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论坛重现

──爱琴海事件全程回溯(25)

力虹

人气 1
标签: ,

【大纪元6月29日讯】3月9日大陆爱琴海网站被中共地方当局强行封闭后,虽经过海内外广大网友坚持不懈的呐喊、抗争,经过中外传媒/网站的连续关注,经过网站工作人员的不屈不挠的交涉争取,但因为与全世界人权价值为敌的极权主义政体的僵硬刚性,一时难以恢复。

这时,生活在新加坡的爱琴海网友、诗人茅境在痛心疾首之后站了出来,他通过与《博讯》站长韦石先生的联系,决心在《博讯》上重开“爱琴海论坛”,将业已沦陷的这个思想、文学阵地在海外重建!

茅境的计划得到了一向以公民记者为特色的《博讯》的全力支持。很快,正当海内外网友网民和自由人士围绕爱琴海事件而力拼言论自由权利的“绝地反击”之际,一个以“声援爱琴海、搜集关于爱琴海的报导、维权活动及纪念文章”为主要内容的《爱琴海论坛》在《博讯》新闻网站上应运而生!

作为《爱琴海论坛》创建人与负责人的茅境写下了这样的“开坛词”──

茅境:声援爱琴海网站,请到爱琴海论坛
(博讯2006年3月19日)

如果歌手的喉咙被割断,别人只是悲哀地看着,把眼泪流在心底,那世界上永远不会有放歌的自由。

爱琴海被封杀了,如果我们还是这么麻木,我们每一个辛苦建立的精神家园迟早会重复同样的命运,我们还将失去一个又一个家园。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爱琴海网站潜水,默默享受它带给我的宁静和自由。忽然间它被封杀了,连个警告都没有。

这使我出离愤怒,一群诗人和学者在这里聊聊天,难道他们连这样的自由都要扼杀?

于是我站出来,和众人一起声援爱琴海网站。

我在博讯网站申请了一个论坛,名字就叫爱琴海。在以后的日子里,会搜集关于爱琴海的报导,维权活动,纪念文章,让爱琴海遭受的遭遇不被人们淡忘。

爱琴海的网友们,如果你们偶然间能够看到这个论坛,如果你可以用代理服务器上博讯网站,请到这里坐坐。家园被毁了,愿这小小的凉亭能让我们暂时栖身,直到爱琴海网站重新恢复。

所有支持爱琴海网站的朋友们,请到爱琴海论坛留下你们的话语。当自由受到扼杀的时候,让我们坚定地说:不!这不是我们愿意接受的命运!

爱琴海论坛地址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forum/bbs.plid=aiqinhai

《爱琴海论坛》在海外重建的消息,通过网络传递,迅速地被每一位网友所获悉,犹如一场及时雨,鼓舞了广大网友的斗志和信心。从此,烽火连三月的爱琴海事件战场上新增了一个重要的阵地。

网友“钢猫”在论坛上发表了新的檄文:

封杀《爱琴海》网站是无耻透顶
(博讯2006年3月22日)

作者:钢猫

中国改革开放也二十多年了,政府多次强调要增加透明度。这可是改革开放最先决的条件。只有增强透明度,外界才可以知道我们政府在做什么。想不到的是,现在的信息透明度不但没有进步,反而更加堕落、更加无耻了。现在就凭浙江新闻办官员他们的专制思维,改革开放只能是几句空话,浙江新闻办一些人自认为聪明绝伦,动用了各种人力来封杀网站,封锁一切不利于他们的信息,其结果怎么样?“聪明反被聪明误”,“不利于他们的信息”更加会在海外各大报论坛纸纷纷刊载、传播,不正说明封锁信息的结局只能是他们“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下场?

