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见:五六月间,中共再照镜子

管见

人气 1
标签: , ,

【大纪元6月2日讯】五月是“文革”四十周年,进入六月,又逢“六四”。值此之际,台湾政治中民进党执政发生危机,正好与中共再做比较。

一段时间以来,民进党为不断出现的弊案所苦,陈水扁玩弄手腕,搞出“废统”-“终统”的大动静,本来就有摆脱内政困扰的意味,然而事与愿违,不仅“废统”不成只能将就着“终统”,涉嫌贪污的丑闻更直接出现在陈先生本人的“第一家庭”,所谓一妻二秘三师四亲家之类,种种黑幕逐渐地暴露在阳光之下。

旁观其对策,一曰“切割”,二曰“权力下放”,在中共面前,却都是一碟小菜而已。
先看“切割”。

陈水扁陷入困境,出于现实政治考虑,“民进党人人一把刀,个个想把自己和陈水扁切割得愈干净愈好”。让陈先生在总统位子上支撑着,自己先撇清关系,以图自身的长远政治利益。对于民进党政治人物,这当然未可厚非,但对于民进党本身,这却是不负责任之举。

中共的气魄就大得多。面对“文革”,中共切出一刀,将毛泽东路线的代表者江青集团与毛泽东“切割”开来,前者成为“反党集团”,打倒这个集团成为中共“伟光正”的新业绩,毛泽东的思想理论与政治路线对于中共也就仍不失败其“正统”地位,再切出一刀,则将毛泽东的错误与中共“切割”开来,中共本身没有多少责任,也没有表示多少歉意,其执政地位不仅不动摇,还越来越严厉地禁止民间对“文革”的分析研究与反思。

两相比较,中共堪称大手笔,执政方才六年的民进党,还嫩得很呢。

再看“权力下放”。

民进党毕竟年轻气盛,而“当党内的反对声音即将形成之际,陈总统却突然表达要释出权力,很显然的,陈总统还是很怕民进党,因为他知道民进党的斗性远强于在野党。”

当然,反对声音毕竟还只是声音,还不是真正有威胁的政治动作,陈水扁使出一招类似变“朝三暮四”为“朝四暮三”的“权力下放”,“除了宪法赋予总统职权外,其余党政权力彻底下放”,似乎是很大的动作。

马英九在旁边看得很清楚:“总统没有的权力,无从下放,而他应有的权力,他也不能下放,陈水扁如今说下放权力形同承认过去滥权、违宪”。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说得客气些,但意思一样:陈水扁没有权力下放的问题,应该说是权力回归宪政本位。台湾有评论者讽刺地指出,“总统说’除宪法赋予总统的职权外彻底下放’,问题在于’不属于总统的权责究竟要如何释出’。这情形就如同我对邻居说:’我把管教你孩子的权力还给你’一样,如果邻居听到这句话一定是满头雾水,不知道当时与会的人有没有这种感觉”。

中共则干脆得多,不论“党政分开”或“政企分开”多么动听,中共的领导地位是不能动摇的,而且是在宪法中规定的,即使全社会都要求中共与学生对话,它还是毫无反省、毫无自我批评精神,不惜以“武器的批判”来证明自己的神圣不可侵犯与强大的实力地位。

从宪政的角度来看,陈水扁的“放权”是隐讳地承认了他的越权或滥权,在其党内外民意及舆论的压力下,回归宪政尚有路可走,而中共,则一手造出它在宪法中的奇特位置,形成政治现实与宪政精神之间的矛盾冲突。

依照中国大陆的宪法,即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中共虽非权力机关,但是它毫不客气要“领导一切”。中共作为执政党,并非服从全国人大的意志、执行全国人大的决定,而是反过来领导全国人大,它是一个“超级”执政党、是“天然”或“奉天承运”的执政党。这种政治现实,名义上也是“宪政”,却毫无宪政之精神,权力制衡萎缩到只剩下一点儿“权力监督”的言词,同时,发展出一种有中国大陆特色的“利益博弈”,成为权力制衡的一种扭曲。

以马克思学说看来,国家基于社会阶级存在的现实而凌驾于社会之上,中共则更进一步,它凌驾于国家之上。《共产党宣言》所述之共产党是工人政党之一,毫无排斥其它工人政党或其它非工人政党之意,中共则变共产党为专制政党,其严格的“党禁”中,自由组党成为“非法”,其恩准存在的政党不得争取执政,只能满足于“参政”,且须时时自律,不得挑战中共的领导地位。依据这种专制地位,它竭力压制民意、束缚舆论,不仅难得自我批评,更蛮横拒绝外部批评。毛泽东的脱帽鞠躬认错,也只是局限在党内,对外他永远是“伟大领袖”,而他总结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作风”,据说是中共“法宝”之一,其实,中共早已不知何为自我批评,倒更可能是中共沦落的一个标志。

民进党执政六年,如今它在贪腐方面后来居上,依南方朔的看法,已经从“贪污腐化”发展为“窃盗统治”,即统治者利用公权力,借着各式各样的操作,把国家资源和金钱送到少数特定人士手中。其结果,是民进党与陈水扁的民众支持率下降到惨不忍睹的水平。中共当然也不客气,不仅一手纵容权力资本聚敛财富,而且动用国家机器对其提供保护,让敢于反抗的民众尝尽专政的厉害。中共可以聊以自豪的是,它的“支持率”还相当高,只是,它的种种唯恐“稳定”受到影响受到威胁的动作,它的种种必欲将所有现实对手、潜在对手统统“扼杀于摇篮”的动作,表明它自己心里很清楚,它的实际支持率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来源:新世纪(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据称赵紫阳曾上书中共 要求恢复自由
澳门将举行六四烛光集会纪念死难者
芝加哥“六四”十七周年纪念音乐演讲会
预告:洛民运团体联合举办六四纪念活动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啸
【秦鹏直播】反击党媒围攻 特斯拉抛“黑匣子”
【新闻看点】习讲话两版本 中共大使巴国惊魂
【时事纵横】气候峰会成吹牛会?蓬佩奥发警告
【有冇搞错】博鳌论坛越来越冷 习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视界】海外餐馆爆窃密 习自曝7致命弱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