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铁肩担道义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

力虹

人气 8
标签: ,

【大纪元6月28日讯】正当爱琴海网友组成“爱琴海网友维权声援团”和“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针对中共当局肆无忌惮的封网恶行进行“绝地反击”,各条战线“战斗正酣”之际,继刘晓波、余杰、昝爱宗、蔡咏梅、高山、杨宪宏、动态网总裁夏尔先生等人士之后,著名时政评论家王德邦先生抓住“爱琴海”网站遭封闭这一典型事件,展开了深入的评论──

王德邦尖锐地指出“无论是‘闭关锁国’,还是‘封网截访’,都反映出一个政府对外在的惧怕。虽然前者是针对国外,而后者是针对国内,但本质上反映的都是一个政权极度缺乏自信,视一切外力为威胁,进而对文明选择抗拒,希望回到小国寡民的境地。然而历史已无情地证明,这种逆历史而动的结果只有是灭亡。清朝没有闭住关,更没有锁住国。今天在世界文明大潮中,妄图通过愚蠢的封网与截访以为就可以控制人们的思想,阻止人们对权利、正义的追求,那显然是痴人说梦!”

王德邦:“封网截访”与“闭关锁国”
—-在《爱琴海》网站被封杀中遐思
(民主论坛/博讯2006年3月16日)

又一个中国思想人文网站被封杀了。又一个思想交流的平台被摧毁了。对此我已撤离了愤怒。在《思想的境界》被关闭,在《不寐之夜》遭长眠,在《民主与自由》挨禁锢,在《宪政论衡》被腰斩,在《燕南社区》变禁地的中国,今天《爱琴海》消声原本就不是件什么奇怪的事。相反,在这遍土地上,若如《爱琴海》这种网站能长期存活,那才是真正奇怪的事。面对中国的现实,从网站建立那一天起,就该随时准备着被关闭.

在一个恐惧思想的社会,统治者对思想的恐惧,会最终转化成思想者横遭迫害的恐惧。《爱琴海》网站罹难,就是这种恐惧的结果。一个直面现实、刺破谎言的网站,就是靠恐惧与谎言维系的政权的天敌,是统治者的心腹大患,那么,统治者利用手中的暴力专政机器将网站剿灭,就是他们不二的选择。为了剿灭思想、保持谎言,他们可以不顾中国社会仍有多少人深处饥寒的痛苦中,多少儿童仍在失学的煎熬下,多少老人仍在因无钱医病而卧床等死的悲惨里,但他们绝不吝啬将巨额纳税人的钱投向监控网络、管制思想的所谓“金盾工程”。他们广布网警,遍设防火墙,对网络进行一次次持续的清理、封杀、回剿,将一个个虚拟的世界搞得乌烟瘴气,一个个思想言论的空间碾压得支离破碎。当一个政权无视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公然无休止地与网络世界宣战,将一个个网站屏蔽,将一批批在网络发声的思想者关入监牢时,这个政权就在敌视文明,抗拒潮流,违反人性。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个政权的极度恐惧与虚弱。

这个政权在虚拟世界疯狂封网的同时,在现实世界也上演着同样疯狂的截访。他们视一批批上访的民众如同洪水猛兽,千方百计阻截抓押。一级级政府将拦截上访民众当成了他们的主要工作。许多地方政府甚至在北京设立专门机构,来拦截抓捕那些到京上访的民众。这种怪象是人类有史以来所罕见的。中国古时封建社会,多少冤案仍可以上京告御状,也没听说一级级政府公然设立拦截告状的机构,安排专门阻拦民众上告的官员。文明发展到今天,一个政府居然能把拦截访民变成主要的工作,这真让人大跌眼镜。

今年中共两会期间,北京就又屡屡上演大规模的抓捕上访民众的事,甚至还逼出了人命。2月28日,晚间10点到下半夜1点多,北京警察大规模出动,搜查不同地区,当夜抓走访民一千余人。与此同时,各地截访官员,在白天也肆无忌惮的截访、拘捕访民。3月1日,在北京四路通的铁路边,六名女访民在逃避截访追捕时被火车撞上,当场导致两人死亡,两人重伤,另二人下落不明的惨剧。如此野蛮截访在中国已是常事。一个政府居然走到要靠抓押拦截手段来回应民怨,可见这个政府连听取民众冤情的勇气都没有了,更无庸说解决民怨了。这样的政府害怕面对民众,害怕面对现实,宁愿生活在自欺欺人之中。这与封网的本质是一样的。

