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正:简说文革浩劫(九)

文正

人气 42

【大纪元6月14日讯】(四)旧势纵容邪灵疯 传统文化劫难中

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是神传文化。在神传文化的代代承传的过程中,五千年来,中华民族文德之盛,远播四方,自古就享有“礼仪之邦”的美誉, 在人类的文明史上展现过路不拾遗的“文景之治”的清明,万国来朝的“贞观之治”的辉煌,天朝上国的“康乾盛世”的灿烂,等等令炎黄子孙永远值得自豪和珍惜的伟大功勋。几千年的发展,使中国文化具有了丰富的内涵和底蕴。中国传统文化讲求“天人合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要“敬天畏地”。对佛、道、儒的信仰构成了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中国历朝历代的文学、建筑、书画、音乐、雕塑、工艺品、园林等都是其具体的体现。这一切,构成了一个正的能量场,使西来幽灵用尽其所有的邪恶招术,在文革浩劫之前,也无法彻底毁掉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但是,当历史推进到公元1966年5 月16日,西来幽灵──这个隐形于另外空间的红色大恶龙开始了附体全中国,祸害中华的邪恶大犯罪,就有一部分人在共产邪灵附体的毒害和操控下,魔性暴发后的暴乱中,他们不但去伤害和杀戮另一部分中国人,而且在摧毁中国历朝历代留下的文学、建筑、绘画、音乐、雕塑、园林等文物古迹和艺术品工艺品,犯下了彻底毁掉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大罪。其大罪之一就是在文革浩劫中,被称为“破四旧”的邪恶运动。

所谓“破四旧”,指的是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这所谓的“四旧”,说到底,就是神传的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他们并不存在什么新和旧的问题。历史已经证明,神传的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正是中华民族得以生生不息,繁荣昌盛的根基和保证。中华民族之所以经历近一百多年来的深重灾难,其原因之一,正是有许多中国民众偏离甚至背离了神传的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造成的。而共产邪灵附体之所以能够附体全中国,这也是原因之一。所谓的“破四旧”,其邪恶目的不就是要毁掉中华民族吗?真是邪恶之极。

在所谓的“破四旧”中,有一个突显共产邪灵附体邪恶本质的现象,就是在全国范围内,深入到家庭的对传统书画的销毁,这种反人性的销毁范围之广之深,真是史无前例的。为什么会这样呢?

因为神传文化,其精华就是修炼文化,中国传统文化讲求“天人合一”,在中国古时的环境中,许多人都知道:人可以藉某种方法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古时的乃至近代的许多书画家都明白,要使自己的艺术升华,必须使自己的内在升华,而使自己内在升华的这个过程,就是修炼。历史上,有许多书画家本身就是修炼人, 也有许多书画家是不修道已在道中之人,例如唐代的大书法家颜真卿,想必爱好书法的人都不陌生,他是书法史上唯一能与王羲之相抗衡的书法巨人,其实真正的颜真卿并不仅仅是个书法家,还是个修炼得道者,颜真卿有着信念纯正、刚正不阿、物不缠身、洞穿生死、视死如归的那种境界,达不到他的那种境界,就不太容易理解他的书法,也就更难达到他那样的高妙境界。而真正为人正直,达到一定修炼境界的书画家的书画作品,它是带有正的能量的。这种正的能量恰恰是共产邪灵附体所害怕的,所以,它就借文革浩劫之机,附体人身去销毁中国传统文化和正的能量的承载物,中国传统文化书画作品。许多在世的中国传统文化书画家也在劫难逃。

被人称之为国画大师的潘天寿的遭遇就是一例:

潘天寿早年曾得到李叔同先生的教育,受益非浅,李叔同先生后来剃度出家,成了佛门高僧,佛家思想对潘天寿影响很深,直至潘天寿晚年,李师写给他的一副对联“戒是无上菩提本,佛为一切智慧灯”仍悬挂在他的书房内。潘天寿曾被外国人誉为“艺术与和平的象征、善与美的象征”的画家,在文革浩劫中却被扣上“反动学术权威”、“文化特务”以及“国民党特别党员”的帽子,从文革浩劫开始直到他去世,“革命干将们”从未停止过对他的折磨。潘天寿的家被抄得底朝天,“革命干将们”拉走的书画文稿就有六七车之多,连笔墨纸砚也抄了去。他的作品被列入墨画名单,被人毫不留情地在上面打上各种标记,踩上一个个鞋印。这些罪恶的印记后来再也洗刷不掉,成为历史的永久物证。在没日没夜的折磨下,这位体质强健的老人渐渐垮了下去,以至于憔悴不堪, 最终被迫害至死。

