究生,被迫结业。贾守新,中国科学院电子所,为抵制迫害,长期流离失所,下落不明。

雷小婷,北大硕士毕业,北京工商大学教师,因参加1999年10月新闻发布会被判刑。小雷在校学习期间,她勤奋学习,成绩优异毕业后,在北京工商大学任教,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深得学校领导的好评与学生的爱戴。在与她接触的一段日子里,感受到的是她那颗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做事从不张扬,默默无闻地承受,付出。她平凡的言行中闪烁着善良与坚定,她的正念与慈悲感染着甚至那些用邪恶手段迫害她的人。我大学同学,美国亚特兰大居民黄万青博士的弟弟黄雄已失踪了近两年。这是他第二次被绑架。第一次被抓是在2000年2月,那时他居住在北京和我在一起。一天早上他同回北京探亲的美国加州学员余力出去交流就没回来。黄雄后来被送回老家劳教。在押期间他多次遭到毒打。从劳教所出来,第二次被绑架时我已经入狱。

还有一些朋友就更惨。比如赵昕,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师。2000年6月在北京海淀区看守所被殴打成颈椎粉碎性骨折了,受了半年的病痛的折磨后于去世。航天部二院硕士荆宝钟,因参加1999年10月新闻发布会,被北京市国保大队刑讯逼供致疯。

江氏流氓集团和中共除了对我们这些年青的知识份子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外,对年老的也毫不手软。李宝庆,中国科学院地理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曾被评为中国科学院“七五”重大科研任务先进工作者),67岁高龄还被拘留4次。刘静航,65岁,李宝庆的妻子,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的副研究员,曾三次荣获中国科学院科技成果二等奖。被劳教3年。孔繁芬,63岁,中国科学院化工冶金研究所研究员, 被拘留4 次,强制劳动教养一年。北京大学研究生部老师袁林被判刑八年。中关村中学优秀物理教师李淑英阿姨被判刑三年。余本兰阿姨61岁,原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技术员,两次被劳教。

还有许许多多的同修,我只知道被判了刑,好几年了,至今还在被 “改造”。但被判了多长时间,被弄到哪里“改造”,近况如何,都不得知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李连杰:霍元甲只不过是个外壳霍元甲希望武术不是用来报复别人的手段,而是躲避危险的方式,这正是在传达李连杰对于武学精神的理解。

      霍元甲就是李连杰

      《霍元甲》是李连杰思考多年的一部作品,据李连杰身边的工作人员透露,《霍元甲》不过只是一个外壳,影片的精核心是李连杰自己,而本片编剧王斌则明确表示:“霍元甲就是李连杰!”《霍元甲》的故事实际上是在描述霍元甲的成长过程。影片开始阶段,霍元甲就满腔热血,喜欢打抱不平,然而那时他并不了解打斗是为了什么。以至于在获得擂台赛的胜利之后他问周围的人“你们听到了什么?我听到了欢呼声。”在经过了一系列的变故之后,霍元甲逐渐成长为一代武术大师,影片结束部分,当他在

  •   我叫王斌,1974年3月出生,原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化学工艺专业博士,曾居住北京多年。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因修炼法轮在中国大陆遭受了五年多的残酷迫害,其间被非法关押了很多次,学位证被扣, 坐了三年大牢,被洗脑数千小时。
  • 我在北京中国科学院研究院得法时,那时法轮功学员还不太多。95年底在北京国际法会上,大法研究会的工作人员说大概全国有几十万人在真修大法。我们这些刚得法的学员,心里既有一种得法后的愉悦,又有一种希望更多人能得法的紧迫感。
  • 编剧王斌近日正在创作李连杰新片《霍元甲》,而他自己独立运作的《青春爱人事件》也即将在5月初上映。信息时报报道,记者昨日采访了王斌,谈到《霍元甲》时,他非常得意自己对这部剧本的创作。
  • 做多大的好事,也常伴随着一定的负面的阻碍。
  • 1999年4月25清晨,我们中科院的学员三三两两的来到中南海西门的府右街,那时已经有很多功友到了这里,据说有很多是头天晚上就到了。长长的队伍中没有任何标语,没有口号,甚至连嘈杂的声音都没有,秩序非常好。
  • 7月中旬,北京的各大高校开始放暑假,大学生们纷纷离校。有丰富镇压经验的中共看准了这个时机,他们害怕大学生们也起来反镇压。99年7月21日清晨我们从网上突然得知,全国各地大批老学员已被抓。
  • 大概是在2000年11月第一批大纪元的工作人员(包括清华大学蒋玉霞、马艳、林洋、孟军等等)在珠海被非法抓捕。对大纪元工作人员和相关人员的全面抓捕就拉开了序幕。这在当时是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被江氏流氓集团定为级别最高的一个“大案”。因公安部2000年12月16日立案,案件代号“12.16”。
  • 夏宁是一位优秀的德国华裔医学家,她的事业一帆风顺,可是这一切并不能让她感觉到人生有多美好,因为人再有学识再富有也无法超越生老病死,她希望找到让生命升华美好的路。她1997年得到一本李洪志大师的著作《转法轮》,这本书给了她答案。
  • 王大方认为,当一个人找到生命的意义与信仰的时候,这种力量是用强权、暴力无法改变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