今天中国社会的“封网截访”固然怪异,但认真想来其实是有历史渊源的,它与中国历史上明清时期的“闭关锁国”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明清时期中国封建统治进一步衰微,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阻碍日益明显,而新的顺应时代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又在沉重的封建掐制下无法形成。与此同时西方资本主义却得到迅猛发展,科学技术突飞猛进。

中国社会与西方社会的差距越来越大,中国天朝大国的幻象在现实面前日益被击得粉碎。尤其到了清朝,世界快速发展与中国现实落后的反差所形成的危机,与满族统治中国始终感到的一种法统上的危机,这双重危机促使清朝在面对世界发展大势时心存恐惧,若追随世界大势去变革发展,他们感到王权受到威胁,因而他们缺乏去迎接世界大势的勇气与能力,于是他们退而选择与世界隔绝,采取闭关锁国的方式,以为这样就可保住王权统治。

“闭关锁国”的本质就是一种躲避、逃离世界发展大潮,不与文明接轨,将自己的国家视为自己的私产封管起来,让自己的人民脱离世界文明的影响,实现愚民以治的目的。选择这种应对世界文明大势的方式根子上是恐惧,是没有自信,没有能力面对变革。它也说明封建王朝统治合法性的缺失。

今天我们看到:无论是“闭关锁国”,还是“封网截访”,都反映出一个政府对外在的惧怕。虽然前者是针对国外,而后者是针对国内,但本质上反映的都是一个政权极度缺乏自信,视一切外力为威胁,进而对文明选择抗拒,希望回到小国寡民的境地。然而历史已无情地证明,这种逆历史而动的结果只有是灭亡。清朝没有闭住关,更没有锁住国。今天在世界文明大潮中,妄图通过愚蠢的封网与截访以为就可以控制人们的思想,阻止人们对权利、正义的追求,那显然是痴人说梦,徒费心计,最后也只是给历史增添些笑料罢了。
(2006-03-15北京)

同样生活在北京的原爱琴海论坛社会评论专版《蓝色道路》版主、学者、评论家李凝晚女士也以一个网友的身份,寄来了她对被封网站的坚定支持:“爱琴海论坛就是在这样一种形势下无辜的牺牲品,尽管这个论坛的影响远远没有现政权想像得那么大,尽管论坛还在竭力控制着许许多多过激的言论,但是论坛那飞速的发展预示着她终将会成为中国大地上一股要求改变独裁统治的巨大力量和坚定的先锋。”

李凝晚女士对爱琴海网的深情感动着无数的网友们:“别了,爱琴海论坛,曾经的那一丝希望已经烟飞云散,我们又将面临着一番从无到有的艰苦创业。感叹我们民族多舛命运的同时,也是考验我们顽强执著的时候。”

李凝晚:爱琴海不过是揭开了盖子的一条缝儿
(博讯2006年3月25日)

一夜之间,爱琴海论坛就从人间蒸发了,没有理由,没有解释,甚至没有一点儿声响。孕育了人类文明和民主萌芽的爱琴海,和几千年后以她命名的网站一样,无言地涌动着,重复着沉默。

在爱琴海东面遥远的地方,有一片曾经富饶的土地,生活着一群勤劳智慧的人民。虽然也曾经历了无数的苦难与杀戮,作为一种文明的代表依然不断的在与野蛮愚昧抗争,而且也曾兴盛一时,让那群人民自豪过许多世纪

现在,这群命运多舛的人民遭遇到史无前例的残暴统治与愚弄,和同样生活在一个星球上的人类相比,完全是文明与原始的天壤之别。他们之中有一小部分人看清了自己命运多舛的根源,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救赎自己、救赎同胞的抗争之中。他们面对的是人类历史上最无耻、最凶残、最顽固、最狡诈、最阴险的一个集团,他们要与这个集团抗争,去争取自己作为一个生命所需要的最基本的权利。然而,他们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一次又一次地将自己和同胞置于更加残暴的统治和狡猾的愚弄之中。

人类自从有了语言和文字,就是为了交流和表达自己的思想。当一个人不能自由地表达自己思想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他作为一个有生命的人的概念的终止,取而代之的是行尸走肉。

我们对自己负责,就是对社会的负责。社会是由千千万万个你和我组成的,作为人类社会最基本的组成部分,自我的存在和个人的权力是现代社会存在的基础。如果我们没有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依然用牺牲个人权利来创造什么新型社会,那将是最愚蠢、最荒谬的理想。

