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慧剑法第二篇 伏魔十三式(3)

第三式:破箭式--破血风狂沙红缨箭

李后主

人气 3

【大纪元4月10日讯】破除西魔关于共产主义革命的谬论

——此剑式特献给《黄花岗》主编辛灏年先生

此剑招的主剑式来源于花岗派,该派创始人可追溯到民国前辈先驱黄兴先生,黄先生由于72结拜兄弟不幸罹难于黄花岗,为纪念死难兄弟,遂撷取每人的武学精华一部分融合而成72路追风剑法,迅捷威猛,凌厉无比,是专制主义的天敌与克星。后来,该派传人辛灏年大侠于海外正式开山创派,教授弟子,弘扬黄先生武学要义,江湖人称花岗派。要破新专制主义—一共产主义——的独门暗器红樱箭,用该派武功最好,因此,鄙人汲取72路追风剑法的精华,融入独孤九剑之破箭式,使破箭式威力大增,实有独孤前辈当年所未悟到之境界啊!

谬论:马克思认为当时的世界处于共产主义革命阶段,而一个大公无私的阶级——无产阶级——将领导这场革命,在革命中,作为无产阶级先锋队的共产党必须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实现他们的目的,并且宣扬要取消家庭、取消民族、取消祖国(见共产党宣言)。

[注:这是一个赤裸裸的反人类宣言,公然向全人类的一切道德、正信、优秀传统、民族特性、国家制度发出最严厉的挑战,因此,共产主义与人类现存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它到了哪里就必然要反那里的一切,惟有如此,它才能生存。它在俄国必须得反俄国的传统、反俄国的信仰、反俄国的制度才能俄国生存下去,在东欧也是如此,那么到了中国更是如此,中共组建时是共产国际在远东的一个支部(又名中国共产党),一切听命于其主子苏俄,执行苏俄的东方路线,为苏俄反华充当马前卒,因此,它一开始就是一个反中华的秘密组织。]

正论:人类进入近代以来,不是资本主义(这个名词太狭隘)向共产主义发展的阶段,而是在政治上从专制走向民主,从人治走向法治的阶段;在经济上从传统的自然经济走向现代的自由市场经济,伴随着技术进步与产业革命;在文化上从君权神授、等级差别、奴役束缚走向天赋人权、生而平等、自由、博爱的阶段。这一切最终由民主革命的胜利来保障和实施,因此,近代历史的主题是民主革命与人权运动,而不是共产革命与工人运动。

一,历史阶段研究的多线索状况简述及近代社会历史形态的变迁与时代精神

先从逻辑的角度论述“马列五形态说”的荒谬性,刺破它的下盘,那所谓的共产革命成了无根之木,自然是不攻自破了。

从第一式破掌式可知,马列的人类历史五形态说逻辑混乱。那么在严格的逻辑意义上,人类历史到底经历了几个阶段?近代社会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新型历史形态呢?主导这种历史变迁的时代主题该如何界定?

从中国的历史来看,历史发展应该经历了四个阶段(以社会管理方式为逻辑线索来研究,详解可参考第一式破掌式中的论述),本文将为这四个历史阶段第一次正式赋予其严格的名称,如下:

1,氏族族长制社会;
2,封建邦国制社会(诸侯的封地叫邦或国);
3,集权专政制社会(建立了垂直行政管理体系,权力集中于帝王一身);
4,民主宪政制社会(这第4阶段正在进行,中途遭遇共产主义专制复辟破坏,目前正进入民主革命成功的最后时期)。

欧洲的历史鄙人研究不多,但总体上大概是第2与第3阶段混合发展,不像中国那样有清晰的历史时期可资界定(这一说法希望搞历史研究的学者能给予批评指正)。

这里索性将研究历史的多条逻辑线索一并列出,以方便大家看得更清楚,如下:

