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事关心】中国古典舞与中国传统文化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5月23日讯】】(新唐人世事关心采访报导)唐开元初年的八月十五中秋之夜,月色如银,万里一碧。玄宗在宫中笙歌进酒,凭栏赏月,心中不禁想到:这月亮普照万方,如此光灿,其中必有非常好处。只是怎么上去呢?这时他想起了神通广大的道士叶法善。玄宗于是急召叶道士进宫。这道士果然法力高强。居然凭空架起一条银色长桥直通月内。法善于是扶着玄宗,踱上桥去,走进月宫。这月宫的前庭是一株巨大无比的桂树。桂树之下,有无数白衣仙女,乘着白鸾在那里起舞。这边庭阶上,又有一伙白衣仙女,拿着乐器伴奏。玄宗呆呆看着,法善指道:这些仙女称作素娥,身上所穿白衣叫霓裳羽衣,所奏之曲叫《紫云曲》。玄宗素晓音律舞蹈,将两手按节,一一默记下来。后来,回到人间宫中,玄宗把曲子和舞蹈传与杨玉环,起名《霓裳羽衣曲》,流于乐府,为稀世罕音。

主持人:霓裳羽衣舞在安史之乱之后就渐渐失传。但是幸好大诗人白居易曾经在他的诗中对此舞进行过详尽的描述,使后人从那些诗句中还可以感知到她的绝代风姿:轻盈的旋转像雪花飘舞,矫捷的前行像受惊的游龙。垂下的双手像柳丝那样娇美无力,舞裙斜着飘起时仿佛白云升起。画眉流盼说不尽娇美之态,舞袖迎风飘飞带着万种风情。


那么,是不是只有少数的几个中国古典舞才有这样美丽的传说和动人的舞姿呢?实际上,可以说,许多中国舞都有它背后的故事。今天,就让我们细细品味一下衍生于浩浩中华文化中的中国舞的韵味。

我国古籍中,记载了不少乐舞的起源传说,仅在《吕氏春秋.仲夏记.古乐》一篇中,就有这样几则:

古帝颛顼(音:专续)在登上帝位的时候,听到四面八方熙熙锵锵的风声很好听,就命令部下“飞龙”仿效风声创作了“乐”,又令一人率先做乐工,造出乐舞。颛顼把这个乐舞叫做《承云》,用来祭祀天帝。

古帝喾(音:库)命令臣下“咸黑”创作歌曲《九招》、《六列》、《六英》,又命令“垂”创制了鼙、鼓、钟、磬、笙、管、篪等乐器,吹打起来,十分动听,凤鸟锦雉随着乐声跳起舞来。帝喾很高兴,就用来歌颂上天的功德。

从黄帝的《云门大卷》、尧的《大咸》、舜的《大韶》、禹的《大夏》、商汤的《大获》,到周代制礼作乐,形成一套乐舞-《六代舞》(包括周武王作的《大武》)及《六小舞》。

到唐朝,中国古典舞就发展到了高潮,像有名的《秦王破阵舞》、《庆善乐》就是唐太宗时期所作。还有就是本节目开始介绍的《霓裳羽衣舞》,等等。


视频:中国古典舞与中国传统文化

在古代,中国舞有分为宫廷舞和民间舞,宫廷舞又叫雅舞,有文舞和武舞之分。文舞,大家都明白。而武舞,在中国古代,宫廷宴会时,有时有舞剑等,就是武舞。比如传说的鸿门宴的故事,楚霸王项羽宴请汉王刘邦,宴席上项庄舞剑想杀害刘邦,项伯就起来舞巾保护汉王。这就是流传几千年的《巾舞》,又名《公莫舞》。武舞还有唐代著名剑舞艺人公孙大娘、李十二娘等的《剑器》。诗人杜甫在他的诗中赞道:“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主持人:雅舞在当时主要用于敬天地,颂贤德,教化人的道德。“舞“跟“乐“是如影随形。在《史记‧乐书》中记述:“是故先王之制礼作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反人道之正也。“意思是说,先王制定礼规创作乐舞,不是为了满足人的眼耳口腹的欲望,而是教化百姓识辨善恶、使人回归到做人的正道上去。有个故事,鲁国的大夫季孙氏,无视君臣有别的礼规,在自己的家庙中,竟然用天子的乐舞规模,被孔子痛斥为“是可忍,孰不可忍!”

