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简说文革浩劫(二十二)

文正

人气 87
标签:

【大纪元10月12日讯】文正:简说文革浩劫(二十二)

文革浩劫开始于1966年的5月16日,似已成定论。但文革浩劫结束于何年何月却有多种不同的意见。把文革浩劫定为十年之期,并称之为十年浩劫的提法最早见之于中共的官方媒体。1977年8月,华国锋在中共十一大上作政治报告时,宣布“文化大革命”以粉碎“四人帮”为标志而结束。十一大结束后的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社论宣称:“这样,历时十一年的我国第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以粉碎‘四人帮’为标志,宣告胜利结束。”按照这篇社论,文革是十一年。但这篇社论又把粉碎四人帮作为文革结束的标志,而四人帮是1976年粉碎的,按照中共的算法,就有了文革浩劫为十年期的说法(1966年-1976年)。

这种说法与事实是不符的。

我们知道,共产邪灵附体操控毛泽东造成文革浩劫的邪恶的理论是所谓的阶级斗争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邪理。共产邪灵附体在文革浩劫中使用各种手段向人们灌输这种邪理,受这种邪理毒害的人是极容易被共产邪灵附体操控的。1966年-1976年这段时间,中共非法政权在中华大地犯下的祸害中华民族的滔天大罪,是与这种邪理的广泛的、长期的散布和灌输而形成的一种邪恶的能量场密切相关的。这种邪理是支配受其毒害的人罔顾天理人性去犯罪的精神凶器。中共的十一大并没有否定这种邪理。用中共自己的话说:“这次大会没有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理论、政策和口号,反而加以肯定,”(《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77年)》)9月9日,在毛泽东停尸房建成仪式上,华国锋把中共十一大路线概括成为:“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抓纲治国,继续革命,为建设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而奋斗。”(《中国共产党大事记(1977年)》)

这说明,毛魔虽然呜呼了,所谓的“四人帮”被关了,但是,受共产邪灵附体操控的华国锋作为毛魔的继承人,是按照毛魔的那一套,继续在祸害中华的。用华国锋的话讲,就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学好文件抓住纲》)

这就是所谓的“两个凡是”方针。

在这“两个凡是”方针的指导下,毛魔的那一套害人的损招还在中华大地肆虐。例如,文革浩劫的一大特征是各种整人、害人的运动不断。而“1977、1978两年,在以批江青反革命集团的口号下,再搞了一个‘一批、两打、三清运动’,(批判江青反革命集团、打击阶级敌人破坏活动、打击资本主义势力猖狂进攻和清政治、清经济、清队伍)再续一个‘一批、两打、三整顿’批修正主义、打击资本主义势力阶级敌人破坏,整顿思想、整顿作风、整顿领导班子)。”(《萧一湘:腐败见闻于改革开放前》)这两个运动所使用的邪恶手段与1977年前的文革浩劫中各种运动所使用的邪恶手段是一脉相承的。画家严正学在《路漫漫》一文中记下了自己亲身经历的这两个运动的邪恶:

“‘你办事,我放心!’接着又是‘一批两打’运动,我还是那些当权分子的眼中钉,区党委再一次把我关进了《毛泽东思想学习班》。学习班设在育才路小学,每个学员有近十名专政人员轮流看管,连大小便都跟着。逼、供、讯、车轮战、疲劳战、歼灭战!不堪忍受的去上吊、跳楼、触电!

中队指令我们交待从政治到经济,从生活到作风等诸多问题。在强化的无产阶级专政下,我早就成了诚惶、诚恐的小民,在同样是读语录开始的《毛泽东思想学习班》上,我一字一顿地说:本人无党无派人士,经济问题是:1972年我趁尼克森访华之机,从美国购得原子弹贩卖给英国,获暴利一千万美元;生活作风问题是:16岁那年,梦里幽会过一个少女,但至今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中队长陶通友哭笑不得,连声骂我胡说八道,因为态度问题,第二天我就被送去强制劳动。人们对于是非曲直,往往只是从非本质的表象——态度上去给你定性,不管你有多大冤屈,不肯唯唯喏喏,就是你的罪状。因为我在劳动中又顶撞了看守长,第三天我被作为‘损害无产阶级专政’的形象,去接受更严厉的惩罚。

专政的铁拳对准了我。中午开始,工作人员日夜轮班对我进行车轮战、疲劳战和攻坚战。我被孤立在小方凳上,接受他们永无止休的轮番进攻,不屈辱就灭亡,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和我同排挨斗的水泥船厂厂长高梓清上吊了!人死后,直挺挺地躺在门板上抬进了批斗会堂,高成了死不悔改的现行反革命之鬼,还要被当众鞭尸批斗,工作队逼大家振臂高呼:‘高梓清畏罪自杀死有余辜,永不翻身!’