以生产工具为逻辑线索,本届人类历史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

1,石器工具时代(可细分为新石器与旧石器两个阶段);
2,金属工具阶段(又可分细为青铜器和铁器两个阶段);
3,机械工具时代(即机器大工业时代,以机器代替手脚,解放了肢体,以所使用动力而言,又可细分为蒸汽时代、内燃机时代与电气化时代等三个阶段);
4,信息工具时代(以可以处理信息的智能化、高度自动化的机械代替了非智能的、半自动的机械,解放了人类部分的脑力,这一阶段以上个世纪40年代2战期间为分水岭,雷达的研制与应用、电脑的出现及《控制论》、《信息论》的诞生表明人类进入信息时代及下文的科技文明时代)。

以物质文明为逻辑线索(角度为偏重于生产方式的物质文明,但不像马列的阶级论那么狭隘,而是更具有宏观性、系统性与严密逻辑性),本届人类历史也大致可分为四个阶段(顺便也列出与生产工具线索的包容关系以供对比):

1,采集、渔猎文明(约数十万至百万年)========石器时代;
2,农业文明(约数千至一万年)========石器时代、青铜器时代、铁器时代(石器与金属工具时代);
3,工业文明(约二三百年)========蒸汽机时代、内燃机时代、电气时代(机械工具时代);
4,科技文明(至今约五六十年)========内燃机时代、电气时代、信息时代(机械工具与信息工具时代)。

以经济运作形式为逻辑线索,也是大致的四个阶段:

1,无交换的原始物品生产时期(无剩余产品);
2,产生交换的剩余物品生产时期(有了剩余产品,进行直接的物物交换,但没有货币);
3,以交换为目的的商品生产时期(产生货币充当固定交换媒介,使交换的形式和生产的目的发生转变,一部分的生产是为了交换,交换以货币为媒介,通过货币流通来实现,但此时社会上的大部分财富还没有被用作商业资本来投资,而是在家里储藏着,并不关心其增值或贬值,如以前的富人都在地下秘密埋藏钱财,而今人的钱财至少也要放在银行以使其不至于贬值);
4,以增值为目的的资本运作时期(以资本运作为经济主题,货币不仅充当固定的交换媒介,更被作为一种最重要的资本来使用,使资本积累和增值成为社会生产的主要目的,所谓的“资本主义”也只能以这个角度来界定,这一时期的出现主要是由金融与信贷制度的健全所带来的,除了放在自己家里的部分零用钱以外,社会上的大部分货币都被当作货币资本来使用,通过银行而进入投资领域,目的是为了增值)。

此线索反映了交换的发展史,也即人类的物质交往史,以其为主导经济运作方式表现出不同的历史形态。

在这个领域,把考察角度放大一些,还可以理出我们常用的另一条历史发展脉络:

1,自然经济(生产为满足自己需要,所以不用来交换);
2,商品经济(生产为了满足别人,所以必须要交换,最好换成货币);
3,市场经济(高级阶段的商品经济,能把握社会需求的复杂变化,以及时调整自己的生产计划,这需要一定的技术手段来实现,特别是交通和通信技术的发展,所以市场经济的出现应该从工业革命算起)。

以人身关系为逻辑线索,历史还是被我划分为四个阶段(见第一式破掌式,得声明一下,这些各个不同线索的四阶段说只是鄙人研究中的一种巧合,非有意造作,我也是写到这里才发现如此有趣的现象):

1,吃人社会(人吃人,原始社会人类野蛮彼此间相互食用)
2,奴隶社会(人可以作为商品买卖,但奴隶在职业上可以是农民、士兵、手工艺或建筑工人等)
3,农民社会及市民社会(有了大量的经济自由民,如农民或市民,但由于君主专制、官僚政治使他们在政治上法律上仍然处于不平等的地位)
4,公民社会(法治社会,公民在法律及政治地位上实现了相对的平等,法律保证每个人平等地自由地参与政治权利,实现了国家管理的公权化,并在此基础上保障了经济交往的自由市场性质及平等主体之间竞争的公平性。)

注意:人身关系线索不是前一个阶段取代下一个阶段这么简单的逻辑,而是逐步出现,同时并存,整体优化的关系,以时间来排列大概经历了这样一个并存演化历史,用以上的序号来表示如下:

