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动作片导演隐居重庆小镇9年卖面条

人气 5
标签:

【大纪元10月25日讯】9年前,香港唯益电影公司总经理、独立制片人、知名动作片导演余积廉厌倦了灯红酒绿的都市生活和压力,“逃”到了四川一座他从未听说过的小镇,隐居了起来。从此,余积廉这个名字在香港演艺圈销声匿迹。

“踏雪寻梅”隐居北碚

据重庆晚报报导,这里是重庆市北碚区天府镇五井村一家小面馆,地处天府中学校门前,顾客主要是学生。价格公道,二两小面2元,份量足。如不够,可以添加,不再收钱。

面馆的主人就是余积廉和他的妻子蒋雪梅,余积廉是随妻子蒋雪梅到北碚天府的。 两个人的相识还是一段神奇的姻缘。

1992年,余积廉在深圳街头漫步,前面一个女子引起他的注意。“她长得并不漂亮,但我第一眼看见她,就知道她是我要找的人。当导演这么多年,我相信自己不会看走眼。”

余积廉他主动上前打招呼,并留下联系方式。余积廉没告诉对方自己是导演,只说自己在电影公司打工。

第二次见面,对方告诉他:“我叫蒋雪梅!”余积廉呆住了。港人信风水,几月前,他曾到香港抽签。“黄大仙”告诉他,他的姻缘要“踏雪寻梅”。当时,从天府中学毕业的蒋雪梅正在深圳某酒店当放碟员。

一年后,余积廉才告诉蒋雪梅他的真实身份。蒋雪梅原谅了他善意的欺骗,也目睹了他生活的压力和痛苦。

当香港电影业越来越低迷时,余积廉决定歇影。1998年,余积廉随蒋雪梅第一次踏上重庆的土地。当看到被群山环抱的天府小镇,看到秀美的缙云山和滚滚的嘉陵江,他醉了。年底,二人领取了结婚证,从此隐居。

“平凡才是幸福”

余积廉的家就安在面馆旁一幢破旧楼房里,一室一厅,非常简陋。在一张办公桌上摆着剧本书稿和一本《于丹庄子心得》。夹着书签的那页,用铅笔勾出这样一句话:“每一个生命的个体虽然表面各异,但本质却是相同的……无论是荣誉还是困 苦,一切都会成为过去……”

“我喜欢这里的山,雄壮中不乏秀丽,再浮躁的人到了这里,也会心如止水。在灯红酒绿、充斥着权利与金钱的大城市,永远无法找到这种宁静。” 余积廉到天府镇后,就为自己取了这个名字“我是山人” 。

在余积廉心中,这座嘉陵江边的小镇,仿佛与急速进步的时代隔绝了,他好像也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山里人”:“也许,这便是武侠小说中高人隐修的地方吧。”

天府镇街上,没人知道这个老人的过去。“他是香港人,退休了,好像姓余,挺神秘的!”这是街上的人对余积廉最透彻的认识。

小镇人对余积廉还有一个认识——“武林高手”。一次,两只发狂的狼狗在街边向他发起攻击,余积廉扎好马步,一掌劈去,一只狗应声倒地。另一只冲上来,一人 一狗对决后,两只狗不敢再上前。从此有人就给他取 了个外号——独行侠!

电影生涯大起大落

余积廉1940年出生于广东,15岁到香港,17岁开始接触电影。从练习生到摄影机机工,到第二摄助,到第一摄助,再到摄影师,最后到导演,他在香港电影圈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于1987年成立唯益影业公司,担任独立制片人。他曾在电影《欢颜》、电视连续剧《天蚕变》等红极一时的影视作品中担任摄影师,并 导演了《决战天门》、《云雨生死恋》、《少林达摩》、《摩登大食懒》等电影,常和胡慧中、任达华、古天乐等知名艺人合作。

余积廉坐在办公桌前,边品咖啡边平静地回忆往事:“那时,我总以为我很成功,一顿饭可以吃掉几万港币,可以在明星面前指手画脚。1990年后,我对成功和幸福的定义有了改变。”

那年,余积廉到嵩山拍《少林达摩》。那些独特的山、那种雄壮的美立刻将他吸引:“我当时闪过一个想法,要能一辈子住在这里该多好!”

回港后,余积廉突然开始厌恶灯红酒绿的都市:“压力很大,交片时间延误,会付出巨额赔偿。更严重的是,会有信誉破产的可能,再融资就难了。有时,为了生 意,一晚上要辗转四五家夜总会,生意就是在觥筹交错中谈成的,累!身体上的累是次要的,关键是心累。后来,累演变成厌恶,只想逃避。”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香港电影业遭到重创。因盗版猖獗,数百家电影公司因此倒闭。1995年,一部《盲侠之再踏江湖》让余积廉亏损近100万港币,他自此元气大伤。1997年,在《省港双雄》上映后不久,余积廉突然从香港电影圈消失了。

这样的日子,准备一辈子过下去


余积廉和太太。(网络图片)

刚来时,余积廉有很多不习惯。最麻烦的是语言障碍和饮食习惯。

“直到现在我也听不太懂重庆话,还得靠老婆翻译。这也好,免得别人打听我的过去。”

辣椒曾是余积廉又爱又怕的东西,而现在余吃辣椒的本事,和老婆不相上下!

从纷繁浮躁的演艺圈,到目前的心如止水,余积廉说,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办到的。

“当初,回想起香港 装修豪华的住所,回想起那些多姿多采的夜生活,以及那些价格昂贵的珍馐美食,再看看眼前的处境,我心里还是有些失落。随着时间推移,我越来越喜欢这里,失落感才渐渐消失。”

早上,余积廉起床笫一件事就是到楼下的黄葛树下打拳:“每次我都感觉周围的树和空气在跟着我动。”当导演时,为拍好动作片,他专程到北京找了一位形意拳大师,学了些真功夫。现在,这点皮毛功夫竟让他成为这个小镇的“武林高手。

绘画、写作和下象棋,是他闲时最大的爱好:“我作画,老婆一旁看,幸福其实很简单。” 而余积廉以前的胃病,现在基本好了。

这样悠闲地过了一段时间,蒋雪梅提出开家面馆。“我们不缺钱,但得有事做,这样充实些。”后来,他们买下一个门面,开始卖小面,每月可挣1000多元。

每天早上3点过,蒋雪梅就得起床,到店里忙碌,夫妻俩一日三餐都在店里。

“我们在一起十多年,从没红过脸。有时,我发点小脾气,先生也能包容。”蒋雪梅庆幸自己当年的选择。

蒋雪梅体态有些胖,她围着围裙站在柜台旁,就像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家妇女。“我的老婆是最美的,她善良、勤劳、实在。”余积廉边说边将老婆紧紧揽在怀里。二人的眼神里,尽是甜蜜与幸福。

这样的日子,他准备一辈子过下去。
@


相关新闻
佛家故事:求那跋摩
组图:奇异苗族 贵州现代穴居人
浙江新昌发现王羲之书楼墨池遗址
日本战后婴儿潮一代开始退休(1)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国大学生不再沉默 王沪宁造反?
【一线采访视频版】瑞丽突封城 肉价涨至100元
【重播】FBI及反恐中心作证:美国面临威胁
【珍言真语】张朴:港人反暴政 树立中国榜样
【有冇搞错】古巴猪湾大失败 川普揭美国之痛
【纽约调查】护理中心拉客 女老板被起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