夜静了,空旷的会堂中,除了专政人员,仅留下一直一横的两个‘反动派’。横的已自绝于人民,直立的我却足趾肿胀,脚痛得凸出塑胶凉鞋之外。夜深了,连连打着瞌睡,任凭蚊子的进攻和看守的吼叫,横、直一样,都无动于衷了。在这个世界上我挣扎了三十多年,我挣扎不下去了……

天啊!我活够了,我活得厌烦了……

我低垂着头,此刻我的灵魂正离开我的躯壳,飘飘然向阎王殿奔去……青面獠牙的阎王小鬼们怎么也不肯接纳我……值此之时,冥府世界,新鬼啾啾、鬼满为患。多么漫长的人生呀!我还得等待多少年呢?唉!我活腻了,我活得实在太累了。钻不进阴曹地府的我又被推向凡界,当我被死去活来折磨着,正在阴阳世界挣扎,在天堂和地狱里沉浮的时候;冥冥之中,我被‘热烈祝贺华国锋同志任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口号声惊醒。顷刻之间锣鼓喧天,鞭炮齐呜,高音喇叭响彻云霄!

人们永远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似乎是中国又一次踏上了新纪元,革命派和政治家们连夜组织游行,又一次振臂高呼:‘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夜风从打开的视窗吹进来,带着五更寒气;我背着沉重的精神枷锁,仍僵立在小方凳上,接受轮番轰斗。我的恶梦还没有苏醒,谁知道明天会给我带来怎么样的噩运!”

画家严正学在所谓的“十年文革浩劫”期后的悲惨遭遇并不是孤证,也不是最悲惨的。研究文革浩劫史的学者王友琴在《文革受难者——李九莲》一文中记下了共产邪灵在所谓的“十年文革浩劫”期后继续执行文革浩劫中那一套犯罪手段的罪行:

“简括起来,李九莲的经历如下:

文革前曾担任赣州第三中学学生共青团委宣传部长,文革中任第三中学‘卫东彪’造反兵团副团长(‘卫东彪’的意思是保卫毛泽东和林彪)。 1968年分配到工厂当学徒工。1969年在给男朋友的信中有对林彪的疑问,被告发,她被抓起来。林彪死亡后,她在1972年被定为‘敌我矛盾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多次申诉无结果。1974年春写出大字报《反林彪无罪》要求平反,当地人组成了‘李九莲问题调查委员会’。1975年5月被兴国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毛泽东死后,她在监狱中对华国峰逮捕‘四人帮’表示不满,还批评了邓小平一句话。因此,她被当作‘恶毒攻击英明领袖华主席’的‘反革命犯’被判死刑,1977年12月14日被处死。

在文革时代,有‘公安六条’,任何对毛泽东以及他的所谓‘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非议,都被当作‘反革命罪行’遭到严厉镇压。严厉程度超过了历代历朝以及别的国家。毛泽东死后,这样的原则继续延续。1977年2月22日,中共中央发出的‘中发〔1977〕六号’文件中说:‘对攻击毛主席、华主席和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现行反革命份子,要坚决镇压。’这就是处死李九莲的依据。

在华国锋执政的时候,各地枪毙了一批与李九莲情况类似的人,据说有50多人。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学生王申酉就是在这个文件下发两个月后被枪决的。”

以随时可变的共产邪灵附体组织发出的所谓的文件凌驾于法律之上,是中共向人类表明它所把持的非法政权乃非人类正常政权的一大罪证。这一大罪证中所具有的罪行高发期是文革浩劫时期和从1999年开始至今的中共非法镇压法轮功时期,所以,许多经历过文革浩劫魔难的人都认为中共非法镇压法轮功是文革浩劫那一套的重演,且使用的镇压手段更为阴险、更为狡诈、更为无耻、更为毒辣、更为反人性。反宇宙。

许多人知道,文革浩劫中,共产邪灵附体操控的中共非法政权杀害炎黄子孙的许多犯罪手段都是反人类的、极其邪恶的。其中的活体摘除人体器官的罪行更是突显中共这个邪教组织的邪恶本质。以下是曾广为人知的两件中共活体摘除人体器官的罪行:

其一:“被自己的男友出卖的无罪的黎莲在1970年被处决,那一年她才18岁。为了避免劫刑场的可能性,黎莲被秘密拖去另一个城市执刑。一辆救护车跟了上来。刚贴近,两辆车都停了。两名穿白大褂的人跳下救护车。囚车里,四个人高马大的武装警察一下将黎莲扳转身,脸和身子紧贴车壁上。衣背往上一撸,来不及使用麻醉药,一把锋光闪闪的手术刀就在她的右腰处划开了一个巴掌大的口子。没几下,一个滴着殷红鲜血的肾,泼剌剌地落在洁白的瓷盘上。在一家医院的手术室里,一个奄奄一息的‘革命干部’正在等着种植这颗从血泊中掠夺来的肾。“(《黎莲》,见金石开编著《历史的代价——文革死亡档案》中国大地出版社1993年版)。

