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战斗正酣(上)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

力虹

标签:

【大纪元6月24日讯】围绕着“烽烟滚滚”的爱琴海事件,从各个战线上都传来了网友们坚持不懈的呐喊声!网站被封杀,“封网凶手”的犯罪理由又是如此的冠冕堂皇!3月16日,一位原《爱琴海》论坛版主以“新观察家”的笔名,在《博讯》主页上,发表了这篇文章:

从“爱琴海事件”官方说法看官方嘴脸
(博讯2006年3月16日)

作者:新观察家

3月15日消费者维权日这一天,终于看到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和省通讯管理局发表在博讯自由发稿区对“爱琴海事件”的回应。要知道,这是在爱琴海网民发起“维权声援团”并发布第一号通告、公布这两个部门办公电话的第三天。

选择在3.15这个日子,官方的意图当然是为了在消费者维权层面做出回击,这显然也是为了针对“爱琴海维权声援团”的维权诉求。先不管这场维权战在法律层面上打不打得下去,我们先不妨来看看“官方说法”都说了些什么。

官方说法:3月9日,得知“爱琴海”网站被浙江省有关主管部门依法停止接入服务;近观网络,看到少数人借机炒作,散布不实之词,蒙骗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网民。

“爱琴海”网站系杭州爱琴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办,试运行于2005年9月28日。该网站自运行以来,从未向有关主管部门申报登载新闻资质,却大量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导。

新观察家:开篇的口气似乎想冒充一个局外之人来谈这件事,假惺惺用了“得知”二字,明明自己干的好事,怎么变成人家告诉你的了呢?而且是封杀爱琴海网的当天就“得知”啊。还有啊,这个“近观网络”,给人感觉好像是每天无所事事才到海外网站逛逛似的,其实是每天都盯着的吧。爱琴海网民既然突遭大棒网站被封,当然要喊疼的啦,难道挨了打还一声不吭?怎么就成了“借机炒作”了呢?“散布不实之词,蒙骗一部分不明真相的网民”注意了,这可是浙江省政府新闻官的措辞啊!在新闻官的眼中,知道些事情的网民,都是不明真相的、缺乏判断力的、需要政府来正确引导的。

再看第二段,是突然换了脸色和口吻,既然对爱琴海网的底子知道得这么清楚,刚刚就不该装作外人嘛。至于“向有关主管部门申报登载新闻资质”,这样的空话我看就算了,怎么申报啊,民间办独立于官方的网站要申报登载新闻资质,那不是与虎谋皮是什么?再说了,在这个没有《新闻法》的国家,为什么爱琴海网要“大量转发境内外时政新闻报导”呢,不就是因为新闻管制吗,网民看不到很多时政新闻报导吗,否则,网民不如直接去看了,为什么要转发啊?既然爱琴海网设了讨论国内外时政新闻的论坛,不转发些大陆地区看不到的新闻来,叫网友讨论什么啊?

官方说法:2005年9月2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信息产业部于联合颁发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该《规定》第5条明确指出:非新闻单位设立的转载新闻信息、提供时政类电子公告服务、向公众发送时政类通讯信息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单位,应当经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审批。“爱琴海”网站严重违反了这一规定,它被关闭,是情理之中的事。需要指出的是,该网站的主办者对此早有意识,在向有关部门备案时所提供的电话和地址均是虚假的。他从办站伊始,就在有意逃避有关主管部门的依法监管。

新观察家:这个规定的出台真是十分的及时,自那个日期之后,封杀或整治了多少生机勃勃的论坛!至于“它被关闭,是情理之中的事”,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不具备新闻官员的职业素质哦。情理之中的事情多了,封杀一个网站还用得了情与理吗,新闻官员应该这样说:“爱琴海”网站严重违反了这一规定,故关闭之。多爽快,这样免得上级领导批评你在工作中滥用私情啊。网主对办这个网站带来的人身风险确实“早有意识”,备案时就报了假电话假地址,以免网破人亡,在当前这种网络管制的大气候下,谁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啊?