章天亮:中国的文化非常重视礼乐,这个礼就是指各种礼节,这个乐就包括音乐和舞蹈,为什么这么重视礼乐呢?我想它跟道家的一种就是相生相克的关系有很大的影响。因为礼的话呢,它的精神是分别,也就是说呢要分别君臣父子,尊卑长幼这样的一种关系,它表达的是一种社会秩序,但是呢,这个人和人之间的话,老是这样你上我下这样也不行,那么还有一种另外的东西,就是乐,乐的话呢,音乐我们都知道,音乐是非常讲和谐的,这个和谐的意思就是说,是不做分别。所以这个礼和乐呢,它就表达了一种,就是即分别又不分别的这样一种相生相克的一个平衡的关系。

在另外一方面来讲的话呢,这个礼它又表达了一种对人感情的约束,过去我们都说“存天理,灭人欲”这是宋朝的一种说法,它是对人的感情作为一种约束。但是作为一个人的话呢,感情老是这么压抑也是不行的,这样的话也会生病,就是感情如果不能够抒发出来的话也会生病,那么这个时候就通过乐来进行抒发,这个乐的抒发呢,它并不是无节制的发泄,而是对人的感情即能够抒发又能够有所约束。所以说呢,我们看就是从礼的精神和乐的精神,就是分别和不分别,这样的一个对立的就统一的和谐的关系,和它们对人的感情,就是说即抑制它,又抒发它,这样一种对立的关系,那么这两种东西呢,就确立了社会的一种秩序和一种和谐的关系。所以我们看到呢,就是说音乐和舞蹈,它绝不仅仅是对于人的一种感官的享受,更多的话呢,实际上是对一种社会秩序的规范。

民间舞大都出于对传说故事的演绎、节日的庆祝等。比如傣家最著名的“孔雀舞”就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在许久的古代孔雀并非今天的炫丽夺目五彩缤纷,也没有开屏时美丽的圆眼花纹,但他生性善良温和。有一天当地举办小乘佛教法会,佛祖现身下凡亲临讲法,众生为听闻佛法均争先恐后围绕在佛祖身边,孔雀也想亲受佛祖开示,但是人群如墙无法亲近,孔雀在外围忧心如焚、深恐失去重要机缘,在外张望徘徊。佛祖感受到孔雀虔诚想要听闻佛法的心,打出一道佛光落在孔雀的尾部,所以孔雀尾部加上金边圆眼也形成今天炫丽夺目的样子。从此以后,孔雀便向佛祖献孔雀舞,傣族人也在重要场合节庆祭典时均要表演孔雀舞。

主持人:有这样一个现象:世界上可能没有一个文化像中国文化一样什么事情都有一个“讲头儿”,一个“说法儿”。比如绘画,音乐,饮食,社交,它们都不是简单的形式,后面都有一些“讲头儿”。而这些“讲头儿”中所包含的思想往往又有很大的一致性,其实就是中国文化所承载的宇宙观,世界观。比如说:《红楼梦》中写妙玉收梅花上的积雪,用花瓮埋在地下,到第五年的夏天才取出,用来冲泡叫“老君眉”的茶。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如何使茶水味道更好的问题,它反映的是古人对天地运化,阴阳五行的理解。类似这样的理解可以在中国传统文化的任何一个领域中完整地展现出来。中国舞也不例外,她也是承载中国文化主题思想的一种方式。

曹逸:中国古代舞呢,也有它的讲究,它讲究身法和身韵,那么身法呢属于外部的技法范畴,韵律则属于艺术的内涵、神采,这两者之间的它有机的结合,那么和互相渗透,就是我们在中国古典舞特别强调的身韵。身韵强调内涵的气韵、呼吸、意念,强调身韵,强调内心情感,可以说如果没有了身韵,就没有了中国古典舞,那么没有了内心情感的激发和带动,那么也就失去了中国古典舞的光彩。