(1)——→(1,2,3)——→(2,3)——→(2,3,4)——→(3,4)。

这条逻辑线索显示了不同历史时期人们之间相互的身份,地位及所能享受到的自由和权利的演变关系,体现了人权的发展史,以此线索看到的是人类的野蛮性随着时代的进步而逐渐减弱,而倡导自由、平等、相互尊重的友善、博爱的价值观却在逐渐加强,并最终能辅以制度上的保障。

除了以上常见的线索以外,社会历史阶段研究还有理论上无穷尽的线索,如:

以记载历史的方式为线索人类社会可划分为:口碑相传时代—→结绳记事时代—→文字信史时代;

以人性发展程度而言可分为:野蛮朦昧时期—→文明开化时期—→文明高度发达时期……;
以时间为线索可分为:古代文明—→近代文明—→现代文明;
佛学以佛法传播为线索把人类历史分为:正法时期—→像法时期—→末法时期;
基督教神学体系以神对人类的经营计划为线索把历史分为: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国度时代;
北宋邵雍以道德的高低程度为线索把中国历史分为:皇时代—→帝时代—→王时代—→伯时代;
欧洲哲学以理性或精神和自由的关系为线索,把历史分为不同的阶段,如黑格尔的三阶段说,费希特的五阶段说等等在此就不一一细究了。

一口气讲了这么多,就是想讲明白这样一个原则,要想知道时代的精神,时代的主题,就必须懂得时代是什么,处于什么样的阶段。如果把时代的所处阶段搞错了,搞混了,那么据此演推出来的所谓时代主题就只能是个特大谬论了!马列的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及所谓的共产主义革命学说就是这么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谬论。

从以上各条逻辑线索所对应的不同历史演变脉络中可以看出,历史并不是展现出单线条的勇往直前式的发展模式,而是表现为多线索交织,错综复杂的局面。单以某一条线索而论,例如以生产工具所代表的物质生产力而言,历史表现为前进的趋势(在确定了一定范围的时间段内而言,如果把史前文明加上,恐怕就不能算是前进了),以道德程度而言,历史却又表现为倒退的趋势;以治理天下的外在形式而言,历史仿佛是在进步,但以治理天下的内涵实质而言,历史却又事实上是在退步(民主只是遏止了政治中的最坏的成分,暂时在某些方面止住了历史的下滑趋势,但它只能保证最不坏,却不能保证达到最佳,只有道德治理才能使人类社会达到理想的最佳状态)。可见,历史阶段的研究首先不能乱了逻辑。

回过头来再看看马克思的五形态说:1,原始社会大概是以文明开化的角度来切入的吧,但这个概念本身很大,包含的内容也多,如上文中笔者所列各种角度下的四阶段之第一阶段都是包含在这个大概念其中的,因此这个词笼统的放在这里就显得很模糊,不能清晰地表明其具体所指的逻辑角度;2,奴隶社会是以人身关系来标志的,研究的应该是人权的发展史;3,封建社会是以社会管理方式来界说的,研究的应该是国家运作方式的演变史;4,资本主义社会是以经济运作方式来描述的,研究的应该是交换的发展史;5,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就不知道是以什么角度来界定的,不知道串的是哪条逻辑线索,看来应该是马克思的主观臆想的产物吧!也不奇怪,这位共产党的老祖宗在研究社会形态开始时就逻辑混乱,到最后要推出一个明显逻辑线索下的从未经历的未来社会形态当然是勉为其难了。

当然了,马克思自己认为这套共产主义学说是有“逻辑体系”的,就是他自创的一套阶级分析学说,以阶级关系入手来统筹以上的五形态。但是阶级也是个大概念,其中包含着人身关系,经济关系,政治关系等等复杂线索,而且这些具体线索之间的交叉演变关系也并非马克思所想的那么简单,那么理想化。如以人身关系划分的奴隶主阶级与奴隶阶级就与以经济关系划分的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在历史上很多时候只是对相同两大利益集团以不同的角度分别考察所标出来的不同名称罢了,所谓的地主阶级取代奴隶主阶级的说法在历史上纯粹是子虚乌有的空谈!交叉的阶级关系还有以政治关系划分的所谓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它们可以与以上从经济关系和人身关系划分出的两类阶级分别建立起一一对应关系。也就是说,阶级分析法不是不可以用,但要服从其内部更具体的逻辑线索和逻辑关系,如此一来,所谓的阶级分析充其量只能算是对本文上面所列出的各种常见逻辑线索的一种补充解释,既然没有上面的那些逻辑线索那么细致和明显,在研究历史阶段问题时其作用就显得可有可无了。关于马克思的阶级分析法的各种谬误及可恶之处本文暂不多说,留待伏魔剑式第四式——破索式(破夺命阴煞追魂索)中详解。