官方说法:中国各级政府对发展互联网持积极态度,并致力于为发展互联网创造良好的环境。正是这种积极管理,使中国的互联网得到了快速发展。目前,中国有67万家多网站,是世界上开办网站较多的国家;浙江省也有7万多家网站,是中国各省中开办网站最多的省份之一。在这一快速发展过程中,中国的互联网是成绩和问题共存。《纽约时报》3月8日曾刊载过一篇长文,文章写道:“对中国的网民来说,互联网已成为一个兴旺的大市场,其中包括那些只想把消费者变成受害人的骗子艺术家、石油贩子还有核心犯罪份子。他们在在网上兜售起毒品、色情、偷来的汽车、武器,甚至还有供来移植的人体器官,也包括一些违法的服务。”一些人的违法活动已引起中国公众的强烈不满,他们迫切要求政府加强管理,打击那些非法网站。为此,中国政府制订颁布了《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对互联网进行依法管理。现在,“爱琴海”网站主办者对自己的违法行为避而不谈,不去反省自身存在的问题以求改进,却心存抵触,恶意炒作,打着“扼杀言论自由”的幌子到处喊冤叫屈,企图蒙蔽一些不明真相人,博取违法无理的“同情”,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

新观察家:听听,听听,网络发展迅速一下子就成了政绩,是政府“积极管理”的结果。但是,敬爱的新闻官,当你说到中国互联网的“问题”时,请直言也是自己“积极管理”的结果行不?怎么想到引用《纽约时报》的报导呢,人家可是世界大报啊,可以有美国的新闻法保障的、在新闻独立与自由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被你这么片言只语地一引用,再被你擅自在报导后面加上“已引起中国公众的强烈不满”、“为此,中国政府制订颁布了”,俨然是《纽约时报》在影响中国政府,这不成了人家美国报纸的功劳了么?再说了,人家《纽约时报》报导的网上兜售毒品、色情、赃车、武器、人体器官等等,爱琴海网站可是一点边都没沾。该网站不就是在两会期间依然探讨国家民生、民主宪政、针砭时弊么,怎么人家《纽约时报》忘了报导这些了呢?作为一个新闻官员,你可不能这么拿来就用哦,否则,你可真的成了“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了。

官方说法:依法对互联网进行管理,关闭违法网站,是国际通行做法。在立法上,德国制订过《信息与通讯服务法》,澳大利亚制订过《互联网审查法》,美国先后制订过《传播净化法》、《儿童互联网保护法》等法律;在司法上,德国依法关闭了宣扬纳粹思想的网站,法国法院曾判法国雅虎拍卖纳粹物品为违法,美国去年也关闭过非法下载影片的网站。有关主管部门依法对“爱琴海”网站进行处罚,制止其违法行为,不应受到指责,而应得到肯定。

新观察家:你说的违法网站的“违法”,应该就是你上面引述《纽约时报》报导的网上违法行为以及这里所说的宣扬纳粹拍卖纳粹物品、非法下载影片侵犯知识产权吧,不是爱琴海网关注国家民生、民主宪政、针砭时弊的行为吧,因为国际通行做法中,可没有“不许议论国家大事”这一条哦。你这么喜欢德国、澳大利亚、美国、法国的法律,可研究过他们的民主制度?这几个国家可是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民主自由国家,你这么喜欢拿来比较,心里不发虚?爱琴海网因为议论时政而被封杀,“不应受到指责,而应得到肯定”?你真是吃了豹子胆了,连温总理在两会闭幕的新闻发布会上都感谢几十万网民的建议和鞭策,你竟然唱起了反调,我看你这小小的乌纱帽是不想戴了!

官方说法:中国是世界上网民言论空间最宽松的国家之一。一份针对亚、欧、北美、澳洲等地区20多个国家50多个世界著名英文媒体网站的调查显示,只有雅虎新闻、印度时报等5家媒体网站开设了新闻跟贴功能。在中国,但凡发布新闻的网站都有新闻跟贴功能,网民可以即时的发表自己对某条新闻的看法。因“爱琴海”网站被依法关闭,就指责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打压“言论自由”,不符合客观事实,是站不住脚的谎言。