爱琴海论坛的初衷就是要每一个自我充分了解自己作为一个人的权利,在充分享有个人权利的同时,尊重同样生活在周围的其他人的个人权利。只有在大家都从懵懂中清醒以后,整个社会才会渐渐地开始一种最有利于我们生存发展的趋势,才会逐步向着现代文明的方向前进。

在启蒙同胞享受和尊重个人权利的时候,势必将触及统治阶层多年来维系存在的基础,引发对于统治阶层的憎恨与批判,甚至是颠覆。爱琴海论坛不过是揭开了统治阶层遮盖事实真相的一条缝隙,但是正是这种胆大妄为的做法将会引发一场对于现政权的暴风骤雨般的冲击,所以最为现政权所难以容忍。

防患于未然,吸取89年学运的逐渐扩大化的教训——现政权对于一切和民主与个人权利有关的诉求是极度敏感的,更是极度恐惧与仇视的。大学生们凭借着幼稚的激情,开始反日大游行的做法,竟然也被视为要颠覆政府行动的预演,恐惧中夹杂着仇视,仿佛又看到了当年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地声援绝食学生的那一幕。

爱琴海论坛就是在这样一种形势下无辜的牺牲品,尽管这个论坛的影响远远没有现政权想像得那么大,尽管论坛还在竭力控制着许许多多过激的言论,但是论坛那飞速的发展预示着她终将会成为中国大地上一股要求改变独裁统治的巨大力量和坚定的先锋。言论自由的诉求让一些觉醒的中国人前仆后继,只可惜我们民族命运多舛,始终没有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我们一直在反复中徘徊,一直在原地踏步甚至在倒退,也许不幸生为中国人就将接受这种漫长而艰苦卓绝的苦苦挣扎的命运。

别了,爱琴海论坛,曾经的那一丝希望已经烟飞云散,我们又将面临着一番从无到有的艰苦创业。感叹我们民族多舛命运的同时,也是考验我们顽强执著的时候。(完)

生活在四川的民主活动家、评论家邓永亮先生对爱琴海网友的不屈抗争和由此引发的“违宪审查”之举,作了自己的评论:“变革并不一定意味着要暴力革命,如果网民每个人都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要求取消违宪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长此以往,则此事可成。”

邓永亮论述道:“实现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难道不是我们大陆网民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到底我们还要忍受多久?到底我们还要再付出我们多少的青春和代价甚至是无辜的生命?到底我们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彻底摆脱这专制的祸害?争取民主不只是让人们说话、让人有信息知情权这么简单,但能否自由地在网上发表意见毕竟是我们大陆网民首先要争取的权利!为此,诉诸国务院,要求取消违宪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需要大家不惜的奋斗!”

斩断伸向互联网的黑手,保障言论自由!

邓永亮

前些日子,国内人文网站《爱琴海》被浙江当局无理封杀,封杀的理由是中共当局认定《爱琴海》的内容有大量的境外不良信息。中共当局此种行为引起了国内外的巨大反响,我们也不得不再一次思考,网民在大陆网站上到底有没有言论自由?《爱琴海》网站的网民的许多质问评论帖被许多网友反复贴出,甚至贴到强国论坛上,由此而引发了网上言论自由的大讨论。镜子越擦越亮,真理越辩越明。现在,绝大多数的网民已经对此次《爱琴海》遭到野蛮非法封杀事件的前因后果有了十分清楚的了解,对中共的卑鄙伎俩、隐暗心理有了再一次的清醒认识。

《爱琴海》遭到野蛮非法封杀后,原《爱琴海》的网民不断在各网站发帖积极为言论自由的权利进行了不屈的抗争。与此同时,一些人利用个别网络媒体,在网上恶毒攻击网民的评论帖子,为中共封杀网站而欢呼,贼子之心,昭然于天下!这些人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什么整顿互联网,只是为专制独裁势力钳制大陆人民的自由言论做帮凶,做丧尽天良的鹰犬!