古典舞的身韵讲究形、神、劲、律这四大要素,形就是指外形动作,指舞姿、动作和动作连接的路线,其实呢,我个人认为,就是从一个动作到另一个动作之间的这种韵律的过程,是古典舞最具韵味的部分,那么神呢,就是指的神韵,就指的你的心意,那么它可以表达各种情感,各种人物,以及故事、情节,那么这就是属于神的范畴,它是起支配一切的,主导的部分。那劲呢,就是说咱们一般通俗说就是劲头;就是舞蹈呢,它是有力度的,这个力度呢就是说有轻重缓急,强弱刚柔,那么对于这些关系里面的你的力度处理和区别,那么这就表现劲,如果这个劲用大了,可能这个动作就做的显得莽撞了,不合适了;那么劲用小了,可能又没把她那个气质表现出来,那就要根据她要表达的东西来适当的运用你的力度,那么律呢就是讲动作,它包括它自身的律动性和它依循的规律,那么一般的来讲,那个律呢就是说,比如说动作要顺,那顺呢就觉得动作接动作很顺,就可达到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的这么一个效果,在古典舞当中还有一个反律,什么叫反律呢?就是说不顺则顺,这就是它的反律,那么这也可达到另外一种效果,就是奇峰突起,出其不意的这么一种境界。

中国古典舞的舞蹈语汇非常丰富,从基本动作到高难度的动作,从控制到跳转翻的这种技巧,各类技巧,形成了一个很庞大的体系,那么在这个当中,就是说它有,比如说和芭蕾舞同样都有的就是它跳和转的这类技术,那么它还有一个芭蕾舞所没有的,而且非常独具中国舞特色的翻的这种技术,那么翻呢就有比如说点步翻身、吸腿翻身、串翻身等等,还有腾体在空中的翻,这个腾起来空中翻,比如说有前空翻、侧空翻、后空翻,然后还有什么前扑后提、拉拉提等等这样一些非常精彩的技术难度很高的,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这么一些动作。

章天亮:中国的文化经常说是一种包容的文化,这种包容,我想跟道家思想有很大的关系,如果你要看道家的太极图的话,你会看到非常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就是道家这个太极图是一个阴阳鱼,在阴鱼中有一个阳眼,在阳鱼中有一个阴眼,那么在这个阴完全可以吃掉阳的时候,它完全可以包住这个阳的时候,非常盛的时候,但它并不吃掉阳,反而是把这个阳包容在里面,那么这个阴和阳的关系的话呢,它除了相生相克之外的话,它又非常和谐的能够统一在这个太极图里面,所以这个现象的话呢,实际上它也反映了一种中国的文化的很大的一个特点,比如说儒家文化,讲究“君子和而不同”,什么叫和而不同?就是我们在一起可以很和谐,但是我跟你并不一样,就像阴阳一样,可以很和谐,但它们又并不一样,那么我们看到就是中国的这个包容加和谐这样一个精神的话,就反映出中国的文化,它实际上一种就是海纳百川的文化,任何一个东西只要你是好的,我都可以把你包容到中国文化中来,虽然对你进行了包容,但是我并不是把你变成和我一样,而是说我保留了你的特点,可是我们又能够和谐共处,反映在这个中国古典舞呢,我们就可以看到它是一种非常包容的这种舞蹈。它可以把不同的故事情节,不同的技巧,包括这个武术,民间的很多技巧,包括戏曲中的一些技巧,都能够包容进去,包容进去之后的话,你能够看到它带有原来的那个特点,比如说它这个翻跟头的时候,它由原来这个武功的特点,可是你又知道它并不是一种武功,而是一种舞蹈,这个的话,就是我们反映了这个舞蹈中,它包容了各种各样优秀的精神,各种各样优秀的因素,可是呢又能够把它们非常和谐的展现出来,所以我想这个是中国舞蹈非常特别的地方。

中国传统艺术,更注重表现内涵、意境。比如说中国画,它不像油画那样表达光彩,表现得非常清晰。中国画的大小写意,泼墨,山水画,比如山它表达山的韵律,水,感觉它实际没有画出水纹,但是整幅画能让人感觉出水的动和质感,这就是中国画。比如中国的园林,很多去过颐和园的人知道,一进门的时候就是个大殿,其他什么也看不见。但是通过大殿左手侧的小门,一进去看到昆明湖的时候,就豁然开朗,它也是用的对比的手法,所谓曲迳通幽、别有洞天。如果到外国看园林,就是横平竖直,把草切得一条一条的,他表现出外在的,而中国人的艺术是内在的,它非常注重表现者,画家,园林造诣家内在的修养。所以中国古典舞本身也是要求这样。