维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尊的严,落实好《宪法》的实施来突显《宪法》的重要性,这才是改革开放最根本的保障。各政党和社会团体、各管理国家的部门,都必须以《宪法》为根本的准则,并负有维护《宪法》的尊严、保证宪法实施的职责。任何国家的管理机关都要以《宪法》为准,不但要把自己放在《宪法》的监督之下,而且在执行中更加要进一步突出《宪法》的重要性,可惜的是,浙江新闻办官员身为国家的执法者却滥用权力,用《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这个与《宪法》原则相违背的《规定》对网站想封杀谁就封杀谁!完全违背了《宪法》上给予公民享有言论自由的精神,更加是将《宪法》给予公民的基本权利进行抹黑!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规定人民享有政治上的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什么叫言论自由?就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公民所享有的各种形式的表达自己意愿见解的权利,从法律的本身看,法律不是对言论自由来限制,反而是对自由保护和扩大。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自由的空间,社会就严重不公!公民的言论自由就是要造成舆论,造成舆论才能够监督政府的行为。所以,言论自由也包括公民获得信息和有权传播信息的自由。

从浙江新闻办强行关闭《爱琴海》网站来看,正是有人将“家丑不可外扬”这句中国的俗话发挥得淋漓尽致,总以为封杀了网站、封锁了信息就会解决了“家丑”的问题,岂不知老百姓的耳朵和眼睛是“雪亮”“灵通”的。百姓家喻户晓人人都知道的事,难道说真是你们政府的官大爷认为是自己的事。你们只配整日光泡在“酒场”和“舞场”的官大爷们,为什么不知道纸包不住火的道理呢?你们能让任何国内媒体不敢透漏半分蛛丝马迹,但能禁得了互联网的声音?不知浙江新闻办的大员们是否有听过“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靠封杀网站和封锁信息来维持你们的统治,这究竟能维持到那一天呢?

因此,没有舆论监督的社会就是一个没有平等公平竞争的机会,没有舆论监督的权力是一个唯所欲唯的权力,没有舆论监督的政府就是一个专制的政府!若是政府没有给人民创造平等公平的竞争环境和机会,这只能给人民带来一个严重贫富悬殊、贪污腐败严重的社会!只是一个经济增长有什么意思?无非都是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特权者手中的社会,这样,你们所展望中国社会的“稳定、和谐”最终将化为泡影。

还是请浙江新闻办的官员回到尊守法治的底线上来吧!信息知情权和言论自由是一个社会良知与道德的最基本的人权标,不是人民不相信你们呀!是历史已经让我们失去了对你们的信心和耐性,这黄炎子孙的国家毕竟不是你们永久的实验室,让人民参与一点吧!给人民信息与言论的自由,若是没有这个自由,你们的“和谐”社会,再怎么和谐,也和谐不起来!一个听不到“民众声音”的政府只能是一个脱离民意的政府,若是没有民意基础,政府又何来“以民为本”呢﹖

当今世界上的所有被独裁统治控制的国家,几乎都有封锁网络的怪僻,看一下朝鲜就知道了,任何独裁当政者当然也不例外。不过,这不是什么高明的治国之策,恰恰相反,这完全是一种最简单又愚蠢的无能表现。凡是这类国家不但在国际上丑名昭著,就是在国内也就是天良丧尽,不得人心。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正是!可怜之国必有可恶之处,其中之一就是封锁网络信息、抹杀民的言论自由。

浙江新闻办官员的封网行为,就是一种无能的愚蠢举动。他们不但不敢面对中国百姓的不满情绪,更加不敢正视人民群众提出来的各种不同意见,用封喉这种歇斯底里的举动,纯粹是无能心态的外露。拙劣的封网动作表演,更加暴露出某的人这种愚笨的无知。现在,已经愚蠢到狗急跳墙的地步,专靠封杀网站来割喉,让民众不能出声,这可真够得上是天大的旷世笑话了!

浙江新闻办的官员们,信息网络给人民带来了很大方便,人们通过网路可以非常快捷地获得各类所需信息。保障信息畅通是你们信息网络管理部门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然而,你们的“掩耳盗铃”的招数你们真的以为行得通么?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呀?因为全国的老百姓早已恨透了信息封锁!你们对言论自由的限制与其说你们是害怕真理,害怕监督罢了!但也请听一句:要是这样继承下去,陈胜吴广就要来也!(完)

原爱琴海驻站嘉宾、网络评论家森林唱游在爱琴海网被关闭二周之时,也在此发表了他的文章:

