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绝地反击(上)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

力虹

标签:

【大纪元6月18日讯】3月15日,《博讯》首发了《爱琴海维权声援团发出第二号通告质询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后,几乎在第一时间内被《大纪元》转载,并被《动态网》主页推上了“全球新闻排行榜”。同时又一以成了《自由亚洲电台》的报导主题。至此,爱琴海事件以及爱琴海网友们的英勇抗争,业已成为万众瞩目的“全球新闻”。

就在当天,《希望之声》驻美国记者就这一新闻事件,专程采访了《动态网》总裁比尔.夏先生──

希望之声
2006年3月15日 星期三 节目长度:14分51秒

3月9日星期四,大陆著名人文思想网站爱琴海被浙江省新闻办和浙江省资讯管理局以网站刊登了大量海外媒体的报导和刊登大量新闻报导为由强行关闭。据悉,这也是该网站第三次被关。星期三,网站就被杭州市公安局网警大队以网站有大量“非法资讯”为由关闭,经交涉后得已恢复运行,但仅仅在一天后再度被封杀。记者就爱琴海网站被封事件采访了动态网总裁比尔夏先生。

首先,比尔表示中国的网路封锁技术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中共政权利用大量的国家资源和国家机器对网路进行打压。 [录音]

在谈到像爱琴海这样的敢言媒体在中国生存的概率时,比尔表示中国网路的生存空间在不断的被压缩。 [录音]

当谈到如何在中国大陆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时,比尔表示要像高智晟律师那样不妥协的站出来维权: [录音]

面对数量高达一亿的中国线民,又有多少能够突破网路封锁自由流览资讯呢?[录音]

最后比尔介绍了如何使用电子邮件获取自由门的软体,请听众朋友拿出纸和笔做好记录的准备。 [录音]

以上是希望之声驻美国记者方贺为您采访报导的。(完)

同一天,《博讯》新闻网又推出了一篇网评家草根用“南飞燕”网名撰写的文章《草根的坚持和抗争更显可贵——声援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对于爱琴海网友维权团表示声援与支持──

草根的坚持和抗争更显可贵——声援爱琴海网友维权团/南飞燕

(博讯2006年3月15日)

冰点被封后没多久再次听说中国浙江的思想学术网站爱琴海惨遭封杀!如此公然的侵犯言论自由的事件令人心寒!令人欣慰的这次爱琴海的网友和冰前主编一样对自己的权利被侵犯发出了抗议和声音,他们迅速组成了爱琴海线民维权团,决定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

这使得这次事件开始受到广泛的关注。善良的线民们希望我们能够在这次事件中站住,勇敢维权,为自己争取言论自由的空间。这样的呼声当然要支持,关注,声援!虽然听说有些名人接受采访,提到爱琴海线民维权事件时认为,爱琴海由于知名度不如冰点,这次维权要取到和冰点一样的效果比较难。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放弃努力。

因为,维权本来就是应该从一件件的小事做起,不能挑三拣四。爱琴海虽然名声不如冰点大,但是她是属于草根,属于民间的。长期以来因为有爱情海这样的网路在中国严控舆论的时候传播自由进步的思想,中国的启蒙事业才能在严酷的环境下有稍稍的进步。这其中,爱琴海这样的网站功不可没。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们不仅在恶劣的环境下为了真理而默默无闻的坚持,在受到来自权利打压时,他们还进行了抗争。

正义的人们理所应当支持这样的抗争。不管最后的结果会不会获得成功,爱琴海能不能恢复,抗争的本身就是一种姿态,一种不低头人认输的姿态。这过程,我们可以学习勇气,锻炼能力。

因此,我在此向爱琴海网友维团表示声援和敬意,我愿意和你们一起努力,这不只是为了维护你们的权利,也是为了维护我们所有人的自由。(完)

那篇《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就是在这样的舆论背景下出笼的。这篇《官方说法》是一篇“网路杀手”的自我告白,它以强词夺理的封网理由、荒诞不经的封网证据和厚颜无耻的逻辑推理,以及篇末赤裸裸的威胁之意,把中共当局无视自由民主普世价值,欲与文明社会为敌的丑恶脸面暴露在海内外的公众面前!

面对这样的“官方说法”,一直忙于处理网站善后、斡旋,并协调网友联络事务的我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与紧迫性,“网路杀手”面对海内外的抗议浪潮,非但没有丝毫的反省和悔改,反而公开跳了出来,罗织罪名,暗放冷箭,欲将网站工作人员置于死地而后快。如此的官方挑衅必须予以迎头痛击!

当夜,我首次接受了《博讯新闻网》记者的采访──

爱琴海总编:我闻到了“克格勃”的气味!

(博讯2006年3月16日)

博讯新闻网3月16日报导3月15日,本网“自由发贴区”发表了一篇既无署名,又无落款,但标题为《官方说法:“爱琴海”网站为何被关闭?》的文章,引起了关心“爱琴海事件”的众人和舆论注目。从全文内容来看,这无疑是爱琴海事件爆发以来,该事件的当事方—-浙江省府新闻办公室在沉默了七天之后,对不断高涨的线民呼声的一次正面回答。

本网记者通过一热心网友牵线,电话连线到了爱琴海网总编辑力虹先生,他表示刚刚读完了这篇“官方说法”,也是首次同意接受本网记者的采访。他开口说:“看完这篇东西,我闻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克格勃’的气味!”