其二,18岁的黎莲在1970年被中共极其残忍的活体掠夺了肾。一九七八年四月三十日,同样的罪恶发生在中国江西省新建县。钟海源,一名赣州市小学教师,因坚持为李九莲鸣不平而被中共非法抓捕,一九七六年四‧五事件后,她在监狱里公开说了“华国锋不如邓小平。”就被中共非法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在监狱里,她数十次被严刑拷打,最后,她在被打断小腿骨的情况下,居然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镣铐,在监狱的墙上写下了“打倒华国锋!”话语。就为了这句无罪的话语,她被中共非法判处死刑。捏造的罪名是“恶毒攻击华主席”。一九七八年四月三十日早晨,“钟海源在死囚小号里,从从容容吃完生命中最后一顿饭:四个小馒头,一碗粥,一碟小菜。她坐在地上的草席上,一口一口慢慢吃着馒头,细细咀嚼,边吃小菜,边喝粥,把所有的饭都吃的干干净净。

之后,她拿出梳子,梳好了长发,将它们在脑后盘成一疙瘩,穿上一件挺新的花格呢短大衣,安详的样子让人不可思议。

又是五花大绑,又是监狱里批斗,又是揪头发,弯腰低头,又是挂大牌子游街,又是背后插一个斩牌,又是用绳子勒住喉咙,又是一长串威风凛凛的车队……那场面远远胜过北洋军阀,国民党,日本侵略兵杀人时的排场!南昌九十二野战医院住着一位飞行员,高干子弟,患肾功能衰竭,急需移植肾,且必须从活体上取。据说,女肾比男肾好,尤其是年轻女人的肾更好……

医院通过部队领导转告行刑的一位副营长,不能一枪打死,要留活体取肾。

据行刑人员讲:他把钟海源提上卡车时,觉得她体重也就五六十斤,像个七八岁的孩子。因长期缺少阳光,她的皮肤洁白的几乎透明,脸上浅蓝色的毛细血管都能看见。

为了保护好她的肾,游街时,一个头戴白口罩的军人示意押解人员按住她,从后面给钟海源左右肋下打了一针。那针头又长又粗,金属针管,可能是给大牲畜用的,直扎进她的肾脏……竟然连衣服也不脱,隔着短大衣就捅进去,钟海源嘴被堵住,全身剧烈地颤抖。

到了刑场,架到指定地点,副营长故意朝她右背打了一枪,然后由早已等候在那的几个医务人员,把她迅速抬进附近一辆篷布军车,在临时搭起的手术台上活着剖取钟海源的肾,一缕缕鲜血溢满了车厢底版,滴滴嗒嗒溅落在地上。也许是车厢里太滑,一位军医用拖把来回擦着底版上的血,之后又挤进一个塑料桶里,几次之后,竟盛满了半桶血。

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的钟海源有没有知觉,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中国人一判了死刑,这个人就不再是人,好像就成了实验室的青蛙,老鼠,她的肾也和铁矿一样,属于国家所有,国家可以自由支配。

钟海源没有父母,丈夫在她被捕的第二天就跟她离了婚。但她的遗体却没有暴弃在荒郊野外,而是被九十二野战医院拉走,供医生们作解剖标本。”(《残忍的活体取肾早有先例——因声援李九莲钟海源被判死刑活体取肾》)

在中共非法建政之前的人类历史上,还未曾有过像以上两件中共这样邪恶的残害无辜生命犯罪记录。这也正观照出被共产邪灵附体操控的许多人已丧失了人性,是一些披着人皮的魔鬼。干的是残害人类的罪恶勾当。这种残害人类的罪恶勾当,中共一直不知悔改的在干着。尤其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至今的非法镇压法轮功运动,中共的这种犯罪恶行更是邪恶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在全国范围内、长时间的发生着,至今也未停止。这种反人类。反宇宙的滔天大罪,令人神震怒,是终结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的时候了,天灭中共在即。受中共残害、毒害的人们快点清醒吧!认清中共是一个共产邪灵附体的邪恶本质,唾弃中共。退垮中共,应是炎黄子孙的正确抉择。@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文正:简说文革浩劫(十三)
文正:简说文革浩劫(十四)
文正:简说文革浩劫(十五)
文正:简说文革浩劫(十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