既然阶级之说又是个笼统的概念,不能标志出清晰的历史演变形态,那么以其为核心线索的五形态说从外到内就全部成了空中楼阁,是个彻彻底底的大谬论!

回到本文开篇,在正论中笔者对近代社会历史演变所做的结论就不是单线条的直线论,而是多角度的系统论。以本文所列的常见线索来观察,近代社会历史分别处于以下阶段:

以社会管理方式而言,处于从集权专政制(在欧洲其中混合著封建制)开始走向民主宪政制的过渡阶段;

以生产工具而言,处于从金属工具时代开始走向机械工具时代(即机器大工业时代)的过渡阶段;

以物质文明而言,处于从农业文明开始走向工业文明的过渡阶段;

以经济运作形式而言,处于从商品生产时期开始走向资本运作时期的过渡阶段;以大角度而言处于从自然经济(占主体)和商品经济并存时期开始走向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商品经济)时期的过渡阶段;

以人身关系而言,处于从2,3,4并存时期开始走向废除奴役关系后的3,4并存时期的过渡阶段。

研究社会系统一般还有一个普遍的方法,就是将社会先划分为政治、经济(此处是宏观范畴,指社会的物质系统)、文化(此处为狭义文化,指思想观念形态的文化,即精神文化)三个层面,然后分别考察这三个层面在一定历史阶段中的不同变化,以总结出历史在那个时代整体的演变趋势。

以此来看,近代社会在政治上处于从专制走向民主(民主化)、从人治走向法治(法治化)的过渡阶段;在经济上处于从手工生产走向机器大工业(工业化)、从自然经济占主体走向市场经济为主导(市场化、资本化)的过渡阶段;在文化上处于从君权神授、等级差别、奴役束缚的观念中走向倡导天赋人权、生而平等、自由、博爱的过渡阶段。

因此,近代社会的历史主题只能是以“自由、平等、博爱”为时代精神的民主革命和人权运动,并由此引起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层面的一系列深刻变革,使人类社会迈入一个崭新的时代。现代社会所形成的一切制度、规则、意识形态、价值观念等无不肇始于那个狂飙激进的时代。

二,近代西方民主革命综览

很显然,人类的近代史就是在“天赋人权”思想指导下的一部民主革命史,期间伴随着与专制复辟势力反复较量的艰难历程。关于这段历史中的种种复杂过程及其透露出的清晰信息,辛灏年先生在《谁是新中国》中有详细的论证,这里不妨直接摘录原文,请读“追风剑法”,如下:

举世最早的尼德兰民主革命,虽与反对西班牙统治的民族革命相互交织,自一五六一年革命发动到一六零九年西班牙承认荷兰独立,直至一六四八年欧洲在结束三十年战争后订立《威斯特伐利亚条约》,正式承认荷兰共和国,其间,革命与复辟反复较量的历史竟长达七十八年之久。
著名的英国民主革命,自一六四零年爆发直至一六八八年光荣革命告成,其间四十八年就曾历经三次革命与复辟的较量。一六四七年十二月,由于苏格兰和英格兰长老派密谋英王查理一世复辟,而引爆第二次国内战争。只因复辟派被克伦威尔战败,才使第一次复辟图谋未遂。一六四九年英王查理一世被处死后,苏格兰保王党及其势力欲拥立查理二世为国王的复辟企图,又因一六五一年克伦威尔征服苏格兰并将之并入英国,而使得二度复辟未果。第三次是在克伦威尔死后两年:一六六零年四月,因保王党蒙克与查理二世谈判成功而发表“布雷达宣言”,查理二世当上英国国王,斯图亚特王朝遂宣布复辟。复辟历经查理二世和詹拇世二世长达二十八年的腐败统治,直至被光荣革命推倒,英国才在王冠下,更在革命的逼迫下,诞生了举世闻名的新政体,并从此由“君主宪政”而走上了“虚君共和”的道路。所以,孙中山先生指欧洲各国的君主宪政乃为“革命之所赐”,也就言之不虚。