以下是本网记者的采访:

本网记者:这篇官方说法中提到“该网站的主办者在向有关部门备案时所提供的电话和位址均是虚假的。他从办站伊始,就在有意逃避有关主管部门的依法监管。”这是事实吗?

力虹先生:不是事实。事实是去年9月网站创办之初,经过正式工商登记和网站备案,附设在杭州市中山花园一家公司内办公的,到了11月,那家公司搬家,网站也随之搬迁,并告诉了门卫留下了新址,其实新址就在距离原址150公尺不到的西湖新城。根本不存在“虚假和有意逃避”的问题。他们是在捏造事实。

本网记者:网站被关后,你们作了什么反应,那篇声明和“维权声援团”是你们发起的吗?

力虹先生:网站突然被封后,我曾打电话去省府新闻办交涉,对方态度十分强横,一时无法沟通。接下去为了对这么多注册用户(特别是博容用户)负责,我们通过有关管道在全力挽救网站的备份资料,寻求新的贮存空间,力争把用户的损失救回来。同时我们认真地起草了一份网站整改方案,准备近日提交,现在就在我的电脑中,争取在坚持原则的基础上适当作点妥协,早日开封。想不到网友们的反响这么强烈,那个声明和后来的声援团等等,都是网友们自发的,包括海外的反应,我们均未参与。我前几天写了一首诗,由一位网友发在了你们的网上。作为一个诗人,也只能如此了。

本网记者:现在他们指责“爱琴海网站主办者对自己的违法行为避而不谈,不去反省自身存在的问题以求改进,却心存抵触,恶意炒作,打着“扼杀言论自由”的幌子到处喊冤叫屈,企图蒙蔽一些不明真相人,博取违法无理的“同情”,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请问你怎么看?

力虹先生:这纯粹是在罗织罪状了!好像广大网友都是“不明真相”的,爱琴海事件是我们挑起来的。他们的话,令人想起中国历次政治运动前的人民日报社论,甚至在用语上也没什么两样,现在是什么时代啦,真是可悲啊!

本网记者:那篇“官方说法”中说“中国是世界上线民言论空间最宽松的国家之一”,请问你如何看法?

力虹先生:呵呵呵,幸亏他没说中国是世界上线民言论空间最宽松的国家!不是有一句流行语吗,中国新闻官一开口,地球人都笑了!

本网记者:他们最后说:“爱琴海网站主办者,既不依法又不自律,不具备一个现代社会合格从业人员的基本素质。这样一个不合格的从业者,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对此,你有何评论?

力虹先生:(沉默片刻)这句“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这句赤裸裸的威胁之语,他们决不是随口说的,至少已经有了后面的步骤。这句话让我吃惊,让我闻到了一股当年克格勃的气味。他们已经大大超越了新闻行业管理和理性争鸣的范围,在你们的网上,当着文明世界的面,公开抛出了这样的话!

生活在中国大陆特殊语境下的人,太熟悉这句话所包含的意思了。正是因为这句话,我作为爱琴海网的总编辑,才决定第一次接受境外新闻媒体的采访。1989年六四之后,我因为在与朋友的信中写了几句批评政府的话,“被社会抛弃了”整整二年,站长林辉在九十年代因为参与了一个民主活动,也曾“被社会抛弃”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我作为一个诗人,意识到在这个大变局时代中一个知识份子应有的基本良知和道德担当。我们在极为艰难的情形下办了这个爱琴海网站,只不过想成为一个传播者,把真相和真理传播给那些特别需要的人们。这是天赋人权和为宪法所明确保障的。但是,你现在看到了,我们却受到了“有关部门”这样赤裸裸的威胁!

我想起了诺贝尔奖得主、波兰诗人米沃什的诗句:“真纯的话已被禁止/在如此严峻的惩罚下,谁敢说出一个字/谁就是一个失踪的人”。这说的是前苏、东欧时期的悲剧,今天却还企图把它重演。谁愿意成为一个“失踪的人”啊,但愿你下次打我这个住宅电话时,还有人接听……(完)

这个采访报导,在短短的几天内被包括《自由亚洲之声》、《大纪元》、《观察》、《大参考/再版》、《Google Groups》、《新世纪》、《清心论坛》等在内的众多媒体/网站连续转载和转评,事实上是将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粗暴扼杀网路言论自由的行径和他们卑鄙的祸心,暴露于阳光之下的网路世界。

被损害、被污辱者的绝地反击开始了!

2006.6.13.宁波

《民主论坛》首发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六四前夕《爱琴海》网主林辉等遭特务跟踪盯梢!
力虹:北京奥运是对国际良知的挑战
力虹:张静江式的大英雄——张胜凯
力虹:决不宽恕,永远记取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川普特赦名单?佩洛西弹劾受挫
【微视频】拜登首日改川普政策 传统美国不再?
【新闻大家谈】中情局刻意淡化中共干预大选?
【时事纵横】拜登就职草木皆兵 欧洲民众抗封锁
【财商天下】罗斯柴尔德 全球最神秘最富有家族
【横河直播】拜登就职典礼严防 气候政策谁受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