活着的国画大师潘天寿被共产邪灵附体迫害至死,死去的国画大师齐白石共产邪灵附体也不放过。齐白石的书画在全世界都享有盛誉。1956 年,西班牙画师毕加索曾对国画大师张大千说:“齐白石真是你们东方了不起的一位画家!……中国画家神奇呀!齐先生水墨画的鱼儿没有上色,却使人看到长河与游鱼。那墨竹与兰花更是我不能画的。”他还对张大千说,“谈到艺术,第一是你们的艺术,你们中国的艺术……”“我最不懂的就是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

文革浩劫前,齐白石就去世了,就这样也不得安宁,江青点名咒骂齐白石。北京的红卫兵砸了他的墓和“白石画屋”。又逼着齐白石的儿子齐良迟刨平齐白石自书的匾上的字迹。上海画院七十五岁的画家朱屺瞻,家中收藏的名人字画被搜罗一空,七十余方齐白石为他刻的印章一个没剩。

藏于名家中的传统书画惨遭灭顶之灾,在共产邪灵附体营造的邪恶恐怖气氛中,许多珍藏于民间的传统书画也难逃厄运,有的被红卫兵或“革命干将们”抢劫而去遭毁掉,有的是因恐惧而自己在家里毁掉,作者家里一大箱祖辈留下来的珍贵传统书画就是这样被毁掉的。

对于传统书画的毁灭,只是共产邪灵附体在所谓的“破四旧”邪恶运动中所犯的磬竹难书的罪行之一。

在一篇题为“毛泽东的‘破四旧’惨过八国联军洗劫”的文章中,作者写道:

一九六六年文革“红八月”的烈火吞噬了无数珍贵文物,所以,文学家阿英说:“过去帝国主义劫夺我们的文物,我曾痛心疾首,梦想有朝一日全收回来。现在我倒想通了,如果让这些不肖子孙毁灭了,倒不如让外国人保存起来,总不至于毁灭,还能留存在人间。”

“一九○○年八国联军洗劫颐和园时,曾枪击万寿山顶的那千尊琉璃佛像取乐,游人行至山顶,见到那些缺鼻子少眼、五官不全的佛像,无不痛惜万分。而今北京的红卫兵小将前去革命,似乎是为了替八国联军完成未竟的任务。凡是在战火中幸存未毁而他们又够得着的佛像,几乎没有一个幸免。当年英、法侵略军焚毁圆明园是为了洗灭其抢劫中华国宝的罪证。八国联军的兵痞枪击万寿山琉璃佛像纯为取乐,并不存心毁灭中华文化。而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红卫兵则有着崇高的革命理想,要铲除‘旧文化’,园内佛香阁中的大佛塑像就这样被摧毁了。”

全国许多名胜之地的大佛塑像就这样被摧毁了。

偏野之地的佛像也没有躲过被摧毁的命运。

四川省盐亭虽是小县,“但大大小小的庙太多,刻在石头上的菩萨更数不过来。庙好办,几钢焊把泥胎捣了,或直接把佛头敲下来,再乱砸一气,这比抄家工作量大,但比抄家简单,用不着登记反动书籍、信件、日记,作为被抄者的罪证。

刻在悬崖上的菩萨不好破,就从上面吊绳子拴人下去打,或用凿子,或绑炸药,弄完后,再刷上超级大标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万万岁!!’”(<<老红卫兵刘卫东的文革回忆>>)

共产邪灵附体不但要摧毁不出声的佛像。还要附体没真修炼的人身上,在内部去毁掉修炼场所,以下是一例:

“最新鲜的是一所大庙里的和尚也造反,揪斗方丈和住持。红卫兵派了几十个战士到场助阵。小和尚们扯下封建主义的袈裟,也弄了身军装穿上,可惜没军帽,光着脑壳,呲牙裂嘴,像山上的棒老二。他们拽下老和尚的念珠,挂上黑牌,挨个声讨老和尚不准他们革命,只准念经学佛的罪行。一个小沙弥下山请了张毛主席像,要挂在大殿中,方丈更是不准,还说毛主席是俗人的神。小沙弥说到激愤处,竟挽起袖子扇了他师父一耳光,振臂高呼:‘打倒刘少奇的孝子贤孙张和尚!刘尼姑是刘邓路线的小老婆!消灭封建迷信释迦牟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老红卫兵刘卫东的文革回忆>>)
……………

