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起雾 在时空交错中(上)

蔡大雅
font print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26期【历史追思】栏目

布拉格(Praha)的雾不如伦敦或威尼斯的有名,但它有它很特别的地方。雾中的布拉格有股诗样的神秘感。在一片白茫茫中,听着跺跺的脚步敲击着地面铺设的古老石块,在回音中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脚步声。雾不是特别浓到伸手不见五指,却让万物显得朦胧、使目光变得迷茫,仿佛进入一个未知的世界、一个充满迷幻的世界里。

旅人雾中奇遇

旅人很享受这种奇妙的感觉,这从未在其他城市里有的气氛。他很幸运,刚抵达布拉格的时候遇到过一次,在即将离去之前,又进入了迷雾中。他在雾里贪婪的呼吸着略带潮湿的新鲜空气,什么都不想的随步漫走。这里是布拉格的老城区,时间是21世纪初的某一天晚上。


一阵杂遝的步伐声从远而近,人影慢慢从雾中显现出来,旅人看到一小队穿着中世纪卫士衣服的人。他毫不在意,因为他在西方已经有段时间了,知道那是西方人的化妆舞会或狂欢节之类的玩意儿,正准备学着西方人的礼貌,在擦肩而过时向对方微笑示意的时候,突然那些人嘴里叽哩咕噜的大声吆喝,朝着他扑来。


月光下的布拉格古堡,现为总统官邸。(法新社)

起初他有点吃惊,却还不失镇定,以为他们是喝醉了,在藉酒装疯,闹过就没事了。直到他看到他们手里握着的东西——尖锐的刀锋——在雾色中显得冰冷诡异,才开始紧张起来。他用英文向他们解释,无效。双方都听不懂对方的语言。

在明晃晃的武器前,他不敢反抗,任由他们将他押解到一个很像古代牢房的地方,他们将他关在里面后,扬长而去,留下这茫然无助的异乡人,独自在黑暗中战栗。

旅人设想了千百种可能,却还是百思不得其解,只好认为自己是在做梦。最后他决定睡觉,希望这场噩梦在睡醒之后就过去了。经过这番折腾,他也真累了,不知不觉的就倒在草堆铺成的床上睡着了。

走入中世纪街头


19世纪的布拉格。(维基百科)

他被一阵吵杂声惊醒,在尚未完全清醒时,就被铐上手铐脚链,拉出牢房。他茫然的看着这些身着古代卫兵服饰的人,慢慢想起昨晚的遭遇。“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旅人心里嘀咕着,“回头得向捷克政府抗议!”

旅人被他们带出来,依然走在石块铺成的街道,雾已散去,现在已经是白天了。旅人四处张望,努力辨识方位,却发现街上的景象似乎有些异样……

有些巷弄是他这几天经常来往的,两旁的建筑物看得熟悉了,分明不是长得那样的,怎么一下子变了个样?路上跑的不是汽车,却变成了牛车、马车;人的穿着全是古式的,而且看到旅人时,全部露出讶异与好奇的眼光,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著。

面对这种无法解释的现象,旅人脑袋里一片混乱。卫兵带着他穿过布拉格的市区来到河边,看样子是要过桥朝对岸的布拉格堡(Prague Castle)走去。旅人看着沿路的景色,心里越来越没底,他们走的这座桥,照位置看来应该是查理大桥(Charles Bridge)没错,但是桥上的雕像怎么不见了?旅人收集了越来越多的困惑,脚步也因为心头上和腿上的压力而越来越沉重,带着困惑和沉重,他们到达了布拉格堡。


查理大桥(Charles Bridge)是布拉格伏尔塔瓦河连接两岸的第一座石桥,桥上有大型雕像。(Getty Images)

旅人看到,就连布拉格堡也和他几天来看到的不太一样,潜意识里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他被带进一间华丽的大厅,在他前几天参观的印象中,这里应该是中世纪的皇宫,最里边应该就是国王的宝座了。他慌乱地向远处看了一眼,似乎有个人坐在上面,被大厅里站着的许多身穿古代贵族服饰的人所包围。

由于旅人的出现,使大厅中原本闹哄哄的气氛瞬间静止,所有的眼睛盯着这个奇异的外乡人。他被拉着穿过人群,来到王位前。卫兵吆喝什么他听不懂,但从整个气氛看来,他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向那个唯一坐着的人行礼。可是旅人又不知道西方中世纪的礼数为何,忙乱中,自然而然的就照着以前在中国看的古装连续剧中的方式,行起下跪磕头之礼来了。

他行完礼后,抬起头来,看见那坐着的人脸色和霁,露出莞尔的微笑,旅人心里先松了口气,觉得似乎没有危险了,才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气势不凡的人。只见王者头戴镶满宝石的皇冠,身穿丝绢般的长袍,外面罩着白狐皮草。王者的胡子占去脸的大部分,使那二颗闪闪发亮的眼睛格外引人注目。