曹逸:身韵中这个形、神、劲、律,它这个四个要素的高度融合,是中国古典舞重要的表现手段,那么就是这个要求达到一种神形兼备,内外统一,身心并用的这么一个境界。它有一些要令,比如说以神领形,以形传神;和形未动,神先领;然后形已止,神不止;那么使这个动作产生了非常耐人寻味的延长感。律中的反律呢,它是这样,比如说静中有动,动中有静,然后呢逢冲必靠、欲左先右、逢开必合、欲前先后,这样的一些特殊的运动规律,那就使得中国古典舞这个人体的这种运动,产生了一种千变万化,扑朔迷离,瞬间万变的这么一种非常生动的动感,这个也就是中国古典舞的,这种特殊魅力,它的特殊的审美所在。

章天亮:中国舞,它还有一个地方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因为它很像道家的这种兵法的思想,因为道家在用兵的时候呢,这个老子是讲过的,叫“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就是治理国家要用正道,那么如果你要打仗的话,是要出奇谋,运奇兵的,这个奇谋就反映在这个老子讲的那一个道理,他说叫做“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取之,必固与之。”什么意思呢?就是说如果我这个东西,我想把它收拢,把它收紧的话,我是要先张开它,如果这个东西我想拿过来的话,我是先给与它。这个是事先做一个完全相反的动作,然后再做一个自己真正想要做的动作,那么我们看这个中国舞中,就有很多这种出奇谋运奇兵的这样一个展现,比如说它一个很大的特点叫“逢冲必靠、欲左先右、欲上先下,欲开先合。”就是说它做一个动作的话,它如果想往左的话,它都是先往右做一下,然后再往左,这个舞蹈的设计思想,我觉得它很大程度上反映的这种,给观众一种出奇的一种惊喜的感觉,这种出奇的惊喜呢,我就觉得它跟中国道家的兵法思想有很大的关系。

一部好的艺术作品,比如一幅好画,为什么人看了不仅仅是感受表面的美,而且还会产生内心的激动、共鸣;而临摹的作品几乎就没有这种感觉呢?其实就是作画者本人的内心纯净、道德修养都体现在他的作品中。

戴东尼:中国古代许多著名的画家和诗人,都是非常注重自身的品德和修行,许多人还是修炼者,就举一个例子来说吧,著名的北宋山水画家郭熙,他就是一位修行者,这在他的儿子郭思所着的《林泉高致集》中就曾经有记载,他说他的父亲是一位修道者,同时他还记载了他父亲每次在作画之前,先要明窗净几,左右焚香,然后就好像要迎接重要的宾客一样,之后呢还要在自己的心情非常稳定,在这样的状态下呢,才进行作画,可见中国古代的许多画家对自己绘画的要求和德行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中国古典舞就是需要表演者自身内心的纯净,道德的修养,对人性的感悟达到相当高的纯净的时候,表现的舞蹈才能达到至善至美,才能令观众感动。什么人才具有这样的素养呢?中国古称神州:就是神来到的地方。我们的文化被称作是神传文化。它是一个通天的文化,它的顶端连着天上。一个人,在这样的文化中修炼自己,他的心境和智慧就能够达到超越世俗的境界。如果他是一个艺术家,他所创作出的艺术的灵性和感染力也自然是在九天绝顶之处。

戴东尼:再说到中国古代的绘画,我们所最常见的中国传统绘画的一个题材就是山水,那么为什么中国的古人这么喜欢画山水呢?我想这和中国传统的一个理念是有关系的,也就是“天人合一”。我们所常见的中国传统的山水画,往往都是把山和水画的非常的庞大和宏伟,而把人就画的非常的小,人就好像溶于大自然之中,和大自然相比人非常的渺小,什么也不是,这也证应了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和一”中所讲究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和道法自然。”那么自然就成为山水画非常重要的一个 象征,其实它也是中国传统中,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 象征,在中国传统的山水画之前,我们还可以见到一个非常常见的题材,也就是神佛,那这样的题材往往都是在一些石窟中,和一些壁画中所呈现出来的。

中国古代科学是立体,全方位的,认为地上的人和天之间有紧密的内在联系,人们可通过观察天象,而看出人间大事的出现和发展。例如,《三国演义》中说,诸葛亮去世前通过夜观天象,看出自己不久于人世,这是不可改变的“天意”。这种天和人之间存在“天人合一”的观点,是中国正统文化中的哲学和科学的重要理念之一。