新观察家:“中国是世界上网民言论空间最宽松的国家之一”,作为新闻官员,你心里知道说这样的话其实是不合适的。当整个世界都在报导中国政府花巨资筑网上长城对网络实行最强有力的管制的当前,当两名国外媒体记者在新闻发布会上向温总理提出网络言论自由问题的当前,当爱琴海网以及成千上百个网站或论坛被封杀或整治的当前,竟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来!我真的有点生气了。我突然想到一句很好的话送给你:中国政府的新闻官一说言论自由,全世界都笑了。而你还振振有词地举出新闻跟帖动能来作为佐证,因为你当然知道大陆地区的报纸、网站在你们的掌控之中每天都在报导什么,有什么好跟贴讨论的。就拿浙江来说,去年东阳村民抗议化工厂污染、警察打死多人的新闻,你们不是严密封锁了么?还有长兴村民反对蓄电池厂污染烧毁厂房、警察抓走四十几个村民至今还有村民在牢里的事,你们给报导了么?还有今年1月13日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在省府大院里跳楼自杀的新闻,你们当时不是忙得一团糟要封锁媒体采访么?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你还敢说没有打压言论自由!

官方说法:3月14日上午,温家宝总理在回答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有关互联网问题时指出,按照中国《宪法》规定的原则,每一个公民都有利用互联网的权利和自由,但同时要自觉地遵守法律和秩序,维护国家、社会和集体的利益。中国对互联网依法实行管理,也倡导互联网业界实行行业自律,实行自我管理;网站要传播正确的信息,不要误导群众,更不能对社会秩序造成不良的影响。这些规范作为职业道德,应该得到遵守。温家宝总理的这番话,既说出了中国政府管理互联网的基本准则,也说出了广大公众和网络从业人员的心声。依法自律,是一个合格网络从业人员起码的职业道德。“爱琴海”网站主办者,既不依法又不自律,不具备一个现代社会合格从业人员的基本素质。这样一个不合格的从业者,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如果为这样一个不合格的从业者喊冤叫屈,实在是有悖法理和良知。

新观察家:你刚才跟温总理唱反调,现在又来引用他的“指出”,你真是“一个合格的从业人员”啊!人家是作为总理的身份接受境外媒体采访,主要说了什么你听明白了没有?人家说的大意是:国家利益高于言论自由。这番话已经受到许多国际新闻媒体的指责,你还敢说“说出了广大公众和网络从业人员的心声”?!另外,千万记得一点,作为政府官员,你代表的只是某政府部门,代表不了广大公众和网络从业人员,懂吗?还有,“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这样的话,我怎么听起来这么像上个世纪那场文化灾难中的批斗啊。对了,你多大了?你自认为一个“合格的从业人员”,可做过几篇颇有影响的新闻报导?可在什么门户网站做过新闻编辑?你口口声声“依法自律”,可懂得我国宪法保障的公民基本权利,可懂得国际人权公约,可懂得新闻的独立与自由法则?不跟你多费口舌了,我看你才是“必然要被社会所抛弃”的料!不但被社会,还要被这世界上每一个懂法理有良知的人所抛弃!(完)

诗人林辉,作为爱琴海网站的创办人和出资人,继3月16日发表《让政治还原成每一个人的政治》之后,又在《观察》发表了长文《爱琴海,不是围墙中的海》,通过对网站创办前后的回顾,进一步阐述了对当前发生的爱琴海事件的态度与立场──

爱琴海,不是围墙中的海
(观察3.16./博讯3.17.)

爱琴海网的诞生

对于熟悉爱琴海文明和欧洲文明的人来说,谁都知道我们取名爱琴海的意义。对于对中国国情有着真实认知的海内外人士来说,谁都知道我们办这样一个网站意味着什么。

我们从不曾想通过爱琴海网来实现什么“别有用心”的目的,我们一直努力着去公开且坦荡地告诉网民告诉全世界:我们需要不断进步!

在近、当代中国,“进步”则体现为社会的健康、文明的质量、自由民主的宪政制度,所以我们的核心宗旨是:“关切民族健康发展、呼唤自由民主精神、凝聚中国新文化力量”。基于我们的认识和身份,我们希望从大文化的层面上促进我们的目标,而不仅仅是政治制度的蜕变,我们也发现一个民族的进步,根本体现为文化的进步、价值观的提升。

在当前的中国,进步要求我们敢于说出真话,除了人性的力量要求我们这样做,从诗性的角度也莫不如是。诗歌本身是存在的语言,它不受意识形态的障碍;诗歌需要创造力和想像力,而不是厚颜无耻型的歌功颂德。

