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共秘史(19)

第八章 逍遥延安共党坐大出卖主权土匪当王
螺山居士
font print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 ,

毛共充分利用了国民党政治组织松散,军队派系林立的弱点,从内部去瓦解国民党。毛泽东有一次在延安党校演说:“袁世凯对他的部属说过:‘诸君知拔木之有术乎?即拔,不起;必须左右摇撼,使其根基松动,然后拔之,起矣。’老袁就是用‘左右摇撼’之术打败国民党的。我们现在不妨也用此法去推翻国民党。”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中、后期,中国发生了一系列使国共两党的力量此消彼长的重大事件。

本来打败日本靠中美两国的力量就已足够。可是中华民国政府却低估了中美两国的力量,硬要请求苏联出兵。结果引狼入室。苏联于一九四五年八月八日出兵攻入中国东北。纵兵劫掠,肆行奸淫。不堪中美的打击早就想乞降的日本,八月十日宣布停止抵抗。苏联开战仅两天,损失微不足道,战果却十分巨大。苏军把伪满洲国所有厂矿企业的机器设备全部拆卸装运回国。一九四七和一九四八年,毛共先后与苏联秘密签订《哈尔滨协定》和《莫斯科协定》。《协定》的内容大略是:双方建立联合空军力量。苏联每年供应五十架飞机给毛共。苏联将收缴的日本武器分两期全部转交毛共,把控制的东北的弹药、军用物资平价售给毛共,把美国援助苏联的一百三十亿美元的武器的三分之一交给毛共。国民党一旦对东北发动两栖登陆攻势,苏军则秘密协助毛共军队作战。苏联帮助毛共夺取新疆的控制权。毛共则承诺苏联有权在东北和新疆驻军。一旦欧洲爆发战争,毛共要派十万军队、二百万劳工支援苏联。毛共以东北的物产、战略物资供应苏联。苏联有优先开采中国矿产的权利,有在东北陆路和空中的交通特权。苏联可将远东情报局设在中国。尤其使人愤慨的是,毛共承诺将辽宁、安东省的特别区域在适当时候并入朝鲜。只是慑于中国人民的反对,最后这条才没有兑现。毛共为了夺取政权,赤裸裸地出卖国家的领土和主权,出卖民族的利益。取得苏联这样的支持,毛共鸟枪换炮,如虎添翼了。

国民政府在这段严峻时期却一错再错,下令把“伪满”的四十万军队全部遣散,解甲归田。这四十万军队是经日本严格调教的,训练有素,装备精良。毛共悍将林彪高兴得手舞足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乘机招收延揽。等到国民政府发现错误,下令撤销前令以图挽回。可是为时已晚。四十万伪军早已尽归林彪麾下。毛共从而拥有了发动“辽沈战役”的本钱。

国民党施政也产生重大失误。汪伪政权发行的伪币与重庆发行的法币本来币值相差无几。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却宣布两币比值为二百比一。汪伪纸币顿时变成废纸。原汪伪统治区的人民立刻变得一贫如洗。握有法币的人一夜之间即成富翁。无孔不入的毛共宣传机器趁机大做文章,煽动原汪伪统治区的人民的反国民党情绪。

国民党军队素有“黄埔系”与“杂牌军”之分,待遇不同。“杂牌军”粮饷少装备差,将士离心。一遇硬仗就倒戈降共。毛共看透这一点,就不断派人去渗透策反“杂牌军”。很多“杂牌军”临阵倒戈投进毛共怀抱。最大规模的一次发生在一九四九年一月,北平傅作义率六十万军队投降毛共。

“黄埔系”与“杂牌军”缺少同心同德一致对敌的精神。一九四七年五月毛共陈毅部包围“黄埔系”国军七十四师于山东孟良崮。蒋司令命十个师的“杂牌军”去救援。十个师的“杂牌军”借故拖延不发。后来被蒋司令逼得急了,才有一个师派一连士兵前往。那连士兵一路朝天打空枪空炮,到达距孟良崮二三十公里的地方便折回头。共军暗笑,不予理睬。那连士兵的师长事后向蒋司令邀功请赏:“我师将士经几番血战,无法杀入重围。折兵大半,只好撤回。”七十四师在没有救援的情况下,与五倍于己的毛共匪军血战了一个月,终因寡不敌众,全师覆没。张灵甫师长战死。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徐蚌会战”。“杂牌军”黄伯韬兵团七万多将士被毛共匪军困于陇海东线的碾庄。鏖战半月,双方伤亡惨重。黄伯韬见不能脱身,乃向徐州邱清泉求援。邱清泉见死不救,按兵不动。后来又经顾祝同、蒋司令连续两次急电驰援,邱仍无动于衷,袖手旁观黄伯韬全军覆没。终致唇亡齿寒,几十万能征惯战的“黄埔系”将士在弹尽粮绝之后被俘被杀。邱清泉战死,杜聿明被俘,仅得李弥孤身逃脱。死到临头还讲派系斗争。国民革命被这班意气用事的人葬送了。