民主革命爆发后,迭呈革命与复辟反复较量者,以法国为最。法国民主革命自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巴黎人民攻占巴士底狱,直至一八七五年法国人民承继法兰西共和国国统,承认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宪法,确立共和国体,成立法兰西第三共和国,前后八十六年,革命与复辟的反复较量可谓连续不断,异常复杂和激烈。如果说罗伯斯庇尔之死,标志着立宪派的得手,拿破仑的滑铁庐之败,则带来了波庞王朝复辟的成功。一八三零年的革命虽然埋葬了力图全面复辟君主专制制度的波庞王朝,但是,路易‧菲立普所建立的七月王朝却依然猖行专制复辟达十八年之久。一八四八年的革命虽然战胜了复辟的七月王朝,建立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然而,路易‧波拿巴却于民主共和之中,“加演”专制复辟之为,并终于将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更名为法兰西“第二帝国”,他自己也因此而从总统变成了皇帝。若不是色当一役既使法国惨败,又使路易‧波拿巴的帝国一朝覆亡,则第三共和国的建立,尤其是法国民主制度的最终确认和确立,尚不知还有几波几折。

尼德兰、英国、法国如是,但凡爆发过民主革命、推翻过专制王朝、建立了民主政体的国家亦莫不如斯。一八一零年爆发的西班牙民主革命,虽然诞生了著名的“一八一二年宪法”,03 其始亦与反对法国侵略的民族革命交炽一炉,但是由于拿破仑在欧洲的失败和欧洲国际专制势力的粗暴干涉,亦使革命力量与王室复辟势力历经五次反复较量,时长六十四年之久,直至一八七四年,才以波庞家的阿尔丰斯十二实行两党议会制度、建立君主立宪国家为终。

深受西班牙革命和西班牙一八一二年宪法影响的葡萄牙,于一八二零年爆发革命后,由国王若奥之子唐‧米格尔所代表的专制势力,就曾发动三次复辟。虽然一败两胜,胜也短命,却为葡萄牙民主革命留下了革命与复辟一再较量的痛苦经历。

十九世纪欧洲荷、英、法、西、葡等主要国家如是,二十世纪的德国和俄国,包括东亚诸落后国家,就更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展开了革命与复辟之更加痛苦和更加艰难的较量历程。德国虽然迟至一八七一年才建立了统一的德意志帝国,并且威风一时,但它在第一次大战中的失败,却导致了第二帝国的迅疾败亡和德国民主派的轻易成功。一九一九年由德国社会民主工党艾伯特派建立的魏玛共和国,转瞬之间便迎来了专制势力的疯狂反扑。意在德意志复辟帝国的卡普暴动固然为民主力量所迅速击败,04 但是,由希特勒所代表的新型专制复辟势力虽然不再公开号召重建帝国,归复君主专制,但他在国家社会主义招牌下,由要求强化中央集权而成为欧洲最大独裁者的发迹之路,却在实质上将德国完全复辟成了一个极权统治的专制帝国,即“第三帝国”,从而又敷演出了一幕帝国兴亡的历史悲喜剧。

无独有偶的是,早在希特勒于德国打着国家社会主义招牌,以逞专制复辟之前,列宁已在欧洲最落后的俄国,于二月民主革命推翻沙皇之后,复“以革命的名义”(列宁语)推倒了二月民主革命的成果,重建了俄国专制制度。十月革命对于二月革命背叛的本质,便是“以革命的名义”反扑民主革命,直至达到专制复辟的成功,并从此敷演了一场长达七十余年专制复辟的巨大历史悲剧。今天,即便是前苏联已经于一九九一年一朝崩垮,但一部分“人还在,心未死”的俄共党人,其复辟的愿望却并没有死绝。05

