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稀有行业 建筑声响学家

徐亚英为音乐厅音响把脉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22日讯】﹙自由时报记者赵静瑜台北报导﹚什么是世界上非常罕见的行业?答案之一,就是建筑声响学家。现年71岁的徐亚英,此刻正在台湾为小巨蛋的音响提出建议,并与文建会主委陈其南会面商量卫武营的国家音乐厅定位,他也在国策顾问许博允的安排下,前往中坜艺术馆为其音响效果把脉问诊,更重要的是与教育部次长范巽绿碰面,确认国父纪念馆大会堂的艺术功能定位。

徐亚英经常与国际级知名建筑师合作,目前完成的作品包括巴黎音乐城、罗浮宫、法国波尔多大剧院以及卢森堡爱乐大厅等。在巴黎罗浮宫扩建工程时,设计师贝聿铭提出玻璃金字塔构想,徐亚英在评估音响效果时,在高近40公尺的玻璃塔下双手击掌,听见了30多次回音,后来就建议贝聿铭在塔下最敏感的中央位置设立巨大支柱、螺旋式楼梯和悬挑平台,巧妙地将回音化为无形。

徐亚英表示,简单地说,建筑声响学家就是把艺术的语言,转化成科技语言,其间透过心理声学来连接,然后再透过科学数据重复验证,在建筑物体上加以实现。

现在定居法国,来台湾超过20余次,徐亚英对于台湾非常亲切,近年也担任上海浦东剧院以及宁波歌剧院等建筑团队顾问,但是徐亚英语重心长地表示,中国各省的确都在飞快地建设包括音乐厅等等硬体,“但都忽略了软件。”

徐亚英认为这些建设充其量只能算是“政绩工程”,他喜欢台湾的文化环境与文化人,“台湾就像卢森堡,虽然是一个小国,有自己的经济基础,也会思考文化的存在与进步。”

卢森堡以经济享有盛名,但却被视为文化沙漠,1995年该国第1次被选为欧洲文化城市之后,深感不足,后来议会决定在“欧洲广场”上建造一个音乐厅与美术馆。1997年建筑师波宗巴克与徐亚英的合作团队获得该音乐厅国际竞图,今年6月完成。

卢森堡爱乐厅开幕之时,当指挥演奏完最后一个安可音符之后,忽然在台上宣布,要感谢两位“独奏家”,一位是建筑师波宗巴克,另一位就是徐亚英。徐亚英回忆起突如其来的那一刻,默然片刻,可以想见,徐亚英内心的成就与满足。(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拥有七十年历史的台湾金瓜石“十三层遗址”自七十六年台金公司炼金与炼铜作业停止后,废弃至今。台湾立委林浊水与台北县议员沈发惠推动“十三层遗址列为历史建筑之登录保存再利用”,邀请表演艺术界、文化资产界等前往会勘后,在以保存为优先的共识下,建议可活用其工业遗址与山海景观的优势,朝歌剧、国际型行为艺术、灯光音响以及重金属音乐等多元再利用方式进行。
  • 音响除了听音乐,同时成为现代人在家享受戏院级的设备,音响业者指出,因应音响步入家庭戏院组角色,如何运用科技缩小设备体积,成为致胜关键。
  • 费玉清2004年世界巡回演唱会在北京画下圆满的句点,第一次赴北京开唱,费玉清不但自备了厂商赞助他价值七十万的知名麦克风Sennheiser,这也是玛丽亚凯莉、席琳狄翁专用的麦克风,台湾稳立音响还首度从台湾进口了世界三大男高音所使用价值一亿的音响设备,以衬托他的“金嗓子”。
  • 自由时报记者沈汝康╱台北报导
     期待建立一套家庭剧院音响组合吗?这应该是许多朋友长时间的梦想吧!市售音响产品称得上“百百款”,自入门级到发烧级不一而足,售价也是“丰俭由人”,不同品牌货色其实各怀惊人技业,下决心花钱之前,不妨细细品味…
  • 王安娜还表示,新唐人选定山麓学院的史密斯维克剧院 (Smithwick Theater) ,是因为山麓学院与代表中华文化精华之一的唐朝建筑的不解之缘。能够容纳上千人的史密斯维克剧院,音响和舞台设计适合各类音乐和舞蹈表演,是由著名建筑师恩斯特.卡姆泊(Ernest J. Kump)所设计的﹔校园内建筑物的设计风格独特,以长飞檐式木结构为主,颇有唐朝建筑的韵味。山麓学院的建筑设计曾获得美国建筑师学会1962年度最高荣誉——头等荣誉奖。剧院是以建校初期董事会主席史密斯维克先生 (Dr. Robert C. Smithwick) 的名字而得名。
  • 〔2005高雄国际Hi_End音响大展〕今天起在高雄国宾饭店展出五天,瞄准金字塔顶级客人,动辄百万的音响设备,让音响发烧友惊艳不已。
  • 噪声为随身听及一切音响设备的大忌,任何随身听都可以把噪声分为三种。
  • 当手上拿到这张唱片时,首先进入眼帘的是唱片右下角一块黄色的标记“LEO冯郑重推荐”,心中便知这是一张重量级的唱片。LEO冯是何许人,凡是对音响和唱片有一点了解的人,都应该知道这位业内的名人。
  • 手机要越小越好、笔记型电脑要越小越好、数位相机要越小越好,当然音响也要顺着潮流走,迷你型的最发烧!
  • 在西安,张、杨二人毫无顾忌地竭力掩护共党分子作宣传。在张学良率领的东北军中,发现了共党“抗日不剿共”的宣传品。张、杨二人与共党直接联系的情报,也陆续传到蒋公手中。为使西安将领清醒,不被共党宣传所煽惑,蒋公亲自坐镇西安,准备召集诸将开会,宣布第六次剿共总令。就在这个关键时间点,张学良和杨虎城发动了兵变,以暴力劫持了蒋公,给国家致命一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