章天亮:中国文化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叫全息性,我们都知道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故事叫《高山流水》,就是俞伯牙在弹琴的时候,他在心里想着高山的时候,钟子期就可以从琴声中听到高山,他就说:“美哉洋洋乎,意在高山”,当俞伯牙心里想着流水的时候,那么钟子期他就从琴声中能听出流水,他说:“美哉汤汤乎,意在流水,”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就是当一个人,在心面想什么的时候,他是可以通过琴声来表达他这样的一种感情,这个也是中国文化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一个全息性,这种事情我们现在看来的话,好像是一个很神奇的事情,在《史记》里面也讲过一个类似的故事,就是讲孔子,就是《史记》里面有一章叫《孔子世家》,他讲孔子跟师襄学琴,一连十天他都弹同一个曲子,师襄就听孔子这个曲子弹得已经非常好,他跟孔子说:“你可以练别的曲子了”,孔子说:“不行”他说:“我对技巧还没有很熟练”,他又练了一段时间,师襄说:“你去练下一个曲子吧”,孔子说:“不行,我对这个作曲者的情感还没有掌握”,他又弹了一段时间,他说:“情感我也掌握了,可是我还没有体会到作者的意境”,他又弹了一段时间,就是孔子又弹了一段时间之后,有一天突然显出神情很肃穆的样子,接着又显示出这种志向远大的样子,眼睛看着远方,他说:“我知道了,作曲的这个人身材黝黑,身材也比较高大,他的目光深邃而明亮,有着统治四方的王者的气象”,他说:“这个作曲者一定是周文王”,他连作曲者本身的这个形象,他的眼光都能够体会出来,师襄听到孔子说这句话之后,就离席,就离开他的座位,向孔子拜了两拜,他说:“你知道吗,我的老师告诉我,这首曲子就叫《文王操》”,我们看到实际上就是说,当你真正进入到这个曲子的意境中的时候,你能够还原出作曲者他的这种心态,意境,甚至连作曲者的形象都能够还原,就是说这个曲子就不仅仅是这个曲子的本身,它包含了作曲者全息的那个特性在里面,我们看到这个神韵舞蹈团的这个演出,他为什么这么好看呢,它不仅仅是技巧的高超,更多的话,是因为表演者本身他们心里面所怀的那种高尚的道德和他们那种高远的志向,通过他们的动作表达出来了,而这个东西又能够被观众所接受,我们觉得这个美呢是超越世俗的,是因为表演者的意境本身是超越世俗的。

曹逸:中国古典舞是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它和石窟的壁画,和雕塑也有着很深刻密切的关系,因中国古代的这个雕塑和壁画,很多都是描写人们对神佛的这种崇拜和敬仰,比如说像敦煌,莫高窟,人们就叫它千佛洞,那里面雕塑的绘画的这些东西,都是表现神佛的各种手势,姿态,人们看了这些壁画以后,觉得这些很美,又根据这些手势和姿态,它编成了舞蹈,其实可能这些舞蹈艺术家们,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看起来很美的舞蹈,很可能就是佛的手印或者是修炼的故事。

戴东尼:其实中国古代许多画家和雕塑家,他们都是信佛或者信道的,甚至本身也是修炼的人,中国古代许多舞蹈者,他们同样也是信佛或者信道,甚至本身也是修炼者,因此他们往往把他们所看到的,尤其在一些石窟中和壁画中,和中国传统绘画中的一些神佛的姿势,一些仙女的姿势就用到了编舞中去,为什么中国传统的古典舞,它的背后的韵味是那么的强,也是因为这些姿势,其实是超出人这一层的姿势,因此都带有这种非常特殊的一种韵味在里面,所以作为中国传统的文化来讲,无论是绘画方面,还是前面讲到的中国园林方面,或者是舞蹈方面,都包含着这种特殊的韵味,一个舞蹈者,他对神佛敬仰的程度,他对神佛崇敬的程度,而他这个敬仰的纯净的程度,都会影响到他在舞蹈中,对这个舞蹈主题的表达。

曹逸:中国古典舞已经建立了一套,比较完整的独立的训练体系,那么也培养出来了一些有专业技能的舞蹈人才,但令人遗憾的是,在当今的中国舞台上,却很难看到有纯正中国古典舞风格的一些剧目,那么这和人类文化的变异,以及共产党对传统文化的摧残和破坏分不开,那么就共产党它的宣传与毒害,使整个中国社会的道德急速下滑,特别是它们宣传无神论,那么就使人失去了对神佛的尊敬和信仰,也使人呢,就是失去了自觉的,对自我道德的这种约束力,也就很少见到人那种应该有的,比较纯洁的心态。在这种整个社会大环境的这种背景之下,也使人很难去表现出来人类应有的那种正确的,美的艺术。