森林唱游:写在爱琴海网被封杀两周之后
(博讯2006年3月22日)

爱琴海网已经被封杀十四天了。不过,自3月9日之后,每次上网时,我还是会习惯性地点击那个能打开爱琴海论坛的链接,虽然说,每次都只能失望地看到“找不到网页”的字样。

2月中旬那个时候,经一位朋友的介绍,我知道了爱琴海这个新网站,从而认识了聚在那里的一些和我一样关心我们这个国家的现状和未来的网友。我很高兴和他们为伍,并且,也想为这个网站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可惜,还没过多久,它就遭到了封杀。起初,我以为在短时间内会恢复,过了三天之后,我放弃了这样的幻想。然而,不知为什么,我总是鼓不起勇气去向别人证实自己的猜测,因此,只是在百度里搜索和爱琴海网有关的信息,这同样也能确定一件事:它已经被强行关闭了。

当然,我也不能说,在此之前,自己丝毫都不曾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早在二月中旬那个时候,世纪学堂就不再更新了;在一两天之前,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也突然变了模样。只是,我没想到,一个新网站,一个还没什么人气、甚至连版面都还没有稳定下来的新网站,竟然也会遭遇被封杀(连保留整顿的机会都不再给)的命运。

虽然这样的莫名封杀,对于新鲜的爱琴海网来说,是一种极其不公正的对待,但是,我并没有感到特别震惊,甚至都不再愤怒了。因为我一直都很清醒,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怎样的社会里;再者,这半年来,我也已经看到太多我所喜爱的网站被封杀或被整顿了。

所以,自知道这个网站以来,我一直都以一种“以悲观之心情过乐观之生活”的心态参与爱琴海论坛的建设……不过,即便如此,我作为爱琴海网民的日子,也不过是半个多月。

在那之后的好些天里,我变得很沉默。我记得,去年秋天,当我发现自己经常去的网易“崛起论坛”在某天晚上突然消失,变成了“海阔天空”时,也曾有过相似的心 绪。开始,我还不太明白自己突然变得沉默的原因,每天,只是安静地工作,安静地生活,到了夜里,就去那些自己以前很少光顾的论坛里安静地潜水。有一天,我在某个论坛里看到了某位网友引用的、那首铭刻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的著名短诗: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突然之间,我明白了:我之所以变得沉默,不仅是为了在这之后能更好地开口,也还因为,我必须 静下心来呵护自己对于理想的热情—它是有生命的,而且,有时还很脆弱。

是的,任何一种感觉,都是有生命的,必须保护,必须给养,否则,它也会死亡。年少的时候,我总是读不懂那些感情沉郁内敛的诗文,总是会不解地想:心里想什么,为什么不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呢?后来,步入社会,渐尝人世艰辛,我终于知道,身为一个中国人,不管是哪个时代的,要想自由地呼吸,自由地思想,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 事。自由会被禁锢,真理会被践踏,热情会被泯灭,但追求自由终究是人的天性;而呼吸,则是生之本能,必须为之,除非死去;至于思想,那更是我们生之为人的尊严,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根本所在……因此,只要仍然活着,我们就难以抑制对于自由思想的渴望。──这样的渴望,最终会聚集成一种热情,一种对于理想的热情。

有时,我也会想,为什么千百年来,总是有那么中国人的爱国热情被权力恶意玩弄甚至是踩在脚下;为什么到了二十一世纪,我们还能切身体会古人在市井的酒楼或茶馆里望着墙上那一幅“莫谈国是”的墨迹时的那种诚惶诚恐心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的整顿公告和世纪学堂的重开公告里都有类似于不再转载和发布时政新闻类稿件(信息和评论)的文字)?今天,我们这个社会,真的进步了吗?就算真的进步了,又进步了多少 呢?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正拥有发表言论和表达意见的自由?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