(以上摘自《谁是新中国》,引言,第一章,三,民主革命与专制复辟的反复较量。)

历史和逻辑表明,所谓的共产主义革命之说是在混乱逻辑线索的主导下,以错误历史阶段的划分为依据,对历史主题做出的一种荒谬式的理解与狂热式的幻想,是个空洞之物,它既不是人类历史的现实,更不是历史中的清晰逻辑与不破的真理。更由于其倡导暴力夺权,因此,在现实中共产主义革命之说只能为旧时代的改朝换代运动提供口号上的鼓惑与行动上的煽动,成为工业文明、民主革命时期旧贵族旧势力夺取政权复辟专制王朝的唯一可能借鉴的形式,而这一可能恰恰构成了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全部可辩的清晰的历史。20世纪的共产主义国家无不建立起了一套历史上最严密的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实行红色恐怖!此类史实不在此赘述!

三,共产革命对近现代中国历史主题的篡改及对中国民主进程的破坏

很显然,19世纪后半页,古老的中华民族在世界民主革命大潮的影响下,也开始了政治制度转型的艰难尝试,中国近现代史的主题脱离不了世界史的大主题,至20世纪初,孙中山先生领导的中国民主革命建立了东亚第一个共和国,正是踏出了这个时代最强的足音!然而,在西方民主革命的洪流中找不到出路的马列之共产主义思想也正在此时悄悄登陆我们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开始对中华民族进行有史以来最残酷最严重的破坏。

辛亥革命是中国近现代史上一次真正的民主革命,革命的目的不是为了建立革命党(国民党)一党独霸政权的专制体制,而是要建立实现民权的共和体制,孙中山、蒋介石一生的辛苦奔走、斗争都是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然而马列的阶级斗争学说及共产主义革命运动却从根本上颠覆了这一切,扭曲中国近现代史的全部内容,以煽动流氓无产者起义的暴力革命手段扼杀了东亚第一个民主共和国,在中国建立了历史上最黑暗最残暴的共产主义专制政权,建政后屠杀中华儿女近8千万,全面毁灭了传承五千年的优秀民族文化。更可恶的是中国共产党用马列主义的魔鬼思想对十亿中华子民进行了思想上的清洗及思维程序上的刷新,使之近乎全部成为标准化产品般的马列子孙,今天的中国人很自觉的用“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来为共产党建立的政权做理论上的辩护,很小心地警惕着西方资产阶级政府对“我们”(共产党偷换了的概念)的“和平演变”策略,很自豪地谈论著“中国革命”(共产革命偷换了的概念)的丰功伟绩,很忠心地钦佩着毛泽东的“雄才大略”,也更是很敏感地自觉抵制着形形色色的“反革命”宣传与“腐蚀”,这一切无不拜共产革命谬说之所赐。今年春节回家乡,与几个青年朋友一起登上莽莽荒原,观赏沟壑地形、独特民居,正遇上一所谓的老革命,他风烛残年,脊背微驼,讲起曾经追随那几个八路军将领出生入死,煞是自豪。我于是给他讲共产党的残暴,讲暴力革命的荒谬性,讲基本人权等,他摇摇头说你这是反革命,我没好气地回答他,你们的革命是反人类的,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我就是要反你们的革命。