毛共就是靠卖身投靠苏联,分化策反国民党军队,利用国民党的派系斗争,散布各种谣言煽动人民对国民党的不满情绪而篡国的。绝对不是毛共有什么通天本领。更不是毛共自吹的“人民选择了共产党”,“历史选择了共产党”。

经毛共“左右摇撼”,中华民国政府的根基松动了。毛共学《水浒传》花和尚的样子,坦胸赤膊,叉开马步拔树了。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这帮鸡鸣狗盗之辈就要粉墨登场了。不过请他们别忘记给日苏两个帝国叩头谢恩。因为没有日本和苏联从明的和暗的两个方面的帮忙,罪恶的血腥的毛共伪政权是绝对建立不起来的。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中国共产党的开山始祖是陈独秀。这个身高一米六三的矮子是安徽怀宁人,一八八零年生。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任安徽都督柏文蔚的幕僚。一度出任安徽省教育司司长。一九一六年,陈受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的聘请,出任北京大学教授。他心高气傲,做梦也想干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 中共第二次代表大会于一九二二年七月十日在上海成都路一所房子里召开。党员人数是一百二十三人。正式代表是陈独秀、李达、张国焘、蔡和森、高尚德、包惠僧、施存统等。张太雷、向警予作为非正式代表列席。毛泽东没有参加会议。会议没有作出什么重大决定。是年八月初,中共在杭州西湖开了一个重要会议。
  • 中国历经战乱,又因为历代统治者不关心国计民生,不注重提高农民的素质,致使贫穷农民约占农民总数的百分之七十。贫穷农民看见富裕农民拥有较多的土地,而自己很少土地或没有土地,就产生仇富心理。素质低劣又产生了仇富心态的贫穷农民,极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煽动起来闹事。
  • 毛泽东在江西曾发动清除AB团的斗争。他疑神疑鬼,怀疑自己的队伍混进了不少国民党特务。他把自己臆测的“内奸”叫做AB团。他指挥亲信闯入辖下各个组织,拘捕大批军政干部,刑讯逼供加以迫害。一九三零年十二月初,毛泽东派李韶九带领毛共第十二军的一支部队去富田肃反,引起共党第二十军及江西省委的反抗。
  •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共产党在南昌作乱失败。张国焘、李立三、朱德、彭湃、周士第等头目亡亡如丧家之犬,带着残兵往广东逃窜,打算从海上逃走,在梅县又受到国民革命军黄绍竑部的攻击。一群乌合之众逃向海陆丰,散落乡村为匪为盗去了。只有一支约一千多人的队伍被隔离在梅县的三河坝。
  • 一九三一年三月,何应钦率二十万国军对共匪进行第二次围剿,也不十分成功。原因是毛共采用“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战术,迂回穿插,穿梭闪避。二十万大军去捕捉两三万流寇,就像用一张大孔眼的网去捕捉几条小鱼。鱼儿钻来钻去,老是逮不住。
  • 张闻天是上海浦东人,一九零零年八月三十日生。一九一七年秋入读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一九二五年六月加入中共,同年赴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是所谓的“二十八个布尔什维克”之一。一九三零年回国。一九三一年二月任中共宣传部部长,政治局委员、常委。一九三三年到江西瑞金。
  • 毛共从江西败逃二万五千里之后,在一九三五年十月到达陕北瓦窑堡。陕北历来是土匪大贼啸聚之地。明末流寇李自成就是陕北米脂人。偷鸡摸狗出身的张献忠则是延安柳树涧人。毛共的残兵败将和当地刘志丹的散兵游勇合起不足二万,四散在当地的民房休整。当时陕北驻扎着张学良的东北军。
  • “西安事变”使时局发生变化,达成所谓的第二次“国共合作”,一致抗日。从此之后,毛共就把“反帝”、“抗日”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暗中却和日寇私通,游而不击,全力以赴深入敌后同国民党争地盘,煽动贫穷农民去屠杀富裕农民来搞“土地革命”,制造民族的分裂和仇恨,以此来驾驭那群贫穷农民去反对国民党,拚命去颠覆合法的中华民国政府,置国家与民族的利益于不顾。
  • 一九四二年九月,苏联驻延安记者弗拉基米洛夫和尤任花了十天时间到达贺龙的指挥部。贺龙安排他两人随一支队伍行动以体验游击战争。在山西兴县地区,一支约五十名士兵组成的日本警备队被五百名共匪跟踪盯着。日本兵把村庄里的老弱妇孺赶到一起。十多个戴着日本军帽的矮个子士兵用马刀和刺刀朝惊惶失措的人群猛劈猛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