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择:党文化艺术在海外全面走向衰败

2007年03月15日 | 05:49 AM

【大纪元3月15日讯】就在这段日子里,海外华界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美国的休斯顿、加州、芝加哥等许多有法轮功真相节目上演的城市,中共都先后安排了旨在搅乱对方售票信息的拉人式演出,可惜这些城市的安排都因演员来不了北美而泡汤,退场子的、退票的消息和报导不断,就算是上演了的地方,比如澳洲的墨尔本,当地老华侨都在说:“前阵子中央歌舞团的来演出了,票价才15块一张,听说美国来的神韵舞蹈团的演出票价都上百,这个演出的水平看来是没法比,一定要去看看。”

这还不说,最有趣的,当数中领馆在多伦多主办的“春晚”,这个演出是安排在神韵艺术团多伦多新年晚会的同一个剧场,时间仅一周之隔。这场演出如何呢?当地的《世界日报》曾刊登了一篇评论文章《多伦多春晚,对不起观众》,作者戴菲在文章中写到:本月10日自 7 时半开始至约 12 点结束的“多伦多华人春节联欢晚会”,四个多小时的演出过程中贯穿在主持人语言干瘪缺少幽默、节目内容冗长拖塌混乱、以及初次露面的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朱桃英两次发表讲话中英文错误不断等,在观众多次发出的鼓倒掌、嘘声和抱怨声中终于落下帷幕。

凭心而论,要操作这么一场长时间、类似中国中央电视台“春晚”的节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主办者有这样的勇气,就需要拥有同样的智慧和有力的筹备班子。俗话说,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否则就是砸了牌子丢了人,更对不起花钱买了票、冒着严寒举家前往去观看演出的观众。

就说节目内容,主办者将“庆祝香港回归 10 周年”因素考虑进去,但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安排一场粤剧演唱。伍秀芳的名字在讲粤语小区中可能很有影响,但主办者没想到看演出的观众多数来自大陆、讲普通话且其中不少人是闻大陆歌手李春波而来。退一步说,唱唱粤剧也未尝不可,多元文化嘛,更别说粤剧本身也是中华文化中的瑰宝,但问题是,本来听不懂又拖得太长,招致观众不断鼓倒掌。演员很卖力地演,观众却不买账。

多伦多春晚也有些公认的“艺术家”级演员参加演出,但与观众期待的效果相差甚远。王春杰的笛子配上钢琴伴奏,推陈出新也不可厚非。但钢琴声之大盖过笛子特有的悠扬顿挫就不合适了。周建霞一曲“我爱你,中国”,盛情并茂,相信感动了所有在场观众,即便是那些听不懂歌词的西人,也都为歌唱家高昂、优美的旋律打动。但就在观众陶醉于歌声、并拚命鼓掌希望她再唱一首的时候,主持人却突然再次将朱桃英请上台,朱总领事手持一沓讲稿,一页一页读起来,令到周建霞站在台上不知所措,十分尴尬。

还有不得不提的民乐演奏,阵容不小,奏出的音乐却十分单薄,演奏了半天观众完全找不到主旋律,好几次以为结束了,却突然又冒出来强音。观众忽儿鼓掌、忽儿发笑,拖拖沓沓的终于等到“月儿高”划上终止符,不想又奏了一首瑶族舞曲。

“月儿高”不好听吗?瑶族舞曲谁不喜欢?如果真到了让观众认为“不好听”、“不喜欢”的地步,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演奏欠水平。

晚会中穿插些轻松小品和欢快舞蹈,可在整场晚会中起调节做用。但太业余水平的小品让人不知“为何而笑”,一不当心“呼啦啦”一下就将整个舞台充满的一次又一次的舞蹈,也让观众眼花缭乱,记不住都看到跳了什么舞。总的感觉就是在填充时间。

2007 年多伦多春晚已经成为过去,笔者希望主办者能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如果节目策划者再多用点心、或拿出点时间和智慧,事先将节目审查一遍,去无聊拖沓的部分,给观众推出一场精炼、欢快的节目。观众高兴,主办者开心,岂不皆大欢喜?

笔者这里真心的感谢戴菲为这场演出做了如此翔实的记录,说实话,在个性含蓄的中文媒体上还真是很少能见到如此坦诚的评论文章,只不过令演出惨不忍睹的根本原因,并非主办者,而在于道德和文化上全面崩溃的中共邪党。

想想前几年,中共邪党的第三代传人,一如继往的发作“惧怕散失权力官能症”,对手无寸铁,追求“真、善、忍”,讲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挥动了封杀的大刀,原以为这些老实人三个月内就此消声灭迹,正可以杀一儆百,维持中国人对党的恐惧和顺从,不曾想,这种直接打击中国人最根本的良知善念的恶行,受到了这群最朴实的人的最持久智慧的反击,他们虽然继续保持了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行为准则,却同时展现了其不畏生死讲清迫害真相的决心和勇气。

今天,法轮功讲真相的艺术节目以歌舞的形式走上了国际艺术舞台,在全球近三十个城市上演,轰动了美洲、欧洲、亚洲,下一站就是澳洲。其节目中包含的中国传统神传文化的博大内涵,令十几万现场观众激动落泪,更令海外华裔骄傲振奋。这种神传文化的崛起,全面反衬出了邪党文化的全面崩溃解体,也表明中共在海外华裔社区的势力和影响已经虚弱到极点,相信其全面从地球各地消失的一天不远了。(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