值得警醒的是,共产党在中国搞共产革命却借助的是中国民主革命的形式,打着中国民主革命的旗帜,呼喊的口号是要建立民主共和国,尊孙中山先生为国父,要继承中山先生的遗志。1999年大陆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60多年前《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的社论选,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副标题为“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该书收录的文章大多是共产党的领袖人物及党内知名学者亲自执笔撰写的,文章内容几乎是一致的争取自由民主,反对独裁专制,倡导天赋人权,呼吁实现普选。让我们简单的摘录一些文章标题,《不能因为国民程度不高而拒绝民主,应该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有人民自由才有国家自由》、《民主的才是合法的》、《每一个在中国的美国兵都应当成为民主的活广告》、《论英美的民主精神》、《中国人民早就有实现民主政治的准备》、《争民主是全国人民的事情》、《言论自由与民主》、《平民人身自由是政治民主的标尺》、《民主是发展生产的暖室》、《民主主义是生命的活力》、《要民主才能解决问题》、《人民文化水平低,就不能实行民选吗?》、《学校要做民主的堡垒》、《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结束一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民主的正轨:毫无保留地还政于民》、《一党专政是反民主的,共产党绝不搞一党专政》……等等。这些口号、宣传、呐喊无一不是为民主革命造声势、推波澜,也就是说中国近现代史的主题无可置疑的应当归属于民主革命,那么在这个大潮中要想争得民心,获得舆论上的支持,就得首先张扬起民主革命这面大旗,即使你有别的目的与实质,但外表上必须得借助民主革命的形式。马列的共产革命正是忠实地履行了这一骗术,以民主革命华丽的外衣迷惑了当时正处于民主探索阶段、对民主为何物尚无感性经验的广大中国人民,借助抗日战争的国难,及抗战胜利后国内的各种矛盾危机总激化的时期,乘乱而起,混水摸鱼,领导了一场工业化时期的农民战争,颠覆了中华民国政府,打断了中国正常的民主化进程。

所谓的新民主主义与旧民主主义本是民主与专政的区别,本是对民主革命的反动与污蔑,但由于使用阶级斗争学说(破解见请关注第四式破索式),使用民主与专政统一论(破解见第二式破刀式)竟被堂而皇之地转换为先进阶级搞的新民主革命与落后剥削阶级搞的旧民主革命的区别,今天的大陆中国人,所受专制独裁的戕害大概已经超过了人类历史上所有专制政权的迫害记录的总和,然而,却有几个人能懂得所谓的“新民主主义”与“旧民主主义”的真正本质区别,有几个人懂得“中华民国”和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真正本质区别。中国近现代历史主题由旧民主主义转向新民主主义,再由新民主主义转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多么冠冕堂皇的说辞啊,多么荒谬可笑的逻辑啊,对中华民族而言,却又是多么悲惨绝伦的沉痛历史“现实”啊!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循着这么一条荒谬的逻辑线索,把实质为农业文明时期改朝换代的农民起义理论改头换面为工业文明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理论,把民主革命偷换概念转换为共产革命,挟夹着一股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恶与暴虐的恐怖力量,堂而皇之地蹿上了历史正剧的舞台,把所有主角都踢下台去,自编自导自演出了一幕人类历史上最血腥的恐怖剧!而不幸的是,悲剧的中心舞台正在我们中华民族!

共产革命是马列的独门暗器,名曰——血风狂沙红缨箭,专在人们防不胜防之时突然施放,一但突袭,就是万箭齐发,箭箭穿心,箭头上丝丝红缨夹杂着怪异的风声,像漫天狂沙飞舞,刹时间天昏地暗,只见暗红压顶,血腥弥漫,除了武学上有深厚造诣的一流高手以外,一般人遭逢将是避无可避,只能束手待毙,其阴狠毒辣实为近世江湖之最。半个多世纪以前,马列子孙施放红缨箭突袭我中华民族,将当时花岗派的掌门蒋介石前辈打成重伤,逼出中原,从此中原武林再也无人能与之抗衡,中华民族从此沦落敌手,遭受万般奴役蹂躏屈辱。今天,花岗武学后继有人,当今掌门辛大侠所练72路追风剑法已成武林一绝,当可与红缨箭一决雌雄,为中华民族雪洗国耻。因此,鄙人汲取辛大侠武学精华,与本派慧剑门独门内功心法结合,融入独孤前辈所传独孤九剑之破箭式,合成此伏魔十三式第三式,曰破箭式,共计三招,专破血风狂沙红缨箭,希望中华儿女习之练之,危难时当可保命护国,抵御外辱!@(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张羽良:谁家的门口?
李后主:中华亡国56周年祭
李后主:不怕魔鬼而怕狗
开慧剑法系列  前言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女军医掩盖身份在美被捕
【纪元播报】习被指是中共灭亡“总加速师”
【一线采访视频版】孙春兰急赴大连的背后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