共产邪灵附体“破四旧”邪火就这样摧毁着中国历朝历代留下的文学、建筑、绘画、音乐、雕塑、园林等文物古迹和艺术品工艺品,在中华大地肆无忌惮干着灭绝人性的罪恶勾当,邪灵虽然疯狂,也还是有现世报应,毕竟,邪不压正,以下就是一例:

“在中共恶党所谓的‘破四旧’‘横扫牛鬼蛇神’的年代,恶党工作队让拆掉本村东头的一座庙。当时一‘积极分子�’冲锋在前,第一个跳上庙屋顶,骑在房脊上,将瓦一片一片扔下来,一帮人很快将庙拆毁。可是有一根大柱子,无论费多大力,人们也推不倒,直到天黑,只好散工作罢。村里的另一‘积极分子’也想表现表现。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就急不可耐的匆匆起床,拿了工具,到了庙院准备将大柱子推倒。他刚一走到大柱子跟前,还没等动手,大柱子就自己倒了下来砸在他身上,这名‘积极分子’当时就咽气了。没过几天,那位首先冲上房顶的‘积极分子’,其22岁的身强体壮的儿子,正准备结婚办喜事,却突然不明不白的死了。人们都说,那是遭了恶报了。”(<<拆庙遭恶报>>>)

这类例子出现的不少,在民间流传的也不少,只不过是在共产邪灵附体信息封锁下,难以在公开的媒体上见到罢了。

还有显神迹正邪魔过劫难的,北京城里的雍和宫历经劫难,却能得以较为完整的保存下来,就是一例:

“1990年,我去北京出差,同住的一位朋友约我去见一位雍和宫的喇嘛。

进了正殿,我见到一尊高大的弥勒佛像。佛像有十八米高,雄姿威武,庄严神圣。我第一次有幸见到年轻的弥勒佛像的雄姿,心中无比敬仰。在藏经室中我见到墙上有两幅画,一幅是释迦摩尼佛涅磐图,另一幅上却是30多个和尚分别在风景幽雅处打坐。

下午的时候,我们见到了要见的喇嘛。他当时70多岁了。我问他什么是空,他说达到空的境界和生生世世因果关系有关,和一个人业力的多少也有关系。我似乎明白了一点儿,但是还不是很清楚,但我不好意思追问下去,就又问了他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经历了文革的浩劫,雍和宫竟能如此完好的保存下来。

他望瞭望主殿方向,神情肃穆地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正殿的弥勒佛像是清朝乾隆年间雕成的。当时从西藏运来了一株珍奇巨树,雕成这尊弥勒佛像,作为北京的镇城之宝。为使佛像站立不倒,在佛像的两侧和后面建了有两层楼那么高的平台式的走廊,走廊的宽度正好可以允许一个人通过。在走廊和佛像之间用铁索相连,扶住佛像。文革期间,有三个红卫兵来砸佛像。第一个爬上走廊,举起斧头想砍断铁索。斧头落下,没有碰到铁索,却正好砍在自己的腿上;第二个人拿过斧头又砍,却一斧砍空,闪下平台,当即昏死过去。第三个人吓得站不起来。据说这三个人后来没有一个活下来的。从此以后,再没有人敢动佛像一下,雍和宫就这样安然无恙地保存了下来。”(< <雍和宫的故事>>)

文革浩劫时,被称为“破四旧”的邪恶运动中,还有一个骗人的口号,叫做“破四旧,立四新”,历史已经证明,所谓的“四旧”并不存在什么旧的问题,而是华夏子孙要珍惜,归正的神传的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是真正历久弥新的。共产邪灵附体搞的所谓的“四新”,恰恰是腐朽不堪,邪恶至极,把中华民族推至毁灭的边缘。

文革浩劫中,共产邪灵附体似乎做到了在中华大地表面上摧毁神传的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目的,但是,它们并不知道神传的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真正的根是什么,他们也就无能力去撼动这个根,在历史的长河中,共产邪灵附体的疯狂所为,只是沉渣泛起时的污染。最终必将在中华民族的觉醒中,被清除干净。而中华民族在回归真正的神传的中华民族的基本道德体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过程中,必将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简说文革浩劫 (一)
简说文革浩劫 (二)
简说文革浩劫 (三)
简说文革浩劫 (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