记得在那篇题为《吾国吾民上下求索》的文章里,熊培云先生这样写道:“谈到什么是‘和谐社会’,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高尚全先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和’字,一‘口’一‘禾’,表示‘人人有饭吃’;‘谐’字,人‘皆’‘言’之,表示人人有话说。由此而论,建设和谐社会,不是一种道德诉求,更是制度诉求。‘和’要解决的是中国的民生问题,‘谐’则是民主问题。”然而,先不说别的,一段时间以来,有关部门在传统媒体和网络世界里不断压缩民众谈论“国是”的空间,这样的实际作为,与铺天盖地的构建和谐社会的强大宣传攻势两相对照,又怎不令人产生“恐怕又是雷声大雨点小”的习惯性怀疑。

但这虽然令人愤慨,令人痛心,却毕竟是一直在发生的残酷事实,作为渴望自由的我们,该如何面对?是选择沉默,然后妥协;还是选择愤怒,然后离开;亦或是选择理性抗争,然后留守?在中国选举与治理网的编辑手记里,我看到了一位网友留下的一首诗:

“如果/你不再是你/我将离开你/虽然,我会时时怀念你!/因为,我曾经爱过你/我理解你/但是,我不能忍受你堕落!”

我能理解这位网友的心情,就好像我能理解那些选择了失望然后飘泊异国他乡的国人一样:不论是继续留下来,还是决定离开,至少表明了我们对于邪恶还没有麻木,仍然有感觉。毕竟,如果没有了感觉,也就不存在“能否忍受”的问题。只不过,我倾向于支持前者,也正因为如此,我完全能够理解《遗骸》一文里那个死于一场至今无法定论的战争、仍然躺在异国他乡荒凉的山谷里的年轻的志愿军的渴望回归故土之心—毕竟,这里,是我们的中国。

是啊,无论理想有多遥远,现实有多丑恶,毕竟,这里,是我们的中国,所以,我们必须小心地呵护自己对于理想的热情,等待真话重见天日,等待大地重回脚下,等待真理重放光华……至于那一路上被扼杀或埋葬的热情,我相信,它们并没有在时间里湮灭,它们会重获生命,以另一种方式证明自己的存在,并使珍视它们的人变得更有力量。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自己可以继续拥有一片自由海;如果不能,如果在黎明之前大海就干涸了,那么,我们不妨站在空旷的原野上等待日出……毕竟,不管黑夜有多漫长,终究会也必定会过去。

那样的日出,肯定也很美,值得期许。(完)

《爱琴海论坛》开坛以后,富有良知与义正感的网络人士、评论家草根和茅境一起,积极参与了论坛的建设和管理,功不可没。开坛不久,草根送上了对爱琴海众网友的强力声援──

草根 :向《爱琴海》网友致敬

当初北大《一塌糊涂》网站被关闭的时候,也引起了轰轰烈烈的抗议,很多著名的专家学者、体制内体制外的教授著文抗议,最后化作“哧”的一声,烟消云散。清华大学的水木清华被阉割的时候,也有人写过几首诗词抗议,也有学生在校园聚会过,后来抗议声一声比一声弱,最后也没声了。

《爱琴海》却让人肃然起敬,耳目一新。这个小小的网站,跟几十万注册用户、二万多人在线的《一塌糊涂》、《水木清华》相比,实在太不起眼,也没有什么体制内的名流支持这个网站,但是抗争的声音却持久而坚定。爱琴海的网友舍弃了那种发发牢骚、泄泄愤的抗议方式,而是迅速行动,首先是主编力虹先生不屈不挠地到政府部门交涉,后来网友组成了维权团,迫使浙江有关政府部门出来公开表态。后来他们联络团结了一些其他被当局无理关闭的网站,毫不犹豫地提出对《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进行违宪审查,这就让中共的官僚更加头大,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出像样的官方文章。

与此对应的是一些杂散网友的自发反应。几十位网友写诗哀悼爱琴海的消逝,从文学艺术的角度看,爱琴海网友的诗才相当优秀。有网友在博讯提议设立《爱琴海》论坛,接着爱琴海网友又开设了《天理夜话》和《自由文化》论坛。这三个论坛都是个人论坛,名字虽然不同,主题却共同一致:抗议封锁言论,要求文化自由。

从网上看到,爱琴海的网友大多是浙江人。浙江人对于反抗独裁暴政、追求自由有令人尊敬的传统,从清朝末年以秋瑾、陶成章、陈其美、章太炎等人为代表的浙江革命党人,到王策、徐水良、王有才、黄河清、黄慈萍等民运名人,以及最早发起于浙江的中国民主党,都足以让浙江人自豪。

爱琴海站长林辉先生就是中国民主党人的创始人之一。现在能够在杭州安心挣钱糊口,想必已经不再从事组党活动。但是即使办一个很温和的以文学和学术思想交流为主的文化性网站,也不容于当局,莫非中共当局要逼急他重操旧业,再度落草?