就是因为这样,我们在2005年8月先试行推出了论坛,继而是博客,并最终在9月28日推出了主页。虽然我们的人力财力非常有限,但是我们坚持以一个非营利性网站的品德面向世界,在网络财富风起云涌的时代、在IT神话不断美饰中国互联网的今天,我们坚定地认为中国的互联网更需要的是真理的传播,而不是商业的泛滥,甚至商业与强权的结合。

爱琴海网的发展

在建网伊始,诗人力虹直接参与了战略性架构工作并出任总编辑。力虹是一位优秀的诗人,诚实的真理传播者。由于他的非凡努力,一大批作家、诗人、艺术家、学者、网络评论人士加入了我们的行列,成为爱琴海网的共同主人。

在爱琴海的如诗时光中,让我们感谢他们对中国互联网文化或真理传播的贡献:北岛、邵燕祥、王燕生、芒克、潘维、伊甸、赵健雄、力虹、默默、张炜、沉泽宜、傅天虹、林静、泉子、何家炜、李浔、胡加平、泰王、浪子、维庸、江弱水、胡志毅、瓦瓦、小雨、柳营、郁雯、姚仁磊、陈永苗、李大苗、于仲达、羽戈、南方在野、天理、CHTIS、野渡、废话一筐、旷野孤狼、陈峰、黄秋远……他们,都是当今中国非常优秀的人。其中,当潘维写信给北岛时,北岛先生极其难得地答应了担任网站的文化艺术总顾问,并在爱琴海网中建立了博客,由于工作繁忙,日常上传工作则由网站工作人员有幸代劳,我们说北岛是伟大的,更多的年轻网民争相阅读北岛的新作与旧作;被誉称“朦胧诗教父”的王燕生先生自2005年8月爱琴海网之旅归京后与著名学者、诗人邵燕祥先生郑重谈及爱琴海网,邵先生欣然同意与王燕生老师一道受邀担任网站顾问。

爱琴海网致力于中国新文化力量的凝聚,及时上传国内文化界的民间活动,发表作家诗人们的优秀作品、提携新生代文学青年,并面向海内外在 2005年底举行“爱琴海杯‧80后诗歌大奖赛”,在2006年初举办“绝望与希望──我看中国”杂文大赛,参与者甚多。其实早在2005年上半年,爱琴海网的前身“每日东方网”就举办了诗歌与散文比赛,以上所有比赛均不受任何费用,并发(或拟发)以奖金、证书。由于封杀,最近的两个文化活动将无法继续。同样的,爱琴海网与香港银河出版社联手的“中国桂冠诗丛计划”也被迫搁浅。

爱琴海网同样致力于对社会现实和国家民族命运的关注,在网站主页重要位置及时转发或发表各地的受封锁事件,大量转发刘晓波、余杰、龙应台、秦晖、何清涟、王怡等人的力作大篇,及时转发了“冰点”事件的重要消息与篇章、王宾雁先生的消息与篇章以及高智晟写给母亲的信,首页的每周评论、专题专访、民间立场、思想前沿、时代导读、汉诗天空等栏目受到了网民们的喜爱。网站论坛同样开思想自由之风气、纳百川之观点,畅所欲言,有容乃大,其中蓝色道路、民间立场、宪政天道、文化批判、海上风云等栏目演绎着爱琴海的蔚蓝和自由。正是鉴于以上的原因和努力,爱琴海网迅速在中文人文网站中突颖而出,大批在原逗留网站备受意识形态箝制的精英网民们迅速齐汇爱琴海,欣欣向荣、真言广开的氛围自是点燃了有关主管部门的眼睛。

当爱琴海网第一次被封杀时,有关部门的指责是发表了一系列关于冰点事件的文章,要求予以删除;第二次被封杀时,有关部门特别指出了爱琴海网论坛的蓝色道路栏目,指责部分贴子过于敏感;直至第三次以新闻办出面的“终极封杀”,以大量报导、转贴了海外的新闻报导、含有大量非法不良信息为由。当日,网站总编辑力虹去电交涉,并试图沟通商榷,遭到官僚主义式的寒冷回应。