主持人:看过新唐人新年晚会的很多观众对晚会都有这样的评价:那些节目不仅很美,而且很感人。这对于一个以舞蹈为主的晚会可以说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评价。那么为什么她能打动人心呢?中国人常说一句话,叫“文如其人”,就是文章的格调和作者的操守是在一个水平的。那么把这句话扩展一下,我们也许可以说“舞亦如其人”,舞是舞蹈的舞。当人们看到美丽的舞蹈的时候,会感到眼前一亮。如果这舞蹈不仅美丽,而且还散发着善,纯洁和慈悲的能量的时候,人们看了就会感到心头一震,有一种心灵被净化了的感动。所谓,艺术可以陶冶人的情操。对于真正打动人心的艺术,我们首先应该感谢的应该是艺术家超然,美丽的精神境界。如果说我们的文化在上个世纪的近半个世纪中被人为的切断是一种莫大的不幸的话,今天的新唐人新年晚会可以说是在这个不幸中带给人希望的重大转机。不仅是她的韵味,思想和表现形式继承了真正的传统文化的衣钵,更重要的是她周身所洋溢的前所未有的善,纯净和光明给每一个看过她的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这个印象开启了人们对未来的无限憧憬和希望。世事关心,我是萧茗,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孙帼英采访报导)继美国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回演出,引发热烈讨论中国舞后,设于美国纽约的新唐人电视台拟定于7月6日至8日举办“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21日下午,在台南科技大学舞蹈系教室举办首场“新唐人电视台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说明会”为大赛展开宣传并挖掘人才。
  • 根据《宋书•乐志》记载,宋代队舞分为“小儿队”和“女弟子队”,每类又分为十个独立的队舞。女弟子队”共一百五十三人,一为菩萨蛮队,二为感化乐队,三为抛球乐队,四是佳人剪牡丹队,五是拂霓裳队,六是采莲队,七是凤迎乐队,八是菩萨献香花队,九是彩云仙队,十是打球乐队。
  • 二○○七上半年,美国神韵艺术团全世界的巡回演出造成轰动,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社会,神韵艺术团的每一场表演都有许多观众感动到落泪。本台采访到神韵编舞兼主要舞蹈演员许丽,她将为听众朋友解答神韵撼动人心的奥秘。
  • 美国神韵艺术团全世界巡回演出五月十六日在加拿大落幕,累计的观赏人次有二十多万。观众反馈,神韵艺术团将纯善纯美的中国古典舞介绍给世界各国人民,令人惊艳,本台特别采访到神韵编舞兼主要舞蹈演员许丽,她将为您解说中国舞的艺术内涵。
  • 美国神韵艺术团全球巡回演出受到世界各国主流社会的高度赞扬,担任神韵艺术团领舞及编舞的资深舞蹈演员李维娜,在接受本台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舞同时在舞蹈视野,以及精神、文化层面,展现辉煌的境界,带给人们美好的响往。
  •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茅志刚 林惠君 台湾台北报导)台湾舞蹈艺术家, 于今年4月份在观看美国神韵艺术团在台湾的巡回演出后, 引起他们对中国舞蹈的关注, 他们即将参加美国纽约市曼哈顿举行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并表示对大赛充满期待.
  •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即将于7月6日~8日,在美国纽约市曼哈顿的纽约大学史葛柏艺术表演中心举行,吸引了各地有志于弘扬中华正统文化、开创中国舞新纪元的艺术家们及优秀舞蹈人士共襄盛举。
  • 今年1月至5月,新唐人电视台主办的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巡回世界,获得巨大成功。其中中国舞纯善纯美的表演令西方媒体、艺术届人士和研究东方文化的专家赞叹不已。在此基础上,新唐人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以继续推动中华文化在全世界的复兴,并将中国的传统表演艺术精华展现在国际舞台。
  • 【大纪元5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新唐人电视台首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将于七月六、七、八日在美国纽约大学史葛柏(Skirball Center)艺术表演中心举行。据主办者介绍,其宗旨是以中国古典舞为比赛项目,繁荣舞蹈剧目创作,促进文化交流,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舞蹈艺术,开创中国舞的新纪元。
  • 神韵艺术团2007年全球巡演于5月16日晚10点13分在亚省省府爱民顿精彩落幕。芭蕾舞演员詹妮弗.佛克斯(Jeniffer Fookes)对晚会的舞蹈节目所呈现的中国舞韵味相当赞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