这次站出来支持爱琴海网站的,除了刘晓波等少数体制外的“名流”,大多是普通的网友。他们没有显赫的名声,没有高层官方背景。海外的媒体对此作了大篇幅的报导,尤其是博讯新闻网,为这些平凡的网友悼念爱琴海网站提供了自由的平台,现在爱琴海事件已经成为博讯的一个热点。

相比之下,海外民运人士对这些事儿显得冷淡。新海川的民运大佬们似乎很少关注到这件事。

我的看法是:爱琴海这事儿很重大,因为在这以前还从来没有一个小得被人忽略的小网站能够发出如此强烈的声音。如果著名的教育网第一网站北大《一塌糊涂》能够发出跟规模相称的抗议,那该是多么激动人心——一塌糊涂的在线网友至少比爱琴海多1000倍,为什么没有发出比爱琴海强1000倍的声音?《水木清华》明明知道他们跟《一塌糊涂》是唇亡齿寒的关系,为什么当时就不敢跟着吆喝几声?在爱琴海的抗议声中, 我对北大清华的蔑视又多了三分。

爱琴海被关闭的时候,我就猜想谁会是下一个。看到鲁西狂徒跳出来抗议,又看到他到博讯开了个《自由文化》论坛,猜想他那个诗歌论坛也差不多了,结果真被我猜中了,今天就看到了《中国当代诗歌论坛》被关闭的消息。

下一个是谁呢?国内的网站一致噤声,抗议的声音只能从博讯新闻网这样的海外中文网站发出。关闭海外网站不在中共的“主权”范围,关闭国内网站却是轻而易举,上头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甚至不需要给你一个听起来有道理的借口。只要关掉几个网站,其他的网站就懂得“自律”了。

我联想到动物保护组织的一次抗议活动:他们强烈谴责某些人为了让宠物狗不扰人而用手术办法割掉狗的声带,认为这样的行为很不人道。但是他们却喜欢给狗阉割,说这样可以避免杀死过多的小狗。中国政府跟动物保护组织的做法很相似:先把你阉割,再让你发出阉狗的叫声。他们叫网站“自律”,意思是他们不想亲自动手杀得太多。很遗憾,现在还没有一种狗像网站站长那么聪明,能够“自律”地一口咬下自己的睾丸。

听过吃猴脑的故事吗?要抓猴子的时候,屠夫向某只猴子一指,别的猴子就会把那只猴子扭送到笼子门口。

中国的诸多网站还跟这猴群类似。诚然,他们有不说话的自由,也有水木清华那样大量删除抗议关闭《一塌糊涂》的文章的自由。结果是让咱看不起你们,你水木清华被阉割了,失声了,我不仅不同情,还要踩上一脚:本来就没有睾丸,现在连小二也没了,活该!(完)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爱琴海论坛在海外的重现,证明了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在世界一体化的互联网时代、在自由民主价值普遍觉醒的今天,极权主义当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企图动用手中的专制权力扼杀人民言论自由之天赋人权,无疑于螳臂挡车,只会落得一个遭世人唾弃、嘲笑的下场!

2006.6.27.宁波

—–转自《民主论坛》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力虹:绝地反击(下)
力虹:战斗正酣(上)
力虹:战斗正酣(中)
力虹:民坛八年,汗青丹心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宾州案上诉最高法 林鲍联手战乔州
【重播】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思想领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颠覆美国
【新闻看点】美戒严?司法部发声 习危机感超强
【拍案惊奇】中共爆华尔街叛国 周庭生日遭判监
【远见快评】左媒露陷 巴尔想说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