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沙器

雨文周 (文/ 摄影)
font print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5日讯】朋友从大洋彼岸传来你的消息:胃癌!晚期!住院观察中情况危急!

三个连续的惊叹号,仿佛重磅炸弹落于我毫不设防的身体,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刺痛惊厥,噎于喉头的低喊在暗夜里凝结成一股凉气回旋于屋顶,隐隐的疼痛从内心往四周层层蔓延。

生命正值风华正茂,死亡却不露声色在暗处布下陷阱,倘若生命的终结是无可更改的天意,我依然希冀,十字架前,我匍匐在地的祈求可以感动上帝,让天使的微笑化作人世间最真实的应许。

我在痛楚中勾画你的样子,你忧伤的眼神如此清晰,在我深锁的记忆里交替,仿佛那日,你和我踯躅于碧波如洗的鼓浪屿,看日升日落,看海风追逐海浪掀起一波波白色的裙裾,白色裙裾在海岸线上翩然起舞,带走贝壳,带走沙砾,带走我们用双手堆砌的城堡,你怅然若失:“生命如此脆弱,一如浅滩上的沙器,狂淘过后,夷为平地了无痕迹。”

那时候,夕阳微酣,海滩如金,你落寞的神情是黑色的,掺杂在无限好的夕阳里,那么不合时宜。我在逆光中看你,模糊的轮廓,模糊的表情,模糊的一切总让我骇异,我了解你会不会比一粒捏于手心的沙砾更多?

你伸手,拂去我深藏于眼眸中的疑惑,在暮色来临前将我的影子紧裹。

“死亡是日渐涨起的海潮,总有一些沙地在海潮中最先被淹没,被淹没的沙地里,总有一些疲弱的生命终究躲不过。做一头敏捷的小鹿吧!在海潮未曾抵达前快跑,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歇脚,不要回头也不要看我,无需惦记也不必牵念就像你从未来过。前路的烛光影影绰绰,总有一注,等着你――将灯芯轻拨。”

我不解地看你,正值豆蔻的心思触摸不到死亡背后的阴影。远方的航标灯在夜雾里忽明忽现,暗礁上的爱之船已在恍惚月色中渐渐沉陷――

“爱情是揣在你手心的一盒瑞典火柴吗?吹熄或点燃,全由着你掌控?倘若分手是彼此无可逃脱的结果,用死亡作凭据,转身会不会就显得格外从容?”

我置疑的眼光在你的踌躇中寻求答案,而你——终于还是选择了离开。

于是那日,鼓浪屿浅滩上那座坍塌的城堡,那座失却根基的沙器成了我们彼此最后的联手。

两年了,我们音讯全无,你消失了,从我的视线中,而我将自己扔进了完全陌生的人群里。这样的决绝听起来是不是很残忍,只是残忍也许是彼此得以忘却的最佳疗程。

而我,其实是不甘的!所以时常,在夜深人静的午夜,将蒙尘的记忆一张张掀开,在你遗落的只字片语中寻找答案,只是我读懂了生命之无奈,读懂了爱情之忧伤,却始终不曾读懂死亡。

你是死亡的预知者吗?还是那份契约——死亡契约早已成为我们默然收场的最后铺垫?

你宁愿选择一个人徒步走上死亡的旅程,也不愿看到我的眼泪成为你生命的负累。

而你可曾知?你的大度折杀了一份本应纯真的灵魂,仿佛错时的季候风,燃烈焰焚烧春的幼露,摧雨水泛滥凄凉的末秋。那是爱吗?还是残忍的杀戮?

你总是用几近冷酷的眼光看我:
“你本不属于这里,你有你应该去的理想中的大溪地。你是一只待驯化的鸟,时刻记得梳理你的羽翼,离开吧!飞出桎枯飞出闭塞,找寻属于你的新天地。”

你像一个独裁者,禁锢我所有的自由,将我送上一个人的刑狱。

你又仿佛是一个先知,将我的前路尽数预备,捆绑信心智慧和勇气,藏于我孤单的行李箱中,然后,用铁链锁下“永不回头”。

你从来不给我更多的选择,你给我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听从”。

而今,当我在黑暗里重拾起你的话语,痛惜和悔悟总加剧我思念的苦。

——死亡是日渐涨起的海潮,总有一些沙地在海潮中最先被淹没,被淹没的沙地里,总有一些疲弱的生命终究躲不过。做一头敏捷的小鹿吧!在海潮未曾抵达前快跑,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歇脚,不要回头也不要看我,无需惦记也不必牵念就像你从未来过。前路的烛光影影绰绰,总有一注,等着你――将灯芯轻拨。

倘若时光可以剪除所有的心结,倘若岁月可以消化所有的误解,我只求你可以听见:
——溺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倘若生命的字典不可避免加印着“痛苦”的注脚,我愿意用“承受”将你我作唯一的编号,前路的烛光影影绰绰,我只顾念眼前的这支,即使灯影黯淡,残光寥落,冥冥神迹中,自有它不灭的光耀。

只是,只是——

这一切都已经太迟太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张爱玲的成长过程中,成天耳闻目睹的就是大家族里的亲人反目,显赫的家世背后,子弟的败落,现实生活中的窘迫。
  • 高智晟
    上篇我们讲到,高智晟贫穷的家庭在母亲的坚持下,7个兄弟姐妹中,有5个孩子读完了初中,这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高智晟坚韧、善良的母亲。
  • 在一片绿油油的水田旁,赫然出现一座灰沉色的古井,水泥的外缘有干涸的苔藓,这景致让我冲动地将它拍摄了下来,想必是一口深情的冷井吧!
  • 2017年8月,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再次失踪,至今已经三年多。五天前,2020年9月21日,高智晟的女儿耿格,获得邀请用视频的形式,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用英文发言。
  • 所谓说好话,还包括言之有物。到今天我写文章的时候,就会想起母亲的训诫,发现对语感的表现帮助很大。其中有很多绝对不容许的用法,当我写诗时即会无意识地受到影响。常常有些很想使用的词汇或表达方式,却不得不涂掉改写,都是因为母亲的教导变成我本能一部分之故。
  • 一个普通的香港青年,一个安静的街头歌手,在香港返送中运动中,他大概没有出现在游行队伍里,也没现身在集会中,他不是勇武派,大概也不是“合理非”。他只是在街头弹着吉他、唱着歌,他用他的方式表达着他心中的诉求……
  • 论起来,她们不过是各自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在一间和另一间出租屋里,各自过着独居的生活,然而,骨肉相聚和抱团取暖,于她们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不可企及。
  • “饮酒”一词,似乎有点书面语言腔。按江浙一带口语,不少人称“吃酒”,或称“吃老酒”。但酒是液体,到嘴后齿未动即流入腹中,“吃”字从何谈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