对封杀的意见

作为爱琴海网站的站长,我有必要就封杀回答一二。

一、不合程序的关闭

爱琴海网依法取得中国信息产业部的备案,于2006年1月16日获得合法的ICP号:浙ICP备06003452号。备案过程中署有电话、地址、主办人名称、EMAIL。由于办公地点搬迁,原电话和地址确实无从查起,但是有关部门在突然封杀前并没有通过存在的途径——EMAIL向本网下达通知,更不必说商榷与异议。颇为可笑的是,恰恰是在封网后,收到关于“备案号已撤销成功”的仅此一句话。言下之意,没有了ICP号,网站自然就不合法了。有关部门的行为明显是不符合程序的。既然不合程序,那么该ICP号今后仍然是有效的,不需要再另行申请。

二、不合人性的封杀

所谓转发或报导新闻,貌似不合法,但要看该法是否符合人性的原则、民众的利益,而不是“绑架”了民众的利益并自居代言人。言论与传播的自由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只要传播的内容与方式不危害国家的根本利益、社会的基本伦理。众所周知,我们民众的知情权并没有得到尊重与保护,新闻自由也还在开放与解禁的过程中,我认为现在要谈的不是合不合法的问题,而是上层建筑先自我反省法的精神和法律的内容是否尊重了人性和时代潮流,认清一党利益与国家利益的本质区别。对于博讯网上出现的一篇“官方说法”的文章,由于文章并未署名,我只能把它看作意图代表官方的说法,或者理解为挑泼“官方”与网站的关系;对于该文中出现的隐藏威胁之嫌的语句,我也只能一笑了之,因为,我们向来是坦荡的,透明的,也不害怕威胁。

三、不合情理的举动

正像刘晓波先生说的,爱琴海网其实还是比较温和的一个网站。其实我本人也是比较温和的,当然这是一种坚定的温和,也即立场和态度是坚定的,处理事情是温和的。我相信现代政治也应该是一种温和的坚定,对话沟通,绞合中推动。爱琴海网到封杀为止,至少还是在现行的宪法框架内进行的,不传播黄、赌、毒,不传播暴力与恐怖,不传播民族自决与领土分割,按意识形态的行话来说,就是“人民内部矛盾”,理应与网站日常管理者沟通解决,或以行政方式予以“劝戒”,提出要求。如此匆匆封杀,只会让公众觉得你心虚理亏。

四、不合潮流的规则

一个现代的法治政府应该意识到自己的角色和责任,不要落时代地认为政府只是代表权力,甚至代表极权。应更多、更好地为民众提供服务,对得起这份“租借的权力”。也就是说,有关部门应该也必须负责任地与我们网站沟通,同时,网站也要为注册网友尤其是博客用户负责。我们是非营利性的网站,尚如此把对方的利益牵挂在心头,更何况你们是拿纳税人的工资呢。我不希望让爱琴海的封杀事件成为你们意识中的“政治事件”,这对双方都是没有积极意义的,虽然某种程度上中国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可能被认做是政治事件。我希望在程序的路线上、在宽容发展的氛围中、在技术操作的层面上妥善处理,或许这只能是我的希望而已,主要要看主管部门或当局的“胸襟”与“思想”了。由于《冰点》尚属体制内的刊物,封杀后重新开启,当局更不应厚此薄彼,背上一个“党同伐异”的形象。(完)

针对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的封网恶行,林辉的坚信不移的态度与立场蕴涵在冷静、理性之中,宣布此举实为“一、不合程序的关闭,二、不合人性的封杀,三、不合情理的举动,四、不合潮流的规则。”这是爱琴海网站自3月9日被强行关闭以来,作为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网站对肇事人和公众首次表明自己的原则立场。

2006.6.22.宁波

—–《民主论坛》首发(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希腊土耳其F-16战机相撞坠毁
力虹:肩住通往自由的闸门
希腊爱琴海两船相撞
希腊爱琴海两船相撞1死5失踪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最新民调吓坏麦康奈尔?
【时事纵横】拜登就职 国会躺百兵 疫情超严峻
【财商天下】马斯克对决扎克伯格 挑战数码霸权
【西岸观察】杨安泽选纽约市长 再提发钱政策
【新闻大家谈】德州查科技巨头 中共吹防疫遭批
【思想领袖】格雷内尔谈大选争议与川普成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