当爱琴海网的负责人力虹先先与浙江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网络处接洽时得到的答复是:停止《爱琴海》网站的接入服务是省有关管理部门依法作出的处罚,符合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在国内,凡是没有登载新闻资质的网站擅自从事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并且在网上传播有害信息,都是违法、违规的,都要承担相应的违法、违规后果。用一个强加在大陆网站网民头上违背人民意愿的什么“规定”来封网割喉,将一切与当局不同的意见统统消毒掉,用恐怖和强制性的手段来维持和加强其独裁统治。这不仅违背了法治的公正,更加违背了人性,恶意破坏了人类的道德规范。这不仅不尊重基本人权和道德,更难获得人民的支持。

《爱琴海》被野蛮非法封杀,广大网民的积愤已到了火山爆发的程度。这些天来,自发的网络维权意识空前高涨,可以预见一场空前的网络维权运动将不可避免地到来。最近,《爱琴海》网友成立了“爱琴海事件违宪审查申请代表团”,并由中国著名的宪政学者陈永苗先生担任团长,他们为了中国网站网民的言论自由权和信息知情权,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提出要求,要求国务院审查取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中国大陆的网民第一次大规模自发起来为自己应有的权利而斗争。不管他们的维权运动是否成功,这将对互联网的民主人权运动起到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我国没有成文的网络新闻法律,媒体和公众的法定知情权只是在其它法律条款中含糊地被界定。但是,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网络媒体的知情权和传播权利,却被中共政府按照《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用行政手段在抹杀。许多网民对中共政府用这种“合法”的方式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也是非常气愤的。中国最高法院院长肖扬曾经说过:“在全社会实现公平和正义,仅靠人民法院或司法机关的努力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全社会特别是新闻舆论界的共同参与和努力”。他认为新闻媒体也包括网络媒体的监督是改进和完善司法机制的良药和促进剂,要通过法律手段保护新闻单位和新闻记者的采访权和舆论监督权。对《爱琴海》被野蛮封杀中,我们不难看出,人民和媒体根本上就没有舆论的监督权,这是多么的可怕的现实。

的确,当今中国的网站也是有不健全的地方,但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展的过程,若是中共政府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对待网站和网民,这对大陆的开放改革和反腐反贪是非常有建设性的。可是,一些人和小集团却把自己的权利置于国家法律之上。请问,到底是谁违反了中国的法律?到底谁是人民法制建设的破坏者?别对网络民主人权提心吊胆,疑神疑鬼了,你们可以运用欺骗、暴力、威胁的手段凌驾法律之上!难道说你们能够把千千万万的网民也问罪并让他们心服口服?

变革并不一定意味着要暴力革命,如果网民每个人都以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要求取消违宪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长此以往,则此事可成。实现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难道不是我们大陆网民要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到底我们还要忍受多久?到底我们还要再付出我们多少的青春和代价甚至是无辜的生命?到底我们还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彻底摆脱这专制的祸害?争取民主不只是让人们说话、让人有信息知情权这么简单,但能否自由地在网上发表意见毕竟是我们大陆网民首先要争取的权利!为此,诉诸国务院,要求取消违宪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需要大家不惜的奋斗!

众所周知,只有一个法制健全和高度法治的国家才符合广大人民的愿望。中共政府应该顺应民意,尊重人权,抑恶扬善,取消那违宪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这也是依法治国的表现,也只有这样做,才能让改革开放的道路更倾向于民主与自由的方面发展,成为一个受中国人民尊敬的政府。(完)

从3月9日爱琴海网站被强行封闭,到4月中下旬,除了广大网友、诗友和文友的共同努力外,全国各地、海外各洲的评论家、学者、记者和网络人士等先后介入爱琴海事件,一时间,论者云集,精英荟萃,他(她)们从不同的认识层面和不同的理论角度,论述了此事件在当代中国的典型性,严厉抨击了政府当局野蛮封网的反文明本质,一致呼吁网络言论自由早日降临到中国大陆。(限于篇幅所限,未能将所有论文辑齐,敬请相关论者谅解)

雄文篇篇,民声滔滔,这是在爱琴海事件战线的纵深所展开的“无声的战役”,众多极具道德良知和社会责任感的中外知识份子纷纷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通过网络传播,把正义与真理昭示于天下!

2006.6.26.宁波

——–转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力虹:浴火重生总有期
力虹:绝地反击(中)
力虹:评欧美对华立场与政策的转向
力虹:绝地反击(下)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拜登舞弊实锤证据 被指政变
【财商天下】Dominion隐秘金主浮现
【薇羽看世间】川普政府告脸书
【重播】彭斯乔州“捍卫参院多数”集会演讲
【横河直播】舞弊横行 吹哨受压 美国真正危机
【新闻看点】川普6大招打击中共 战狼突退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