王者叽哩咕噜的说了一串话,旅人忽然听到其中有些发音仿佛是他熟悉的德文,便大胆的用德文说了一句:“我会说德文!”国王马上又说了一些话,这次他能听懂的更多了,原来,国王在刚开始时,轮番使用捷克文、拉丁文、法文以及德文问话,一看旅人对德文有反应,就改用德文对答,只是中古世纪的德文和现代德文有些不同,所以双方无法完全听懂对方的意思,但是至少是可以沟通了。

旅人仿佛溺水抓到了救命的绳子,心中无比高兴。


布拉格堡(Prague Castle)及座落其中的圣维特大教堂(St. Vitus Cathedral)。(新纪元)

遇见查理四世

“外乡人,你是谁?来自何方?”国王问。

“我是旅人,来自中国,到布拉格来参观,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在哪里?请问您是谁?”想到昨晚到现在的奇异经历,无数的疑问倾泻而出,旅人有点语无伦次的问着国王。

“我是查理四世(Charles IV),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波西米亚国王、意大利国王以及勃艮地国王。你现在在我的皇宫——位于首都布拉格的布拉格堡里。”国王清楚缓慢的回答,对于世上还有人不知道自己是何许人而略感恼火。

但旅人却察觉不出国王语气中的不悦,因为他被国王的回答所震惊:“查理四世?查理四世不就是那个兴建查理大桥和中欧第一所大学的中世纪皇帝吗?”旅人从导游书中知道,这个国王是捷克历史上最有名的君主,他致力建设布拉格,使之跻身欧洲首善之都。在他的统治下,捷克达到了黄金时期。


卡尔斯坦堡(Karlstein),位于布拉格西南方,当时查理四世用来存放他的收藏品。(新纪元)

“但那是14世纪的事情啊!”旅人的困惑不仅没有得到消除,反而越来越多了。他的脑袋又是一片混乱,以致没有听到国王的问话。

旅人回过神来后,鼓起勇气的问:“那——现在是什么时候?”

“主后1378年,11月25日。”国王回答时略带奇怪之意,惊讶于还有不知道今夕是何夕的人,心里兴起了研究这个奇怪的陌生人的念头。

“您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旅人胆怯地问,心里却也清楚,对方不是在开玩笑,其他人看起来也不像在开玩笑。

“君无戏言!”国王威严的说。


布拉格全景。(维基百科)

旅人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他在阴错阳差中进入了时空隧道,来到了六百多年前的布拉格。以前看过有关回到未来的小说电影,总觉得那只是作者的幻想,文艺作品看来是挺有趣的,想不到自己切切实实的经历到了,滋味却是哭笑不得。


1988年时的圣母教堂(Church of Our Lady before Tyn)及旧市区广场(Staromestske namesti)。(法新社)

“那场雾!一定是昨晚那场雾!”旅人沉浸在回想当中,浑然不知大厅里只剩下他与国王以及少数几个王的随身侍卫而已。原来,国王示意臣子们退下,他好慢慢的查问这陌生人的来历。旅人的言行举止引起了国王的兴趣,因为他还未曾看过一个长得如此面孔,穿着如此衣服的外国人,又问着如此令人啼笑皆非的话。

“好,外乡人,你现在仔仔细细的告诉我有关你的一切。”国王愉快的命令着。(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且看中国大陆全民疯股,钱进股市的现象,在五一长假之后更形严重,每天大约都有30万人摇身一变成为股市散户,上证指数的开户数迈进一亿户。光看一亿户这数字就挺够吓人了,中国人真的是穷的怕了,好不容易逮到千载难逢的时机就赌它一个死活。
  • 61只在香港孵化的年幼绿海龟,经渔农自然护理署和海洋公园7个月的悉心照料,昨日已全部离开西贡海岸,回归大海。
  • (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7月17日上午8点,来自山东烟台市各地区的退役军人,约2000多人在烟台市人大门前举行集会,他们打出横幅标语,抗议当地政府欺上瞒下、不落实退役军人的有关政策。
  • (The Connection Newspaper网站7月12日报导)7月8日星期日在维吉尼亚州的水域阿克匡河(Occuquan River)靠近Highpoint地区,一艘黄貂鱼快艇(Stingray yacht)起火燃烧,船上7个乘客在维州费郡消防部门的援助下,毫发无损的逃离开现场。
  • 【大纪元7月18日报导】(中央社圣保罗十七日法新电)巴西圣保罗市消防主管告诉当地媒体指出,一架民航客机今天在大雨中冲出跑道,撞入建筑物引发熊熊烈火,造成机上以及地面两百人死亡。巴西总统鲁拉已与内阁成员紧急会商因应后续处理。
  • 7月17日,英国首都伦敦泰晤士河的河面上,出现一艘载着印度著名景点“泰姬陵”复制品的轮船,为印度在伦敦举行为期三个月的“印度此刻”(India Now)文化节活动展开宣传活动。@
  • 伦敦,电影《哈利波特》中的华裔女演员梁凯蒂(Katie Leung)出席一个时尚派对。
  • 纽约,百老汇原始成员劳拉.贝尔.邦迪(Laura Bell Bundy),在美国时代广场(Times Square)发布百老汇音乐剧《律政俏佳人》(Legally Blonde)的唱片。现场还演唱了
    唱片中的歌曲,让人们再次领略音乐天才的唱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