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营销系列】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谢田

人气 2

港九回归十年之际,网民调侃说,要是满清把广东租给英国就好了,那今天珠江三角洲都跟香港一样,也不用搞特区了。评论家陈明辰则说,香港回归是租约期满的正常归还,中共把不平等条约执行到底,99年期满后才接管香港,所以回归不是外交上的胜利或强大的 象征,而是一种耻辱和对殖民主义的认同。

也就是说,如果中国人要扬眉吐气,蛮可以提前收回香港。哪怕提前一天,在6月30日收回,也可说是对贪婪的英国殖民主义的迎头痛击。不过当时为什么签约99年、而不是更短或更长﹖慈禧太后那时恐怕想不了那么多,99年或199年对她来说没有实质上的差别。那香港(新界)的租期为什么是99年呢﹖这和英国的商业传统有关。

按通常的说法,99年是个估计,因为一般人的寿命在百年左右,华人也说人生百年。如果租99年,人就会在一生中履行租约的职责。超过99年或100年,那几乎就跟卖了土地一样。其实,50、80、175年的租约也很常见。长租约的原因,多是因为土地买卖被禁,如有些国家只允许公民拥有土地,那外国人想居留,就只好签长期合约。

德国图平根(Tuebingen)大学的桑德拉‧丽泊特(Sandra Lippert)说,99年的租约古埃及就有,公元前二世纪一埃及牧师把他的办公室租了99年。中世纪甚至有一千年的租约,文艺复兴时减到999年。莎翁的“亨利四世”也提到千年的租约,所以杰拉德‧盖因(Gerald Cain)推断,千年租约的做法直到17世纪都存在。

不过,英国人显然不知中国的彭祖、五帝颛顼的玄孙。据说彭祖善于导引行气,也就是气功修炼,他经历了尧舜夏商,活了八百岁。如果英人熟悉中国的修炼故事,签个八百年的合约,中英可能还要打一架,才能收回香港。

六月底国际商业时报采访,问对香港经济现状和未来的看法。十年来,香港居民的收入并没太大的改变,最新失业率比九七年高出两倍,低入户十年增加八万,基尼指数去年0.533,为历年最高。人均GDP十年前香港高出英国五千美元,十年后则低了一万多。


就香港经济,还曾就教于台湾中华经济研究院吴惠林教授,他讲了个包子的故事,非常有趣。一旅美中国知识份子比较两岸三地的诚信,谈到隔夜的包子时说,“台湾人诚实地低价卖,香港人当新鲜的卖,中国人则卖假包子”。

香港繁荣产生于华人的自由企业精神和英国人的制度。在“积极不干预”的自由经济政策下,香港没有贸易障碍、商业规管简单、资金流动自由、税制低、法治良好、知识产权有保障、劳动市场富有弹性,这才导致香港奇迹的出现。

十年来,“积极不干预”政策已被侵蚀,干预的黑手已深入香港。亚洲金融风暴时,曾荫权说他“前一晚上坐在床头哭了”,但港府还是首次打破不干预的常规,动用政府储备托市。近年来干预明显增加,潘朵拉的盒子难以关闭。七月的暴力遣返则显示,红朝恶习入港,香港繁荣依赖的法治传统已被黯然践踏。

美国犹他州一食品公司最近在产品上贴了“无中国生产原料”的标签,以消除消费者的疑虑。对大陆来说,这可能不算什么﹔但如果香港产品也被如此对待,这对香港经济、包括金融、物流、旅游和工商业支援四大支柱产业,其负面影响将是毁灭性的。

港府最近在美国报刊大做广告,说香港“有很多需要庆祝的地方”,时代周刊上的广告说过去十年证明“一国两制”是可行的,香港在法治、独立司法方面保留了与原来“相同的”权力和自由。

冷静想想,庆祝“两制”本身就大大的有问题。两制相较,定有高下之分﹔高下即分,就应从中选择最佳。所以说,如果“一国两制”行不通,才是值得庆祝的,因为我们可以有比较后的判别。恰恰是因为它行得通,才需要反思为什么还需要两制。如果其中一个更好,为什么不采用更好的﹖为什么不废除比较劣等的﹖究竟是谁在阻止人们选择更好的明天﹖

这些问题,是我们在不买包子的时候,需要长考、三思的。(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市场营销系列】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市场营销系列】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大蒜
【市场营销系列】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市场营销系列】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如何突破科技巨头审查制度
【未解之谜】肉身成佛?慧能真身千年不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